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青云端 第七十九章 揭发
    春闱的事情一落定,眼看就要到端阳节了,宫里上下又开始忙碌。

    皇帝给状元加意栽培,让朝廷上的气象也为之一新,一切政务都开始慢慢理顺了。

    这已经是洪庆四年了,人们对宣德帝也越发的认可,觉得这个皇帝不光是能马上平胡虏,更是能马下致太平。

    跟着宣德帝,那就是直奔光明啊。

    随着榷酒银征收的顺利,朝廷的银子也多了起来。

    宣德帝去年便命人在昊京内外修建了几个义仓,官中出银子,秋天的时候囤积粮食。

    待粮食市价暴增之时,便开义仓,平抑粮价。

    昊京的穷苦百姓尝到的第一个利好,就是,终于可以吃饱饭了。

    本来三四月正是青黄不接,最是挨饿的时候。

    米价刚抬头,涨了两成,义仓官员便开始开仓卖粮,价格只有市价的七成。

    这一来,穷苦的百姓们,无不称颂宣德帝是少有的仁君。

    只有米商们,在暗暗地骂娘。

    有些官员也在上朝时抱怨说,朝廷这样出手干预市场,是不是不大好啊?

    宣德帝并未训斥,更为辩解,只将此人关在闲置的宫室中,才饿了两顿,那人就磕头如捣蒜,说知道错了。

    倒是让传话的內监们嘲笑不已,说陛下早说了,只要饿两顿,便知道穷苦的百姓们不能吃不起饭。

    要是百姓们吃不饱,那可是要出大事的。

    那名官员,灰溜溜的被送出了宫。

    这之后,再也没有人在宣德帝面前聒噪过。

    左相的身子自从去年冬日里吐了血,就一直不大好,拖了这半年,愈发只有出得气,没有进的气了。

    两口子托人传讯,请了灵微道人来,想知道女儿到底去了何方。

    灵微道人不忍,却又无法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她对着咳喘不已的左相说:“曼殊天资聪颖,是修道的奇才。当年若不是你们坚持要她入宫,也许她会有另外一条路可以走。”

    左相叹口气,提起旧事难免伤怀,他艰难的开口问道:“不知灵微师父,能不能给我们一个准信,曼殊到底是在何处?她还安全吗?”

    灵微道人摆了摆她的拂尘,仿佛挥去了一些笼罩在这个屋宅之上的晦气。

    “此去蓬莱无多路,她去访仙山去了,岂是我们凡人能跟得上的?”

    夫人见灵微道人说话藏着玄机,却又不肯吐露分毫,知道再问也是无用。

    但眼见着丈夫的身体就要不行了,这临终前的一个心愿,却不能了却,也实在是心如刀绞。

    左相只得说:“罢了,你们世外的人,从来不把生命当最重要的事情。

    老夫如今也要去了,若是能早些见到曼殊,我倒是开心呢。”

    左相这话一出口,夫人涕泪俱下,对着灵微道人,不禁生气起来,“天道,天道,你们口口声声说着天道,却从不告诉我们,天道,到底是什么?”

    左相家虽然愁云惨雾,但是挡不住整个昊京都是一派欣欣向荣。

    为了筹备端阳节,宫廷中更是充满了欢乐的气氛。

    从上到下,都洋溢着节日的喜庆。

    这一阵子,大总管清池都没有睡过好觉,一是要伺候好了云妃主持的第一个端阳节,各样器物、摆设都务求体面漂亮,把银子花的跟淌水似的。

    本来就奢华的碧霄宫,如今更是多了许多花样出来。

    一尺多高的红珊瑚,配上象郡供的明珠,西昆仑产的碧玉,配上东越州供的重锦,让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太监小宫女频频咂舌。

    二是想起周尧来,他就不能舒坦的喘口气。

    宫里的杂务尚有停歇的时候,这个周尧却不能让他有一刻的安宁。

    加上频频入宫请见,总是在他眼前晃悠,的确是让人气闷。

    不止一次地想过,是不是该去揭发他曾经商家子的身份。

    甚至想好了说辞,怎么偶然的提起他,怎样不露声色地说起往事,怎样掩饰住内心那条嫉妒的发狂的毒蛇……

    直到有一天,皇帝忽然问起来。

    “清池,你先留一下。”

    入夜,他送了端阳节要表演的庆典节目单,做了说明正准备退下时,皇帝忽然叫住了他。

    无来由的,他的心一抽一抽的,仿佛有什么东西点燃了。

    “是,陛下,还有什么吩咐。”

    “春闱的探花,周尧,你可知道他的底细?

    看着花团锦簇一个人,却总说要去兵部,被他磨不过,前日刚允了。

    他的事,云妃说你最清楚。

    你给朕说来听听。”

    清池的预感得到了印证,却一下子有些懵了,不知道这是一个落井下石的机会,还是一个做情圣的机会。

    皇帝见他没有往日的灵光,有些纳闷:“怎么,你跟他不会是有些什么挂落?”

    清池顿了顿,往事在脑海中回溯,他拣选了几件准备说与皇帝听听。

    “陛下,我与这个周尧既不是同乡也不是什么学友,并不认识,不过听说了一些他的事情,倒是有趣的紧。

    要是您不嫌烦,我就说几件,您听了就当解闷吧。”

    皇帝见他回复的甚是规矩,便郑重地点点头。

    这样一个机会,不知是不是暗暗的祈祷有了回音;

    这样一个机会,不知是不是纠结的内心终于有了答案。

    此刻,他站在这明晃晃的观德殿里,却有一丝一丝的暗影在眼前晃动。

    那是私欲在膨胀,那是心中的魑魅魍魉在叫嚷。

    他慢慢的开了口,声音温柔,仿佛讲述的不是他的情敌,仿佛讲述的是他的爱人一般。

    “周尧是建威大将军周居瀚的庶子,花郎社的干将。

    为人潇洒有意气,虽然没有名门嫡出的贵气,却有着俊美的容貌、谦和的性子,很是得人爱戴。

    他的母亲以前是一个歌姬,本名不可考、花名叫做初音,虽然没有隶属教坊司,却也是商女的身份。

    所以,周尧,也是商家子。”

    平静地说完这番话,他抬起眼看皇帝,发现皇帝并没有表现出震惊或者失望的深情来,表情淡淡的,看不出喜怒。

    按照鸿音王朝的传统,商家子是不能参加科举的,更是不可能参加什么制科考试。

    如果要说舞弊,没有比身份舞弊更恶劣的事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乡路有花香〕〔医路芳华〕〔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精灵之新兴时代〕〔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师父嫁我可好〕〔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