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少的独家挚爱〕〔婚婚欲醉:顾少,〕〔我的神秘老公〕〔炁尊〕〔众帝之国〕〔流云引〕〔三寸人间〕〔我被唤醒了〕〔星际淘宝网〕〔入骨宠婚:误惹天〕〔医路繁花〕〔不死邪神〕〔兔子先生的南瓜灯〕〔缠绵入骨:总裁好〕〔霸道老公宠入骨〕〔非洲农场主〕〔青梅小哥哥拯救计〕〔入骨暖婚〕〔殿下,王妃又去赚〕〔冷少宠妻甜入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青云端 第三十一章 景云的心事
    景云随着皇帝出宫去,将众人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愈是靠近琅嬛阁,景云的心就越发的紧张起来,他完全是靠着多年的职业训练,才有了那份安闲的定力。

    皇帝的心情很好,面上都是蓬勃的青春气息,景云看着皇帝的脸,就忽然间心里酸酸的。

    景云总能记得在自己二十年的太监生涯中,只有对衡英是起了不该有的欲念。

    一招错,步步错,如今每一步都走得异常艰难起来。

    身在宫闱,便该不偏不倚,尽忠职守便好。

    可是人啊,哪能时时刻刻管住自己的心呢。

    即使是一个见惯了宫中生死的太监,也不能。

    记得那一年,衡英才十三岁,第一次进宫拜见皇后娘娘。

    彼时,皇后娘娘的亲生儿子还没有生病,大家也都惦记着让适龄的女儿入宫觐见。若能蒙皇后青眼,嫁给皇三子当王妃,那以后整个帝国都会被收在羽下。

    谁不知道,作为嫡出的皇三子肯定是要继承帝位的。

    那一年,皇三子姬繁泓刚刚十五岁,已经长身玉立、英气逼人,惹得京中少女无限思慕。

    景云本是司案太监,见到皇后的日子并不多。

    那一日,恰巧安烈帝心情好,说要去看看姜皇后,让景云带着一副地方官进贡的西洲岛卷轴一起过去。

    刚刚走进姜皇后居住的碧霄宫,就看见一个鹅黄衫子的少女在那里立着,轻盈地仿佛不惹一点尘埃,还看不清面目就被紧紧攫去了一颗心。

    进来行礼之后,景云站在一边。

    只听皇后缓缓道:“给陛下说说你的姓名。”

    那鹅黄衫子的少女抬起头,笑吟吟地答道:“姜衡英,父亲希望我如山间杜衡,似玉如英。”

    皇后温和地笑容绽放在殿宇间,照得衡英脸上也充满了喜乐。

    安烈帝在一边抚掌大笑,“这就是你的侄女衡英啊,皇后你就是满意,也不用这样笑地停不下来啊。”

    望着面上绯红的少女,景云知道,这就是他的劫难了,他不敢看,却又忍不住想去看。

    直到安烈帝连着唤了他两次,才回过神来。

    他连忙捧上卷轴,皇后身边的侍女彩墨收了,又等着皇后跟安烈帝说了几句闲话,才慢慢退出来。

    安烈帝这一天特别的开心,例外召见了翰林院的一个小小编修。

    安烈帝一向痛恨酸儒,这次召见,让翰林院一干上下都有点摸不着头脑。皇帝亲自温言抚慰不说,还赏赐了豫州今春新供的茶叶。

    没过几日,宫中就传遍了,说翰林院编修姜崇易之女被皇后看中,待及笄之后就要许配给三皇子姬繁泓了。

    大家都羡慕这姜家的小姐,真是有福气,竟能嫁给三皇子。连带那翰林院的穷酸,也要跟着发达起来了吧。

    景云听到,心中伤痛难言,知道嫁给三皇子是无数少女的梦想,大概,她也是很开心的。

    这之后,衡英就经常入宫觐见,景云也经常换了差事,侯在宫道上等她。

    如果引导她的宫人是景云熟识的宫女,他便走近一些,有时候陪着走一段路。

    时间长了,衡英也注意到了这个太监并不是宫内引导的小黄门,而是安烈帝御书房的红人。

    有时候,也会跟他说几句话。

    景云注意到,衡英并没有因为跟三皇子有了婚约而充满快乐,相反,她总是忧心忡忡,对宫内的纷纷扰扰并不在意。

    她进宫也只是给皇后定期请安,送一些家常的物件,母亲的刺绣,父亲手抄的诗集之类。

    这种不快乐、不期待的神情她甚至并不掩饰,连三皇子也慢慢察觉了出来,闹着要公开选妃。

    有一次见四下无人,景云问她,“人人都盼着嫁给丰神俊朗的三皇子,为何你不开心呢?”

    衡英托着腮想了想,“我不是非得回答你,但我确实想找个人说一说。”

    衡英的话让景云一愣,他没想到衡英真的会跟他说话。

    “哦,我是那个可信之人吗?”景云的心里忽然有了一丝悸动,她竟然相信他。

    “谈不上可信,但你是御书房的红太监,自然知道各种事情该有的分寸。

    而且,你喜欢我。”

    衡英的眼神清亮,一点也不回避,倒是吓了景云一跳。

    “姜小姐说笑了,我只是一个太监而已。”

    景云有些窘,比他刚出师写不出条陈那会,还要窘迫几分。

    衡英的神情恢复了忧郁,毕竟还是一个半大孩子,她的心思就算灵巧,也藏不住那些对爱情的向往。

    “我的父亲虽然也姓姜,但跟皇后并不是同宗。且不说,我能不能得到皇后的庇佑。

    就是皇后娘娘自身,在宫里也不过尔尔。

    深宫之中,哪有深情?”

    景云不自觉去捂住了她的嘴,“这话可说不得,中宫娘娘可容不得我们谈论。”

    衡英也自觉失言,压低了声音道:“衡英所求,不过天下清明,有一心人相伴,而不是什么荣华富贵。

    景云公公,你觉得三皇子是吗?”

    景云摆了摆手,“且罢,我有一分力,便助你一分吧。”

    后来三皇子忽然病故,衡英匆忙出嫁,都仿佛一场梦境。

    直到前年,他们在甘泉宫再次相逢,原本以为此生再不相见,却在兵荒马乱之际,被命运之手推着又纠缠在一处了。

    新皇帝那时心意烦乱,见了衡英在礼佛甚是不解。

    不知衡英说了什么,两个人就屏退了众人,连追随在侧的愉贵妃也被遣了出来。

    足足谈了一炷香的功夫,要不是若水将军忽然赶到,愉贵妃就要发脾气了。

    景云还顾不上叙旧,就见衡英已经被新皇帝尊为上宾了。

    “也好也好,只要她安好,怎样都行。”

    景云拍了拍胸口,掩不住的慌乱,恰巧衡英的目光看过来,嫣然一笑间,他又一次倾倒了。

    那样慌乱的时刻,衡英还是那般镇定,那样一个妙人儿,怎么就恰巧在甘泉宫呢?

    事后,他想了又想,也想不出答案。

    她不是说宫廷中哪来的深情吗,怎么又要来淌这浑水?她就那么想要一个清明的天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萌神恋爱学院〕〔我就是这般好命〕〔还好我能登录仙界〕〔124899〕〔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重生八零:媳妇有〕〔史上最强炼气期〕〔杨辰宁蓉蓉〕〔乡间轻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