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当操盘手的这几〕〔萌狐悍妻〕〔魔妃曲之来世了尘〕〔俄罗斯大妖僧〕〔来不及再叫你一声〕〔仙帝是怎样练成的〕〔从观众席走向娱乐〕〔乡村透视仙医〕〔盖世武神〕〔一世独尊〕〔超品渔夫〕〔丘子坟〕〔画妖师〕〔末日轮盘〕〔诅咒之龙〕〔来自亿万光年的男〕〔画里长安〕〔丹武邪尊〕〔我的空姐老婆〕〔婚后相爱:总裁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青云端 第七十四章 科场舞弊案
    衡英在碧霄宫里犹疑不决时,前朝也正在为了科举舞弊案而忙碌。

    制科考试发生舞弊,礼部上下的官员都是灰头土脸。

    考生们也跟着折腾受罪,刘侍郎当时就宣布了那一场成绩作废,三日后重新择题再考。

    刘侍郎这一举动倒是合乎礼仪,没什么可说的,这都是有定例可循的。

    清池在一边也无话可说,既然已经给二条司抢了审理嫌犯的差事,这些许流程上的小事情,还是让刘侍郎去做主的好。

    刘侍郎也仿佛在考生面前拾回了一些面子,看着底下人灰溜溜的退场,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考生们纷纷唉声叹气,对于大部分考生来说,不过是耽搁了几天时间,再考一次就是。

    可是昊京物价昂贵,对那些从外地赶来的小官员来说,等待的三天,也是要花费不少银两的。

    但花钱尚算小事,对个别考生来说,这重考的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

    因为,重考意味着之前的辛苦都白费了,而且有随时被揭发的可能。

    因而在三天之后,重新开考时,就有几个考生不见了踪影。

    连带他们的书童、仆役都一起不见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往年弃考这种事情也是有的,但考官也需要去补上弃考说明的文件。

    今年发生了体元殿的舞弊事件,便任谁也不敢担这个嫌疑了,怕被当作作弊的同谋。

    这几名落跑的考生,也就没了往年那种不予追究的好运气。

    他们万万没想到,放弃了考试,就已经有了作弊的嫌疑。

    或许,还以为可以一跑了之,也没想过,跑路的后果会更加的糟糕。

    皇帝听说之后,立即震怒,命二条司去追捕。

    京城防卫司和昊京府衙就都有些脸上挂不住,不光是长官灰败了脸色,就是下属们也各个觉得无精打采。

    这两个部门之间,本来经常互相抢些体面活,都存了些怨气,但见这次竟然被太监抢了去,真真是脸上无光。

    朝臣们也觉得这原本是城防的责任,如今直接让二条司这样的机构去办事,可见皇帝是动了真气。

    姜太后在的时候,最重规矩,内官们可是从来不敢这样僭越的。

    如今,这皇帝如脱缰的野马,谁也管控不了了。

    没过几日,朝会的时候,大总管清池竟然也站在了朝臣中间奏事了。

    本来大家都有些冷眼看着,没想到他一开口,大家都开始震惊了。

    “陛下,本司已经将几名落跑考生追回。

    他们已经供出,此次科场舞弊,确实是有官员在售卖考题,而且不止一人。

    连同售题的书局老板,也一同抓了审问,都已经招供了,供词在这里。

    涉案人员众多,本司没有皇命,不敢擅专,只是整理了名册呈上,请陛下过目。”

    “呈上来吧。”

    清池双手托举着供词和名册,仿佛有千斤重。

    一步一步走向丹墀,这种向中央权利的靠近,让外官们不自觉的颤抖了。

    以前皇帝也让太监们去办办事,但如今这样堂皇的在大殿奏事,仿佛也要跟外官们平起平坐,真是从来没有过的,太不寻常了。

    大家纷纷交换着眼神,对这种不寻常表达着不满。

    只是年前礼部的杨尚书被当众打了板子,后来也被迫辞职,官员们心中对皇帝虽然不满,也不敢随意开口了。

    吏部姚尚书经历了上次四皇子的谋逆案,对皇帝是种种不满,如今见太监都登堂入室,立即忍不住了。

    不等别人说话,他就排众而出。

    “陛下,我朝祖训不许太监干政,哪有太监当庭奏事的道理?

    让我等外官们,颜面何存?”

    说着,眼泪就下来了,仿佛列祖列宗都是他背负着的重担。

    “哦,祖训?朕让太监干政了吗?二条司不过是负责调查清楚,这不是交回来让刑部和大理寺处理吗,有什么错处?”

    皇帝拿着名册,随手翻了几下,漫不经心地说着。

    姚尚书见皇帝口气并不强硬,便又上前一步道:“陛下,老臣身为吏部尚书,掌管各级官员的认命,对每个部门的职责范围都清楚的很。

    这二条司虽然一直都有,但都是跟皇家安全有关的案子才能专案专查,并不是一个能干预前朝的机构。

    陛下此举,意在何为?”

    姚尚书表情丰富、声音洪迈,整个殿宇都回荡着他的声音。

    皇帝放下手中的名册,站起来,踱了几步,又重新坐下逼视着姚尚书,“老姚,你这是做什么?科场舞弊,礼部科举司固然逃不开去,你们吏部就没有责任吗?

    站在那里咆哮一般,朝廷官员的体面都去了哪里?

    朕意在何为?

    朕就是要你们晓得,太监作为内官,比你们这群人办事效率高多了。

    要论忠心,你们一个个自问一番,到底有多少?”

    见皇帝动了气,其他人都不敢言语,监察御史范虎觉得再不出声,让姚尚书这样僵着也不是办法。

    他出列来,毕恭毕敬对皇帝行了礼,开口道:“陛下息怒,臣等入朝为官,自然是为了效忠朝廷,为国为民。

    太监当朝奏事,算不得过分逾矩,但若审理案件就确实是有点不合适了。

    姚尚书也是怕坏了祖宗的规矩。”

    皇帝听到范虎的话,就知道是调停之意,想着如今刚开始确立皇权,也不宜和臣下们都撕破了脸。

    就缓了缓神色,换上了一副温和的面孔。

    “嗯,范爱卿言之有理。这次的审理还是交给刑部跟大理寺一起办吧。

    只是,这供词、这名册,都来之不易,也不能让我们的大总管白白辛苦了。

    这案子要办的快,也要办的好。我看得特别派一个督查去,你们既然说内官不合适,不如就指派了这次新科的状元去,让他试练一下吧。”

    此言一出,有那滑头的立即就知道殿试时有人得了皇帝青眼,大约这新科状元已经内定了。

    也有那乖觉的想的更多一些,只是朝堂上不便说话,都挤眉弄眼的,互相示意。

    范虎先领头应道:“陛下英明,就这么处理吧。”

    随即,大家跟着齐声高呼:“陛下英明,英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