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真巧你也是书穿总〕〔殿下,王妃又醉了〕〔重生宠婚:霍少,〕〔邪王追妻:神医狂〕〔未婚美妻超级甜慕〕〔战神媳妇有空间〕〔如水微澜暮寒凉〕〔闪婚甜蜜蜜:总裁〕〔一往情深,傅少的〕〔慕微澜傅寒铮〕〔未婚美妻超级甜〕〔星光璀璨:慕少宠〕〔慕微澜傅寒铮〕〔婢女也秀色〕〔三宝难养:总裁老〕〔夫婿上门来〕〔超品修仙小农民〕〔电子厂里开始的爱〕〔我是一朵寄生花〕〔凶灵秘闻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青云端 第十一章 春日的骚乱
    山若水在象郡之时,姬繁生已经在粉刷新的宫室了。

    许皇后的离开,很多人是雀跃的,一年多前,匆匆定了皇后的人选,很多人都失望不已。

    但那既然是擅长星命的姜太后亲自选定的,其他人也没有敢说什么的。只不过是自己懊恼罢了,想着皇帝还年轻,自然有的是机会。

    这机会说来便就来了,许皇后对外是声称病逝的,那中宫空虚,必然是要重新拣选一些新人入宫。

    皇帝也发了敕令,想着借此也可以笼络一批官员,还有什么比结亲更好的方式呢?

    姜太后这一年多都在她的寿康宫养伤,据说星命推演最是费神,一年多的时间,她依然没能完全恢复。

    姬繁生也知道论公论私,姜太后都是与他有恩,所以晨昏定省这些问安,他都是每日照做的。

    入秋后,姜太后的身子也慢慢大好起来,也开始出来走动走动。听到皇帝要扩充后宫,只是笑笑,并不说什么。

    姬繁生曾私下屏退了宫人,问姜太后可有要推荐的人选。

    她也不过摆摆手,“哀家之前挑的,如今看来并不好。我老了,不中用了。

    既然是扩充后宫,皇帝还是自己看着办吧,这些事就不要问我这个老婆子了。”

    在姬繁生的心里,姜太后似乎比母亲要更通情达理一些,也更关怀自己,偶尔还会说一些前朝的掌故给他听。

    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在一个陌生女人的身上,他竟感到了母爱。

    倒是太妃听了要选妃,表现的比皇帝更激动,到处找了人打听,哪家的小姐姿容出众,哪家的小姐又知书识礼,哪家的小姐又性情和顺。

    愉贵妃听了宫女报来的消息,一张俏脸也阴沉下来,如同蒙了霜雪的白菜。

    虽然早知道会有这一日,但没想到这一日来的这样快。

    自己侥幸救了皇帝的驾,那皇帝又是那般英俊。当时哥哥说,你只管把他藏好,什么都不要管的时候,她就知道她的机会来了。

    不少人还能记得洪庆元年春日的骚乱,虽然史书中就那么匆匆一笔,但是当时的情形的确不乐观。

    豫州牧不知受了谁的鼓动,说天下怎么能传给那么一个宾州来的野小子,竟聚集了一批年轻人,造反了。

    叛军声势浩大,一路北上,不过半个月功夫,就火速攻下了昊京南面的同州府,这下子离昊京不过是半日的路程了。

    姬繁生仓皇不已,连夜出城。

    事后想想,才觉得当时的种种不过是一种考验,他临行前去请姜太后随行避难,姜太后却说身子不适,推辞了。

    急切间,他本来要架起姜太后一起走的,不然这不孝的名声实在是不好背负。

    但姜太后在帐子里缓缓地坐起身,郑重道,“繁生,你现在是皇帝了,你在的地方就是朝廷。我是安烈帝的嫡妻,就是叛军来了,也要尊我一声太后的。”

    姬繁生当时听了,无言以对,只好向上磕了三个头,匆匆离去了。

    出了城,他才觉得各种不妥,虽然身边的羽林军都还军容严整,可是自己这般狼狈出逃,究竟不像样子。

    母亲犹在一边不时发出惊惶的呼叫,似乎要把自己紧紧绑缚在身边,才觉得安全。

    当那些黑衣人来突袭时,他更确信了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明明是春夜,他却感到无比的寒冷。

    一支支羽箭破空而来,身边的羽林军一个个倒下,仿佛天地间就剩下自己一个孤零零的目标,等着他们屠戮一般。

    他感到绝望,他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忽然有人杀入突围,将自己拉上马,又杀了出去。

    黑夜,景物在向后退去,仿佛那些黑衣人一下子失去了踪影,他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就那么茫茫然的,任由马带着他驶向远方。

    等停下时,就有一个少女的脸映入眼帘,那般干净,那般柔软,如同老天爷给他最后的安慰。

    那一刻,他怕极了,只想有个人可以给他一点温暖,哪怕一点点就足够了,他就可以扛过那个夜晚,可以对抗天底下所有的恶意。

    “我叫细雪,哥哥说让我藏好你。”

    细雪把他扶下马,帮他梳洗,给他一盏灯。

    “你可以留下陪我吗?”姬繁生觉得他不能再忍受一个人的夜晚了,他好孤单。

    细雪那样认真的看了看他,她的眉目舒展,神色宁静,仿佛并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

    “天黑了,我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于礼法不合。”

    “不合,我现在娶你就是,有何不可。”

    说着姬繁生举起右手,对天盟誓起来。

    “苍天在上,今日我娶这位细雪姑娘为妻,他日若有异心,必遭天打雷劈。”

    这誓言如同市井间厮混的小儿随口发出的,但细雪却听了进去。

    “你果真要娶我?若是日后,你回宫去,会不会就忘记了我?”

    “你知道我是皇帝?”

    “自然,哥哥说了,要我好好的保护陛下,你放心,这里安全的很呢,没有人能找到我们。”

    姬繁生仿佛得到了保证,他不管以后,只要今夜他能过得去,那便有了生机。

    今日是这么难捱,他艰难的朝细雪伸出了手,“你,过来吧。”

    细雪不知怎的,她对姬繁生有一种天生的好感,本来还想着,要怎样刻意讨他欢喜。

    没想到,这机会居然来的这么快,这么容易。

    细雪把自己的手交到姬繁生手上时,她觉得姬繁生的手那么冷,仿佛在怕着什么。

    她忍不住抱住她,用自己的身体给他温暖。

    姬繁生忽然间就觉得一颗心落了地,他感觉踏实起来,感觉心跳也开始恢复了。甚至,作为男人的那种本能也回来了。

    他抱起细雪,“细雪,我会对你好的。”

    “我信你。”细雪慢慢闭上眼睛。

    她不知道哥哥为何让她在这里侯着皇帝,也不知今夜的付出会不会有回报,更不知这能否给他们一家带来无比的荣耀。

    她早就听说新帝是一个俊朗的年轻人,却不知自己会有这样的好运气。

    只一眼,她便欢喜上了他,想要把自己的后半生都跟他绑在一起。

    后来姬繁生果然兑现了诺言,宣她进宫,给她贵妃之荣,甚至,他都不曾去宠幸其他宫人,夜夜只是来与自己做伴。

    这好日子才过了一年多,那个冷冰冰的皇后却忽然间死掉了。愉贵妃简直恨那个女人,为何早不死晚不死,偏偏这个时候撂挑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