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离婚后和霸总穿去〕〔花间归少年〕〔第九神祖〕〔我画出了一个世界〕〔星际迷雾〕〔神话之最强召唤〕〔万古最牛赘婿〕〔吞噬雷神〕〔锦绣清宫四爷护妻〕〔琉璃满京华〕〔种葡萄种出两只小〕〔娘娘她擅攻心〕〔重生后渣爹变成了〕〔想当个复仇女神好〕〔暴力甜妻:帝少不〕〔情寄起相思〕〔万灵苍穹〕〔都市最强狂婿〕〔三国之蜀汉中兴〕〔都市无上仙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姝缘 第九十三章:葛嘉明的态度(四更)
    听着她讨巧的话语葛嘉明只是露出一丝极浅的笑意,手中的折扇轻轻地将她那只扒拉来的爪子推开,声音也略显清淡:“绿意人呢?这是闹脾气了?”

    “哪能啊,这会儿怕是对您望眼欲穿呢!”

    知晓这贵公子嫌弃自己身上的脂粉味,心中虽然嗤笑可面上还是笑意满满,三步并作两步带着他到了厢房前。

    “公子,到了。”

    她舔着脸葛嘉明直接朝着后面的小厮使了一个眼色,自己则推开门走了进去。

    “呃……你……”

    那小厮瞧着她欲要高喊,唯恐惊扰了自家主子的兴致,急忙将人拉在一侧掏出了二两银:“我的好妈妈,你可别喊叫了,不就是银子的事情嘛!合着我家公子还能亏欠了你不成。”

    老鸨被人提在一旁原本还夹杂着情绪,可瞧见那黄白之物,眼睛瞬间眯成了一条缝,声音也缓和了起来:“这不是担心公子爷贵人多忘事嘛!”

    许是瞧出葛嘉明身边的小厮甚好说话,她眸波一转看向了他,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令那小厮心中恶寒。

    “你家公子迎娶的发妻可比得上绿意?”

    “你可别乱攀比,当心我家公子饶不了你。”

    虽然不明白工资近日为何要来醉仙楼,可依照他的了解这过去的事情既然被斩断定然不会重新捡起来,可今日却有些耐人寻味了。

    ——难道,绿意姑娘真将自己公子迷倒了?

    可按照常理也不至于,公子这等人何种绝色没有见过?这绿意虽然是雅妓,可貌相上终究逊色了几筹,若不是自身八面玲珑恐怕早已经一双玉臂万人枕了。

    更何况少夫人虽然不太喜欢言语,可那模样他偷着瞧了一眼,那也是一等一的周正,身上又有大家闺秀的气质,断然不是绿意姑娘所能比拟的。

    “得得,这就护上了。”

    老鸨虽然看似无意地埋汰了一句,可心下却有了计较,看来绿意这次怕是危险了。

    葛嘉明进去之后,只见一穿着绿色襦裙的女子俏生生地站在那里,上佳的容颜上露出宛若春风一般的笑意。

    “你来了?”

    “嗯。”

    葛嘉明似乎没有看到她刻意装扮过的脸蛋,也没有看到她深眸中隐藏的春情,默默地走过去坐在了椅子上,气氛有些过分地沉闷,让人难以呼吸。

    绿意脸上的笑意微微一滞,她前一段时间从小厮那里听闻他要娶妻的消息,真真是以泪洗面,可不管她如何苦求那小厮总是不愿意将书信交付于他。

    如今他倒是送上门来。

    “我这里有上好的云雾茶,知道你喜欢特意给你留得,我这就给你……”

    不等她说完葛嘉明已经朝着她挥了挥手,等她乖巧地坐在一侧,他将自己的手伸过去轻轻摩挲着她细腻的脖颈:“这云雾茶是姓潘的给的吗?”

    “嘘,别解释。”

    他将自己的手指轻轻放在她的唇角,笑得有些肆意:“绿意,我当初花重金捧你是因为你识趣,可你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公子,奴家……”

    葛嘉明的手一把握紧她的脖颈,她那一张白皙地脸蛋瞬间红了起来,双手不停扒拉着却不得其法。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场景,你跪在我面前只求一安身之所。我怜你幼年凄苦,又爱你玲珑剔透,可终究让人生了厌恶。”他今日回府原本是想要给萧珞一个惊喜,却无意间听到她和丫鬟的对话,这才知道婚嫁之前居然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他珍藏在心底多年的人,险些就这样离他远去。

    是谁想要了她的命?她到底碍了谁的路?几番权衡之下,他将目光投向了这个他一度觉得纯真的女子,可惜如今已经不见昔日容貌,只闻今日脏脏。

    他将人养在这里不碰她,只是希望有一个能谈得来的红颜知己,可不代表他能容忍她将手伸到萧珞身上。

    “潘家四郎,你勾搭的新主子吗?”

    潘家在陪都一带也算小有名气,不仅仅因为潘家的财帛动人心,更因为潘老爷卖女儿的名声。

    潘家老爷的女儿极多,至于是不是他的种也犹未可知,毕竟凭着他那样貌,就算纳的小妾一个个风华绝代,也生不出多好的女儿来,可潘家的女儿却一个个貌美如花。

    所以陪都人才会有传言,据说每逢春夏之际,潘家府上总会歌舞升平,邀请一些样貌极佳的戏子或者名声在外的小郎君们去府上小聚,总会让自己貌美的妾室出来跳舞助兴,这一来二去自然勾搭在了一起。

    而他一点都不以为意,反而乐见其成。

    潘家的妾室极多,生下的儿女自然不在少数,可府上却只生女儿,也唯有女儿才能长大成人,但凡男婴总活不长久。

    若说前面还是以讹传讹,那么这件事情让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怀疑铁证如山,可奈何这是人家的家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谁也碍不着谁。

    毕竟权贵也不想得罪财神爷。

    可潘家四郎这爪子似乎长得太长了一些,居然在绿意的拾掇下高价买来弑心草,着实不可饶恕。

    “你这是觉得自己翅膀硬了?想要和我对着干是不是?”

    他能感觉到只要自己再加重一些力道,眼前的人或许便会彻底断了生机,可终究和自己琴瑟和鸣了这么久的人,他终究是下不了那狠手。

    “利用自己的妹妹,你这心还真不是一般的毒啊!”

    他一把将人推搡在地,而自己则从椅子上直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瞧出她眸底的惊愕她轻嗤了一声:“你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可别忘了我对你却了若指掌。”

    沈家因为不知道自己与她的纠缠,不清楚她的底细无法将此事查明,可他顺着沈家查到的这条线顺藤摸瓜,焉能猜不出这其中的关系?

    “你好自为之吧!”

    此时的葛嘉明尚且不知绿意已经将一封书信送到了葛家老夫人的手里面,若是知晓这件事情怕是无法善了。

    ——而且他也忽视了一个女人的恨意,忽视了女人对爱的疯狂与执着。

    翌日清晨,天上点缀的雪花飘飘洒洒,而顾锦姝站在门口瞧着雪地里打滚的‘哼哈’二将。她没有想到自己捡回来的孩子和叶青水居然如此投缘,只见了一面便玩的不亦乐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史上最强炼气期〕〔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萌神恋爱学院〕〔镖道〕〔特种兵之兽血沸腾〕〔爆萌小兽妃:邪王〕〔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