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青云端 第八章 一心修道的皇后
    皇后端坐在含元殿上,看着殿下行礼如仪的众女子,不知是谁更羡慕谁多些。

    许皇后这一年刚刚18岁,正是芳华正盛,因着父亲的关系,她被选为这宫中的凤凰,受着众人的敬仰。

    已经没有人记得她的名字,她就是皇后,如此而已。

    望着大殿角落漆画熏笼里袅袅上升的香烟,她的思绪飞到了五年前。

    那时候,她还只是一个带发修行的女道士,在青城山上自由自在,甚至她还有一个好听的法号——广春子。

    她自幼体弱多病,总是无名高热,母亲不知施舍了多少香火钱,甚至也找了替身,可她还是孱弱的厉害。

    最后没有办法,只好将她送上青城山,说来也怪,送上山的第二年她就渐渐好了起来,不仅长了个子,连面色也红润起来。

    母亲在山上住了一年有余,看她生活渐渐适应了,也就动身回了京城。

    她虽然舍不得母亲,但也知道母亲已经停留的太久了,府中那帮姬妾还不知闹的什么样子呢。母亲若再不回去,只怕是主母的地位也保不住了。

    送别了母亲,她在山间自得其乐,师父会带她去看法会。

    师兄弟们也都和气,那真是一段不错的日子。

    下面这些年轻的女子们,那一张张向往的脸。

    在许皇后看来,也不过是一心想要飞升的小家雀,她们身后是一个个枝叶深茂的大家族,期盼着她们能走进皇宫,也走进皇帝的心里去。

    一叠声的通传,将她的思绪打断。

    一队小太监捧着各色玩意走了进来,打头的是观德殿总管魏太监。

    这魏太监是个老公公,做事情一向勤谨,才慢慢升到这个位置。

    皇后看到他,不知怎么,就忽然生出一种怜惜,这件事让魏太监来担待,也还真是因缘巧合了。

    但她依然做出了那个决定,玉龙的出现诏示着她该去完成自己的使命了。

    一般人富贵了之后,道心就慢慢的隳颓了,可许皇后不一样。

    她走到最高的位置,却蓦然发现,她最爱的依然是修道,她最想做的也依然是弘道。

    “希望你,不论何时,都能道心如初。”

    当年师父这句话,一直萦绕在许皇后的耳边。

    去年要进宫时,父亲特别的高兴,母亲脸上也透着许久不见的光彩。

    “曼殊,不论何地,都是道场。只要你有一颗修道的心,山川大泽固然好,但皇宫内院未尝不可。”

    临走时,师父一再的吩咐,她对爱徒的叮咛,让人以为她这个方外之人也对权势有了热衷。

    只有曼殊知道,师父待她一直是那般好,对她的期待也是最深的。

    弘道的使命在肩,她须臾不敢忘记。

    皇帝跨进殿门时,禁不住的一番得意,望着这些宫眷们慌忙的低头躲避,还真是有趣,其间有些大胆的少女,还偷偷的觑过来两眼。

    其中一个容长身材,杏子眼,樱桃唇,面色象牙一般,有些意思。

    抬眼对上皇后的时候,这些心思就都打了水漂。

    皇后的面上,凉凉的,如同她永远冰冷的身体。

    皇后让出主位来,甚是恭谨有礼的侍立在一侧,皇帝慢慢的走上去,坐下。

    周围的喧闹停下来,魏太监在边上唱着诺,司礼女官一边按名册朗声念诵,底下人等纷纷出列行礼。

    不一时,觐见仪式就算完成。

    接下来是皇后训导的时间,司礼女官有些犯难:这位皇后一向不爱这些繁文缛节,以往都是减省了的,但今日皇帝在这里,怎么也得按规矩来。

    她看了看皇后,做了个得罪的手势,清了清嗓子:“敦请皇后训示。”

    皇后不语,转身跪下,“陛下,臣妾德微,请您教导她们吧。”说罢,转身就去了。

    司礼女官讶异的捂住了嘴巴,底下人更是惊诧莫名,知道皇后一向行事独特,却不知在皇帝面前也是如此自出机杼。

    皇帝望着她远去的身影,默默低了会头。

    现场气氛甚是尴尬,司礼女官机灵的跪下请陛下训导,皇帝挥了挥手,“都退下吧。”

    皇后径自离开,让姬繁生本来还有的几分雀跃都消失殆尽,这世家女子即使从小在外修道,气度也是凛然。

    莫名的,他总是怕她。

    不像愉贵妃,兄长不过是个百夫长出身,后来投靠右相才成了骠骑将军。若不是他们兄妹春日里救驾有功,也不能立即擢升了贵妃之位。

    愉贵妃容颜俏丽,性子跳脱,在这宫廷之中仿佛是唯一的生气所在。

    姬繁生喜欢她,喜欢她的美丽,更喜欢她的简单活泼。

    对比之下,许皇后更像个宫廷女官,而不是自己的妻子。

    姬繁生叹了口气,他本也想着与这些世家大族安稳的相处,但如此忍气吞声,何时才能真正掌握权柄呢?''

    左相在府中正与谭尚书议事,忽然有戴了银环的小厮奉了新茶过来,附在耳边说了几句。

    左相的面色沉了两分,但也就是一瞬的功夫。谭尚书看着这情景,料是有要事,便起身请辞。

    左相忙道:“不妨事,先把赈灾的事情定了再说。

    灾情波及的几个州,赋税肯定是要减免的,但减几成,还得再议。

    宫里还有好几个大殿要修缮,国库的银子也不富足。”

    “左相,去年的兵灾百姓喘息未定,今夏又碰上恩江泛滥,尤其是凤麟州几乎颗粒无收,都给水龙王缴纳了去。

    先不管减免几成,先把赈灾的人选定了吧。”

    左相点点头:“是,当务之急还是人选。我心下倒有一个人,不知你意下如何?”

    谭尚书有点愕然,这个话不知该如何接法。

    正好有人来报,礼部的刘侍郎来访,便趁机先辞了出来。

    左相刚才得到宫里的消息,知道女儿怠慢皇帝,本来是有些生气的,但转念间觉得女儿如此倒也是个姿态,我们许家也是该有些威严了。

    刘侍郎来说的也是此事,说是好心提点左相,让皇后也该给皇帝一些面子,不该目无君上。

    虽然姬繁生来自宾州那种乡下地方,毕竟是一朝登上大宝,也是帝王之尊了。

    左相道了谢,送走刘侍郎。心里却念着朝堂上能够执牛耳当然好,宫里也能呼风唤雨才是真的痛快。

    但转念间,忽然想到这个刘侍郎的消息可真够快的,看来宫里的人还得仔细筛一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武道人间〕〔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师父嫁我可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