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暖婚之夫人甜又拽 082 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谢秘书也不懂老板为什么突然会有那样的脑回路,都喜欢他了,还能够看上别人?

    岂料看出她想法的男人,幽冷道:“我记得我看过新闻,离婚的那对明星夫妻,女方是不是出轨了一个很丑的人?”

    谢秘书:“......”

    “不至于,不至于,老板请您相信我,盛小姐肯定是个颜狗!”

    贺予朝挑眉:“颜狗?”

    这是什么意思?

    谢秘书努力用最简单的方法解释:“盛小姐有时候盯着您的脸,都会走神,我想她应该是标准看脸的人,再说,盛小姐自己就那么好看了,她肯定有非常高的审美。”

    而这个世界上有谁会不喜欢自家老板这张俊美非常的脸呢?

    不可能的!

    她就算不喜欢男人,也从来不会否则老板的脸几乎可以媲美最顶尖的所谓娱乐圈神颜好么!

    因此,就王二那种人,盛小姐是百分之一千看不上的,她用自己的性命做担保!

    “哦。”

    贺予朝攥紧的手这才逐渐松开。

    男人好像突然之间恢复正常:“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好的。”谢秘书略微沉吟,补充道,“您不必担心,您在盛小姐心中的地位一定无人能及。”

    恋爱中的人总是患得患失,她理解,她理解。

    谢秘书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还会成为自家老板的感情导师,居然能去开解他了,这简直就是她人生中的高光时刻......

    贺予朝盯着王二的那堆资料整整看了五分钟,差点就要把a4纸都给盯穿了。

    半晌之后,他得出结论,盛雀歌不可能这么没有欣赏水平,放着他不喜欢,去喜欢这么一个人。

    所以她瞒着自己,一定是其他的,可以解释的理由。

    但是,他依旧非常生气。

    对于盛雀歌的隐瞒,逃避。

    贺予朝的神色看似平静,但深不见底的眸里,仍旧涌动着不易察觉的波涛......

    对此毫不知情的盛雀歌,在新的一天里,收到了更大的代理案件咨询。

    不过这些都和的那些打来的电话无关,是她以前当事人介绍而来,或许也是因为看见了网上的各种消息,就顺势将盛雀歌推荐给了需要律师的朋友,这些,至少比那些随便找过来的有保障多了。

    否则盛雀歌还真的会去怀疑,新联系她的人,都只是因为好奇而来,根本不是真的有需要她负责的事情。

    只是盛雀歌也都没有急着往下进行,她手头的事情还没有完成,其余的案子也只能先接触。

    而忙完今天,她就要请两天假,等着周日的订婚典礼了。

    盛雀歌内心期待随着日期临近,而越发浓厚,原本还挺冷静的,也没觉得自己会紧张。

    等真的快到那一天,盛雀歌的心几乎都飞到仪式当天去了。

    不过事务所的同事,盛雀歌都没有打算通知,这次的订婚仪式本来就比较私密,贺家邀请来的,也都只有关系最好的世家朋友,她这边请来的人则是更少,除了厉晚舟和顾碧,就只有jason和她那位搞慈善的朋友。

    人生最重要的时刻之一,盛雀歌也没想过要不太重要的人来观看,毕竟谁能保证参与的人,是真心在祝福你呢?

    盛雀歌实际上是个非常有疏离感的人,只是她模样过于明艳动人,又善于隐藏真实的自己,许多人都没察觉到真实的她。

    贺予朝也没有任何意见,订婚仪式不是做给别人看的。

    这晚回到家时,盛雀歌只觉得某人瞪着自己的眼神极其古怪并且充满了深意,但当她试图去探究时又发现,那双狭长凤眸里仿佛什么情绪都没有。

    “我请假了。”

    盛雀歌在无端心虚之下,努力寻找话题。

    她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贺予朝的神情让她认为自己是个罪人,或许是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罪,但她不肯承认。

    “其他人呢,有没有打扰到你。”

    “其实……还好。”

    盛雀歌大概说了些今天再事务所的状况,最为直观的变化也不过就是找她咨询的人更多。

    “没有别的了?”

    盛雀歌不解:“还能有什么别的?”

    她以为这样的变化就足够了,这人难不成还想要什么?

    然而盛雀歌没能从他这里观察到他的真正意图,又只能靠着猜的这个可能,让盛雀歌心情有些不畅。

    “你到底想说什么?”

    她往前走,在贺予朝面前站定,同他的脸近到只有咫尺之遥。

    盛雀歌拽着他的衣服,没底气地问:“你今天有话要对我讲是不是?”

    一定是这样的。

    她是猜不准贺予朝的真实想法,但察觉他情绪有异的本事还是有些的,而且她也能够笃定,这些异常都同她有关。

    贺予朝眼眸里的深沉让人有些心惊,根本见不到底的幽暗,使人整颗心都在打鼓。

    盛雀歌开始努力去想,自己如今有哪些事情是瞒着他的,能够让他有这样奇怪的反应?

    想了很久,只找到一个可能性,但又觉得没可能……他怎么能知道?

    就算他会怀疑,也得有个起因才是吧?

    关键就在于盛雀歌都想不到自己到底哪里出了什么问题,才会让贺予朝开始怀疑她的隐瞒了?

    “雀儿。”

    贺予朝开口,音色低哑,导致盛雀歌的心也跟着往下沉了沉。

    “我不喜欢你有任何事情瞒着我,任何。”

    贺予朝缓缓抚上她的脸颊,粗粝指腹的感受异常明确,他看不透的眼神也在提醒着盛雀歌,他是知道了,他肯定知道了……

    盛雀歌张了张嘴,一向的伶牙俐齿此刻有些失效,忽然不知该从何解释起。

    “你有你选择隐瞒的缘由,但有些事情同我有关,且碰到了我的底线,你应该知道。”

    贺予朝的手指逐渐向下,在盛雀歌纤细的脖颈上稍作停留。

    盛雀歌骤然觉得他像是来索命的阎王,因为自己犯下了滔天大罪,所以他这是要来问自己讨要偿还代价了……

    她咽了咽唾沫。

    贺予朝轻笑,这笑容却只是瘆人,毫无温度。

    “好好想明白。”

    男人说完,便抬脚绕过盛雀歌,离开了。

    门关上时发出的声响并不大,却足够提醒盛雀歌,她做了什么,又在面对怎样的危机。

    从她接近贺予朝,并成功住在他心里以来,他从未发过这样大的火,明明一句重话未说,连音量都比往日更低,却是真正的生气了,而且是不会轻易息怒的程度。

    她的确知道,贺予朝这个人,生来就不被人忤逆,他的世界里他就是绝对主宰,且拥有无边掌控欲,所以他认为属于他世界范围内的一切,都需要在他的掌心里控制,不能逃脱他。

    而盛雀歌呢,独立自主到了其实可以面对任何危机的地步,也许困难,但她从不胆怯。

    关于这一点上,他们之间也早就有过小摩擦,但都没有这一次,更激怒了贺予朝。

    盛雀歌明白是为什么,因为王二在试图挑战他对她的所有权,尽管这个人或许根本没有资格成为贺予朝的对手。

    但王二的出现,且是被盛雀歌隐瞒后的存在,几乎在告诉贺予朝,盛雀歌并未真正在他这里展露自己,她仍旧有她不需要他的规划和考虑。

    甚至,如果盛雀歌在任何时候打算离开他,也许毫无预兆,就会从他身边溜走。

    贺予朝的独占欲被挑衅了,他野兽般的恐怖直觉使他预料到了潜在的威胁,甚至认为这将会影响到他和盛雀歌的关系。

    于是,他第一次用这样的方式来告诉盛雀歌,这个问题必须要解决。

    ------题外话------

    大佬别怕,雀儿真的不恋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寻梧记〕〔高冷慕少狂宠妻〕〔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边缘世界里不可能〕〔精灵之虫王崛起〕〔南宗最后一个弟子〕〔给我一张复活卡〕〔安素东沐灵烟〕〔他是病娇灰姑娘〕〔万界包工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