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姝缘 第一百零八章:醉酒的裴家二郎
    原本一场轰轰烈烈的立褚盛会,因为帝王一番掷地有声的言语统统偃旗息鼓,心里面后怕的人更不在少数。

    这其中便包括叶俞钦。

    他一度以为他们将这些事情做得滴水不露,却不曾想帝王心里面已经和明镜似的,若不是今日有日触怒了他,让他不得已敲山震虎,他们这些小虾米怕是还不知道这其中隐情。

    虽然是先帝一手栽培起来的人,可这手腕和气度明显比先帝更高明了一些。

    叶俞钦回程途中正好和葛家的那位大爷碰到了一起,一个礼部左侍郎,一个礼部右侍郎,两个人微微眯了一眼又将眸光转了开来,眼眸里面明显带着心虚。

    “你我兄弟几人喝两杯如何?”

    “好。”

    虽然先帝驾崩不久,可只要不要太过分也没有人会注意他们是否动了荤,喝了酒。

    葛家大爷和叶俞钦抵达八里轩的时候,葛家二爷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瞧着自家大哥和叶俞钦更是笑着将二人张罗了回去:“你们二人怎么一起来了?”

    “来坐一坐。”

    叶俞钦心里面藏着事情,所以也没和葛家二爷客气,直接走进去坐了下来。葛家的产业不少,这处八里轩便是早年交给别人打理的家产之一,只是很少有人知道罢了。

    叶俞钦之所以知道,也是因为又一次葛家二爷喝了太多酒说漏了嘴。

    “你二人这是怎么了,脸怎么都……”

    葛家大爷挥了挥手示意他别问了,而葛二爷无奈只得命人去温了两壶酒水过来,自己则也低沉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哥,你二人今日瞧上去怎么有些不对劲。”

    “我们这位陛下比我们想象的更有本事一些。”

    他们在大周为官多年,自然知道大周的结症所在,特别是礼部为吏多年更见识了其中的黑暗。原本以为大周朝已经开始从骨子里面腐烂,没有再救治的可能,谁曾想居然会出来一位手段、野心都不俗的新帝。

    一旁斟酒的葛二爷微微一愣,等葛大爷将今日朝堂上发生的事情一一讲述给他听到时候,他脸色也果不其然地变了几变。

    “也就是说,整个陪都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控之下?”

    “嗯。”

    从今天他甚是笃定的神情可以瞧得出,她知道的绝对不是零星半点,而是燎原之火。

    “那你们准备怎么办?”

    “如今新帝刚立,他自然不会大刀阔斧改革。”

    就算为了堵住这天底下悠悠之口,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动他们这些老臣,毕竟整个朝堂总得有人干活。

    “所以呢?”

    “等……等他的旨意。”

    葛大爷的眼眸紧紧一闭,不得不说今天帝王在金銮殿上的话语又点起了他沉寂在心里面的热情。

    葛二爷像是知晓他隐藏的意思,眉宇轻轻一皱:“或许他比上一位帝王有能耐,可大周的天下羸弱至此已经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了,飞一朝一夕可以改变。”

    虽然帝王有抵御战争的决心,然而战争是残酷的,并不是有决心便能大胜仗。

    “我知道,可终究是一个期盼。正如陛下所言,他可以让我们屋后顾之忧,可我们食君之禄却不能不为君分忧。”

    “……”

    葛二爷唇角扯了又扯,怎么觉得这届帝王有些不简单呢?这轻飘飘的几句话居然将人笼络至此。

    裴国公府,夜晚灯火如昼。

    裴珏顶着醉醺醺的身体踉跄前行的时候正和一个人影撞在了一起,他脸色有些微红,口齿瞧着也有些不甚清楚:“父……父亲。”

    裴国公瞧着他这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恨不得反手就是一大耳刮子,可终究是快要成亲的年纪了,他总不能像小时候一般,一点脸面都不给他。

    想到这里他蹙了蹙眉头,有些不悦地道:“你又去喝酒了?一天无所事事,也不担心年纪轻轻身体便垮掉。”

    “垮……垮掉?不会……我清醒着呢!”

    他痴痴地朝着裴国公笑了笑,那双眼迷离的模样恨不得让人狠狠踩两脚。他今日原本心情郁结,想要同这儿子好好说道说道,毕竟长子去送锦儿至今未归。

    这能说的上话的男丁不多,裴珏算是一个。

    “爹……你是我爹吧!”

    “混账东西,还不快将你家主子拖下去,这般模样活等着丢人是不是?”

    裴国公脸色铁青地朝着不远处的小厮喊了两句,而那小厮也是相当的无辜,自家公子前一刻状态还颇好,怎么碰到国公爷之后,就换了一副模样呢?

    只是国公爷压根不给他考虑的机会,那像是啐了冰箭似的眼刀一刀一刀凌迟着他,让他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之意。

    等主仆二人嘟嘟囔囔的离去,裴国公这才踩着月亮朝着老夫人的院落走去,甫一进门便听到老夫人的声音:“珏儿近来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人家已经有了退亲的意向。”

    上一次冯家那个女郎的事情已经让人家有了退亲的打算,最近他这不着调的举动更是让她这老脸无光。要不是还碍着两家人的颜面,这件事情怕是一早就公开了,被一个女郎退亲,他日后这脸面可要往那里摆放?

    “珏儿这性子确实也是委屈了人家姑娘,如若不然和婚事就退了吧!”今日重言官们站队的情况来看已经和蔡家同气连枝了,几个御史大夫虽然没有出头,可意思怕是也错不在哪里去。

    “……”

    老夫人盯着他看了好几眼,确定他话语里面不似赌气脸色更是沉了几分:“可是朝堂上发生了变故?”

    老夫人历经三朝,虽然是一妇道人家,可该有的政治敏锐还是不会缺少。若是朝堂上没有发生变故,他今日断然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毕竟裴家已经荣耀至极,他们现如今需要的是和文官们打好交道。

    “今上不声不响已经将整个陪都的官员调查了一个底朝天,甚至今日直接将此事摆在了台面上。”

    说到这里他又将今日在朝堂上发生的事情一一讲述给老夫人听,老夫人听完眉头果然紧蹙了起来:“那么,今上暂时不准备立大皇子为储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乡路有花香〕〔医路芳华〕〔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精灵之新兴时代〕〔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师父嫁我可好〕〔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