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姝缘 第五十章:血染东湖水
    那被唤作十二的蓝衣人微微一愣,虽然觉得王爷此举或许有些惹眼,可他自来就是一个肆意潇洒的主,决定的事情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

    十二不愿浪费口舌,轻声应诺并保证一定将此事顺利完成,而冉一辰则继续斜倚在那里,被野狼面具覆盖的容颜虽然瞧不出神色,可从那微微勾起的唇角可见他的心情甚好。

    顾锦姝同裴玉娘她们乘着船只抵达东湖的时候,湖面上已经漂浮着不少的大船,小舟,甚至还有花船停歇在特定的区域内。至于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摩肩接踵纷至沓来,好一幕热闹的场景。

    裴玉娘瞧着顾锦姝一个劲盯着东湖畔上的人看,不禁遮嘴轻笑:“可是第一次见这般盛景?”

    “是。”

    上一世她虽然在陪都陪那人待了几年,可就像是一只折了腿的金丝雀,连大门都没有迈出过几次。至于这东湖,她倒是来过,只是那人大周百姓畏惧北仓人如猛虎,这一带又有重兵把守,所以不见这般繁华盛景。

    “那你日后可要嫁到这边来,年年看日日看。”

    她朝着顾锦姝挑了挑眉,唇角的揶揄之色不言而喻,若顾锦姝真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指不定真会被她这话闹一个大红脸,可惜她虽然看着幼齿,内里的芯子却足以波澜不惊。

    只是这个时候她也不能一点表情都不给,只能撑起自己的脸蛋露出几分羞涩,这让裴玉娘面上的笑意更多。

    ——多单纯的女郎啊!

    若不是家中兄长都比她大上一些,她当是想将眼前这小玉人放在自己的眼前来。

    “你们看那里……”

    甄心瑜指着不远处的一艘大船惊讶地唤了一声,几个人循声望去只见那船看上去甚是壮观,外观也相当的好看。河灯布在船的周围,帆上甚至雕刻着一副东湖地形图,船头与窗外的周遭雕刻着几只活灵活现的貔貅,让人看一眼便彻底难忘。

    顾锦姝微微眯了一下眉宇,这船只怎么看上去有些熟悉呢?

    “那是廖家商号的船只,廖家的运船都这般构造,只是这一条应当是廖大家独有的。”

    一旁的裴玉娘向前一步,看了好一会儿才对着几个人道,而叶青黛更是惊讶至极:“廖大家?”

    她们纵使是闺阁女郎却也听说过廖大家的名声,虽然对于她的行为不耻却也不乏羡慕之辈,毕竟她活出了很多女人可望而不可求的生活。

    “是啊,廖大家,那个据说一身绛紫天上来,两弯蹙眉百花衰的廖大家。”

    裴玉娘自幼便听闻众人夸赞长姐,可与长姐齐名的廖大家她也听说过不少,所以对于这位曾经泥落红尘的女子她也知晓几分。

    “裴姐姐可是见过其人?”

    叶青黛虽然和裴玉娘差不多同年等岁,可生辰却小了几日,所以平素在裴玉娘面前一直以小妹作称。

    “远远瞥过一眼。”

    陪都的贵妇人将廖大家列为谢绝往来之辈,若不是有龙椅上那位给她撑腰,怕是早就被这些贵妇人的唾沫性子淹死了。

    “她真有传闻中那么好看吗?”叶青黛这话刚出,便听到裴玉娘轻笑的声音,“能上绝色榜的人岂是等闲之辈?”

    这世道的绝色榜并不是青楼楚馆的女子所特有,而是世人口口相传之后的一种象征。世家贵族里面也有不少人占有一席之地,只是后者并不屑于这名头罢了。

    她的姐姐便曾经居于榜首,只是她从未承认过。

    “你的姑姑叶晚渔也曾经是绝色榜上的人。”

    裴玉娘多看了顾锦姝一眼,这姑娘再长几年想来有机会被列上去,只可惜绝色榜上的人大都红颜薄命不上也罢。

    叶青黛听到‘叶晚渔’几个字的时候迅速看向了顾锦姝,只见她也是一脸怔然,显然对于此事也不甚清楚。

    “我怎么没有听过?”

    ‘绝色榜’在这世道并不是一种贬义,也不是选出来的,而是酒香不怕巷子深,口口相传促成的美谈。

    她没有想到她母亲居然还有这般过去。

    “你母亲打小被娇养在深闺,若不是出嫁拜天地的时候盖头落地,怕是没有几个人见过她真正的容颜。”

    据说那次宴请的宾客不管男女对她的容貌高度认可,只是后来她深居简出一般不会抛头露面,所以众人对此保留怀疑的态度,可看到顾锦姝的那一刻,她觉得那所谓的怀疑都是无稽之谈。

    瞧着顾锦姝脸上不见了喜色,应当是想起了她红颜早逝的母亲,裴玉娘忙忙转移了话题:“我们还是快点找一个地方放河灯许愿吧!否则耽搁了时辰,可要后悔死了。”

    “哦……好!”

    甄心瑜也知晓顾锦姝家里面的情况,嗔怪地斜睨了裴玉娘一眼,然后拉着顾锦姝的胳膊走开。

    一刻钟后,天空烟花骤响,人们忙着将自己制作的河灯放下湖水,而顾锦姝则将画有叶晚渔小像的河灯放了上去,上面赫然书写着:愿天堂没有烦恼,愿你再一世没有苦痛。

    顾锦姝虽然不相信东湖许愿能够实现,可美好的愿望总是要有的,而她便将两世的遗憾都写在了一张薄纸上,希望轻风清水能将她的愿望播撒出去。

    就在她盯着那小灯愈行愈远的时候,忽然不远处廖大家的船只上传来了打斗的声音,顷刻间便看到大船周围的湖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而裴玉娘几人早已经花容失色。

    刚刚被她们拿出来准备覆在脸上的面具,也应声落了下去。

    这时唯有顾锦姝最为清醒,她不敢留在这里坐壁上观,脑海里面甚至浮现出沈青辞临行前警告的语言。

    东湖凶险,尽早抽身。

    那人虽然阴险狡诈却从不是一个无的放矢的人,所以他应当一早便知道这里即将发生的事情吧!

    对了,上一世廖大家好像早早便离世了,至于原因她却并不清楚,难道和这一次刺杀有关?

    “快退。”她刚刚喊出两个字,她们乘坐的船只内舱已然走出来一个约莫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子,男子看了不远处的船只一眼,随即又扫了顾锦姝一眼,最终才对着舵手道,“听她的,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乡路有花香〕〔医路芳华〕〔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精灵之新兴时代〕〔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师父嫁我可好〕〔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