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姝缘 第十四章:萧珞的婚约
    周夏威严的脸孔闪过几许柔意来,半晌过后才轻叹道:“她是一个聪明人,该知道如何取舍,否则就算我再偏向她也无济于事。”

    那青年男子欲言又止的神情落在了周夏的眼中,他抬眸斜睨了他一眼:“可是觉得我此事有所不妥?”

    “大人眼览万里,运筹帷幄,不是小人可以度量的。”

    儒装青年微微伏低身子,双拳紧握朝着周夏行了一礼,而周夏轻哼了一声言语有些轻嘲:“这次的事情已经让我与她夫妻离心,若是不加以安抚这秦州怕是会生乱子。”

    他虽然是秦州的刺史,可同时也借助了岳家的力量,紫黛谋害嫡母的事情如今传出去,他也相当的难做。自己这嫡妻平时斋戒不问世事,如今好不容易和自己索求一件事情,他自然不能拒绝。

    “顾鸣生此人极擅兵戈,您将此人归到夫人一派,日后想要收拢怕是极其困难。”

    青年儒士对于他让顾家与夫人王氏亲近的事情显然颇有微词,这话里话外也带上了利弊分析。

    “你说的我何尝不明白?可王家乃秦州大族,我这次若是不稍加安抚,日后秦州很多事情都将寸步难行,到时候想要补救恐怕为时已晚。”

    青年儒士原本还想进言,可看到他不愿多讲的模样终究熄了这心思,“按照现如今北仓国传来的消息,这陪都怕是也很难保住。”

    “大周朝丢了京城已经沦为笑柄,好不容易在陪都休养生息,若是再丢失怕是国将不国。”

    周夏是大周皇室的后裔,可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才看得这般透彻——若是京城已失的情况下陪都再丢失,那么大周朝的统治怕是要告一段落。

    “所以大人要借机行事。”

    “你不是第一次和我说这样的话,而我也不是第一次告诉你,只要大周的正统还在,我便不会数典忘祖。”

    他可以反,但那也是山河尽失皇室罹难之时,让他亲手捅周皇室一刀,那是万万不行。

    “……属下想这一日不会太远。”

    青年儒士的脸上尽是笃定,而周夏眼眸则微微一暗,他自己也明白这一天不会太远,他的起兵之日也将无限拉近,可心下却并不是很舒服。

    顾锦姝在魏氏那里逗留了一会儿便被萧珞拉到了她的院落里面,两个人在抱夏席面而坐。

    “你别用这样的眸光盯着我瞧,瘆得慌。”

    萧珞摸了摸自己的鼻翼谈好地腻歪了一句,手指有些不知安放,明显被顾锦姝的眼神怵到了。

    “无尘给你的信?”

    顾锦姝的表情颇为一言难尽,刚才她甫一进门便看到团扇下面隐匿的书信,而萧珞的动作也奇快,不等她细看那信纸已经被她藏在了身后。

    “不过是随手涂鸦罢了,你也别放在心上。”

    萧珞极力辩解,可看到顾锦姝似笑非笑的眼眸,她愈发觉得自己说的话没有多大的公信度。

    “他乃庙宇之中的和尚,和你通传书信总归不妥,萧姐姐还是应该多加注意才是。”

    若说以前她对萧珞和无尘这段孽缘有些摇摆不定,甚至还想要借着自己两世为人的先知能力帮衬他们一把,可当她听到沈青辞那话里话外的意思时,这点心思也被轰炸的一点不剩。

    萧珞和无尘是没有任何可能。

    “你说得我都明白,可……”

    “姐姐,你乃闺阁女郎,自然知道女戒所言之事,这件事情若是被人钻了空子,怕是会引起不必要的争端来。”

    “我会注意的。”

    知道顾锦姝万事为了自己思虑,故而萧珞也不会太拂她的颜面,况且这次的事情确实有些孟浪了,若是被自家母亲知道两个人怕是要当一对死鸳鸯了。

    “可是同你说了续发还俗之事?”

    “并未。”

    萧络脸上闪过几分无奈与戚然来,当初离开白马寺的时候她曾经千叮咛万嘱咐让他考虑此事,可他此次来信却并未提及,反而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语。

    “若是无法续发还俗,你二人在一起总归会困难重重,何不一早便将此事扔在脑后?”

    顾锦姝出言想要再劝诫她一番免得一条道走黑,以至于最后毁了她自己。

    “你似乎很不喜欢他?”

    “那是你看上的人?我喜欢的哪门子道理?”

    听着萧珞这无厘头的言语,顾锦姝恨不得将此人绑在那里,看一看脑袋里面装得是什么。

    “……我是说你对无尘是不是有意见?”

    或许以前便有,可她并不是很注意,只是今日她能感觉到锦姝打心眼里面不喜欢无尘。

    “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只是觉得此人并不是你的良配。”

    “哦……那你觉得我的良人配应该是何等模样?”

    萧珞露出了揶揄的笑意,无尘的样貌可是一顶一的,才情也是极好。她在秦州见过不少世家公子,却没有一个人像他那般吸引自己飞蛾扑火。

    合着这么一个清俊的人居然还不是自己的良人?

    “我不管那人何等模样,起码他眼里心里都是你,可你觉得无尘心里面你又占几分?”

    “……我……我不知道,也不敢知道。”

    萧珞声音沙哑地抿了抿唇角,她知道无尘对自己的感情远远不及自己对他的感情,这段情感之路从一开始便不是很公平。

    顾锦姝听着她这卑微的话语,心中替她微疼却也继续下猛药:“葛家大公子怕是要到秦州了,若是你想要解除此婚约,那便一早说明。”

    “……我娘亲知道怕是会剥了我的皮……”

    想起自家母亲的手段,再想一想自己未婚夫在陪都的地位,萧珞觉得自己有些瑟瑟发抖。

    “还有,你怎么知道他要来秦州?”

    萧珞像是才想起这个问题,狐疑地斜起眼眸多看了顾锦姝一眼。这一次葛家大公子只身前来秦州,这消息貌似没有泄露出去,她又是如何知道的?

    “姨母对我可没有防备之心,她说的时候我听了一耳朵。”听着她这么回应萧珞皱了皱眉头,而顾锦姝焉有瞧不出她疑心病犯了的道理?想要将话岔开,“他既然来秦州,何不见一见?”

    上一世葛公子虽然也来了秦州,可她性子犯左并未去见这个未婚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乡路有花香〕〔医路芳华〕〔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精灵之新兴时代〕〔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师父嫁我可好〕〔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