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草居然是你前男〕〔星际战争:守护者〕〔重生现代之最强女〕〔我家周先生只想宠〕〔主播哪里跑〕〔末日重启〕〔道祖,我来自地球〕〔穿越星际:妻荣夫〕〔钥之旅〕〔空间农女修仙记〕〔诛天之拳〕〔成为祖师爷从死后〕〔元武星空〕〔剑葬三千界〕〔变身之女侠时代〕〔拜见大魔王〕〔天降萌妻:总裁爹〕〔灵元灭世〕〔超级作死宝箱系统〕〔无敌从凯皇开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姝缘 第一百二十七章:裴锦娘下榻秦州
    帝王略显踌躇的话语引得几个重臣面面相觑,最后还是裴国公率先打破了这一冰层:“当年的孰是孰非如今再论已经不重要,重要的还是如何御敌。陛下若是想要拖住北仓国的脚步,那么严武将是最合适的人选。”

    “朕可能信得过他?”

    “严将军的秉性微臣也知晓一些,他年轻时风清月朗并不是那奸佞之辈,后来知晓自家长姐在他护送途中使了绊子便主动辞去了御前统领的职位。”

    当初的严皇后,后来的严太后可是他的亲姐姐。

    裴国公顿了顿又道:“他这些年虽然看似闲云野鹤,可此人堪有凌云之志,左思之才,确乃可信之人。”

    “这件事情,朕会亲自处理。”

    既然那人却又真才实学,他当也不会端着架子,当年参与那件事情的人,如今都已经入了土,若是再去计较反而显得有些拎不清了。

    而此时秦州水域的船上,那个被唤作周叔的人瞧着眼前那恍若神仙妃子的女子,双膝紧紧地扣在船面上:“大姑娘,对不起,是属下失职……”

    “你起来吧!”

    瞧着他一个劲地朝自己磕头,裴锦娘摸了摸自己的前额有些无奈,她原本是按照那人所言在这里同那孩子回合,却不想这孩子当是一个人小鬼大的,直接没了踪影。

    “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吗?”

    就算再聪明也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做事情不会滴水不露才是。

    “小公子趁着船只临岸补给,偷偷溜了下去,属下已经派人去寻却并未找到他的踪迹……不过……不过小公子曾经说过,他想去秦州。”

    “秦州?还真是有缘啊!”

    裴锦娘的脸色微微有些怔愣,而那周叔显然也知晓他为何怔愣,只是心中轻轻叹息了一声。

    “我们也去秦州吧!”

    “可……可主子让您去蓟州,若是在秦州耽搁了行踪怕是会生出不少的事情来。”

    “你这是不想找你家小主子了?”

    裴锦娘转身笑盈盈地朝着他笑了笑,周叔的脸瞬间难看了一下,只得点着头表示妥协。瞧着她欲要转身入船舱,周叔忙着道:“姑娘,主子有话让属下带给您。”

    “他的话不听也罢。”

    裴锦娘哂笑了一声并没有要停留下来的意思,可周叔却一个健步挡在了她的前面,不远处的裴琅想要走过来却被裴锦娘一个挥手止住,而她看向了周叔。

    “他让你这般放肆的?”

    “姑娘,请您原谅属下的冒犯之举,可有些话属下还是要告知于您。”

    他这个时候已经单膝跪地,心中不由得惊叹老天爷捉弄这对璧人,主子居然将姑娘的秉性猜得一清二楚,知晓她性子绝然不想与他有任何联系,这才硬生生将写好的书信愣是一点一点烧掉,然后让自己带来了口信。

    怕得就是她一眼不瞥便付之一炬。

    “他让您带着小主子活下去,若是有来生他希望自己是田舍郎,而您是农家女,缔结一份五人左右的良缘。”

    “……愈发酸腐了。”

    裴锦娘感觉到有东西在自己眼圈里面打了几个转,可愣是被她一点一点逼回去,那个男人果真最容易拨动她的心弦,然而他还以为自己是十五年前或者说十年前那个裴锦娘吗?

    他这是明了死志吗?只是他是生是死与她何干?

    裴琅亦步亦趋地跟着裴锦娘回了船舱,平时外面行事风度翩翩的裴家郎,此时脸色却相当的难看:“他这是觉得你还不够糟心,所以让一个小的来烦你?”

    裴琅不知道自家长姐与明宣帝十年前有过交集,所以理所当然地觉得那孩子是一道伤疤,言辞间不乏厌恶。

    “不过是一个临死之人的嘱托罢了,你何必较真。”

    相比较他的气愤裴锦娘当是难得的说道了他一句,而裴琅也微微叹息了一声:“明知道是死路,还要一意孤行,这天底下也找不出几个像他这样的帝王了。”

    明白着就是不怕死啊!

    “你可是担忧家人?”

    听着他一语道破自己的焦躁,裴琅眼眸深处的锋芒稍稍收敛了一番,吐出一个字来:“嗯。”

    瞧着裴锦娘不言语,他半晌后又道:“我就是觉得自己窝囊,就像是一个逃兵一般。”

    裴锦娘痴长他八九岁,经历过的事情也颇多,对于很多事情看得当是比他深刻的多:“活下去的人才是最彷徨与无奈的,因为这个世道让你们没有了方向。”

    裴锦娘淡淡轻笑了一声,忽地又是一笑:“你或许会觉得长姐有些冷血,可若是裴家只有一个人能活下去,那么我与父亲想法一般,都希望这个人是你。”

    只有裴家的血不灭,裴家的人便存在。

    “琅哥儿,你如今就像是没了巢的乳燕要学着自己长大,而不是在这里懊恼。”

    她这一头如雪的发丝了不就是气血攻心所致,可这些年下来她也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苦难是生活里面必不可少的东西,攻破它,吞噬它才是正儿八经的道理。

    “这世间需要锋芒毕露的带头之人,也需要隐忍负重的定邦之才,而你无疑是踏上了后者。”

    裴锦娘眼眸微微轻敛,而那人为何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呢?显然他是想当那惊醒世人的眉间血。

    “好了,我们此行绕道去一趟秦州吧!或许在那里或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裴锦娘说完便闭上了眼睛,而裴琅则有些好奇地望了她一眼,想要一问究竟却知道她的秉性,不愿意说得东西他是无法撬开她的嘴,只能任其发展。

    裴锦娘抵达秦州是一个午后,而她并未在客栈居住,反而寻了一静谧的院落让人开始打听顾家的事情。

    “姐姐,你为何不直接上门?”

    按照那周叔所言,那逃跑在外的小皇子极有可能在顾家,而姐姐为何米娥友直接上门的意思呢?

    “你我身份特殊不宜露面,这件事情让暗卫暗中走访便好。”

    裴锦娘一路走来都隐藏了踪迹,自然不会在秦州失了分寸,最重要的是秦州刺史,她有些看不透。

    “既然有暗卫便妥贴?你为何要进秦州城呢?”

    而且如今这院子居然和顾家相距不远,他有些看不透他家长姐到底想要干什么。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史上最强炼气期〕〔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萌神恋爱学院〕〔镖道〕〔特种兵之兽血沸腾〕〔爆萌小兽妃:邪王〕〔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