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姝缘 第二十五章:书生的恨
    那惊怒的声音令顾锦姝欲要踏出去的脚步倏地停了下来,随即对着身边的小丫鬟吩咐了两句:“你唤两个家丁去相看一眼,叮嘱他们切莫靠近水匪的位置。”

    “诺。”

    小丫鬟虽然听到水匪两个字的时候便已经开始双股颤颤,可还是强行将自己心中那股恐惧感压了下去,朝着顾家小厮们的船舱跑去。

    在那小丫鬟赶回来之前,葛嘉明那边已经差使了人过来安抚,让她待在船舱里面不要轻举妄动,至于口口声声要保护她平安顺遂的沈青辞则不见了踪影。

    好在顾锦姝也没有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那些水匪一个个都是刀尖上舔血的主,脚下的大船虽然不如顾锦姝搭乘的船只却也厚实宽大,特别是船头那根带着铁梢的大柱子,好似雄赳赳气昂昂的猛虎,要将顾锦姝一行人搭乘的船只破腹而入。

    “快点将案板放下来迎接我们过去,否则到时候定让你们船毁人亡。”

    那水匪好似略同文墨,与其他粗布短衫地水匪不同的是他穿着一件长衫,手中还握着一把不知名的折扇轻飘飘地在自己的胸前摇曳,颇有几分儒士风姿。

    “大胆贼子,居然敢劫持这艘船只,你们莫不是忘记了当初的教训?”

    廖大家手里面掌控着不少的商脉,所以平素出入频繁,昔年入海的时候和水匪起了冲突,那一次所有参与的水匪无一生还。

    ——这也间接造就了廖大家的名声,从此之后知晓她名字的水匪再也不敢劫持廖家的商船。

    水匪中的老大原本还懒洋洋地坐在躺椅上,感受着海风扑面而来的凉意,饮着小酒哼着小曲,可听到这话语的时候整个人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噘着嘴‘呸’了一声。

    “那小娘皮也就那张脸招蜂引蝶了而已,当初若不是有那位陪在她跟前,她早已经成了千人搞的主,哪轮得到她耀武扬威?”

    “你……”

    那人被气急一时间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虽然说廖大家是他的主子,可这水匪说得话也不算作假。

    “别支支吾吾了,想要留下你们这些狗孙的命便拿银子来赎,大爷我只认银子不认人。”

    水匪老大自带一股彪悍之气,瞧着便是一个暴脾气,就在这个时候葛嘉明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目光幽深地盯着对面的船只看了一眼,声音轻淡:“你们若是速速退去,此次的事情我陪都葛家可以不深究,否则休怪我葛家斩草除根。”

    葛嘉明所在的葛家在整个大周朝都算得上赫赫威名,朝中为官者不知凡几,他作为这一代的嫡长子自然有资格说出这样的话来。

    “礼部左侍郎和你是什么关系?”

    这次开口的不是那个满口污言秽语的水匪老大,而是刚开始那个打扮和书生一样的文士,瞧着在水匪里面地位不低。

    “正是家父。”

    “原来那老狗是你父亲,果真是老天佑我得报大仇啊!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他毒蛇一般的双眸紧紧盯着葛嘉明,好似要将人盯出一个血淋淋的大洞来。

    “大哥,这次我们怕是不禁要劫财还要劫命。”

    这几个字是从那儒士的牙缝里面一个一个蹦跶出来的,最后更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态度之强硬前所未有。

    水匪老大瞧着这一幕也是一愣,前些年他将这书生带回来的时候他浑身是血,原本是准备填充自己的死卫让他死得其所,却不想读书人的脑袋聪明的紧,一肚子花花肠子。

    而他这些年也确实物尽其用,在他的谋划下他们这一群水匪有了自己的水域,也有了匹敌城卫兵和其他水匪的能力,可他却像是活死人一般无喜无悲,今日这般失态还是第一次。

    “你和那人有仇?”

    水匪老大虽然不知道礼部左侍郎的身份有多高,可对面那公子穿戴一点都不简单,想来应该是一个棘手的敌人。

    水匪老大这些年之所以能活下来依靠的不仅仅是外力,还有他谨小慎微的性格,只是书生这般跪地索求他却也不好拒绝,否则指不定人心尽失。

    “那老狗害我,否则我不至于落到如今这般模样。”

    书生咬牙切齿地回忆着当初的事情,特别是他父母撞柱而亡的场景,也想到他被人逼债挨揍的画面。

    当初他欲要参加府试,可那些主持考试的人却开始贩卖考卷,不少人为了高中更是花大代价参与了买卷,而他便是其中一个。

    ——正是因为他这般举动,让一个原本小有产业的家庭负债累累。

    可就算这般他也没有后悔,依旧相信只要熬过了这腊九寒冬终究会迎来九九艳阳。考试很顺利,甚至糊名批改之后的成绩也出来了,就在红榜张贴的第二天,事情泄露了。

    那一年整个秦州的举子全部被拒之门外,而他们这些参与买买试卷的人重则殒命,轻则一辈子和仕途无缘。

    而这一切罪魁祸首便是当今的礼部左侍郎——葛申一。

    与书生交往多年他自然知道这读书人的心病在哪里,瞧这架势今日是必定要血染而归,只是这事情闹大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好事。

    抢了财务事情或许不会太严重,可若是死了人而且死者的身份不简单,那么这事情便不好收场了。

    “若是今日能大仇得报,日后必定誓死追随永无二心。”

    水匪这一圈子争斗也相当的严重,就算自己一手缔造的水域也有各种不同的声音。

    水匪老大明白他这句话里面包含的决心。

    “好。”

    不就是礼部左侍郎的崽子吗?大周朝如今也不过是夹着尾巴做人罢了,还有那精力对付自己?他怕个屁?

    葛嘉明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愈演愈严重,若是劫财便罢了,可若是劫命那这一船的人怕是没有几个能活命。

    就在葛嘉明准备让人去寻自己的二叔,趁机将葛家的护卫统统唤过来以防不测时,一道妖娆明媚的女声传了过来:“这是出了什么事情?怎么这般热闹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乡路有花香〕〔医路芳华〕〔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精灵之新兴时代〕〔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师父嫁我可好〕〔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