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离婚后和霸总穿去〕〔花间归少年〕〔第九神祖〕〔我画出了一个世界〕〔星际迷雾〕〔神话之最强召唤〕〔万古最牛赘婿〕〔吞噬雷神〕〔锦绣清宫四爷护妻〕〔琉璃满京华〕〔种葡萄种出两只小〕〔娘娘她擅攻心〕〔重生后渣爹变成了〕〔想当个复仇女神好〕〔暴力甜妻:帝少不〕〔情寄起相思〕〔万灵苍穹〕〔都市最强狂婿〕〔三国之蜀汉中兴〕〔都市无上仙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姝缘 第三十章:叶家众人
    顾锦姝薄唇张了几张声音带上了几分哽咽,母亲早逝的事情对外祖母的打击怕是巨大的吧!

    若不是痛到了极致,怎么会这般失态呢?在母亲的诉说中,她这位外祖母也是一个刚强的人,否则不会在自己夫君早逝的情况下撑起偌大的家业。

    “母亲……她是小姝儿不是晚渔。”

    叶俞钦想要上前安抚两句,却被老夫人一双虎眸瞪了回来:“你这不孝子,居然连你妹妹都不认识了。”

    被喊得一愣一愣的叶俞钦只得无奈地朝着顾锦姝摊了摊手,那一脸爱莫能助的表情颇为精彩,好在一旁的冯氏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主,她斜睨了自己夫君一眼,然后疾步迈向老夫人。

    “母亲,小妹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我们回去再说可好?”

    自从婆母患病以来精神一直有些不正常,今日强撑着出来迎接这小姑娘,谁曾想她和小妹长得颇为相似呢?以至于令婆母入了魔怔,很难清醒过来。

    “瞧我糊涂了,可别让渔丫头累着。还不让你家那木头去厨房吩咐,一定要做她最喜欢的八珍菜来……”

    老夫人念念叨叨拉着顾锦姝一路朝着自己的院落走去,而冯氏则睨了木头桩子叶俞钦一眼,随后快速地跟了上去。

    瞧着几人相继离去,叶俞钦深吸一口浊气然后又慢慢呼了出去,对着身旁几个低着头偷笑不已的小辈翻了一个白眼:“还不快跟上去?”

    老夫人的院落内。

    瞧着已经入睡的老夫人,顾锦姝这才想将自己的手尝试着抽出来,可但凡她稍稍轻动榻上的人便蓦然睁开眼睛,感觉到她不动弹这才又闭上了眼睛。

    几次三番之后顾锦姝也息了将手抽出来的心思,冯氏担心她坐在那里拘谨便给她一一介绍了府里的几个孩子。

    叶家人口简单,她的舅父有两个嫡女一个庶女。那嫡子今年也不过十五六岁,可行事却一板一眼像极了老学究,应该就是顾锦和嘴里面的老古董表哥——叶青林。

    至于男丁里行二的叶青水瞧着和顾锦和差不多的年岁,胖乎乎的身形瞧上去甚是可爱,那双圆溜溜的眼眸里面透着一股机灵劲,只是面皮应该有些薄,她堪堪望了几眼小家伙的脑袋便低垂的快要戳到自己胸口了。

    “这位是你表姐,比你大一个月。”

    顾锦姝的生辰在第一场初雪之后,算是踩着暮秋的尾巴到了初冬,而叶青黛的生辰在暮秋。

    “表姐。”

    顾锦姝想要站起来和她见礼却又担心惊动了榻上的老夫人,只得坐着欠了欠身子,轻声唤了她一句。

    叶青黛倒是一个爽利的性子,瞧着她这般姿态笑得合不拢嘴:“无怪乎祖母整天念叨着,妹妹这模样这可不是天上的皎月地上的珍珠嘛!这黄莺初啼的声音,更让人觉得亲切,就像是咱们上一世便是姐妹一般。”

    “你倒是会说话,这若是让你祖母听到指不定如何稀罕呢!”冯氏嗔怪着看了叶青黛一眼,眉眼间尽是笑意与促狭。

    叶青黛跺了跺脚,像是被说的有些羞恼,一脸小女儿姿态:“母亲,女儿说得可是实话。”

    “好好……我们黛儿说得可不都是实话?”冯氏也不再打趣叶青黛,反而看向顾锦姝道,“日后将这里当成你的家,若是有什么需要大可和舅母说。”

    “谢谢舅母。”

    “你这孩子可是见外了,当初我嫁进来的时候你母亲还未出阁,我们姑嫂的关系可好着呢!”

    冯氏也是喜欢极了这个小姑子,原以为婆母会在陪都为她寻一门亲事,却不曾想她千挑万选择了秦州的顾鸣生。

    要说顾鸣生此人并无大错,甚至在同龄人当中也算小有建树,可他错便错在让小姑子情根深种,最终却因缘际会失踪后琵琶别抱。

    晚渔年纪轻轻便去了的原因和他的失踪不无关联。

    听她这么说顾锦姝点了点头,在离开秦州的时候她父亲便同她讲过冯氏的事情,虽然一介外男不适合评价内宅妇人,可他字里行间还是透出对这位妻嫂的尊敬。

    叶家人不复杂,复杂的是往事,这是她临行前她那父亲站在母亲的画像前一字一顿讲给她听的。

    虽然冯氏为她安排了院子,可老夫人醒来后拉着她不放任谁也没有办法,最终顾锦姝只得住在老夫人的随园内。

    好在她醒来的时候清醒了过来,只是抱着顾锦姝又是一趟哭泣,一老一少这半个时辰内眼泪就没有断过。

    “你母亲是一个福薄的,否则今日儿女承欢膝下想来也是畅快的吧!”

    老夫人斜倚在榻上背后靠着引枕,只是那一双褶皱的手却紧紧扣着顾锦姝的手,生怕她下一刻便飞走似的。

    “你那继母我虽然未见,可听你舅父说也不是一个善茬,这些年可有打压于你?”

    提及柳氏老夫人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好在顾锦姝并未说糟心的事情,尽捡着好听的讲于她听:“她虽然是当家夫人,可顾家的原配夫人只能是母亲,她也管不到我头上。”

    顾锦姝打小便被养得娇,是那种被人放在心尖上呵护的娇气。就算后来叶氏出事,顾家当家夫人的位置被柳氏取代也无法改变她在顾府的地位。

    甚至因为顾鸣生的愧疚,她在顾府过得更是肆无忌惮。刚开始柳氏不是没有想过将她掌握在自己的手心里面,可最终都铩羽而归。

    “得亏是一个识相的。”

    老夫人缓缓闭上了眼睛,当初顾鸣生迎娶柳氏进门的时候也是经过叶家首肯的,否则她现如今恐怕也只是一个摆不上台面的外室。当初之所以妥协,是想要卖给顾鸣生一个人情,让他对两个孩子更好一些。

    当然,这其中也不乏她自己的小九九,对付一个没有身份地位的柳氏总比对付别人来得强。顾鸣生正值壮年,就算这个女婿对女儿痴情不改也无法阻挡他娶妻的脚步。

    既然如此,柳氏便是最好的选择。

    “对了,你母亲曾经来信说她欲要为你定一门亲事,可是和秦州刺史府有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史上最强炼气期〕〔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萌神恋爱学院〕〔镖道〕〔特种兵之兽血沸腾〕〔爆萌小兽妃:邪王〕〔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