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暖婚之夫人甜又拽 060 哪个年轻貌美的小妖精?
    盛雀歌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排斥婚姻的。

    她不确定自己现在有没有做好准备,毕竟在她内心非常清楚的明白,订婚与结婚是截然不同的。

    因为没有法律效力,所以很多事情可以做得毫无心理压力。

    这也是盛雀歌在稍微冷静之后,才深感贺予朝心思深沉的地方。

    他大概也知道自己的界限在那里,才先用这样的约束来将她困住。

    当然,这时候,她也还能够乐在其中就是了。

    但如果是真正的婚姻,意义就截然不同了。

    从自己父母这里看到的结果,是盛雀歌曾经极度排斥婚姻的最大原因,她甚至想过自己有没有可能单身一辈子,绝对不会和另外一个人牵手走进婚姻殿堂里,毕竟谁又说得清楚,打开那扇看似美丽的门以后,里面到底是什么景象呢?

    也许里面藏着的就是遍地尸骸,是那么多葬身在这个坟墓里的人,最痛苦的诉说。

    只是遇到了贺予朝,她不受控制地动心,然后就有些忘记了自己当初那些决定。

    甚至走到了订婚这一步。

    盛雀歌嘴角轻轻上翘,还是答应道:“好,我知道了。”

    小李很快接上她去到了之前去过的造型师,jason也在这里。

    显然,贺予朝对jason的造型水平还是很放心的。

    盛雀歌可以叫他的本名,但看起来,他对于自己叫做孟痕这个名字,并没有多么的感兴趣,于是她也还是跟着叫他jason。

    “好久不见你啦,没想到你这位动作有够快的。”

    jason又打量着贺予朝,啧啧几声:“你真该把这些手段传授给你那几个朋友们。”

    “天生才华,学不来。”

    盛雀歌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某人真是有够傲娇的。

    “订婚仪式,就不一定要穿婚纱啦,而且要准备婚纱时间可久,只有一个星期实在来不及,就只能帮你挑品牌的服装......不过你放心,我这里弄到的,绝对是还没有发售的高定新款,就现在那帮娱乐圈的女明星,争破了脑袋,为了穿的新款,在借给他们之前呀,我都能提前弄过来。”

    jason说起来很得意,也十分自信。

    盛雀歌不太了解,猜想他在时尚圈内应该有很不错的人脉,很吃得开。

    “来吧,你先看看我今天带过来的,早上刚从欧洲空运过来,还是热乎的呢!”

    盛雀歌略显惊讶,看了贺予朝一眼。

    某人双手插在口袋里,满脸平静,显然这些都是他吩咐准备的。

    罢了。

    盛雀歌很快便安慰自己,这有什么好诧异的呢,大佬阔气的程度她又不是第一天见了。

    习惯就好。

    “他的呢?”

    盛雀歌指了指某人。

    “这个你放心,他的西装可都是手工定制的,绝不缺货。”

    “有钱真好......”

    “你也不缺这一点。”jason冲着盛雀歌挤眉弄眼。

    她刚想要反驳一下,贺予朝就皱着眉过来:“注意你的举止。”

    jason实实在在的往天上翻了个白眼:“我跟她可是姐妹关系好么?”

    贺予朝:“......”

    那也不行!

    他冷峻的脸色不容拒绝,jason立马怂得妥协了。

    jason恢复正经,用公事公办的口吻道:“衣服挑好之后,我们再去挑合适的佩饰,那条风华绝代我倒是觉得很可以啦,但还是得看你穿什么颜色,如果不合适的话,再让贺予朝去买就行了,他不是前段时间才搞了些翡翠宝石拿给......”

    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jason立马捂住了嘴。

    他隔着手掌说:“你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可以吗?”

    盛雀歌笑了笑:“你觉得呢?”

    “那我现在也什么都不会说的!”

    盛雀歌扭头,好整以暇看向某人:“您来说说呢,贺先生?”

    “......”贺予朝恨铁不成钢地扫了一眼jason,把人吓得冷汗直冒。

    “你别吓他,自己做了什么,总不能怪别人吧?”盛雀歌抱着手臂,“什么翡翠宝石,又拿给谁的?”

    哦,jason突然反应过来,自己那话说得挺容易让人误会。

    就好像是贺予朝买了东西送给其他人一样......

    这可是要完蛋了。

    jason感觉自己就快要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不由挪动着脚步,打算先逃离这个是非之地——现在买机票飞到大洋彼岸去,暂时逃离贺予朝的追杀,来不来得及?

    他甚至真的给并不常联系的孟少爷发了消息:“你说贺予朝要是想弄死我的话,我逃到太空飞船上去,能不能逃得过?”

    孟泛扬很快回复:“你对他的心肝宝贝怎么了?”

    显然,根本不需要问到底是什么事情,如今是个人都能猜出来足够引起贺予朝情绪波动的原因来自谁。

    “我不小心说漏了他的小惊喜秘密。”

    “哦,那你完蛋了。”孟少爷挺幸灾乐祸,“这下确实不用担心你来分我的财产了。”

    “......不如给我点钱让我买个墓碑?”

    “都死无葬身之地了还拿墓碑做什么?”

    孟泛扬,你够狠!

    孟痕把手机往口袋里一摔,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先去避避风头......

    “说吧,贺先生?“

    盛雀歌笑容灿烂,只是怎么都像淬过毒的花,别说碰了,闻一闻都有可能毒发身亡。

    她最近在爱情滋润下,浑身刺好像都被泡软了,但实际上,也都是假象而已。

    贺予朝可从来没有试图去扒掉她浑身的利刃,只要那些刺还在,她依旧是她。

    “只是刚好听说有一批不错的钻石珠宝原材料在香江拍卖,所以让人去买了回来。”

    风华绝代当初就是这么来的。

    “那这又是打算怎么处理呢?”

    盛雀歌走上前,点了点他的胸口:“不会是什么年轻貌美的小妖精吧?”

    “小妖精?”贺予朝丹凤眼斜斜上挑,“哪里来的小妖精?”

    “我如何能知道?这个可是要问贺先生你自己。”

    她轻轻哼了一声,杏眸微弯,红唇嘟起,弧度美妙。

    贺予朝的喉结动了动。

    他又开始渴了。

    有什么能比她更要人性命的?

    贺予朝可没时间跟她玩猜谜游戏了,他现在只想用最短时间解决完毕这些小麻烦,然后去做要紧的正事儿。

    “原本是想等订婚那天再送给你。”贺予朝轻轻揽过她的腰。

    “你到底是有多喜欢浪费钱?”盛雀歌软了身子,靠在他怀里,“不是都有风华绝代了么?为什么还要新的?”

    “各有各的用处。”

    订婚仪式上,也可以有新的风华绝代出现了。

    那玩意儿虽然也昂贵珍重,但更多意义在于,是贺家儿媳妇的象征。

    除此之外,贺予朝也找不出更多有意义的地方了。

    但订婚仪式也不一样,这是标志着盛雀歌属于自己的开始,当然要有些同样只属于他的。

    所以贺予朝在产生这个想法之后,就让jason去注意最近的一些顶级原料,再交给世界级的大师进行切割设计,重新镶嵌。

    从有这样的念头到现在,时间倒是也不短了,如今找到的东西也能够让贺予朝很满意。

    最终成品,他相信比起风华绝代,有过之而无不及。

    盛雀歌盯着他看了半天,发现这人没有丝毫后退的想法,一定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便有些无奈。

    在某些时候,她和贺予朝的观念是完全不同的。

    除了本身资本差距带来的区别之外,还有他们考虑事情的方式。

    她纯粹是司法人的惯性思考,也尽量偏向于理性,大部分时候都会去分析其中不同的影响。

    而贺予朝有足够的资本随意而为,他也有种艺术家的天性在骨子里,不容人拒绝,想到什么,便是一定要去做的,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拦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海神大人在上〕〔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