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青云端 第五十二章 情陷于斯
    这一个雪夜,左相府上是忙乱不堪,其他朝臣那里也是各怀心事。

    眼见着杨尚书和姚尚书已经失了君心,这礼部和吏部的侍郎们就开始心里痒痒,琢磨着是不是可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其他人也是对皇帝这般雷霆手段,很是心惊,对朝中高官都可以随时廷杖,怎么能不让人胆寒?

    今上这样不按常理出牌,以后这官怕是不好做了。

    这一个风雪夜,料理完了手上的事情,精神也大好的皇帝,却过的相当舒坦。

    碧霄宫的炭火烧的如同春日,衡英也穿了薄锦的衣衫,上面有巧手的绣娘绘出了玉芝山的图景,当真是美妙绝伦。

    皇帝一向怕冷,他的观德殿里,炭火总是烧的很旺,碧霄宫的主子本不怕冷,但宫人为了迎合皇帝,也总是把宫室烧的暖暖的。

    衡英一向喜凉,但为了不冷着皇帝,也只好由着下人多烧些银丝碳。

    自己便拣选了轻薄的衣衫穿着,完全不像过冬的样子。

    皇帝看了这衣衫,赞了一句好,画心在边上说:“这套裙子一共四件,春夏秋冬的景致都有,我家小姐最喜欢的是这秋山图。

    她今日高兴,才穿上这个。”

    “哦?”皇帝露出一丝狐疑来,“今日高兴吗?为何最爱秋山图呢?”

    皇帝想着自己心里高兴,衡英也跟着高兴,岂不是两个人越发的有了默契。

    衡英给画心使了个眼色,画心道了个万福,转身退出去了。

    “陛下,何必听一个丫头瞎说。

    一年四季,各有各的好。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只要心中没有烦忧,那就都是好时节。”

    衡英不想就秋山图说下去,便岔开了话题。

    “说的好啊,只是心中怎么会没有烦忧?人心就是野马,哪有停息的时候。”

    皇帝若有所思,怎么会没有烦忧呢,他时时刻刻都觉得生活好难。

    “是啊,我也常有此叹。所以偏爱秋景,秋天时,人心没有那么燥。”

    说着,衡英把炭火焙熟的栗子挑出来,剥了壳递给皇帝吃。

    皇帝一笑,这甜甜的小玩意,若水也很是喜欢,但又不耐烦剥,每次买了来,都是他替她剥好。他剥一颗,她吃一颗。

    有多远了,远到想不起那时候板栗的味道了。

    宾州的板栗个头小,很难剥皮,不像昊京的板栗个头大,轻轻一捏,皮子就就裂开了。

    很多事啊,不同的人去做,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你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别人可能轻轻巧巧就做好了。

    人生,就是这么不可捉摸。

    “太后那日,召你去何事?”皇帝忽然想起来,那日他们在观德殿下棋,太后却忽然传唤衡英去寿康宫。

    传话的宫女,先去了碧霄宫,没找见人,这才找到观德殿去的,可见是要紧的事情。

    不然,怎么一个传话的宫女,都能擅闯观德殿了?

    就算是自己御下颇松,清池那里也不能不管这种没规矩的事情。

    “陛下怎么还记得太后传唤的事情?既然这般挂心,就不知所为何事吗?还故意来问我。”

    衡英想起那是皇帝刚回宫没两日的时候,太后本说要好好准备冬至节,没料到皇帝路上又被风雪困住了,耽搁了脚程,就没赶上冬至节之前回来。

    冬至节的祭品却需要好好处理,吃食还好说,有些活的祭品,就需要有人去处置妥当。

    皇帝问起来,倒是不好一一细说。

    “看你这小性,我不过说一句,你就有一车话等着我。

    还不是怕太后她为难你,怕你在这宫里不自在,你怎么就不知我的心呢?”

    姬繁生本觉得只有这碧霄宫才是知疼知热的地方,才容得下自己一颗滚烫的心。

    却在刚才这一刻,也有了一丝愤懑,真是好人难做,真心难付。

    衡英放下栗子,伸臂抱住他,“我知道,我知道,这世上也只有你真心为我好了。

    上天让我们相遇,是为了缔造一个伟大的国家,让衰朽的鸿音王朝重新焕发生机。

    情与爱,都只能一时,唯有功业可万世不朽。”

    姬繁生愣愣的,他的前半生都是碌碌,爬上帝位也是偶然,不过是想着能坐稳这个位子,从未想过,世间还有万世不朽的事情。

    就像他见过的女子也都是把花朵穿在身上,哪里见过有女子把山的四时景色绘制在衣衫上?

    这个碧霄宫是这样别致,仿佛是通往新世界的大门,充满了好奇,充满了他没有见过的新奇玩意,就连一般女子向往的情爱,也被她嗤之以鼻,踩在脚下。

    这不是一个他能驾驭的女子,她的温情都是施与,她的温柔都是武器。

    想到这里,姬繁生摇摇头,“不,即使这样,他也要她。”

    他在心里暗暗的说,仿佛给自己鼓劲一样。他已经错过了若水,不能再错过衡英了。

    “衡英,我从没见过你这样的的女子,智慧、美丽,无论何时都镇定自若,我一直记得我们初见时,你笃定地说,‘致君尧舜,此事何难?’

    我没有忘记我的承诺,但我想更贪心一些。

    我想要你的爱,想要我们长长久久的在一起,永不分开。”

    “繁生,你知道爱一个人会有多痛苦吗?”

    “不,我不痛苦,只有甜蜜,答应我,答应我。”

    “好吧,这是你自己选的路,你记住了。繁生,就让我们相爱吧!”

    这一刻,空气仿佛凝住了。姬繁生觉得自己的眼泪竟然流下来。

    胸前湿漉漉的,不,那不仅仅是自己的泪,那是两个人幸福的泪水。

    早上皇帝依依不舍走了以后,画心把那件秋山图的裙子挂了起来。仿佛不经意的说了一句,“小姐,秋山图景的事儿,你真的都忘了吗?”

    “画心,你年纪大了,是非也开始多起来。

    很多话,烂到肚子里也好过说出来。

    等老夫人下次进宫,我让她给你寻个好人家吧。”

    画心一下着了慌,“小姐,小姐,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你可不能抛下我不管啊。”

    “那就管好你的嘴巴,我可不想又做出什么狠心的事来。”

    画心吓地一哆嗦,仿佛想起来什么可怕的人和事。

    她赶紧低垂了双目,显得恭顺无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武道人间〕〔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师父嫁我可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