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真巧你也是书穿总〕〔殿下,王妃又醉了〕〔重生宠婚:霍少,〕〔邪王追妻:神医狂〕〔未婚美妻超级甜慕〕〔战神媳妇有空间〕〔如水微澜暮寒凉〕〔闪婚甜蜜蜜:总裁〕〔一往情深,傅少的〕〔慕微澜傅寒铮〕〔未婚美妻超级甜〕〔星光璀璨:慕少宠〕〔慕微澜傅寒铮〕〔婢女也秀色〕〔三宝难养:总裁老〕〔夫婿上门来〕〔超品修仙小农民〕〔电子厂里开始的爱〕〔我是一朵寄生花〕〔凶灵秘闻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青云端 第四十五章 青鸟在人间
    清池夜里下了值,回到自己宫外的居所。

    秋夜里寒浸浸的,小童烧了热水进来,当年他看这个孩子可怜,便从街上领了回来,如今也已经比桌子高了。

    热水泡着脚,一边舒坦一边就想起小时候的光景来。

    那时候华少还没有被领回他那个大宅门的家里,一样被班主呼来喝去,唱的不好的时候也经常挨板子。

    那时候他还不是人人皆知的京城公子华少,而是小禄。

    班主拿福禄寿随口起的名字,谁知道早早死了的却是小寿,自己也一丁点儿福气都没占到。

    倒是小禄,确实是阔了。一晃,这都多少年了。

    总记得那一年大雪天,华少被家里人领回去了,三个人哭的稀里哗啦,以为再也见不着了。

    班主在旁边一边点了钱,一边说:“小禄是要回去当少爷享福了,你们哭什么劲儿。

    等哪天他承继了家业,也给你们捧成角儿,就知道我们唱戏的也有风光的时候了。”

    三个小孩子哪里懂这些,还是哩哩啦啦哭个不住。

    后来才慢慢知道,华少的父亲外宅不少,但妻妾们生的两个儿子先后早夭,等到病笃,这才匆忙寻了华少回去。

    华少的母亲本是一个裁缝的女儿,也算是好人家出身,常年跟着母亲出入大户人家裁衣裳,一来二去,就跟华老爷有了首尾。

    本来安置了做了个外宅,也能安稳度日。

    谁承想生了华少几年之后,有一个侧室特别善妒,寻了由头闹了几次,不光是生意没的做了,华老爷也对华少的母亲生了嫌隙,不再理会。

    可怜她一个妇人,不会替自己打算,竟含羞带愧、抱病而终。

    屋漏偏逢连夜雨,华少的外祖母也在一年后撒手人寰,华少就被房东卖去了戏班子那里。

    人啊,若不是一点情意牵绊着,活着终究是没有趣味的。

    华少的母亲想不开,清池何尝不是如此。

    戏班子的时候,他会翻筋斗,本来班主也算瞧得上他,但承平日久,风气渐渐变了,大家都喜欢看文戏,光会翻筋斗不会唱曲,班主就开始各种嫌弃了。

    终于找了个机会,把他卖了去当太监。

    等到华老爷终于故去,华少开始理家,寻到清池的时候,他已经在宫里好几年了。

    好在师父宽厚,不仅教了他写字,知道他之前有点根底,还请了相熟的侍卫教他功夫,这几年才不算蹉跎。

    彼此见面,身份虽然不同了,两个人却还是有说不完的话。

    清池始终觉得自己不完整了,不配得到这样的友情。

    狠了心,说不再理会他。

    却不想,他总能找了由头进宫来访他。

    或是他出宫办事,华少必然是跟前跟后,左右不离。

    清池看他殷勤,就起了些痴意。

    一次流着眼泪道:“小禄,我已经不是先前那个我了,少了那个东西,你懂的。”

    华少用帕子沾了他的泪痕,握着他的手道:“小时候我们就在一处,如今能再找见你,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只要你活着就够了。

    我们如今还喘着气,小寿却已经在地下受冷呢。”

    提起小寿,两个人都有些伤感。

    清池的泪又下来了,“小禄,我不再完整了,你不嫌弃我吗?”

    华少拍了拍他的手,“嫌弃,怎么会呢?”说着凑到他耳边去轻声道:“我觉得倒是更方便了。”

    清池立即红了脸,“你真坏。”

    这些温暖的记忆,仿佛把秋夜也点暖了。

    盼着,盼着,华少就要回来了。

    碧霄宫里,这个夜晚也是暖暖的。

    姬繁生站在案前,看衡英画画。

    “怎么不写山水,画起果子来?你那一手青绿山水,就是画院的老先生也是要赞一句好的。”

    衡英脸上含着笑,扯了姬繁生到自己这边,“你看,就是我们午后吃那个,像不像?”

    “岂止是像啊,我们衡英画的简直像是啃了一半,就直接丢在了这案上,汁水还浸湿了纸。”

    衡英忍不住捧腹大笑:“哈哈哈,你这个评论,我还是第一次听人说起,当真有趣的紧。”

    姬繁生伸手揽住衡英柔软的腰肢,把头靠在她肩膀上,“衡英,你在宫里能够开心,我就放心了。”

    “嗯,放心,有千里迢迢的大果子,能不开心嘛。”衡英最后用了印,算是完工。

    “裱起来哦,这可是象郡特产,可以拿去教化百姓,让他们知道:我们的鸿音王朝有多么辽阔的疆域,有多么富饶的物产,还有一个多么贤明的帝王。”

    衡英说的煞有介事,比那些老学究还认真几分。

    “你就打趣我吧,衡英,我问你,你可相信,这世间确实有青鸟?”姬繁生不知怎么,在这碧霄宫里,他的心就特别的柔软,也特别的想得到爱。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只要两个人心意相通,那青鸟就在人间。”衡英笑吟吟的一伸手,将姬繁生的手握在手心。

    两个人的身影倒映在窗纸上,任谁都觉得他们是一对甜蜜的情侣。

    姬繁生的心里却不踏实,他始终觉得自己随时会又一次站在夜风中,而刀锋、剑雨也随时会来。

    衡英的手暖暖的,他慢慢将一颗心宁静下来。

    “是呢,只要两个人心意相通,那青鸟就在人间。”姬繁生喃喃的重复着,他愿意去相信,哪怕这是一种幻觉。

    但这个幻觉是这般温暖,是这般安心,让他可以不惧黑夜中的流矢,不惧外间人心的险恶。

    他比往日更加期待爱情的降临,若水的离去让他的心已经破碎了一块,这一次,他不能再失去了。

    姜衡英是他在昊京的一个意外的收获,她是那样美丽,是那样聪慧。不用你开口,很多事情,她都会帮你处置的妥帖。

    就算是自己一向蛮横的母亲,她也有力量去抗衡。

    最重要的,她不是别人安排来到他身边的。

    虽然其他女子也看似,对他充满了情意,但谁知她们那仰慕的目光背后,都有什么?

    是一重又一重的计谋,还是一层又一层的欲望?

    唯有衡英,如同他的青鸟,开启了他心中最柔弱的角落。

    “让我好好疼爱你吧,我的小青鸟。”他在心中暗暗发誓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