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青云端 第三十五章 潮汛来了
    乌延国的事情刚刚平定,林加国也来朝贡,真的是有四海臣服的迹象。

    皇帝一边忙着迎接衡英入宫,一边命左相打理朝贡的事宜。

    时不时的也接见一下贡臣,表示重视。还抽了一个日子,亲自去贡市上去看了看,见到林加国使臣这次带了上百的商人随行,货品也是琳琅满目,很是满意。

    百姓们见到这样的稀罕贡市,更是日日来凑热闹,富人们放开了买买买,穷人们也看个热闹。

    皇帝让景云安排了太后当年居住的碧霄宫给衡英居住,真真是人还没来,恩情就已远超其他嫔妃了。

    太后听见了,也没说什么,倒是舒太妃气的起不来吃饭,暗地里不知咒骂了多少回。

    其他的嫔妃们,更是空有嫉妒、羡慕的心,但谁也没法跑到皇帝面前去挑理去。

    昊京为了林加国朝贡忙的团团转的时候,沿海的秋季潮汛也如约而至。

    洪州城里,又开始一年一度的螺祖祭拜月。

    真正的赛神会也就三天,但这个庆祝活动会持续整月。

    家家兴高采烈,登山望海,祈求螺祖赐福。

    对做生意的人来说,这个螺祖祭拜月,会吸引成千上万的人来到洪州城,大量的商机也就酝酿其中。

    若水打小不信这些,年年看这些祭典,也只觉得热闹有趣。

    而且那时候,多半也是为着姬繁生。

    两个人在一起,看那俗气的热闹,也能平添很多快乐。

    如今形单影只、满怀心事,对着秋晴万里,也不能多一丝的开怀。

    自从知道姜衡英入宫为云婕妤,并得专房之宠,她不是不伤感的。

    皇帝在高高的丹墀上,最后望她的时候,仿佛褪去了帝王的光环,只是邻家那个卖布的少年,可以随时等她一顾的有情郎。

    姬繁生,想起这个名字,若水的心还是会隐隐作痛。

    怎么走着走着,有情人,就散了呢?

    她每次回首,都觉得甘泉宫那次会面,是此生最糟糕的一次会面。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她一定不在那个时候出现。

    为什么恰恰那时,她赶去相救,他却护着别人。

    是,她承认那个女子的确是很美,不负昊京第一美人的名头。

    只是那种情境下,兵荒马乱,外有追兵,小小的甘泉宫只有两百守兵,他竟然在自己跨进殿门的一刹那,不是逃跑,而是护住那个女子。

    推开殿门之际,她本想飞奔到他身边,可是他身后竟有个鹅黄衫子的丽人。

    明知处境艰险,他还是将她挡在身后。

    春寒料峭,她的披风滑落,却也不觉得冷,谁能知道那一刻她的心湖已经结冰,仿佛再也不会融化了。

    姬繁生以前是多么胆小啊,每次有事情,都是站在自己身后,如今,竟出息了。

    她想过不知多少次,姬繁生有一天胆气茁壮起来,会是什么样子?

    从来也没有指望过,姬繁生会保护自己。

    可是危险来临时,眼睁睁的看着他把那美貌女子掩在身后,完全没有顾及,他自己已经是皇帝的身份。

    这一点深深伤害了若水,她还当他是旧情郎,是君上,是青梅竹马。

    可是一转身,她为他四处戡乱,他却已经美人在抱了。

    经过一年的寻访,白恒终于带着那个镂空腾龙玉镯,出现在了若水面前,他轻轻一句,我们出发吧。

    若水心中却百转千回,回想起来自己的前半生仿佛一场梦境。

    此刻,腾龙玉镯的出现,却将她的梦惊醒了。

    曾经的自己,少年得志。

    功名富贵唾手可得,武功进阶的速度吓坏了她的师傅,兵法韬略也早早烂熟于胸中。

    豆蔻之年,别的女孩子还在闺房流连、对镜梳妆贴花黄,她却已经开始执剑江湖、直面血雨腥风的战斗人生了。

    那些江湖漂泊的岁月,她历练胆气,更是磨炼心志。

    本以为,她可以一直做一个潇洒的江湖客,累了就回去看看姬繁生,只要看见他,心就仿佛安定了一些。

    那个瘦弱的少年,慢慢成长为心智成熟的男子,虽说也是天子同宗,但毕竟隔了几代,与权力是再无瓜葛了。

    如此也好,总有一日,她可以与他安稳度日。

    以姬繁生的周到,定可以料理好家事。

    谁承想,丙子之变,姬繁生却被太后用星命之说选为新天子。

    从此,天人永隔。

    宾州一别,本打算各走各的路途,但听闻姬繁生落难,还是第一时间赶去了甘泉宫,就那一眼,她就伤了神。

    那之后,他们依然是最好的朋友,可以肝胆与共,她为他荡平四海草寇,他给她上卿之荣。

    要知道泓音王朝已经超过五十年没有在朝堂上有高阶女官了,那一众艳羡、嫉妒、仇视的目光,都让她更加清醒知道彼此的看重是多么难得。

    但他们,却是永远也不可能了。

    眼瞅着天下安定,谗言四起,她送他当归叶表示将离,他喏喏若言,却终究没有说一句挽留的话。

    再之后,没有私下见面的机会。只能是君臣之仪,少年玩伴的事,似乎都浑然忘却。

    若水决定去达玛蒂的时候,正值二十岁,青春正盛,为何不去那片新大陆看看?

    也许,更好的生活在向她招手,但有没有更爱的人在等她,谁也不知道。

    冥冥之中似乎早有安排,在洪州城得到那个镂空腾龙玉镯时,她就知道天命不可阻挡的来到了。

    父亲临终前拉着她的手,对她殷殷嘱托,“历剑,练兵,斩妖,除魔,王天下。”

    她不敢轻忘,这是家族的使命,更是父亲的期望。

    年少轻狂,终是一梦。

    玉芝山的魔咒,她一定要把它打破。

    若水在心里不止一遍的对自己说,不管是为了姬繁生,还是为了整个神圣婆罗洲,她都必须征服归墟,去达马蒂解开那个谜团。

    只有如此,她才能真正做婆罗洲的女王;只有如此,她才能真正解开心结。

    秋季的潮汛来了,腾龙玉镯来了,白恒来了,没有迟疑,时机刚刚好。

    她的海上生涯,就这样要慢慢开启了。

    听,达马蒂在对她发出呼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战神之巅峰奶爸〕〔穿成年代文里的霸〕〔武道人间〕〔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师父嫁我可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