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问鼎溯源〕〔我夺舍了魔皇〕〔他在星河等我〕〔退后让为师来〕〔丹武毒尊〕〔医路繁花〕〔传说与传说〕〔美女总裁的极品兵〕〔女总裁的王牌高手〕〔医武兵王俏总裁〕〔龙魂特工〕〔史上最强血脉〕〔星空大海之王座〕〔美女校花爱上我〕〔六渡之逆斩苍穹〕〔港乐时代〕〔把吃货炸翻天〕〔传奇开局〕〔天下归凰〕〔漫威里的赛亚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青云端 第十二章 忠臣,奸臣?
    这一年的雪来的特别早,刚入了十一月就飘了两场雪。

    待到雪化时,赈灾的队伍也已经出城去了,朝廷里从夏末就开始议赈灾的事情,可是为了赋税到底减免多少,和选定去赈灾的人选,吵嚷不休。

    赈灾是个肥差,历来大家都知道,这朝廷的赈灾银子,最终发到灾民手上的不过一星半点。而这中间层层盘剥,好处不要太多。

    只要不把灾民们惹的造反,那就是大功一件,至于抚恤的究竟如何,百姓们有没有感念圣德,这就不是那些大人们考虑的了。

    但今年的形势不同往日,左相刚刚失去了作为中宫的女儿,大家看他的眼神不免轻佻了几分。

    愉贵妃在宫中炙手可热,作为大靠山的右相就禁不住得意起来。

    但虎符尚在左相手中,鸿音王朝开国之初,太祖姬牧野凭着武力起事,难免对军将们就多了一份防范的心思。

    经过数年深思熟虑,太祖皇帝制定出了以文驭武的方略,武将们可以带兵,但虎符必须在文官的手中。这样文臣武将之间,互相制衡,才有利于江山万代。

    因而,左相虽然失去了国丈的荣耀,但虎符依然在手,在朝廷上就依然可以与右相抗衡。

    本来朝廷派哪部大员本都是有分定的,可是如今朝堂上左相和右相各执一端,大家也不好有明显的偏颇。

    便今日推明日,明日推后日,直到第一场雪迫在眉睫了,才紧急拟了条陈出来,皇帝加了御批就明发执行了。

    皇帝倒是乐得看见这个场景,比起之前左相、右相和和气气,就知道跟自己为难,这局面真是渐渐明朗起来。

    太师年纪大了,平日里总是称病,也不大出来,但他门生故吏遍布朝廷,有什么动静,他也都能保持耳聪目明。

    只要不是太出格,他都不出来说话,自有弟子们按他的意思说话、办事,他也乐得清静。

    就拿这次赈灾来说,左相、右相争了许久,最后还是派了一个看似中正的官员前去。

    那官员领了命,径自跑去太师的府上谢恩。

    皇帝得了消息,只觉得可笑,但面子上还是维持了该有的镇定。

    “景云你看,这朝局,是越发有意思了。”他对身边的司案太监轻轻说道。

    司案太监放下手中的折子,凝神想了想,才回道:“陛下莫急,好看的,还在后面呢。”

    待象郡的消息传到昊京的时候,礼部仪制司的员外郎立即鼓噪起来,“没有圣旨,山若水竟然胆大包天,自己跑去平叛,还把朝廷放在眼里吗?”

    这话一出口,加上他澎湃的动作和表情,附和的人就多了起来。

    右相一向是带兵的,如今听见有人不懂军事还空口议论,就觉得牙痒难耐。

    这些人平日里只知道向皇帝邀宠卖乖,真要打起仗来,屁用都不顶。却一个个顶上戴着乌纱帽,人模狗样的在朝堂里厮混着。

    嘴里还经常说些听不明白的酸话,什么兵者凶也,什么黎民倒悬之类。

    呸,都是些软骨头的家伙。

    右相索性闭上了眼睛,听那些呆子们议论。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诉说着山若水的罪状。

    皇帝坐在龙椅上,只觉得无比的聒噪,他不知这些人对若水的恶意是从何而来?明明是帮朝廷收服了叛乱,不仅得不到他们的一声称赞,还被骂成了开朝以来的第一大奸臣。

    “山将军也是为国为民,你们就不能学一点她的忠君体国吗?”

    忽然大学士严琦的声音冒了出来,大家惊愕的看着他,仿佛不可置信,这个一向以清高耿介自居的老头子,这时候会出来说话。

    “怎么又是你?严大学士,你可是被那妖女蛊惑了不成?她忠的是哪个君?体的又是哪个国?”礼部的杨尚书,出列说道。

    许多人站在杨尚书背后纷纷点头,表示赞同之意。

    “山将军为民平叛,把那康乐大土司枭首示众了,百姓得以安居乐业。象郡依然是鸿音王朝的治下,赋税也是交到昊京来,怎么不是忠君体国?”

    严琦向来不惧争辩,忠奸在他心里分明的很。

    刑部的姚尚书摇摇头,“严大学士,你可是越老越糊涂了,她山若水从洛州军前退缩,就已经是犯了军法,该被下狱的。

    如今不知自己回来领罪,还在外面逍遥,哪里还有点忠臣的影子?

    再者说,她一个带兵之将居然,居然交结朝臣?居心何在啊?”

    姚尚书果然是办案经验丰富,一个交结朝臣,就把山若水钉死在那里,任谁也不好替她辩白了。

    不料,严琦竟然继续开口了,因为激动,那一把白胡子也在胸前鼓荡起来。

    “忠奸自在人心,山将军能体会百姓的疾苦,就是维系了君上的威严,也是弘扬了陛下的圣德。”

    姬繁生坐在在九重丹墀之上,忽然觉得自己真是懦弱,还不如严琦那个老头子勇敢。

    一个行将就木的老朽,都知道分辨忠奸,都知道替若水辩白,而自己竟不能有一个清晰的立场?

    “天下之大,就不能任由她去吗?”姬繁生真想把这句话脱口而出,但是不行,他狠狠的按住了自己的大腿。因为过于用力,他的身子向前倾斜着,仿佛在努力克制着什么。

    忽然,久不上朝的太师在殿外求见。

    姬繁生仿佛得了救命稻草一般,太师此时来的,真是巧。

    “快请裴太师进殿来。”皇帝一声高呼,众人都安静下来,齐刷刷的看着殿门的方向。

    裴太师已经七十高龄,走路的时候,单手拄着一根金丝楠木的手杖,那手杖的顶部镶了一颗硕大的宝蓝色绿松石。

    绿松石不算什么稀罕的玩意,但这么大个又透亮的,却不易得。

    太师把这宝物就这样明晃晃的镶嵌到手杖上,可见富贵于他,不过是寻常事,亦不用遮遮掩掩,怕人猜疑。

    “参见陛下,以臣的意思,若水将军既然代朝廷平叛,理应嘉奖。

    但之前阵前逃脱也不能宽恕,功过并不能两抵,还是召回昊京问罪的好。”

    此言一出,朝廷上下无不赞服。

    只是,谁能去将她召回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