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一萌宝:总裁爹〕〔田园悍妻:妖孽王〕〔元素箭师〕〔仙尊归来〕〔纨绔修真少爷〕〔转世神医在都市林〕〔全才天医免费阅读〕〔天降鬼才〕〔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替身鲜妻,宠爆了〕〔神医嫡女:帝君,〕〔重生空间之最强农〕〔旺夫小哑妻〕〔豪门影后之步步谋〕〔麻烦请叫我上仙〕〔第一豪婿〕〔操盘手札记〕〔我做二哈那些年〕〔巨龙之血脉进化〕〔书穿女配很低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青云端 第三十八章 批龙鳞
    皇帝自从宣召了望舒进宫,就给她封了襄赞礼仪的女官执事,不是没有人怀疑过她的来历。

    但区区内庭女官,不过类比外朝八品小官,便也没有人做大文章。

    何况新帝登基两年来,四海已经慢慢安定,春天也成功地击退了边患,开始恣情畅意一些,大臣们就是有不满也只能先藏着掖着、忍着受着。

    没有第一个人冲上去批龙鳞,其他人就当不闻不见。

    谁也不愿冒那个风险,因而皇帝耽溺于三圣教这件事情,大半年来都没有人敢上书直言,大约是觉得不过是宫廷内闱之间搞的小把戏吧,不值得公开讨论。

    但钦天监失火,望舒被提拔为钦天监大祭司,她就再一次成为了焦点人物。

    虽说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但是钦天监这样的职位,历来都是由神圣婆罗洲的星相世家来担任,哪有让外人染指的道理。

    但望舒从九州而来,又深得皇帝信赖。

    最奇怪的是,这一次,姜太后也没有说任何话。

    也许,白恒的离去,对她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别人虽然不知道,但她自己知道,自己苦苦支撑数年的鸿音王朝,气数真的是要尽了。

    玉芝山的秘密,不知还能隐藏多久?

    姜太后秋来,身子越发的不好,随着皇帝笃信三圣教,她也从起初的欣慰变为忧心。

    望着姬繁生的身影,她总是想起年轻时的自己。

    那个高傲、不可一世的年轻女子,竟然有一天,也老了,也心气衰微了。

    自打望舒入宫,姜太后就一直悄悄的看着,她还能翻出什么大浪来。

    望舒却知道自己肩负的使命,三圣源于对光明的向往。

    日月火,同为三圣。正如她的名字,望舒,就是迎接光明之意。

    在九州悠久的传说中,望舒是给月神驾车的人。

    她不远万里来到神圣婆罗洲,就是为了光大三圣教,让神圣婆罗洲的每一片土地都能沐浴在三圣教的光辉之下,让这里的老百姓也能得闻三圣教的福音。

    但她知道仅仅靠她一个人是不行的,云婕妤就是一个可以合作的聪明人。

    鸿音王朝的观星术,实际上也是源于三圣教的一个分支——拜月教。

    数百年绵延下来,他们有了自己的各种组织,但三圣教总廷对他们依然有着无可匹敌的号召力。毕竟,三圣教的力量在几百年信众的不断加持中,越来越强大了。

    衡英入宫之前,也已经听闻了很多望舒的故事。

    两个人一见如故,在幽深壮丽的碧霄宫里,衡英拉起望舒的手,“谢谢你来找我,整个神圣婆罗洲,没有比我更适合弘教的人了。”

    望舒抽出手,规规矩矩地拜了一拜,“云婕妤,您修的是拜月,并不懂百姓的疾苦。可能,陛下更合适一些。”

    衡英轻轻的笑了,“是呢,我不懂人间疾苦。我只要保住陛下的帝位,也就保住了你的三圣教。”

    一语点醒梦中人,望舒听到云婕妤的话,立即明白:皇帝如今并没有坐稳帝位,一切都急不得,还是得听云婕妤的话。

    “是,望舒愿意听云婕妤吩咐,为了陛下,也为了我自己。”

    黄昏的时分,皇帝收到一个奏章。

    他看了几行,捏着奏章的手指就开始颤抖。

    小德子在一边,忙劝道,“陛下,莫生气,这又是哪个大臣上了什么饶舌的奏章,让您这般气恼?”

    皇帝横了一眼过来,小德子自知失言,忙磕了一个头,才回话道。

    “小的多嘴,陛下您别生气,有什么事情,明日朝堂上再说。”

    说着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发抖。

    景云在一边看不过,放下手中的条陈。

    “陛下,若是为了朝贡的事情,打发礼部再议就是。林加国就是这个德行,每次打着朝贡的名义,总是要来打秋风的。先帝在时,也是优容惯了,到让他们蹬鼻子上脸起来。”

    景云说的漫不经心,但他深知,能让皇帝气成这样,肯定不是朝贡这种事情。不过是说来,让皇帝缓和一下心情。

    果然,皇帝把手里的奏章扔了过来,“你且看看,这是大臣该说的话吗?”

    景云拿起来瞄了一眼,看见那熟悉的字迹,就大约知道怎么回事了。

    “这范御史又犯了迂病吧,没事就上折子说要减赋税,重民生。也就罢了,书生多半如此。念着他总算是怀着好意,想替百姓说话。今儿倒好,指摘起大祭司来。”

    景云反手就把那奏章,扣在了案上,还敲了几下。

    “他何德何能,还指摘起望舒的功过?剿灭右相的时候,范御史安在?还在家里跟小妾赏花吧。这时候出来批龙鳞,真以为自己是个忠臣了。”皇帝越说越生气。

    景云一笑,“陛下何须动怒,这种奏章留中不发也就是了。若拿出来让议论,朝中大臣又以为多大的事情呢。”

    “也是,不过任凭他怎么说孔圣人的好,朕可是不入儒教的门了,省的变得与他们一样迂。”

    “陛下说的是,儒教中人,多半好礼尚义,但真做起事情来,又难以堪用。像大祭司那样的人才,我们鸿音王朝才是急需的。”

    “你倒是明白,这样,你替朕去传个口谕,让范御史也消停消停。”

    “是,陛下放心,我这就去。”

    入夜之后,望舒摆好了各种典仪的用品,邀了皇帝来碧霄宫拜月。

    玉姒听到消息,也以探望衡英为名,来碧霄宫观礼。

    望舒念了法咒,点燃了事先写好的符篆,引导皇帝如仪参拜。

    衡英遥遥望着郑重拜月的皇帝,恍惚间,另一个人的影子便浮上了心头。

    今夕何夕,岁月其徂。

    来不及感叹,玉姒并肩过来,一起望着那个人。

    “表姐,你看陛下多么神武,比起当年的三皇子殿下也不遑多让。”

    衡英不以为意,转过头盯着玉姒的眼睛问:“玉姒,我们一直都是好姐妹吧。”

    “表姐,你所谋求的从来不是儿女情长,只要你成全我的小女儿情意,我一切听你的。”

    衡英轻轻拍了拍玉姒的手臂,“好,我答应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124899〕〔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重生八零:媳妇有〕〔杨辰宁蓉蓉〕〔乡间轻曲〕〔楼主大人求放过〕〔混在柯南世界做警〕〔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