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问鼎溯源〕〔我夺舍了魔皇〕〔他在星河等我〕〔退后让为师来〕〔丹武毒尊〕〔医路繁花〕〔传说与传说〕〔美女总裁的极品兵〕〔女总裁的王牌高手〕〔医武兵王俏总裁〕〔龙魂特工〕〔史上最强血脉〕〔星空大海之王座〕〔美女校花爱上我〕〔六渡之逆斩苍穹〕〔港乐时代〕〔把吃货炸翻天〕〔传奇开局〕〔天下归凰〕〔漫威里的赛亚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青云端 第三十章 榷酒思衡英
    榷酒税的征收虽然遇到了很多险阻,但依然被皇帝当作第一要务在推行,在革职了两个地方官员之后,一切都顺利起来。

    还没到端午,就有两百万两银子第一批运入昊京。

    见到银子,户部的官员自然是乐得开怀。

    六部官员中,只有户部需要筹措银两,其他五部都是只有花钱的份儿。

    他们也不操这个心,只求事情办的漂亮,银子哪怕花的流水一般也不心疼。

    眼瞅着这几年朝廷的财政窟窿越来越大,谭尚书便总是眉头紧锁,一年中少有见到欢颜。

    这一次见到这么多银子进账,谭尚书满意地笑了。

    户部上上下下其他的官员,见到尚书大人开怀,也都跟着喜乐,顺带对这个丰盈国库的榷酒令赞不绝口,对皇帝也开始真心拜服。

    起先大家都觉得皇帝不过是凭着几分小确幸,就从一众宗室子弟中脱颖而出,如今看来,确实有些不同寻常的本事。

    皇帝见榷酒令起效,心里对姜衡英又多了几分信赖。

    刚开始听到衡英的建议,他还不以为然,以为一介女流,虽然谈吐不俗,但怎会熟知政事,能听她讲下去,也不过看着她颜色喜人。

    在他有限的人生经历中,女人不过是些没头脑的漂亮家伙,尤其是喜欢来买布的,更是只知家长里短。

    虽然应付起来,毫不费力,但终究少了很多趣味。

    这么一想,就忽然怀念起那些布商岁月了,那一年他才堪堪十二岁,父亲就撒手去了。

    匆忙间将妹妹送去了姨母家,跟母亲二人相依为命。

    作为王室的远宗别支,姬繁生早早就体会了人情冷暖。

    荣华富贵早已是陈年旧事,父亲在时,还维持着一点体面,但父亲病的久了,市面上的生意也疏落了好几年,连铺面后来也卖掉了,只剩下一个摊位。

    以前来往的朋友也渐渐少了,门庭开始冷落,搬了两次家后,就跟洪州城里的普通商贩一样的落魄了,哪里还有半分往日的体面。

    宾州,宾州的冬天似乎特别漫长,每一个清晨,他收拾好东西准备出摊,若水往往已经练完剑了,额上的汗水还顾不上擦去,就笑盈盈的跟他打招呼。

    这时候,就算北风再是萧瑟,他也抖擞了精神,回若水一个甜甜暖暖的笑,仿佛身上并不冷一样。

    一晃,已经是一年未见了。也不知她现在身在何处,潮汛怕是要来了。

    时间真是个怪东西,有时候你觉得她漫长的难以忍受,有时候你又觉得她消逝的太快。

    外物不能随心所欲,大概是每一个人的困扰。

    而衡英却不是这样的,姬繁生想起衡英的时候,嘴角不自觉的上翘起来。

    若水是他永远也不能把握的那个人,但衡英不同。

    “景云,随我去琅嬛阁。”

    在过去的几个月,景云每每想提醒皇帝,该去看看衡英了,但总是找不到合适的时机。

    皇帝在整顿了朝堂之后,脸色总是阴沉沉的,随着裴少将军的凯旋,玉姒也封了淑媛,虽然舒太妃很喜欢玉姒,皇帝却总是淡淡的。

    倒是有一个京畿道府台大人的女儿入宫后很是得宠,父亲只有六品官,女儿却出落的很是美丽,就是和那些贵族出身的嫔妃们站在一处,也是不落下风。

    加上这位卢才人,善于抚琴弹琵琶,皇帝便经常宿在她的朝仙馆。

    一到夜里,琴声淙淙,便是几家欢乐几家愁了。

    起先那些嘲笑她在除夕夜匆匆被帝王召见,又灰头土脸匆匆而回的人们儿,如今真是后悔不迭。她们一个个望着朝仙馆昼夜不息的灯火,看着那些进进出出的宫人,嫉妒的眼睛都发红。

    要说唯一还能平心静气的人,怕就是淑媛玉姒了。

    她的品阶高,就算是卢才人这样得宠的嫔妃,见了她也要恭敬的行礼,并不敢露出什么倨傲的颜色来。

    何况,舒太妃对玉姒是真心疼爱,总是找机会让她与皇帝独处。

    皇帝每次也给足了面子,总是客客气气,也经常有礼物赏赐,但玉姒居住的重华殿,他却一次也没有去过。

    谁也摸不透皇帝的心思,就连一直跟随在身边的景云,也总是疑惑,他的心里到底装着谁呢?

    难得今日,皇帝忽然开心,主动提出来要去琅嬛阁,景云的心里真是说不出的高兴。

    亲贤臣、远小人,这样的话是万万不能出口的,但景云知道非得做到这些,才能让皇帝做一个明君,自己身在君侧,也更能安稳。

    卢才人那样的蠢货,除了让皇帝落个耽于声色的名声,再就是别无一用了,也不知为何,陛下竟对她眷顾了这么许久。

    前朝的掌故看多了,景云对这些后宫的纷争也是极熟的。从未见过卢才人这样光靠美色就能俘获帝心的,真不知是撞了什么大运。

    但宫人们虽然嫉妒卢才人的境遇,却也有那看的通透的在背后嚼舌根:那个卢才人虽然风光,但她的父亲还不是继续屈居那小小的六品官,并没有跟着飞黄腾达起来。

    这说明什么啊,圣眷不过而而。

    这种话一经传开,就惹得众人嗤笑起来,对那个卢才人也顿时少了几分敌意。

    大总管清池听见这些闲话的时候,正在督办碧霄宫的物料,“这些眼皮子浅的女人,真是不知道什么叫圣心眷顾。唉,活该被冷落。”

    旁边的小徒弟不知深浅的问了句,“大总管,要您说,这后宫里哪个主子是真正得了圣心眷顾的呢?”

    “你且看着吧,谁将来入主了这碧霄宫,那才是陛下心心念念的女子呢。”

    “这碧霄宫以前是太后住的,陛下登基,这才腾出来的。以前听说也是富丽堂皇,可是荒废多年了,大总管何出此言?”

    “风水轮流转,这碧霄宫啊,就要时来运转了。”

    小徒弟一脸的不解,师父今日是怎么了,也不知是唱哪一出,平白的提起碧霄宫来。

    太后自从去了寿康宫,倒是比碧霄宫离陛下更尽些。都没听说她再回去看过一回,这碧霄宫怎么就有要时来运转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