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姝缘 第十二章:周紫黛的消息
    “嘶,你下手轻点,疼!”

    顾锦姝不由得怒瞪了萧珞一眼,这人压根就是故意的,而萧珞虽然冷哼了一声可上药的动作明显轻柔了一些,只是声音依旧得理不饶人:“她就是偏心。”

    “得了,你就别醋了,还是想一想你的事情吧!这件事情若是被姨母知道,仔细你这身嫩骨头。”

    听着顾锦姝这般言语,萧珞终于开始正视了起来,脸上露出几许忧色:“你说他会不会为了我续发?”

    “……我不知道。”

    要说无尘此人的身份也有几分传奇,只是世人并不知晓。他乃秦州一带有名的歌姬之子,生父也是这一片有名的豪绅,只可惜他从未踏入过那巨富之地。

    “你和他之间云泥之别,为何就情根深种了呢?”

    顾锦姝上一世虽然六十又几的年龄,可她在情感一途却一直甚是被动,不管是沈青辞也好那个人也罢,她一直都处于相当被动的阶段,故而很是不理解她的举止。

    “锦姝,你还小,不明白爱上一个人的感觉。”

    萧珞言语间露着几分幸福的味道,那炫目的笑颜令顾锦姝的眉头微不可察地抖动了一下,欲言又止了好几次终究是将眸光放在了自己洁白如玉的脚丫上。

    翌日清晨魏氏便带着二人欲要返程,刚走至那青石板砌成的台阶处,便被一声音唤住。

    “萧夫人,你也来这里上香?”

    魏氏几人侧头望去时,只见一珠光宝气的中年美妇人翩然而来,浅笑嫣嫣,只是那微笑的神态中隐含着几分苍色。

    “周夫人。”

    魏氏瞧清来人稍稍颔首低身,声音夹杂着不少的恭敬,可见来人身份不简单。

    “这两个小姑娘是?”

    “是小妇人的女儿与侄女儿。”

    那美妇眸光扫过顾锦姝的时候微微一顿,像是想到了什么声音也放软了一些:“可是晚渔的孩子?”

    “是。”

    听着魏氏的回答周夫人脸上的笑容真切了不少,靠近顾锦姝几步牵起了她的手:“当初你母亲出事的时候你年龄尚幼,可还记得我是谁?”

    “锦姝虽驽,却也记得夫人的音容相貌。”

    眼前的人乃秦州刺史周夏的嫡妻,是秦州所有贵妇当中首屈一指的人物,她自然不会忘记。

    只是她一向深居简出,如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倒是一个乖巧的主,随了你的母亲。”

    周夫人的手轻轻在她手上覆了一覆,随即又将自己身上佩带的钗子与玉镯取下来,欲要送给了顾锦姝与萧珞。

    两个人看了魏氏一眼,见她点头示意这才接过说了感谢的话语,周夫人见此更觉满意,又和几人絮叨了一阵这才分别。

    等坐上了马车魏氏嘱咐二人将东西收好,她并不是一个见财眼开之辈,而是明白其中的深意。作为站在秦州贵妇顶层的人物,周夫人自然不需要讨好任何人,她主动送出东西便表示想要亲近萧家和顾家。

    当然,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怕是冲着锦姝去的,她的夫君只是秦州的一名文吏,可顾鸣生最近却步步高升得到了刺史的重用,主管秦州兵务。

    “姨母,周夫人认识我母亲?”

    魏氏神游的思绪被她的话拉回来了一些,声音温和:“有过一些交集,日后能亲近便亲近,对你不会有害。”

    “嗯。”

    “这金玉钗你好生保管,日后怕是派的上用场。”

    秦州刺史周夏不仅仅是周皇室的子弟,更是封疆大吏,他夫人的物品拿出去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在这世道也算是一道护身符。

    “好。”

    顾锦姝虽然不认为一支金玉钗能帮得上自己什么,可这是魏氏的叮嘱她自然不会辩驳,也算是全了她的一片爱护之心,让她少点担忧之色。

    “娘亲,据说周夫人平素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今日怎么在白马寺见到了她?”

    “或许是心绪难安吧!”谈及这件事情魏氏也微微叹息了一声,瞧着自己的女儿一副跃跃欲试想要追问的模样,她无奈地摇了摇头,语带宠溺,“你这好事的性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改一改,其实也不是多么隐秘的事情,日后你们和紫黛郡主相交的时候千万要保持十二分的戒心。”

    经她这么一说,不仅仅是萧珞就连万事不放在心上的顾锦姝也是投过来讶然的神情。

    瞧着二人这乳燕归巢的模样魏氏笑骂了一句,然后才道:“周夫人平时虽然深居简出却并不是笃信佛教之人,她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或许是为了给她的女儿立往生牌。”

    “紫黛郡主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萧珞更觉不可思议,这往生牌一般都是生者为逝去的人所立,所求的也不过是让那人来世平安喜乐。

    “紫黛郡主并不是她的亲女,只是放在她跟前将养而已。周夫人当初小产过一个女婴,若是那孩子能保住如今怕已经和锦和差不多高了。”

    顾锦姝面容一怔心下也微愣,她虽然一早便知道周紫黛不是周夫人的嫡女,可却没有想到周夫人曾经小产过一个女婴。

    ——听着姨母刚才的话语,这事情和周紫黛也有着不小的利害关系。

    “前两天刺史府内有小道消息传出来,据说周夫人腹中那女婴之所以没有保住和紫黛郡主有几大的关系,因为这件事情她已经被禁足了半年。”

    “骄傲如她居然是一名庶女,当是和她那浑身带刺儿的气质有些不符。”

    萧珞一直以为周紫黛是周夫人的嫡女,或者说整个秦州勋贵圈子的贵女都是这般认为,因为她们家中的长辈一般不会提及此事,免得自家女儿在周紫黛面前做出不合时宜的举止来。

    整个秦州的勋贵圈选择性地遗忘了周紫黛的出身,让她成为了秦州国女的典范,可如今昔日的事情被翻出来,家中的长辈自然也不用顾忌周紫黛的脸面。

    魏氏不是独一例,当刺史府这一消息传出来的时候,整个秦州城内一面倒的声音绝对不会少。

    “最让人胆寒的还是她的心机,小小年龄居然能设计掉嫡母腹中的子嗣,所以你们日后与她相交的时候切记要留心,别被人算计了去。”

    这样的女郎瞧着便不是一个易安于室的人,日后婚嫁怕也会成为老大难问题,谁家也不愿意娶一烦心玩意回去。

    “事情既然已经暴露,刺史府焉有她脚踏之地?母亲为何这般言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乡路有花香〕〔医路芳华〕〔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精灵之新兴时代〕〔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师父嫁我可好〕〔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