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兽朝凰〕〔溺宠神医狂后〕〔御天武帝〕〔甜蜜的冤家〕〔风云之峥嵘岁月〕〔我无敌了亿万年〕〔贴身兵王俏总裁〕〔王牌贴身高手〕〔混子的江湖〕〔穿书后我刚写的剧〕〔穿越之不想做主角〕〔今天女主黑化了吗〕〔晏少的第25根肋骨〕〔我有一个天命要改〕〔非禁忌乐章〕〔世子爷要娶的盛世〕〔重生之商界大亨〕〔重生青梅逆袭记〕〔超维入侵〕〔云上鸢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青云端 第六十章 细雪的孩子
    前面是热热闹闹、沸沸扬扬,福阳宫里却是冷冷清清、凄凄楚楚。

    很少有人关注这里,大家连去做一个冷漠的看客,都没有心情了。

    生命中拥有过的所有灿烂,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

    皇帝和太后可以不在意,但舒太妃对葛细雪还是关注的,毕竟她还怀着孩子。

    虽然明面上不好说,但暗地里还是派了人手照看着。

    舒太妃想,怎么着,这也是皇帝的第一个孩子,必须得保住了。

    其他人可能看到的都是利益,都是血与火的斗争,她不管。

    舒太妃只知道,葛细雪肚子里的孩子是她的孙子,是姬繁生骨血的延续,也是自己骨血的延续。

    自从骠骑将军犯了事,皇帝没有难为过细雪,还时常到她的福阳宫走动。

    直到亲征乌延国,骠骑将军竟然敢谋逆弑君,这之后,便一次也没有见过葛细雪。

    骠骑将军砍头的时候,皇帝也没眨一下眼睛。

    这个细雪也很是硬气,没有去求情,也没有哭诉,仿佛这都是她应得的。

    也许,她也知道兄长犯的错已经无力回天。

    也许她盼望着生下皇子,可以逆转自己的命运。

    又或许,她觉得皇帝总有一天会想起她的好来。

    夏日里卢才人的朝仙馆传出丝竹阵阵,细雪听着虽然不是滋味,但还是存了一丝念想。

    想着皇帝厌了丝竹之声,总能想起自己来。

    到了秋天,云婕妤进宫,直接住进了碧霄宫,她才晓得厉害。

    她对身边的老宫女叹道,这辈子怕是不能再见天颜了。

    伺候的老宫女一时间默默以对,完全不知该说什么来安慰主子。

    想了想才应道,“碧霄宫以前是姜太后的,那并不是宠妃的住处。”

    “这宫里早没了皇后,谁去住碧霄宫,不就代表了皇帝的心吗?”

    细雪有着不一样的敏感,她猜对了别人的际遇,却猜不透自己的结局。

    春去秋来,四季更迭,时间过的那么慢,又那么快。

    在细雪的眼里,这宫中的四季似乎都是一个样子,都是那出不去的宫墙,都是那只能望见一个角的天空。

    都是那穿着青衣的宫人,都是那捧着托盘的小心翼翼。

    当初鲤鱼跃龙门似的要往宫里跑,如今想出去,却也是不能了。

    过了年,这眼瞅着细雪也快要临盆了,舒太妃不放心,让玉姒悄悄去看过一回。

    还特地交待了,让带一些燕窝过去。

    玉姒本来不欲管这些事,平白的惹上麻烦不说,还容易落下嫉妒的名声。

    但舒太妃交待了,自然没有不去的道理。

    拿了燕窝,玉姒便带了小茉去往福阳宫。

    小茉也在一边撇嘴,“小姐真是的,就不该答应舒太妃。

    你就是太好说话了,现在这样跑腿的活儿,也落在我们身上。”

    “小茉,教你多少次了,在宫里说话要谨慎。回去,罚抄两遍宫规。”

    小茉听见这话,才吐吐舌头,知道自己又多言了。

    到了福阳宫,玉姒见曾经风光一时的愉贵妃神情困顿,因为怀孕面目都有些肿胀,曾经清丽的容颜也失了颜色。

    这般面目,怕是再无机会了,至于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还不知是男是女。

    见了玉姒进来,也不理睬。

    那模样像是看厌了宫廷,也像是漠然了一切人和事。

    玉姒看了看,就出来了,她一边走一边心里暗想,没有了圣心眷顾,没有了娘家扶持,就这般模样,也是可怜。

    若有一日,她若落到这般田地,真是不敢想。

    还好,祖父已经是政坛常青树很多年了,门生故旧遍布朝廷,加上表姐的缘故,皇帝对太师还是相当尊重的。

    但若表姐有一日失宠,自己也没有孩子依傍,是不是更没有立足之地?

    玉姒的惊慌让她脚下一跌,整个身子就栽倒下去。

    奇怪,怎么迎接她的不是冰冷的地面,这般的有力,这般的温暖。

    “啊,陛下。”

    玉姒错愕的看着眼前的皇帝,不知他为何会出现在面前?

    但顾不得多想,她按照之前演练过几百遍的美丽姿态,给皇帝深深行了一礼。

    皇帝仿佛不经意一般,寻常的打了招呼,“玉姒啊,你这是从哪里来?”

    玉姒觉得脑门上就开始冰冷,这个皇帝,真的是心里各种清楚。

    “陛下,我方才受舒太妃之命,去看了葛采女。”

    “哦,辛苦你跑一趟,细雪怎样?算日子,也快了吧。”

    皇帝还是亲切的称呼她细雪,仿佛前朝的事儿并没有影响到他的情感,也仿佛过去这几个月并不曾冷落了她。

    玉姒心里不是滋味,她不解,怎么可以一边凉薄,一边又装作深情的样子呢?

    “既然陛下如此挂怀,为何不亲自前去看看?”

    皇帝盯着玉姒看了一下,这个女子有趣,竟然这样直白。

    细细看去,样貌也是很不错的,就是少了些韵致。

    “朕来问你,细雪的孩子,你觉得该怎么处理?”

    玉姒惊愕的抬起头,“处理?那可是陛下的骨血,如何处理,自然是要好好鞠养。”

    “你可愿意?”

    仿佛长久阴暗的天空一下子被撕开了一个口子,玉姒觉得自己的机会终于等来了。

    她立即跪下,如同冰冷的地面也怀着热切的鼓励。

    “我愿意。只是葛采女怕是不能留着了,众口铄金啊。”

    她鼓起勇气,宫内谁也没有谈起过如何处理葛细雪,这是皇家的忌讳。

    但这次她必须为自己争取一线机会。

    如果踏着别人的死亡,能拥有上升的机会,拥有更多荣耀的机会,为什么不呢?

    “是吗,我一直觉得细雪是无辜的呢……”皇帝的声音很低,玉姒听着,却分外真切。

    本来她还想着借助养育皇子来争取恩宠,可是照皇帝这态度,将来难免看着孩子思念母亲。

    若是再想起她也是帮凶,那可真是给自己添堵了,当下,她便打定了主意。

    “陛下,您可知外间都怎么议论这件事吗?

    如果再不妥当处理,遗患无穷啊,这将有损于帝王的威严。

    皇子是皇家血脉,但葛采女却什么也不是。

    她理当为了陛下的尊严,去死。”

    一阵短促的沉默,无声,却沉重。

    “朕知道了,你看着办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124899〕〔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重生八零:媳妇有〕〔杨辰宁蓉蓉〕〔乡间轻曲〕〔楼主大人求放过〕〔混在柯南世界做警〕〔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