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姝缘 第三十七章:裴玉娘
    顾锦姝抬眸望去的时候,只见那说话的人身罩一袭水蓝色的抹地襦裙,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中蒙着几许真挚的笑意。

    她朝着顾锦姝点了点头,笑着朝向叶青黛,神情自然而不做作:“你这是哪里拐弄来的可人小妹妹?”

    “瞧心瑜姐姐这话说的,这可是我的亲表妹。”

    叶青黛笑着埋汰了甄心瑜一眼,而顾锦姝则上前一步自报了家门,听闻她乃叶家老夫人嫡亲的外孙女,周边围着的几个女郎待她的态度明显比刚才更热络了一些。

    ——而甄心瑜眸色微微讶然之后当也并无异色。

    “心瑜姐姐,今日怎么不见裴家姐姐呢?”

    平素那裴家的嫡女和心瑜姐姐可以说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可今日居然不见了踪影。

    ——着实有些奇怪。

    当然,更让她奇怪的还是自家这亲亲表妹。她虽然第一次来陪都,可对裴玉娘的事情似乎相当的感兴趣。

    这一路走来,十句话便有八句和裴玉娘有关。既然如此,她当也乐得卖一个人情替她询问两句。

    “听国公夫人说玉娘昨日偶感风寒,今日不宜见客。”

    甄心瑜和裴玉娘的关系极好,可以说是亲密的闺中密友、真正的手帕之交。今日抵达府邸之后,她便欲要去寻裴玉娘倾诉近来几日的见闻,只可惜院子被隔离了起来着实难觅。

    顾锦姝听后心中愁思乍起,这裴玉娘是真的病了吗?

    按照时间轨迹来看,东宫太子应当已经同裴国公府说了继太子妃的事情,而裴国公府不管从哪一方面考虑都不会漠然视之。

    想来这一病不起应该是她最后的不屈。

    可她怕是忘了一件事情,这小胳膊终究拧不过大腿去,更别说裴国公府和东宫加起来的大腿。

    “那当是可惜,原本还想让裴姑娘带着我们去看一看国公府的海棠浅睡。”

    叶青黛笑着说了一句将话茬绕了开来,而顾锦姝虽想知晓这背后的隐情却也不能操之过急,也只能任由几人逐渐偏离了话头。

    满月高悬,院若明昼。

    不知是谁起了头,几个贵女开始张罗泛舟湖上赏花的事宜,那跃跃欲试的模样着实有些娇憨可爱。

    一刻钟后,万事俱备只欠上船。

    顾锦姝辞了叶青黛的好意,一个人在亭子里面等着她们归来,只是那船只没有走出多远她便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

    “去那边找一找。”

    “可那边都是女客,若是惊扰出了事情……”另一个小厮或者有所疑虑,不禁开始分析利弊。

    “若是找不到,仔细夫人剥了你的皮。”

    前头说话的那人脾气明显有些火爆,不欲多言直接朝着凉亭而来,看到顾锦姝的时候眸色稍凝。

    “我家主子走失了一只贵重的白猫,姑娘可曾见过?”

    那人说着靠近了凉亭一些,似乎也不想等她的回答,直接在周围寻觅了起来,那目光所到之处不像是找猫当像是连苍蝇都不欲放过。

    顾锦姝将这一幕看在眼底只是摇了摇头以示回应,而那两个小厮貌似无功而返、最终一无所获,不再浪费时间直接拧着眉头走远了。

    等人走远顾锦姝这才看向了一处冒着水花的湖面,下一刻只见那人从水里面钻了出来模样瞧上去有些狼狈。

    消瘦的身形在月夜的衬托下带着几许朦胧,而她像是担心顾锦姝会乱叫,第一时间便开口解释:“我不是坏人。”

    脆生生的声音里面隐藏着几许惊吓,而顾锦姝心下一笑朝着她靠近了几步,这才细细瞧明了她的模样。

    女子长得很美,不是那种明艳夺目的颜色却有让人一见难忘的资本,眉眼弯弯处饱含着温柔细腻,乍一看便像是从江南水乡走出来的姑娘,温婉多情。

    当然,最让顾锦姝觉得惊诧的是,这人居然是从未蒙面却相交已久的人——裴玉娘。

    那个只在谢十三那里见过画像,听过名字的人。

    “不是坏人为何藏在水底?”

    瞧着眼前这温婉的女郎她不禁起了逗弄的心思,到底是何等心思清澈之辈才让谢十三心心念念了那么多年?

    她现在都记得谢十三曾在洞房花烛之夜,对着那黑不见底的夜幕发出蜷缩的声音,那一声比一声缠绵悱恻的声音让她牢牢记住了裴玉娘的名字。

    谢十三不是一个多情的人,可他却将所有的柔情都给了眼前的女郎,甚至直至死亡和她都不过是名义上的夫妻。

    “我……我不小心掉进去的。”

    裴玉娘瞧着也有十五六岁的年纪,可对上顾锦姝那似笑非笑的眼眸时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就像是自己所有的秘密都被人窥探了一般——这是一个不好相与的人。

    “那我叫人拉你上来。”

    “你……”

    裴玉娘有些气急,她好不容易躲过母亲的监视逃了出来,这个时候自然不能自投罗网,可这个人瞧上去并不好说话。

    “姑娘一点都不实诚,我还是叫人过来吧。”

    “你别去。我……我这个样子若是让人看了去,这清白怕是要毁了,你也是女儿身,怎么能如此狠心呢?”

    “姑娘都不愿意如实相告,我何必顾及姑娘的名声呢?”

    这个时候只有将两个人绑在一条船上,以后行事才会更加利索一些。

    “我……”

    “姑娘可是为了谢十三郎,这才冒险逃出来的?”

    顾锦姝轻飘飘的一句话令裴玉娘险些又一次栽进水里面,她有些不敢置信地盯着顾锦姝,声音有些语无伦次:“你……你怎么知道?”

    “不过是掐指一算罢了。”

    “你骗人。”

    她虽然是被娇养在府邸的女郎却也不是那么容易被人哄骗了去,这人明显就是骗自己。

    这世上怎么会有那么神乎其技的事情?

    “确实骗你的,我也只是听人提起过而已。”

    谢十三在族中排行十三,名唤谢兆北,也曾是大秦王朝开辟时的儒将。

    可就是这样厉害的人,当年将他那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给自己讲了一遍又一遍,也不知道那风清月朗的公子哥,怎么一提起这件事情就变成话唠了呢?

    “……谁同你说过?”

    裴玉娘瞬间惊眯起了眼睛,她与他两个人的事情除了身边随身服侍的人知晓,旁人并不知晓。

    她又听何人所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海神大人在上〕〔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