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东阳林诗曼〕〔六合奇闻录〕〔极品上门女婿秦浩〕〔重生媳妇有点甜〕〔最佳豪门女婿〕〔赘婿无敌〕〔我在诸天群直播〕〔双宝来袭:亿万爹〕〔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萌宝驾到:爹地投〕〔赘婿神医〕〔都市终极高手〕〔盖世〕〔影后的嘴开过光〕〔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女总裁的上门女婿〕〔至尊神医之帝君要〕〔艾贝尔的黎明〕〔无敌从时空吞噬开〕〔天价宝宝:总裁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姝缘 第一百五十一章:姑娘,水脏了
    顾锦姝想到这里叹息了一声,原本想要偷懒所以没有去讲经的地方凑热闹,更因为天气炎热袜子和帷帽也被她放在了一侧,却不想会在这个时候见到一个光秃秃的和尚。

    ——虽然说出家人六根清净,可他也是一个外男。

    如今帷帽虽然眼疾手快地戴好,可这会儿袜子却一时半会穿不上去,而且刚才那模样他看去了几分?

    瞧出她动作中的窘迫,周念枕将眸光移开后若无其事地想要迈着脚步离去,只是走了半步后又折返了回来;“姑娘,你的脚将这湖水弄脏了。”

    “……”

    原本深呼吸了一口气的顾锦姝额头上瞬间多了几条黑线,她一直觉得世界是美好的,可如今看到这小沙弥她觉得自己应该改变这样的看法。

    “你怎么在这里?”

    “迷路。”

    他说得甚是认真,而顾锦姝那波澜不动的心不争气地跳了起来,显然是被气得厉害了。

    “外面的婆子没有拦着你?”

    “并未。”

    他一路走来也颇为好奇,这地方怎么会越来越安静,如今看来应该是女客的厢房。

    “你可以离开了。”

    “哦!”

    他的脸上瞧不出任何的情绪,就像是真佛看淡世间万物一般,只是从他他微微透着红色的耳根可以瞧得出,他内心并没有表面所表现出来的那般强大。

    ——像是什么事情都不在乎一般。

    周念枕虽然出了院落却并未远走,不一会儿便听到一个丫鬟絮絮叨叨的声音:“姑娘,您莫要生气,奴婢就是去……”

    那丫鬟声音越来越小,只听她道:“锦和和表第那边可好?没有出什么事情吧!”

    “大公子与表少爷都跟在老爷身边,不会有事。”

    “父亲也来了?”

    顾锦姝原本心里面还在寻思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她虽然不是土生土长的妙龄女郎,不是没有做过更露骨的事情,甚至心间也是沧海桑田,可还是忍不住心里烦闷。

    只是如今听到闻歌这话,那心里面的心绪瞬间被她扔在了脑后面:“父亲事务繁忙,怎么会有时间过来?”

    “听闻刺史大人要请藏苦大师为那位超度,咱们家老爷又是刺史大人身边的红人,手掌秦州兵务的判司,怎么也得跟着来。”

    闻歌这一趟出去当是打听了不少回来,而顾锦姝也点了点头,如此当也能说得过去。

    ——只是人真有来生吗?

    她以前虽然不大相信,可自从与沈青辞一并重生归来之后,她对于这些事情总是有些恐惧。

    “好了,扶我回去。”

    虽然有这棵参天的松树,可这会儿心里面堵着事当也没有继续待下去的心思,不远处的周念枕将这主仆二人的对话一一听在耳里,离开的时候不禁轻扯了一下唇角,低喃道:“顾鸣生的女儿吗?”

    周念枕是明宣帝思量再三选出来的大统人选,所以在他离开京城的时候将该告诉他的事情差不多都一一明言,正是因为知道的太多所以才感觉到微微的惊诧。

    顾锦姝在白马寺住了一宿,而这一宿白马寺可以说是人满为患,众人的心思也各有不同。

    瞧着灯光下长相越发拔尖的女儿,顾鸣生的手指微微弯曲轻敲着桌面,那脸上隐晦难懂,不知道在想什么。

    “父亲可是有心事?”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自从入陪都述职之后,她的父亲心思越来越难测了起来。

    “姝儿喜欢秦州吗?”

    “打小在这里长大,自然是喜欢的。”

    平心而论,她确实很喜欢这个地方,虽然说她曾经在蓟州待过不少的时间,在陪都也留下了踪迹,甚至在京城度过了大半生,可她对秦州的感情最深。

    因为这里有她的母亲,有那个笑颜如花的面孔。

    当日裴锦娘离去的时候就恨不得朝自己挑明,她母亲的死因许是另有隐情,可她私下查了许久却没有一点蛛丝马迹。

    ——到底是裴锦娘太过敏感,还是那身后的人太过狡猾,她有些吃不准。

    “若是父亲想要送你去蓟州呢?”

    太子的死亡可以说是一石惊起千层浪,虽然说很多人都选择了观望,可这事情的结果不会太大的改变。

    秦州之地,怕是终究会成为废城。

    “……自然是听父亲的。”

    她没有了以前的尖锐,瞧上去甚是好说话,只是不知道为何顾鸣生总觉得有些别扭,他其实一点都不希望女儿长大,一直希望她是那个高兴了会笑,不高兴会哭的小女郎。

    ——甚至还希望她在自己面前唠叨晚渔的事情,可自从一次陪都之行后,她已经很少在自己面前提及晚渔了。

    若是提及还说明在乎,可若是连这点所谓的在乎都没有了,他们父女之间还剩余什么呢?

    “你心里有数就好,这件事情不要告诉别人。”

    “嗯。”

    简单的对话之后又是一阵沉默,而这一对父女在这里相对无言的时候,廖大家那边却并不平静。

    “有人靠近了那里?”

    “是,不过应该是得到了他们想要的答案,只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终究是要……”

    这人不是太子,可这尸骨留在世上一日便有可能露馅,还不如早早将其毁掉。

    “陛下让我将其带回陪都安葬。”她淡淡地声音听不出喜怒,那一双手颇有规律地抚动着自己受伤地玉镯,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陛下真的要……”

    葛嘉明微微一愣,帝王难道真的想要将这冒牌货葬在皇陵里面,这戏是不是演的太真实了一些?

    “陛下自有他的意图,只是这圣旨虽然这般言语,可我们却也可以便宜行事,你说如何才能最简单的将这事情解决了呢?”

    这大热天的,就算是有冰块他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虽然不至于露馅可她也觉得麻烦,所以必须要一劳永逸。

    “大家有何高见?”

    葛嘉明不小觑任何人特别是女人,而眼前这廖大家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能站在这乱世当中的弄潮儿又岂是简单的主?自己离开陪都的时候,二叔还将他拉在一起喝酒,其中明示暗示一定要聪明一些,一定要审时度势一些,可他发现他有些跟不上她的节奏。

    “你说监守自盗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就是这般好命〕〔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超级狂婿〕〔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大美时代〕〔重生八零:媳妇有〕〔世纪第一宠:厉少〕〔来自未来的神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