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先知〕〔弃女药仙〕〔我在封神诡界做和〕〔我靠充钱当武帝〕〔我有一座恶念空间〕〔行者之净世咒〕〔女配修仙回来了〕〔超强至尊神帝〕〔钢骨之王〕〔纨绔圣尊〕〔他自书中来〕〔他的眼里有暖阳〕〔后宅里的漫画家〕〔田园世子妃,娘子〕〔龙刺兵王〕〔穿书后嫁给残疾首〕〔亲爱的鲸〕〔独佳闪婚〕〔完美隐婚,老公已〕〔我被男神克死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青云端 第三十九章 皇后的山居旧事
    许曼殊抵达洪州城的时候,秋季潮汛还没有开始。

    这一年来,她到处寻访那个暗藏了玄机的玉镯,却终不可得。

    玉龙破图而出,当时是一个征兆,更是一种指引,她的使命就是跟着那条玉龙,要飞向天际,飞向未知的世界。

    在婆罗洲漫游的这段岁月,她完全褪去了旧时生活的印记。

    皇后,如同朝廷正式宣布的那样,已经去世了。现在的她,不再是许皇后,不再是左相的女儿,不再是昊京的名媛千金。

    她重新变回了许曼殊,变回了广春子。

    总还记得,那一年,在青城山,两个女孩子无忧无虑的一段岁月。

    山居萧散,冷清中却有着自在,有着尘世无以比拟的逍遥。

    青城山是一个美轮美奂的烟霞地,而她们只是匆匆的两个过客。

    也许,此生再也没有办法回去。

    但,又有什么所谓?记忆永存在她的心中。

    大约那时候,衡英就注定了要走向昊京的宫廷中,而她要奔赴茫茫大海。

    命运就是如是,皆是避无可避,只能迎头赶上,衡英如是,她亦如是。

    那一年,衡英说不愿意嫁给三皇子,要出家修行,青城山就是她隐修之地。

    也不知衡英是如何劝服了父母亲族,更不知她如何退掉了与三皇子的婚约。

    那可是光芒万丈,未来帝国的继承人啊,她就这样轻易拱手相让。不知昊京中多少贵族少女都在嗔怪她的骄傲,也不知昊京中多少闺阁少女都在心中窃喜。

    三皇子虽说平日里闹着要公开选妃,真得到了衡英要退婚的消息,还是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好几日都没有舒展开来。

    她就这样,一步一步,离开昊京,走进了青城山的怀抱,走到了自己的视野之中。

    师父灵微道人微笑着接纳了衡英,这个天资聪颖的少女得到了师父和师兄弟过分的瞩目。

    曼殊体弱,本在修行上就差了些功夫,只是颖悟的能力稍稍出众。

    看着大家围着衡英,教她各样本事,她不是不嫉妒的。

    父亲虽已贵为左相,但人人皆知许霆亨是贫寒出身,不过是中了嘉泰元年的状元,侥幸地获得了安烈帝的亲自拔擢。

    而且,这份拔擢背后,也不是因为他的才学,而是因为姜皇后的星命之说。

    无来由的,状元的荣光也被大家抛在了脑后。

    哪里比得上姜衡英是裴太师的外孙女,姜翰林的千金,真正的簪缨世家。

    世道人心如此,就是修行的人们也知道高低贵贱,何况衡英是一个如此美貌的少女,人人都乐得哄她开心。

    本该是互相较劲的两个少女,相处下来却互相倾慕起来。

    曼殊一向性子沉稳、心思玲珑。

    她发现衡英不仅没有贵族小姐的娇气,反而吃苦耐劳,待人和气、谦逊有礼。人又聪明勤奋,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把入门的功夫全部贯通,这下子修行能有多少道行,全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不得不感叹,人和人真是没法比的。

    很快,衡英回昊京,嫁于琅嬛阁少阁主钟怡,师兄弟们也为她有了尘世的好姻缘而庆贺。

    昊京中无人不知,琅嬛阁是鸿音王朝传承所有秘术的神秘家族。

    数年前那一个秋日的夜晚,灵微道人将曼殊唤进内室,“曼殊,你对衡英师妹的进益怎么看?”

    “师父在上,恕曼殊愚钝,衡英师妹虽然列入门墙得晚,但的确进益的很快,照目前的速度,怕是过两年就超过门中所有师兄弟了。”

    “是呢,若是机缘巧合,超越为师也是指日可待的。”

    “恭喜师父有这样的好徒儿,也可以光大我们清隐一派。”

    师父摆了摆手,“光大门派这样的事情,可指望不上她啊。曼殊,我的衣钵不会传给外人,你也不用多虑。而且衡英的身世你可知道其中蹊跷?”

    曼殊不解,不知衡英还有怎样幽微的身世。“还请师父明示。”

    “为师给你讲过我们清隐派跟三圣教的关系,可你不知道的是姜家跟拜月的关系。

    我们鸿音王朝数百年来没有三圣教的踪影,可我朝的星相世家都属拜月一系。而衡英更是拜月一系中,百年难得一遇的血脉异显。

    她的父母都是寻常人,但她却不一样。究竟是何种原因,为师也不清楚。

    但拜月一系本就不是靠血脉传承灵力,他们有自己更为隐秘的方式。”

    “师父告诉徒儿这些,是为了什么呢?”

    “每个人的际遇不同,不可艳羡,也不可妄自菲薄,但改日若昊京宫廷中再遇,你需得避其锋芒才有安身立命之处。

    其他,也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

    “谢师父提醒,天命虽不可言说。但我此生必尽力为我们清隐一派寻得光明之地。”

    “这就对了,尽人事、听天命,每个人都有自己必须要走的路,或崎岖坎坷,或光明通达,不要因一时的困难就气馁了。

    传说中的事情,终究做不得准,但为师的时间怕是不够做成那事了。”

    灵微道人的语气有些悲伤,却没有迟疑。“曼殊,没有出发前,一切还来得及改变。”

    “师父,请放心,我的道心坚韧,不会轻易变更的。”

    “好,我信你。”灵微道人的眼眶红了又红,终是落下了一滴清泪。

    那一夜,山里的星子仿佛特别明亮,一颗颗沉醉在群山的怀抱里。

    之后宫廷辗转,江湖落拓,都仿佛一场幽梦,在洪州城的秋汛中,曼殊慢慢醒转,仿佛整个生命都开始清亮起来。

    玉镯牵引着她来到了这里,那是一种冥冥之中的吸引,她循着种种痕迹,终于来到了这里。

    又是一个秋夜,跟多年前那个秋夜不同,曼殊已经不再是一个迷茫的需要师父安慰和指点的小学徒,在日日的参悟中,她已经找到了自己的道路,道心比起以往也更加坚韧。

    曼殊离宫之后,就重新穿起了淡墨画的白绫裙,以浩然巾束发,只有一柄黒柿木麈尾拂尘随身,彰示着她不凡的身份,一路上吹笙引凤、飘摇自在。

    她能感受到那枚玉镯的召唤,洪州,对,就是在这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傲娇特警〕〔陈阳陆雪琪〕〔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夫子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