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东阳林诗曼〕〔六合奇闻录〕〔极品上门女婿秦浩〕〔重生媳妇有点甜〕〔最佳豪门女婿〕〔赘婿无敌〕〔我在诸天群直播〕〔双宝来袭:亿万爹〕〔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萌宝驾到:爹地投〕〔赘婿神医〕〔都市终极高手〕〔盖世〕〔影后的嘴开过光〕〔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女总裁的上门女婿〕〔至尊神医之帝君要〕〔艾贝尔的黎明〕〔无敌从时空吞噬开〕〔天价宝宝:总裁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姝缘 第三十一章:闻讯而来的周承骧
    老夫人的话令顾锦姝有些摸不清头脑,当初母亲确实想要为自己和沈青辞缔结婚书,想要让沈青辞入赘顾家。

    只是后来她的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人已经抵挡不住病魔缠绕,一病不起再也没有机会谈论此事。

    ——至于和刺史府的事情,她着实不甚清楚。

    “不曾听母亲提及。”

    老夫人皱了皱眉头挥退了左右,等房间里只剩下一老一少时她才开口:“就在你入陪都的前两天,刺史夫人王氏携她的嫡幼子来了叶府,言语间对你多是赞赏。”

    那一大通夸奖,就算老夫人这人老成精的主都有些承受不住,明里暗里想要结亲的意思溢于言表,好在最后儿媳冯氏替她收了这个烂摊子。

    这才让她喘了一口气。

    顾锦姝眼眸微微耷拉了一下,这王氏的葫芦里面不知道卖的什么药,再者说她怎么会在陪都?

    回想了片刻不得其解,顾锦姝这才拍了拍老夫人的手背:“或许是因为我父亲的缘故吧!”

    “那孩子看着当是一个乖巧的,只是你年龄尚小这亲事还不急于一时。我已经准备给你父亲去信,关于你婚姻的大事情外祖母怕是也要横插一杠子。”

    按理说这种事情外家不应该插手,可她那可怜的女儿走得早,就留下这么两滴骨血,她可不得给好好看着。

    “……姝儿明白。”

    就周承骧那性子能谈得上乖巧?秦州城内家喻户晓的纨绔子弟,街头打架斗殴的一把好手。

    这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让外祖母这样的误会?

    担心她一路舟车劳顿心有所累,老夫人命人在自己院子里收拾出来一个抱夏,和她的正房只隔一堵墙。

    等安排好秦州来的人,见了顾鸣生派来的那个老者,叶俞钦这才和冯氏来到老夫人的房舍内,两个人间隔着一张小几坐在老夫人不远的地方。

    “我的提议你们怎么看?”

    她深知自己没有几日可活了,最放心不下的还是这姐弟二人,锦和那皮小子是一个奸猾的,她倒是不担心他日后吃了亏。

    ——况且他是顾家的嫡长子,任谁也越不过他去。

    所以最为忧心的还是自己这个外孙女,原本是想趁自己活着玉成她和青林的婚事,可人家这当父母的却有些迟疑。

    日后毕竟还需要这二人的抚照,她这半截子入土的人也不能直接做主,免得结亲不成反结怨,因此这件事情便搁浅了下来,等她来京之后再作商议。

    如今人已经见到了,他们是不是也应该表态了?

    “外甥女自是极好的,只是这感情讲的终究是缘分,等过些时日两个孩子若是都有意愿,那儿媳便做主玉成此事。可若是外甥女或者林儿不愿,那我们这做长辈的怕是也不能强求。”

    冯氏说得有理有据老夫人也不好反驳,盯着她看了两眼后将眸光收了回来,对着叶俞钦淡淡地道了一声:“这件事情你如何看?”

    木头人叶俞钦原本想充当死人,可此时被自己的亲母点名也只得撑起龟缩起来的心。

    “儿子看小姝儿是一个极有主见的人,这件事情还是要看她的选择。”

    以前担心这个被妹妹娇宠大的小姑娘是一个坏脾气的,到时候委屈了自己的儿子,可初初一见感觉却甚好。

    当然,这也要看她是不是愿意。

    “你们思虑的不无道理,这件事情等过些时日再说,只是小姝儿初来陪都可不要委屈了她。”

    “儿子晓得。”

    老夫人懒得搭理这二人,闭上眼睛冲着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下去,那眼皮都愿意耷拉一下。

    等二人闭上门离开,老夫人这才倏地一下睁开了眼睛,眸色里面透着几分凉意,嘴里面喃喃有词:“我这老骨头还没有入土呢!居然敢打那些不该有的心思。”

    身边侍候的老嬷嬷忙着抚了抚她的胸口,轻声宽慰:“或许夫人也是被那些人游说的动了心思,您可别想左了。”

    “她冯家一九品芝麻官的女儿能入我叶家,看得也不过是她这个人罢了,只是这贵妇人当久了已经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她当初之所以给儿子选这门亲事,是因为相中了冯氏待人赤诚,对晚渔也极好,日后也能抚照一二。而事实证明她的眼光确实不错,冯氏这些年做得很好。

    待渔丫头确实宛若亲姐,就连当初传来顾鸣生蒙难也是她不远千里奔赴秦州照顾,直至照顾晚渔产下锦和才返回,随后便有了青水,也算是叶家的功臣。

    所以这些年她将她当成自己亲闺女看待,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她不要生出将内侄女说给青林的想法。小姝儿和青林的事情未必能成,可青林和那冯家丫头的事情是一点可能都没有。

    叶俞钦走出老夫人的院落老远的距离,这才掉转头看向冯氏,眼眸里带上了审视:“岳母可是又提起那事了?”

    “我……”

    瞧着她脸色倏变叶俞钦焉有不明白的道理,拧了一下眉头:“青林的发妻就算不是姝儿,也不会是冯家那丫头,这是我最后一次和你说这件事情。”

    “姝儿确实很好可繁依也不差,怎么就不行了?”

    她不过是想要照顾一下侄女儿,怎么在婆母和夫君眼中竟成了罪人?

    “我不清楚那孩子的秉性,可我却知道你兄嫂的秉性,这事万万不能成。”

    叶俞钦眯起眼睛神情也有些严肃,他可以允许自己妻子接济岳家,却不能让自己的儿子摊上这么一对岳父母。

    “你……”

    冯氏很想反驳他,可想到家中扶不上墙的兄嫂只得咬紧了唇角不语,最后还是看着叶俞钦大步流星走得没了影人才急匆匆地跟了上去。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前脚离开后脚便出现了一个老者,只是那老者的脸色并不好看。

    顾锦姝以为自己可以在叶府过几天悠哉的生活,种种花养养草和外祖母唠唠嗑,可这平静的日子却被一剂狗皮膏药毁坏。

    瞧着自家表兄带回来的狗皮膏药周承骧,顾锦姝朝着朗朗晴日翻了两个白眼,陪都这些年已经快要被北仓国的生活习惯同化了,连男女七岁不同席的训诫都忘了吗?

    带着外男突袭内宅真的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就是这般好命〕〔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超级狂婿〕〔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大美时代〕〔重生八零:媳妇有〕〔世纪第一宠:厉少〕〔来自未来的神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