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抬头便见白月光 第八章:法器,感情淡了
    墨九涵表示无奈了,她来这个大陆时间不长,经历的却不少。

    无视掉子叶的笑声。

    墨九涵现在只想再好好睡一觉,逃离这人群的喧嚣,躲避掉这不堪的现实。

    她躺在床上转过身去。整个身子蜷成一团,像是一堆积雪,白的亮眼,寒的刺骨。

    子叶站在床边看着墨九涵,沉默了一会。

    “明天,带你去找法器。会有特别的人来!”子叶神神秘秘的说到。

    “嗯”墨九涵淡淡应到。

    子叶推门出去,打算吃午饭时再叫墨九涵。

    特别的人……

    墨九涵的思绪被拉向了远方,飘进时间的长河。

    ——

    淅淅沥沥的小雨淋着,沾湿了小孩子的雨衣。

    溅在空中,落入土中。

    脚下是泥泞稀疏的湿土路,泥巴全粘在鞋底,也附着在低处的衣角上。

    雨丝落在脸上,吹着轻风,被冷的冰凉。

    “呼!”孩子抬起头,是小时候的墨九涵。她眨着的眼睛看看天空,眼里是淡漠的冰冷。

    墨九涵全身包的严严的,只留鼻子被冻的发红。

    她迈着小短腿走着,每踩一步都会陷入泥巴中,被吞噬掉鞋底。然后又费力的拔出来。

    上个星期,父母出了车祸。肇事者逃逸,抢救无效而亡。

    于是奶奶将她接回老家,她以后的日子,都得在这儿过。

    今天,她作为转校生,第一次进入班级。

    同学们都有自己的小团体,便剩下她孤零零一个。

    也许因为她不爱笑,或是性情冷淡,没有人愿意和她说话。

    今天的雨连着她的心,阴沉的滴水。

    “你在我身边,对吗?”墨九涵突然出声,对着空气说到。

    ……

    “我能感觉到你”墨九涵继续走着,“一直能感受到。”

    莫名其妙的,突如其来的,自言自语的。

    墨九涵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讨得别人的欢心,但就算她知道,她也不想去做。

    没有志同道合的,她也不愿去找个勉强能玩的。

    一个人,她将永远都是一个人。

    但她知道有个人一直陪在她身边,从她出生起,一直都在。

    她没看到过,也没触碰过,但她知道。

    墨九涵淋着雨继续走。

    九月的风吹的寒,很快便冻住了墨九涵的心。

    “唔”墨九涵捂住胸口,仿佛被野兽撕咬着,她的灵魂即将破碎。

    尖锐的疼痛戳刺着她,她紧咬着牙,眼泪不住地流下来。

    “啊…”墨九涵忍不住的就要扑倒在地,但一双手扶住了她。

    白皙的双手稳稳接住墨九涵,并快速给她的脖子系上护魂珠。

    “你……”墨九涵有些惊讶,心里一种不知名的情感冒出来,暖暖的,带着一丝甜蜜。

    她抬起头,是一个小男孩,他穿着一身白袍,透着温儒雅的气息。

    仿佛仙人,更似神明。

    他扶起墨九涵,然后用一只手按着墨九涵的头不知在干什么。

    墨九涵只是呆呆的看着,没有什么动作,她能清楚的感受到疼痛正在消失,灵魂正在修复。

    “这颗珠子,和你很配,送你了。”小男孩放下手,用大人的语气说到。

    还没等墨九涵回答,他便消失在原地。

    “……谢谢”墨九涵沉默了会说到。

    她不知道自己的内心是怎样想的,但愿意去相信,他是神……

    ——

    墨九涵睁开眼睛,只有些后悔记不清他的相貌。

    “但是,为什么在我九岁时便走了呢……”墨九涵躺在床上喃喃道。

    “吱呀~”房间门被推开,是子叶来了。

    “吃饭。”子叶扫了墨九涵一眼,然后将墨九涵抱起来放在桌子上。

    狐狸坐在桌子上,看着面前的美味佳肴,然后抬头看向优雅吃饭的子叶。

    她没有手啊!怎么吃啊!

    “咳咳”墨九涵干咳两声。

    子叶抬头看向她。

    “嗯?”子叶哼了一声,“怎么了?”

    “喂我。”墨九涵摇了下尾巴,用命令的语气说到。

    “……”子叶愣了下,然后嫌弃的看着墨九涵道“你白日做梦呢吧!”

    墨九涵脸上有些挂不住,道“我没有手啊喂,咋吃?”她无奈开口,然后举起白毛毛的爪子给子叶看。

    子叶翻了个白眼,“真是麻烦。”又是嫌弃的口吻。

    “害,帮个小忙你都要嫌弃我。”墨九涵转过身假装伤心“淡了,感情淡了。”

    子叶很是嫌弃的把墨九涵掰正坐好,然后拿起筷子给墨九涵往嘴里夹菜。

    “嗯”墨九涵享受着服务,一边赞赏着“不错不错。”

    她突然想起子叶上午和她说过的话,便问起来“你说明天我们要去哪里找法器?找法器干什么啊?”

    “忘了和你说,你的封印是没有完全解除才会变成原型,我需要借助法器才能帮你解除下一部分,到时候你就能化成人形了。”子叶手下忙碌着给墨九涵送吃的,嘴上缓缓说到。

    “啊?没完全解除?”墨九涵小小惊讶了一下,然后就开心了“那我们去找法器,给我解除封印。”

    “嗯”子叶敛眸,他没告诉墨九涵的是,就算是上古法器也不能完全解除封印。这个封印太复杂、太强悍了,剩下一部分得靠墨九涵妖力才能破解。

    不过这样也好,因为封印完全解除之时,便是墨九涵恢复记忆之时。

    以前种种,不记得也好。

    子叶心里这样想着,手上不由得停顿了。

    墨九涵用爪子拨拨子叶的手,示意他继续给她喂。

    “那…我们去哪里找法器啊?”墨九涵边吃边说。

    ——

    “去白骨森林?”宋子轩惊讶出声。

    “嗯”楚宗师轻哼到。

    “明天,是彩云秘境打开的时间,掌门已发来指令让我们前往探索。”楚宗师淡淡说到,他本对秘境没有什么兴趣,但是刚好碰见她回来,便想多待一会。

    “可是,我们不应该去抓捕那个妖物么?”云亦疑惑出声.。那妖物已杀人越界,是万万不可饶恕的。

    “嗯,我昨天晚上已经抓到了。”楚宗师出声,他没提及墨九涵,重新编了一个理由“不过言朝的火气大了些,直接给烧成灰烬,被我收进灵囊了。”

    “言…言朝?”云亦两人都震惊了,凌云派里但凡注意一点的人都知道银川长老有一对银白色铃铛,是火系法器,名曰‘言朝’。

    这法器可不得了,据传是上古时期从神族传出,一直被封印在白骨森林的寒潭之中。它的灵火,能烧毁世间万物,甚至灵魂。

    楚宗师也只在五十年前抓捕魇兽那次用过,它的灵火太强了,不容易被控制,所以只会为门派处理犯下滔天罪行的人或妖时使用。

    “嗯”楚宗师转身离去,“好好休息,明天启程。”

    “这妖物即便是杀了人,也算不上犯了滔天罪行,楚宗师怎么会用言朝呢?”云亦站在原地喃喃自语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