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先知〕〔弃女药仙〕〔我在封神诡界做和〕〔我靠充钱当武帝〕〔我有一座恶念空间〕〔行者之净世咒〕〔女配修仙回来了〕〔超强至尊神帝〕〔钢骨之王〕〔纨绔圣尊〕〔他自书中来〕〔他的眼里有暖阳〕〔后宅里的漫画家〕〔田园世子妃,娘子〕〔龙刺兵王〕〔穿书后嫁给残疾首〕〔亲爱的鲸〕〔独佳闪婚〕〔完美隐婚,老公已〕〔我被男神克死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青云端 第五十章 指鹿为马时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一个穿着天字号囚服的人,被带了上来。

    姚尚书仔细看过去,虽然几年不见,但面貌宛然就是四皇子,除了头发有点蓬松,精神有点萎靡,倒是没有受刑的痕迹。

    他心下就是一安,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搭救四皇子出牢笼。

    左相也撇了一眼,心下如同明镜一般。

    但此时此刻,天下士子的命运都在他手中,孰轻孰重,他还是分得清的。

    户部谭尚书走上前来,端详了一番,向上拱了拱手,“陛下,此贼不知吃了熊心还是豹子胆,竟敢冒认皇亲。

    谁不知道四皇子当年被先帝戏称为鹤郎,面貌娇美,就是寻常女子也比不过。

    我堂堂尚书,还能看错了不成?

    他就是一个贱民。

    诸位,也可上前辨认,还有说他是四皇子的,请出列。”

    谭尚书语气坚决,让人听来颇为信服。

    就在众人都唯唯诺诺之际,只见姚尚书趋前几步,颤颤巍巍的跪下双腿,“四皇子,老臣救护来迟,还请赎罪。”

    说着,竟痛哭起来。因为哭的急切,很快,他的胡子上都沾染了很多泪痕。

    这一下,不少人竟然也围上来,跟着哭起来。

    “哼……”皇帝在御座上,冷笑几声。

    众人忙停下哭声,抬眼向上看去。

    “谁都有出错的时候,把那李鬼当了李逵也是有的,你们且听他自己说说吧。”

    那人不张口,众人逼视着他,还是不张口。

    姚尚书用手去抓他的双腿,“四皇子,你倒是说句话啊。”

    “天亡我也,还有什么什么好说的,如今,只求速死。”倒是一派坦然之色。

    姚尚书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众人看的恓惶。

    忽然有宫人报,“太后求见。”

    这个时候太后的忽然出现,让大家都很是惊愕。

    鸿音王朝虽然没有说后宫不得干政,但皇帝在既不是年幼也不是身体不济的情况下,太后来前朝确实是不相宜的。

    姚尚书一下子以为来了指望,大声的喊道:“陛下,太后是四皇子的嫡母,就算有认错的外人,但不会有认错孩子的母亲。

    让她来分辨最为合适。还请陛下允准。”

    左相上前一步,沉声道:“陛下,后宫无事不得来前朝。

    既然太后求见,陛下大可去殿后召见,臣等在这里侯着就是了。”

    众臣见左相出来发言,又是合于礼法,都不敢上前驳回。

    皇帝施施然站起身来,“卿等,略等等,朕去去就回。”

    说完他便转进后殿,跟太后见了礼。

    太后急切地问:“皇帝,怎么忽然说是冒认皇亲?

    那鹤郎的样貌小时候的确偏女子气,但十五岁之后,就越发英挺了。

    在边关磨练了一年之后,他更是戾气深重,先帝也是因此不喜。

    虽说是几年未见,但容我去看看,定然是不会瞧错的。”

    “太后……”皇帝压低了声音,神色竟有些凄楚,“您这是做什么?

    他若不是四皇子,杀了就可以安定天下;

    若他真的是四皇子,你让我怎么处置?

    杀他?软禁他?百年之后,让史官如何评论呢?”

    太后恍然,“确是哀家想的不周了,一时情急,皇帝莫要生气。”

    “朕不曾生气,不过是提醒太后,国事为重。”

    “是,先帝七皇子至今下落不明,若是还有歹人打他的旗号叛逆,那真的是生灵涂炭,天下难安,就真成我们的罪过了。”

    太后稳住了心神,立即觉得皇帝的这个计划确实是周详,不能给逆臣一点借口和机会。

    “太后这话就对了,为今之计,只能如此了。”

    “皇帝,我还有一个疑问,大臣们知道四皇子的样貌,并不出奇,可你是怎么知道的?

    豫州牧又是怎么忽然说起这些疯话的?”

    “朕是没见过先帝的四皇子,可是云婕妤见过啊。”

    皇帝提起衡英,嘴角微微上翘起来,露出一个不经意的微笑来。

    “是她,我就知道是她。果然好计策,还能顺带敲打一下大臣们。

    她这是学赵高,演一场指鹿为马。好,好!

    到底,江山辈有才人出,这天下终究是你们的。”

    “太后客气,衡英是您的侄女,她也是姜家人。朕始终记着这一点的。”

    太后点点头,“嗯,既是这样,我这个老太婆就不在这里啰嗦了。衡英办事,我放心。”

    “恭送太后。”皇帝弯了弯腰,很是客气。

    太后点点头,径自去了。

    皇帝回到前朝的时候,大臣们分作两个阵营,悄悄的对峙。

    景云在一边悄悄的写下了名录,姚尚书身后,紧跟着的几个人都有些紧张,他们也知道是在用身家去堵。

    小德子朗声道:“宣太后口谕,贱民假冒皇亲,其心可诛,其罪当斩,先帝必没有这样犯上作乱的皇子。你们也都散了吧。”

    大臣们见形势不好,纷纷往左相身边靠拢。

    姚尚书扑通一声坐在地上,老泪纵横。还欲说什么,却被左右强扶到一边去了。

    “好,好,就给你们一个痛快吧。”

    那人在殿上竟狂笑起来,忽然撞向盘龙立柱。

    登时,血花四溅。

    临了,望了姚尚书一眼,仿佛还有无尽的嘱托。

    监察御史范虎在一边用袖子抹了抹眼泪,低低地叹了几回。

    就这样,一场闹哄哄的叛乱就被消弭于大殿之上。

    随着贱民假冒皇亲案审结,豫州牧被廷杖四十之后,流放到象郡服苦役。

    虽然山高路远,但总算保得一条性命在。

    宣德帝没有追究这次反叛的余党,一下子就得了仁爱之名。

    百姓们觉得皇帝既威武,又仁爱,真是难得的圣君。身逢盛世,当真是

    官员们虽然失落,但只死了一个四皇子,却放过了众多有牵连的人,的确是天恩浩荡了。

    只有一些恪守礼教的老臣,对皇帝的做法十分的不满,但又无计可施,只能是唉声叹气,怨天尤人。

    衡英在宫里听到众人的反映,嗤嗤一笑,将天下玩弄于股掌之间,还真是有趣啊。

    也许,若水说的是对的,权利是最好的消遣。

    洪庆三年的冬天,就这样走向终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傲娇特警〕〔陈阳陆雪琪〕〔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夫子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