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姝缘 第一百五十二章:周夏色变
    廖大家说出这话的神色平淡,像是在说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而葛嘉明却是一愣,随即应和道:“大家所言甚是,此举确实可以瞒天过海。”

    这尸体怎么说也要处理掉,若是留在自己手里面难免要大费周折,可若是丢了呢?这不单单可以省下功夫,更可以为以后铺垫基石,而且这里是最好的选择。

    瞧着他应声,廖大家点了点头道:“所以,这件事情我便交给葛公子处置,不知葛公子意下如何?”

    毕竟,藏苦大师在这里——日后就算真身出现打出藏苦大师的名号,也足以让芸芸众生闭嘴。

    有时候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真的佩服周承赟此人,可惜是一个注定短命的人,否则凭着他的能爱未必不能开辟一个新的大周王朝来。

    “好。”

    葛嘉明在上了贼船的那一刻,似乎有些事情已经避无可避,葛家人想要借助皇室仅剩的力量离开陪都,而明宣帝又怎么会让他们独善其身呢?

    当葛嘉明上了廖大家的船只时,有些事情已经注定了。

    葛嘉明的动作很快,夜间遁行,趁着月色将那尸身盗走,而周念枕则默默目睹了这一切,瞧着无人发现这才身形一晃跟了上去,只是那轻功甚是厉害。

    葛嘉明身边带着几人都是武功不俗之辈,他们乃皇室暗卫,自然知晓内里原因,所以瞧着那尸身渐渐被火光吞噬没有一点表情。

    远处的周念枕不敢靠得太近,毕竟这几人的感知力都不俗,他若是跟的太近极有可能会露馅,那么有些事情便成为了无用之功,毕竟这世上的秘密,但凡有第二个人知晓便不是什么秘密了。

    ——他尚未身死的秘密或许有不少知晓,可却没有几个人知道他如今在秦州,所以为了让这秘密保存的更久远一些,他这个时候不能现身。

    可就算这般远远一瞥,他还是借着火光看清了那人的容貌,着实和他长得甚是相似,也怪不得父皇让他不必担忧。

    葛嘉明将此间事了欲要回自己的厢房时,却看到不远处一萧瑟的身影,他稍稍靠近了一些,看清人影是也是微微一愣。

    ——他没有想到会是这人,这世间的缘分果然是妙不可言。

    无尘放下手中的杯盏,神色平静地望向葛嘉明,唇角微微轻抿:“施主认得小僧?”

    “白马寺的无尘大师,葛某自是认识。”

    “葛家?”

    无尘那无光的眸色终是一顿,虽然看似没有任何反应,可握着杯盏的手终究是紧了又紧。

    “大师喝得是酒?”

    葛嘉明颇为打趣地询问,这也是一个不安分的人,否则一个受戒的和尚怎么会和这一物沾上干系?

    “守得不过是心罢了。”

    无尘淡淡地道了一句不愿多言,而葛嘉明也仅仅只是多看了他两眼,他当是想要看一看这人有何出彩之处,居然让当初的萧珞迷了双眼。

    ——难道仅仅是他这一副皮囊?

    如今瞧着,确实是顶顶的好皮囊,就算受了戒也能从他身上瞧出几分出尘的儒雅气息,他不像是一个高僧,反而像是一个饱读诗书的儒生。

    “夜黑风高,这寺庙也不是安静之地,葛公子还是早些歇息为好。”

    无尘将这话撂下径直离去,而葛嘉明则望着他的背影眼眸幽深,他自然知道这人拜了藏苦大师为师,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便遇到了而已。

    周念枕这一夜歇息的并不好,翌日清晨他便继续去佛会现场,只是隐在众人当中的他,更多的眸光则投在不远处的儒生们身上,当然还有一部分放在秦州这几位官吏身上。

    今日原本是超度之日,也是藏苦传君子六艺的时刻,可就在这万众瞩目的一刻,秦州刺史听闻下属的回禀之后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只见他朝着藏苦大师拱了拱手便急匆匆地离去。

    藏苦大师并未停下讲解,那些人虽然好奇秦州刺史为何离去,却也深知有些事情不是他们能接触到的,而且上面那人的书画之道确实引起了他们极大的灵魂共鸣,哪有时间去想那么多?

    廖大家的厢房内,周夏的眸色相当的难看:“这件事情你不知情?”

    “我的人与你的人共同把守,为何我就是知情者?”

    廖大家的眉头紧拧了起来,有些不悦地望了周夏一眼,显然对于他这质问声相当的不满。

    “区区一具尸骨,又有何人争夺?”

    “周大人慎言,他可是当朝太子。”

    廖大家那带着护甲的指尖轻轻碰触了一下紫红色的案面,那声音无喜无悲让人听不出喜怒来。

    “……他在你我手中丢失,你觉得该如何处理?”

    周夏深呼吸了一口气,正如廖霓裳所言,这就算是尸骨也是当朝太子的尸骨,这一件事情对自己的影响并不小。

    ——虽然他不畏惧翻脸,可这吃相终究是难看了一些,当然,他就算心中已经有了舍取,可还是存着最后的父子亲情,他也担心远在陪都的大儿子周承元。

    “我会将此事据实回禀,至于陛下那边如何作想便不是我能把控的。”她瞧着周夏有些难看的脸色,当是抚慰了一句,“你也莫要担心会殃及到你,我们只需要尽早查明此事给陛下一个交代,毕竟如今大周的情况可容不得内耗。”

    听着她这般言语周夏的脸色才算好看了起来,只是这事情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已经传得人尽皆知,这速度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顾锦姝听闻太子的尸体被盗的时候也愣了一愣,没有想到一个千佛会居然横生枝节整出这么大的事情来。

    有不少传言,只是其中以北仓人为最,然而顾锦姝听到这消息的时候却摇了摇头,北仓国的人既然已经得手便不会在乎一具尸体,怎么会卷土重来了呢?

    ——既然不是北仓国的人,那么太子的尸身为何会被人劫走呢?

    沈青辞出现的时候就像是鬼影一般,若不是青天白日这里又是佛家清修之地,顾锦姝怕是都要怀疑他的身份了,该不会不仅变老了而且还无声无息地变成鬼了吧!

    “你怎么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乡路有花香〕〔医路芳华〕〔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精灵之新兴时代〕〔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师父嫁我可好〕〔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