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殿超级王者〕〔顾轻舟司行霈〕〔华笙江流全文免费〕〔天才嫡女,废材四〕〔透视邪医混花都〕〔顶级高手赵权〕〔超凡大卫〕〔漫威熊孩子〕〔霍西州顾晚〕〔重生六零:翻身做〕〔从退出娱乐圈开始〕〔热血降临〕〔异世兵王之富甲天〕〔鹰眼怪探〕〔旺夫小哑妻〕〔回到原始社会做酋〕〔抗日之全能兵王〕〔都市超级天帝〕〔斩月〕〔真武狂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姝缘 第一百四十章:顾鸣生的强势
    义愤填膺的话语引得顾锦姝轻轻耻笑,声音更是不紧不慢:“好一只护主的恶犬。”

    狗主人周紫黛:“……”

    疾奔而来的叶青林停下了脚步:“……”

    瞧着她那一脸认真的模样,心无由的松了一下,原本还担心几个会吃亏,没有想到他看上去娇滴滴的表妹还有这么凶的一面,果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至于那中年儒士,此时双眸喷火恨不得撕了顾锦姝,他为人最好面子,如今被一个女郎这般羞辱,平时那故作的姿态统统消散。

    “丧母长女,果然……”

    不等那人多言,不远处的叶青林已经靠近两拳头挥在那人的鼻梁上,嘴角的鲜血瞬间流淌了出来,两颗大门牙似乎也颇有些松动,因为他说话也不利索了起来。

    顾锦姝眸中闪过暗芒,像是看待死人一般的眼眸紧紧锁住那儒士,双眸像是钝刀子一般,好像要将人活活撕裂。

    “表妹,这种渣滓就应该捶死他。”

    听着叶青林这暴力无比的话语,顾锦姝也不去搭理那恶狗狂吠,满是新奇地看向了叶青林。

    世人一直以为他表哥是端方如玉的君子,慢慢相处她其实发现他这人相当的腹黑又记仇,可今日却发现他这位宝藏表哥还极其的暴戾。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她忽然发现她有些瞧不准她这表哥了,简直就是百变俏郎君。

    叶青林在她的眸光注视下神色自如,微微扯了扯唇角便看向了一旁的胞弟与顾锦和。

    “锦和,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自家胞弟的性子有些怯懦他是知晓的,所以也没想从他嘴里面问出什么来,故而他直接对准了顾锦和,而顾锦和虽然被周紫黛的鞭子抽了好几下却仍旧没有半丝恐惧之意,那一双眼眸充满了怒火,就像是一头小豹子一般。

    “是他们欺负表弟,我只是推了他一把。”

    顾锦和说话的时候将指头指向了不远处几个同样年龄的孩童,而那些人脸色瞬间一变,躲闪的眸光可以瞧得出心里面不踏实。

    “那人呢?”

    “被人带走了。”

    叶青林的眉头拧了起来,眸光从那几个夫子身上闪过:“带走的时候,他还有呼吸吗?”

    “有。”

    “没有。”

    顾锦和的话和那中年儒士漏风的声音同时而起,叶青林直接选择了无视,而是继续问道:“你怎么知道他还有呼吸?”

    “因为我看到他的手在动。”

    他眼眸充满了肯定,当时他只是推了他一把又不至于要了命,而且那血迹是从额头上留下来的,他事后趁着人乱将那石头揣在了衣兜里面,那么小的石头压根不至于致命。

    “表哥,这是碰伤他的石头。”

    见到叶青林与顾锦姝的时候,顾锦和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那被他藏起来的石头也才敢拿出来。

    周紫黛看到那一块染血的石头后脸色瞬时一变,她一早就去寻这块石头可却没有发现,没有想到居然被这贼滑的小子偷偷藏了起来,顾家的人果然一个个都奸猾狡诈的紧。

    叶青林拿过石头看向了顾锦姝,而顾锦姝则看向了那几个夫子:“所以,你们还没有告诉我,他现如今是死是活?这么一块石头,至于要了他的命吗?”

    这石头并不尖锐,充其量也只是会擦破却不至于要了命,可她来的路上却听闻那人确实死了。

    ——那么,他是如何死的?

    “这件事情,我想州尹大人自有公断,什么时候轮得到刺史府的女郎用私刑了?我顾家虽然不才,可在秦州也是累世的清白人家,没有道理遭人这般欺负。”

    若是按照在秦州的居住时间,周夏怎么可能比得上顾家在秦州时间久远?就算是这一脉地域香火情,这秦州书院的人也不该这般任由别人欺负在顾家头上,可秦州书院的院长却选择了壁上观,可见周夏在秦州的威势有多么大。

    既然他们不给顾家脸面,顾家又何须给书院脸面?

    听到她要去州尹,几个夫子脸色微变,他们原以为顾家会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却不想居然要将这事情往大了闹,这事情若是闹到州尹那里,秦州书院的名声怕也是要毁上一大半。

    毕竟,不等那死者家人追究死因,顾家人怕是已经用今日门前鞭笞的事情做筏子,直接将周紫黛推上风波浪口。

    若是一般的州尹他们也不至于感觉到棘手,可秦州的州尹是王家人,以顽固出名的王家人。

    若周紫黛还是以前那个被刺史夫人放在心头宠的女儿便也罢了,可有眼睛的人都能瞧得出她是刺史府后院姨娘生的,这么恶心的事情王家人默默吞了下去。

    如今好不容易碰到了机会,如何能放过?

    “这件事情……”

    另一个夫子想要站出来挽回一些,却不想先是听到一阵马蹄生,接着便是被一道声音打断:“去州尹府,我的儿子若是杀了人自有大周的律令管,轮不到一个黄毛丫头在这里作威作福。”

    顾鸣生出现的时候身上带着不少的煞气,而他胯下的马此时也喘着粗气,可见听闻此事之后他应当是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顾锦姝在看到顾鸣生那一刻,心中所有的担忧都落在了心底,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担心自己镇不住场子,所以让人唤了表哥同来,陪都礼部左侍郎的儿子,这身份自然比旁人来得尊贵一些。

    没有想到他居然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

    “判司大人,这……”

    “闭嘴,还有那个混账一并前去,本官当是想看一看,我这儿子到底做了何等伤天害理的事情,让秦州书院的各位这般对待。”

    当初他是听了舅兄的话,所以才将儿子送了过来,可如今再看这些诶蝇营狗苟之辈,忽然觉得远在陪都的舅兄怕是压根不会明白,这些所谓的文人在强权面前早已经没有了脊梁,还哪里来的骨气?

    ——这样的人,能教出什么样的人才来?

    周紫黛原本想要趁机离开却被顾鸣生一声喝住:“既然刺史府的姑娘这般爱凑热闹,我们便一同去州尹府如何?”

    “顾叔父,我……”周紫黛本想闪人却被顾鸣生冷冷地打断,“来人,请周女郎一并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就是这般好命〕〔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超级狂婿〕〔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大美时代〕〔重生八零:媳妇有〕〔世纪第一宠:厉少〕〔来自未来的神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