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姝缘 第十九章:纨绔公子周承骧
    顾锦姝在马车里被撞得蹭破了头皮,心下也是怒火不断,如今听到这话语那几十年风雨不动的面容更是露出几分真火来。

    顾不得丫鬟的劝阻只身跳下了马车,而她刚下马车站定那厢已经钻出来一个人影,风风火火地朝着她走来。

    “混账东西,怎么赶车的?伤了你家姑娘,你可能担待的起?”

    锦衣公子怒目以视,十五六岁的容颜上露着几许高傲来,那眼睛恨不得要将车夫凌迟一般。

    原本怒火高涨的顾锦姝瞧见来人眼眸闪过惊诧,那阴沉的脸孔平缓了不少,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瞧着锦衣少年,鲜衣怒马的少年郎总让人难以忘怀。

    周承骧数落车夫了好一通,这才转眸瞥向顾锦姝,脸上尽可能露出几分和煦的微笑来压制内里隐藏的不自然。

    “你这车夫也太不小心了!伤了可如何是好?”

    他这话刚出那厢赶车的人狠狠抽了抽眼眸,至于他身后站立的小厮将头颅低得更深了一些,他家公子怎么有些臭不要脸呢?

    ——他若是没有失忆,刚才是他叫着喊着让自家马车撞上顾姑娘的马车,如今这一副嘴脸是干什么?

    “你怎么在这里?”

    她轻缓的声音令周承骧双眸顿时放光,以前锦姝见到自己的时候总是退避三舍,横挑鼻子竖挑眼,哪有现在的春风化雨?

    她莫不是看到了自己身上的闪光点?

    “你一贯是一个惧夏的主,今年的天热的像是火炉一般,这不是准备给你送一筐冰镇荔枝去。”

    他说着已经给一旁的小厮打了一个手势,那小厮瞧着他的示意忙忙掀开帘子拿出一个竹编篮子,里面躺着暗红色的果实。

    “这东西怕是得来不易吧!”

    荔枝这东西产于岭南,一路运到秦州价钱怕是已经居高不下,可以说非顶尖权贵不可食用。

    “你喜欢就好。”

    见她没有拒绝的意思周承骧脸上的笑意接连不断,他深知她是一个挑嘴的,平时还能借着周紫黛的东风借机送她一些,可自从周紫黛禁足之后这些东西便无法送出去。

    顾锦姝抿了抿唇让一旁的丫鬟接过竹筐,唇角轻斜:“我今日还有事,便不邀周公子进府一叙了。”

    “好,你忙……你忙。”

    周承骧觉得自己就像是置身于百花吐芳的地方,感觉通体畅快,连闷热的夏风都可爱了起来。

    顾锦姝施施然朝着他行了一礼然后踏上了自己的马车,直至马车走远周承骧都没有缓过神来,依旧一副痴痴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傻傻的,分外惹眼。

    “六公子……六公子……”

    身边的小厮一声接着一声仍旧没有将人唤醒,他无奈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想要将自己的手伸过去碰一碰他,可不等他碰触已经被他虎眸瞪了回来。

    “你干嘛?”

    小霸王眉头一挑,双眸一瞪,颇有几分霸气侧露的感觉,小厮讪讪地将手伸了回来。

    “公子,您这样的举止若是让顾姑娘知道,她怕是不会再理您了。”

    顾家姑娘打小便是一个娇软的性子,身上自带一股懒散的致命气息。再者加上其玉颜天成,一直有不少贵家公子大献殷勤,其中不乏自家六公子。

    只可惜六公子也是被娇惯的主,打小便不会迁就别人,这殷勤中不乏啼笑皆非之事。后来因为他拿着一堆蜗牛去给顾姑娘看,慌乱途中将蜗牛甩在顾姑娘的身上害得她险些失足掉下假山,这以后人家姑娘见着自家公子便绕道走。

    “爷干什么了?爷什么也没有干,都是你这死奴才妄加揣测爷的意思。”

    他说着欲要狠狠踢了小厮一脚,只是这小厮像是早就知道一般跳着躲开了,声音里面尽是求饶:“是……是奴才不守本分,是奴才让自家的马车撞到了顾姑娘的马车,日后见着顾姑娘奴才一定俯身谢罪。”

    听着他这么说周承骧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只是表情却自带几分愉悦:“还是你小子机灵,不过好歹咱们也主仆一场,日后我会罩着你的。”

    他说完老成地拍了拍小厮的肩膀,而小厮的脸瞬间垮了下去,怎么觉得他罩着自己就是为了让自己背黑锅呢?

    好在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周承骧拉了过来:“你说她今日接了小爷的荔枝,是不是代表小爷我终于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了?”

    “……顾姑娘今日应该是忙着,所以……所以不想和您在这里浪费时间吧!”

    他家公子缠人的能耐他是甘拜下风,顾姑娘应该也明白这点所以直接拿了荔枝走人了。

    “……”

    周承骧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看向小厮的眸光愈发的不善,他想收回刚才的话,自己这个小厮一点都不机灵。

    想到顾锦姝今日的怪异举动他眯了眯自己狭长的眼眸,最后踱着脚步上了马车,只是刚上马车便探出半个脑袋来:“最近可有沈青辞的消息?”

    “没有。”

    “消失的可真及时,否则周紫黛应该很喜欢这个礼物。”

    他冷哼了一声将自己的身影挡在了帘子之后,小厮也跟着坐了上去,自家公子睚眦必报的性子是出了名的,可那破落户倒是石心铁胆,居然敢深夜警告自家公子不要靠近顾姑娘,也不看一看他是什么东西?

    自家公子就算是这秦州城鼎鼎大名的纨绔,也不是他一个无家无业之人能媲美的。

    顾锦姝坐在马车里,听着马蹄声‘踏踏’的声音心内并不平静,甚至隐含几分起伏之态。她没有想到这么快便遇到了周承骧,这个她上一世毁容之后不离不弃,一心呵护的少年郎。

    在她的生涯中见过的人不知凡几,可留下印象的人也就那么几个,让她感恩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可周承骧却是一个,而且是她晦暗人生中难得的暖阳。

    平心而论,周承骧在她见过的男人中并不是最出色的那一个,也不是最让人难以忘怀的,可他那份不带任何杂质的喜欢却总是会进入她回忆时光的梦境当中。

    他对她或许不是情爱只是单纯的喜欢,可这份喜欢却在腊九寒冬暖了她的心肺,在她人人喊打的时候给了她信念。

    “姑娘,萧府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乡路有花香〕〔医路芳华〕〔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精灵之新兴时代〕〔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师父嫁我可好〕〔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