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虎香江〕〔倾城时光共相依〕〔猛兽博物馆〕〔西游之问道诸天〕〔超级私服〕〔我的傻白甜老婆〕〔末世重生之生化尖〕〔最强终极兵王〕〔九极战神〕〔首席继承人陈平〕〔我的度假村〕〔我的医仙老婆〕〔陈平 江婉全文免费〕〔废少重生归来〕〔萌宝来袭:薄先生〕〔九转神帝〕〔重生医妃元卿凌〕〔我对你动了心〕〔原来我很爱你〕〔飞升之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青云端 第五十四章 千机老人
    云婕妤的叹息声在有心人听来,就仿佛是一种哀鸣,里面有着说不出的不详来。

    彩墨按照太后临行前的吩咐,去给云婕妤禀报了玉芝山发生的事情。

    彩墨以为云婕妤一定也是焦急万分,恨不得自己也立即出宫去探探究竟。

    谁不知,她们姑侄都是拜月的人。

    没想到,云婕妤确实那样冷静,她只是淡淡的说了句“知道了。”

    再没有别的话,就打发彩墨回来了。

    画心在一边虽然好奇,却不敢细问,想着自家小姐,必然是有自己的主张。

    却说这一日,宫里的消息传到时,千机老人在自己京郊的别墅赏雪,映着红梅,甚是好看。

    暖阁里厚厚的帘幕低垂,只有向着园子的一面敞开了,好供人观赏风景。

    侍女将炭火添的足足的,红光映着她的脸颊分外娇嫩。

    她看着也就十八九岁的年纪,水杏眼,樱桃口,娇艳的像四月里的杏花。

    千机老人的眼神却不在这个娇艳的侍女身上。

    阁中有一个**做了闺阁小姐的打扮,脸上涂了粉彩,扮相很是俊俏,正细细地唱着,曲子正是后庭花。

    千机老人看着**的身段柔软,颇有些意趣,也跟着哼唱起来。

    “丽宇芳林对高阁,新装艳质本倾城;

    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

    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

    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

    不料此时,却有人意外的拜访,打破了这种平静。

    看着拜帖上熟悉的山月印记,他知道必须见一见来人了。

    **知趣地退下,千机老人走近窗户,大口呼吸,外面清冽的空气让他精神为之一振,安养数年,是该出来做事了。

    有多久没有管拜月的事情了?

    他空有长尊之名,但这些年,拜月的事情都是交给师妹去打理了。

    细细一算,竟有好些年不曾见到她了。

    上一次还是三皇子的葬仪,她哀哀戚戚,一边是亲子的的故去,另一边又要顾着皇后的礼仪。

    那种压抑之后低低的哭声,真的是催人心肝。

    仿佛那十几年的陪伴已经用尽了此生的欢欣福报,剩下的岁月不过是冷冷的灰烬。

    别人不知道,就连千机老人也知之不详,她为了能生这个儿子付出了多少代价。

    只知道,她动用了法力。

    明知道是逆天而为,却终究抵不过人心的贪念,想要情爱的欢愉,想要骨血的结合,想要长长久久的延续。

    谁知却,终是逃不过法术的反噬,死亡或许是最好的解脱。

    真的是可怜可叹!

    在那之后,他就没有见过她,一晃,好几年了。

    眼瞅着鸿音王朝已经无力回天,可是师妹却依然逆天而行,不仅强用法术延祚,更是动用大晷星命之法,选了一个继承人出来。

    如今已经三年将至,玉芝山的秘密怕是要遮掩不住了。

    来人进来,按照拜月的礼仪行了大礼,“长尊大人,请您出山的时候到了。”

    “好,好,起来吧。已经有很久没有人想起我这个老家伙了。”

    千机老人这些年都是处于退隐的状态,教中事物也不再插手。

    自从长子去了茂隆,他的心就淡了,家业也没有人承继,何必还苦苦挣扎呢?

    来人也不言语,只默默的呈上了书信。

    千机老人打开那封信,里面的内容并不意外。

    果然是玉芝山的神兽要镇不住了,自己这把老骨头终于可以死得其所了。

    他喃喃道:“我等这一天,已经太久了。”随即吩咐了侍女,传唤了小儿子去书房。

    他对来人说,“容我准备准备,就随你出发。请先去厅上相侯。”

    来人应诺,恭谨地退了出去。

    千机老人刚跨进书房的门槛,见小儿子已经侯在里面,脸上露出焦灼的神情来。

    “父亲,真的是要去了吗?”小儿子上前拉扯了衣袖,依依不舍道。

    “是,那件事还得我去解决掉。”老爷子甚是淡定。

    “父亲,非您不可吗?”小儿子脸上写着满满的不甘和愤怒。

    “这件事,非我不可。”千机老人说得缓慢而又坚定,他知道这是他必须去做的事情。

    不管是为了拜月,还是为了她,更或者是为了天下的百姓。

    他想起白恒临走前,对他的托付,想起很多很多旧事,一时间,不是不伤感的。

    “您都忘记了,他们早已经抛弃你了,这时候又何必自己送上前去。”小儿子还在那里咆哮。

    “我走之后,速用飞鸽召唤你大哥回来,这个家就交给你们了。”千机老人打断儿子的话,拍了拍他的臂膀。

    “以后,你要听你大哥的话,切不可自作主张。

    你没有修习道法,你大哥从茂隆回来之前,不可外出。切记切记。”

    他一再的嘱咐小儿子不要出门,也不知他能不能真的遵从。

    “我知道了,父亲,我舍不得您去啊。”说着小儿子的眼泪便流了下来。

    “若是你大哥回不来,”说到这里他一顿,“那你就安心做一个田舍翁吧,不可去寻他,这就是命。”

    “为什么,父亲,为什么要抛下我,大哥若是回不来,我就会顶替他的位置,光耀我们家族的。”小儿子高声道。

    “憨儿,你以为做了长尊就是荣耀?

    这是上天给我的荣宠,也是给我的试练,如今就是我献身回报的机会了。

    你若能安稳度日,我也别无他求了。”

    “父亲,父亲……”不顾小儿子的啜泣呼唤,千机老人迈步而出。

    小儿子仍在那里呼喊,虽然不能唤回父亲,但似乎要喊出来才能好受一点。

    他不明白,为何父亲不让自己学习道法,是因为道法危险吗?

    这世间哪有不危险就能取得的功业?

    长兄去了茂隆,就再没有消息传回来。

    有人说他是去达马蒂了,茂隆传回来的那最后一封信,不过是告别。

    父亲对自己说兄长道法精微,不在他之下,但却执着于寻求达马蒂之谜,以至于生死不知。

    如今,父亲又要去玉芝山殉道。

    道法,究竟是什么?究竟为什么这么让人痴迷?

    没有人能给他解答,父亲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了,剩下天地间一片空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124899〕〔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重生八零:媳妇有〕〔杨辰宁蓉蓉〕〔乡间轻曲〕〔楼主大人求放过〕〔混在柯南世界做警〕〔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