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离婚后和霸总穿去〕〔花间归少年〕〔第九神祖〕〔我画出了一个世界〕〔星际迷雾〕〔神话之最强召唤〕〔万古最牛赘婿〕〔吞噬雷神〕〔锦绣清宫四爷护妻〕〔琉璃满京华〕〔种葡萄种出两只小〕〔娘娘她擅攻心〕〔重生后渣爹变成了〕〔想当个复仇女神好〕〔暴力甜妻:帝少不〕〔情寄起相思〕〔万灵苍穹〕〔都市最强狂婿〕〔三国之蜀汉中兴〕〔都市无上仙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姝缘 第二十三章:陪都路中摩擦起
    那一日父女二人在院落里面据理力争,可在顾鸣生的强势之下顾锦姝最终还是败下阵来。沈青辞就像是狗皮膏药一般伴随在她的左右,直至行船五日之后顾锦姝终于忍无可忍。

    “我要出去。”

    她已经被关在船舱整整五天了,虽然不能说被限制了行动,可出去完全是奢侈,感觉像是蹲大狱一般。

    “等过了这一段水域,随你的便。”

    沈青辞坐在木椅上端起茶盏轻轻抿了一下,随后便继续自己左手与右手之间的棋局,像是要分出一个胜负一般。

    “那你出去。”

    她并不是不知好歹不懂青红皂白的人,这秦川水域确实水匪横行,可他待在自己的船舱又算什么?每天雷打不动的过来点卯。

    “我答应过顾大人,一定要护你周全。在这危机四伏的地方如何护你周全?唯有贴身随护。”

    他虽然这般说着可眼眸都没有掀一下,完全没有看到自己这无耻之尤的话说出口时,顾锦姝脸上那精彩纷呈的表情,就像是吞了砒霜一般。

    就在二人剑拔弩张的时候,木制的船舱门板忽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顾姑娘,可方便一见?”

    “你等一等。”

    听到是葛嘉明的声音,顾锦姝忙着应了一句便命随身侍候的丫鬟赶过去开门,而她则在葛嘉明进门的那一刻也起了身子。

    葛嘉明进来后朝着沈青辞作了一揖,瞧见那人没有反应当也见怪不怪,权当是性格使然。

    “今日清风正好朗月明招,江面上又是另一番场景,不若随我出去走一走?”像是担心她会拒绝,他又笑着道,“你每天闷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可别出了一个好歹我也无法同萧伯母他们交代。”

    “那感情好,我刚才还想着出去走一走呢!”

    顾锦姝脸上的笑容有些耀眼,虽然看得出葛嘉明寻自己醉翁之意不在酒,可相比较面对沈青辞这令人捉摸不透的主,她更愿意和葛嘉明去船板上待着。

    “沈老先生可是要出去转一转……”

    葛嘉明原本是想要客套一番,毕竟这几天相处看得出这是一个超然物外的人,除了这位顾姑娘的事情他好似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一点兴趣来。

    所以这意犹未尽的话语也不过是象征性地询问,以彰显自己懂礼、知礼。

    “嗯。”

    沈青辞放下双手中的棋子儿从椅子上起身,淡淡地从后嗓子上发出一个音调来。就在葛嘉明感觉到诧异不解时,沈青辞已经径直走了出去,颇有几分一马当先之姿。

    “这……”

    葛嘉明作为一个正统的读书人,显然是没有和这样脾气古怪的人打过交道,所以一时间居然有些踌躇不知该当如何。

    “走吧!”

    她抿了抿唇同葛嘉明说了一声,虽然并不是很想同沈青辞待在一起可她退无可退,总不能将这好不容易得到的放风机会推出去吧!

    这艘船场面行走在秦川一带,可以说见识过很多大风大浪,可它仍旧岿然不动,也未曾遭到水匪的抢夺。

    这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这艘船背后的主人,陪都首屈一指的富甲天下之辈——廖大家。

    这廖大家也是一个传奇人物,据说刚开始的时候她只是青楼楚馆内端茶递水伺候人的,可后来就像是有如神助一般自己给自己赎身,并且挣下了一份偌大的家业。

    这艘商船常年行走在秦川河畔,那扬起的风帆有不少人都认识,平时水匪看到这标志自然不会轻举妄动,可这一次却有些异常。

    秦川河畔,水匪老窝。

    “老大,这廖家商船可不是我们能招惹的,此次去硬碰硬怕是会无功而返。”

    正厅中央,一个瘦弱的和猴子一般的头目正在和座上的大当家说着其中利害,那唾沫横行的姿态足以见得他对这件事情的态度。

    “那么你的意思是要反对?”

    大当家的腿在几案上轻轻搁置,手里面握着一把弯月小刀,时不时还在空中舞动几下,像是再实验其锋利程度一般。

    “是。”

    大当家摇摆了一下自己额前的碎发,络腮胡的脸上瞧不出真切的表情,只见他轻飘飘地道:“这次的事情断然无更改的可能,你下去准备吧!若是实在不愿,可以让旁的人同我前去,你守着寨子方为妥贴。”

    络腮胡壮汉似乎也没有太多的花花肠子,着手吩咐了几句,而那瘦子抿了抿唇轻道:“我在寨子这里守着。”

    这一带环水而居,虽然说是寨子却也只是临时的据点而已,可就算如此规模颇为甚大。

    这厢发生的事情顾锦姝他们自是不知晓,此时葛嘉明正和他站在甲板上望月而立。

    “听萧伯母说,顾姑娘和萧珞关系打小便不错。”

    “何出此言?”

    她看到葛嘉明那一刻便猜出他是为了萧珞来寻自己,可有些事情要让她如何回答?不管如何回应,总觉得这所谓的谎言会越来越被撕扯成零星点缀。

    “不知道她平时可有喜欢的东西?”

    “……喜欢收藏一些金光闪闪的东西。”

    萧珞确实和别的人不一样,别的女的喜欢附庸风雅,喜欢在人前显圣,可她却喜欢的相当直白,只喜欢那类闪闪烁烁的珠宝。

    ——虽然说葛家现如今大不如从前,可日后葛嘉胥入了沈青辞的眼,这所谓的前程不足为外人道矣。

    “原本以为她会去外祖家一趟,不想身体却偶感了风寒。”

    葛嘉明对萧珞此人相当的满意,不仅仅是因为陪都的变故以及魏家的情况,更多的是因为他初次见面便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所以才将祖母交予自己的东西转赠给魏氏,希望她能代为转交。

    “婚期在明年?”

    如今正值酷暑不是办喜宴的好时间,再加上明年陪都会有不小的变化,所以众人现在都是夹着尾巴做人,到时候指不定树倒猢狲散。

    “嗯。”

    “萧姐姐是一个很好的人。”

    她不清楚上一世葛嘉明为何痴情如斯,难道所谓的一见钟情真的存在?不过她还是提点了一句,免得这一世又重复上一世的悲剧。

    “我与她并不是第一次相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史上最强炼气期〕〔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萌神恋爱学院〕〔镖道〕〔特种兵之兽血沸腾〕〔爆萌小兽妃:邪王〕〔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