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忍界修正带 第338章 雾隐村政变
    美食佳肴如烟雾,缥缈而逝。

    只余空荡的城堡大厅。

    正戴左观右望,在脑海中构建出一个读条加载的画面……白蛇仙人这系统,有点卡。

    一分钟后,才终于有一道身影渐渐在正戴身前成型。

    正戴将目光挪移过去,第一眼就觉得这身影熟悉,等那面孔彻底清晰,更是不由眼角轻跳。

    “怎么是红豆这小豆芽……”

    “正戴,你走开!”这时,幻象红豆睁开眼,轻喝出声。

    “我……没过去。”正戴头疼,这特么的是四零四路公交车啊,白蛇仙人,你在搞啥子?

    “正戴,你是不是一直都在把我当成一个活玩具?”红豆又道。

    “……我没有,别瞎说。”正戴无奈,这剧情的走向……

    “肆意操控我的口味,会给你带来满足感吗?想让我吃甜我就要吃甜,想让我吃辣我就要吃辣,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

    正戴懵了下,很快轻吐口气,原来是这样的考验啊。

    “正戴,回答我!你到底把我当成朋友、同伴,还是仅仅当成一个玩具,用来满足你的恶趣味?!”

    “这真是……发自灵魂地拷问。”

    动漫世界穿越者,可能都会遇到一个问题:身边都是动漫人物,该把他们当成npc还是当成真人?

    正戴在这方面尤甚,毕竟这里不仅是动漫世界,还是在梦境中。

    “这个问题早就有答案了。”

    正戴摇摇头,如果只把他们当成npc,自来也早就变成色鬼、阿斯玛也早就变成烟鬼了。

    他需要属性点,需要变强,却也一直恪守着某条不明显的底线。

    “我当然把你当成朋友。”

    “……真的吗?那就好。”

    红豆轻绽笑颜,缥缈而散。

    ……

    就在正戴接受考验的同时。

    水之国,雾隐村。

    一场政变正在进行中。

    往日安静压抑的村子里,到处都是喊杀声与忍术轰鸣声。

    站立在某处宅院正中,元师双手按在鸠杖上,干瘪的老皮间,青筋漫布,脸上满是怒容。

    片刻后,一人闪身而至。

    是元师的护卫权兵卫。

    “长老大人,请您先离开吧,辉夜的疯子已经快打到这里来了。”

    元师闭眼,沉声问:“水影大人还没有现身?两位影卫呢?”

    “没有,可能被什么耽搁了……”

    权兵卫说着,其实自己都不相信。政变昨日突发,至此已一天一夜,三代水影一直不曾露面,多半是遭遇不测了。

    元师当然更加清楚,他只是不明白,就算三代水影的年龄已过七旬,实力有所下滑,但到底是曾经叱咤忍界的强者,怎么会就这样……

    “长老大人,我们撤离吧!”权兵卫又沉声重复道。

    元师轻叹点头,浑浊的双眸又忽然一转,定格在宅院大门上。

    轰然巨响中,大门应声破碎!

    碎木化作锋锐的暗器,袭向元师。权兵卫身形急窜,苦无连挥,将之一一格挡,警惕地看向门口。

    门口所立,为一名手持骨刃的青年,脸上带有疯狂之色,哈哈大笑道:“老东西,你还没走啊,在等着我来杀掉你吗?!”

    “辉夜村修!”元师神色微凝。

    当代辉夜一族一共有三名尸骨脉觉醒者,最弱的一人,在日向宗夫尸身夺还战中被正戴所杀。

    最强的,辉夜前族长,被正戴杀光部下,在木叶遭围攻而死。

    辉夜村修即是最后一位,是实力仅略逊于辉夜前族长的强者,也是雾隐村这次政变的发动者!

    “辉夜村修,水影大人呢?”

    “你马上就能见到他了,老家伙。”辉夜村修嗜血而笑。

    真的……元师脸色更为难看,喝问道:“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正是忍界动荡时期,忍刀众三死一残废,继承者还未成长起来,我们雾隐原本就较为虚弱,你还要自相残杀,甚至杀害了水影大人?!”

    “自相残杀的可不是我们,水影老头近一年时间,针对我们血继家族所做的事,老东西,你可别说自己不清楚!”辉夜村修吼叫道:“屡次遭木叶欺侮而不敢还击,只敢在村内争斗,他不该死吗?!”

    “你也安心的去吧,老东西!我会成为四代水影,雾隐将在我的统治下,成为最强的忍村!”

    “你……”元师气得眩晕,捂着额头退了一步,只恨水影大人针对血继家族的行动晚了,没提前把这场霍乱、把辉夜的疯子扼杀于摇篮!

    权兵卫横持苦无,警惕道:“长老大人,您快走,我拦住他!”

    啪!

    元师鸠杖倒地的声音传出。

    他愤怒地推开权兵卫,直面辉夜村修,喝道:“老夫成为雾隐大长老二十余年,也有二十几年不曾与人动过手,现在的小辈,似乎都忘了老夫的雾隐大长老位置,不是凭资历而来,而是……绝对的实力!

    二十几年雾隐大长老的位置从未更迭,是因为没人比老夫更强!”

    ……

    十几分钟后,辉夜村修浑身被水浸湿,胸口微微下陷,肋骨折断数根缓慢恢复,喘息粗重如风箱。

    但他在笑,望着眼前挂在他骨刃上的元师,纵声狂笑。

    “老东西,你老了!如果你再年轻十岁,不,年轻五岁,说不定我真的会被你干掉。

    但现在,你们的时代结束了!

    辉夜族人们!盟友们!干掉所有反抗者!尤其是那些明明同为血继家族,却不知同进退,跟随三代水影一起来节制我们的混蛋!”

    元师双手握着骨刃,挣扎着想把它拔出,双眸却渐渐暗淡。

    垂下了头。

    ……

    雾隐村某角落。

    凄惨地嚎叫声中,一名辉夜族人在薄薄的雾气中融化成血水。

    前端,碧绿眼睛、棕色卷发的少女轻轻喘息,警惕环顾四周,隐蔽退去,路过某座宅院时又驻足。

    “我以为您要拿什么,父亲。族谱有这么重要吗?”

    “你不懂,幻月。没想到三代水影大人与辉夜的较量,最终会是水影大人输。我们押错了注,现在这本族谱,是我们反击的唯一办法!”

    “区区一本族谱……”

    “先别多问,保护好你母亲,我们……向火之国逃!”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