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姝缘 第一百四十九章:唇红齿白的和尚
    瞧着她这一脸看戏的表情,叶青林恨不得翻几个白眼让她看一看自己的鄙视,可惜顾锦姝明显不欲在这件事情多做纠缠,反而正色道:“表兄一向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来顾家可是为了藏苦大师?”

    虽然说她想要借机会直接毁掉那所谓的婚书,可她也不想他遁入空门啊!

    如今这眼巴巴的寻藏苦大师所谓何事?

    “据说,秦州最近会举办一场佛会,会请藏苦大师过来,你要知道藏苦大师可单单精通佛意,据说此人知晓的事情极多,精通的本事也甚广。”

    听他这么一说顾锦姝先是一愣,随即又是一惊,显然不清楚这个时候为何要举办佛会,难道是给那所谓的太子超度?

    “你想得不错,超度是一,其实更多的是想要趁机帮衬一把朝廷罢了。”

    不管是北仓国也好大周朝也罢,他们都拜庙礼佛,所以佛在大周算得上是一大教,有不少虔诚的信徒。

    这佛会美其名曰是佛会,其实更多的是网络一些人才。

    “知识可惜了藏苦大师,不过是为政治遮羞罢了。”

    这后面必然有人推波助澜,否则凭着那人的秉性是如何都不会同意的,毕竟他乃佛法大家,是佛门的代表,他自己更是通透旷达不为外物所累,怎么会突然间答应呢?

    “你这话怎么让人有些不待见呢?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北仓国的大军势如破竹,大周若是守不住,这百姓们又能好到哪里去呢?平素瞧着是一个聪明的,今日怎么瞧着如此蠢笨?”

    顾锦姝愣了好一会儿神彩憋出了一句话来:“……您说的对,我这贪生怕死且不懂时局的人,不配和您这心忧天下的人说话。”

    “……阴阳怪气。”

    叶青林嘟囔着斜睨了她一句直接离去,而顾锦姝瞧着他远去的背影则抿了抿唇角,心底不禁低叹:真是一个多事之秋啊!

    距离秦州大约有七八百里左右的地方,马车停在郊外,而一个唇红齿白的小和尚拿着手中的笔一个劲地在那宣纸上写写画画,只是因为石头昂凸不平,所以他写出来的字配上的文并不好看,只能大体认识一些。

    这时他身边的护卫已经换掉了,而那人已经开始南下蓟州去准备一些事宜。

    “出发。”

    将那画好的宣纸像是宝贝一般放在用竹子制作的直筒里面,那里面已经大大小小不下十余幅宣纸,那上面的内容虽然看不见,可从那已经晕染出来的墨迹可以看得出,和刚才放进去的那一幅没有多大的差别,应当都是山川图。

    当然,它不若一般的山川图精致秀美,反而只能分辨的出山川的轮廓,更像是一幅地图。

    “大公子,下一站就是秦州了,您可需要准备?”

    秦州的佛会已经快要开始了,这个佛会是一开始陛下便准备好的,只是为了让众多僧人汇聚一堂,也算是给大公子南下作掩护。

    “据说我的尸身在秦州?”

    “……”

    那护卫额头上露出几分湿意来,这一路走来听得最多的就是太子被人毒杀的事情,那人他远远见过一面,确实与太子爷长相极为相似,毕竟是精挑细选准备的替身,怎么能不像呢?

    只是如今被自家主子这般说出来,他这额头还是止不住要冒汗。

    “想来还会被人超度,自己看自己被超度?细细想来当也有几分新奇。”

    他说这话的时候光秃秃的脑袋露出几许邪魅的笑来,这让他原本冷寂的表情多了几分难以分辨的迷雾,就像是会吞噬人心一般,但凡接触到这一邪笑的人总有些迷失自己。

    “据说这藏苦大师乃学究天人的高人,这一会儿想来会号召到不少人。”

    藏苦大师出去禅宗门面这一身份,其实其他方面的造诣更高一些,据说此人还懂相面之术,当是想要见上一见。

    “到时候但凡出挑的人都会被登记在册,这都是陛下为您准备好的得用之人。”

    “嗯。”

    他的手微微紧了紧,准备上车的步伐也微微顿了下来,盯着陪都的方向微微出神。他确实为自己铺了一条大道,毕竟想要在蓟州建立新的朝堂,到时候难免会被当地豪族牵制,而这些人将会成为自己的储备力量。

    “据说藏苦乃世外高手,也不知道父皇如何说服的他。”

    这类人一般不会主动跳到这红尘篱落当中,可他这次却像是一个例外似的。

    “属下不知。”

    周念枕也没指望他知道什么,淡淡地低喃:“秦州自古以来乃兵家必争之地,不管是山水都是天然的屏障,若是在此处建都当也不是难事,不知父皇为何一定要选择蓟州呢?”

    在他看来在秦州这个地方与北仓国的人生死搏斗也尚可,却不知他为何一定要退守蓟州呢?

    ——要知道这一退,可是将大周二分之一的地界退了出去,到时候就算卷土重来也会千难万难。

    “好了,快点赶到秦州吧!”

    佛会既然快要开始,那么他这和尚便不会显得太过突兀,想到自己为了活命做出的牺牲,在想一想那个已经倒下去的替身,他一双眼眸宛若寒冰。

    有人想要了他的命,他这个仇自然不会忘掉。

    利州那边打的依旧难解难分,而这时京城却传来了有一大噩耗,据说有人深夜刺杀帝王却被帝王活捉,只是不知道为何那贼子居然逃出了生天,而且还一把大火将周皇室的宗祠烧了一半。

    面对这人此等疯狂之举,裴国公默默地看了御座上的帝王一眼:“宗祠完好无损的牌位所剩无几,期中严太后和慈仁太子夫妇的牌位失踪不见。”

    “果真是她。”

    帝王眼睑微微朝下耷拉了一下,他没有想到那人居然还活着,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只是当初先帝对慈仁太子一脉可以说斩尽杀绝,那么当初莲心是如何逃走的呢?

    因为莲心逃走自己的父皇没少大发雷霆,可寻找了这么多年也没有一个踪迹,不想如今居然冒出头来了,当初慈仁太子那一脉的人可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乡路有花香〕〔医路芳华〕〔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精灵之新兴时代〕〔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师父嫁我可好〕〔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