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才天医〕〔江颜林羽〕〔去天外〕〔江颜林羽免费小说〕〔倾城神医,逆天娘〕〔攻略小社会〕〔江颜林羽免费小说〕〔乱世婚宠少帅夫人〕〔意外成为少帅夫人〕〔顾晚霍西州〕〔顾晚〕〔最佳女婿〕〔狼抬头〕〔天庭红包群〕〔一胎双宝:总裁爹〕〔神工〕〔乱世婚宠:少帅,〕〔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婚久情深:老婆大〕〔乡村透视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青云端 第八十三章 分魂术
    皇帝回到的昊京王城的时候,宫里的妃嫔们大都已经睡静了。

    唯有留守的宫人,在尽着自己的职分。

    有那守着灯火昏昏欲睡却强撑着的,也有那精心看着茶水炉的,还有那四处敲着梆子巡夜的。

    一切都井井有条,可见清池平日里的管束得当,宫人们都安分守己。

    小德子见皇帝回来,忙忙的从观德殿里迎出来,说太妃夜里问了两次,还是裴淑媛应付过去的。

    “太妃最近这般聒噪,以前太后也不怎么讲究日日晨昏定省,她现在倒是越发摆谱了。”

    皇帝的语气有点不善,但舒太妃是皇帝生母,小德子不敢说什么造次的话。

    他轻轻接过皇帝的腰带,细声细气道:“太妃也是关心皇上,裴淑媛倒是每日都去问安的,说是替皇上尽孝。”

    皇帝招招手,又把腰带系上,“朕出去走走,你不要跟着。”

    小德子应了声是,不知自己哪句话说的不对,更不敢追问皇帝要去哪里,只好在观德殿里默默的发呆。

    跟着皇帝好几年了,却越发不懂得他。

    起先,他还以为自己已经算是皇帝身边的核心人物了,但时间长了,他才渐渐明白,跟在身边,并不代表什么。

    这个皇帝不一般,他的心思细腻,又决不轻易外露,就算是云妃娘娘也未必猜得透。

    外人看着云妃娘娘已经独得圣眷了,但小德子却觉得,皇帝心里有一个人,他藏的紧紧的。

    小德子只能猜到开头,却猜不到结尾。

    皇帝出了观德殿,又一次去登上宫墙。

    对面日新里的一排临王城的小楼里,还有几个窗口点着了红绿的灯笼,有人在那里吹吹弹弹。

    一声二声清脆的歌音,带着哀调,从静寂的深夜的冷空气里,传到他的耳朵里来。

    这大约是漂泊天涯的歌女,在那里卖钱的歌唱。

    天上罩满了灰白的薄云,同破烂的大钟似的沉沉的盖在那里。

    云层**也能看得出一点两点星来,但星的近处,黝黝看得出来的天色,好像有无限的哀愁蕴藏着的样子。

    姬繁生每一次走上这宫墙,就想起他悄悄地那次送行。

    大家都以为他已经回去的时候,他却悄悄的登上宫墙,他想最后看看她的样子。

    其实,那时候,他就约略知道,倔强的若水是要一去不回头了。

    若水在前面打马远去的身影,总是挥之不去。

    她竟然没有回头,仿佛没有一丝不舍,山若水,果然是一个冷情的人。

    但之前说的那些话,还算数吗?

    十三岁,她第一次击败一点红,成为江湖有名的剑客。

    他看她依然是那个邻家的女子,或许有一天多赚点钱,可以跟她在一起,帮她料理那些俗事,做一个家里的男人。

    不,他知道自己不会的。

    当时那么喜欢她,也没有真正想过只守着她一个人。

    虽然她也从没说过,想要嫁给他。

    但那些年的感情,依然是真的。

    如今的伤痛,也依然是真实的。

    春风沉醉的晚上,他一个人想着些旧事。

    想着他为整个鸿音王朝做的奉献,他很迷惑,究竟是他这个皇帝主宰了天下,还是整个天下主宰了他。

    这个夜晚,云妃也在碧霄宫里难眠。

    那个声音突然响起的时候,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然而晚风轻拂,室内花香阵阵,宫人们细碎的脚步声,窗外的猫儿还在发情的嚎叫。

    一切都在提醒她,这是清醒的状态,而那个声音是真实的。

    “衡英,衡英,我回来了。”

    声音是那样熟悉,连语调都是那样轻快,充满了熟悉的韵律。

    算一算时间,看来,他是真的做到了。

    四年了,时间真的是一晃而过。

    她没有想过他会真的回来,一时间她真假难辨,是自己的一点痴念成了真,还是妄念起了幻觉。

    她迫切地想再听一次那个声音,先是屏退了宫人,后来连猫咪都给赶跑了,可是那个声音却再没有响起。

    她仔细的回想他临走时的情景,病床上游丝一般的气息日渐衰弱,他俊美的眼睛也开始无力睁开。

    他们都知道,钟怡快要走到生命的终点了,虽然大家都不情愿,可也不愿他这样受苦拖下去。

    老阁主查询了所有秘术典籍,依然没有找到可靠的方法。

    只有一本残破的古书里,记录了一个令人惊骇的暂全之法。

    在喝了半盏参汤,钟怡撑着身子看过之后,淡淡地说:“我的命是天要夺去,人世走一遭,有慈父,有娇妻,我已经知足了,何必要如此呢?”

    他的声音已经是极为微弱,随时都仿佛要停下来喘口气的样子。

    但还是坚持着,说完了这句话,他才向后靠在厚厚的枕垫上。

    “我们是不舍,真的真的舍不得你啊。”衡英的眼泪流了太多,眼窝都是热的。

    钟怡点点头,他怎么会不知道,父亲和妻子对他的不舍。

    只是他的生命正在以最快的速度流逝,虽然心痛,但没有人可以逆转这一切。

    “达马蒂的方子,有着奇异的妙处,哪怕只是一线生机,我们也希望能成功。”

    老阁主不肯放弃,握着钟怡的手鼓励他,两只眼睛都挤满了浑浊的泪。

    “既然这样,那便一试吧。

    假若来日归来,我只是一缕魂魄,也算是活着吗?”

    “人的生命到底是什么,我活了这把年纪,也还是不清楚,也许是人们常说的一口气,也许是情感和记忆。

    如果你还有情感和记忆,那不就如同活着吗?”

    “好,我答应你们。只是这个俊美躯壳,没什么用了,倒是可惜。”

    衡英记得他那时的口气,倒不像是赴死,也不像是要接受痛苦万分的分魂术,不过是孩童做游戏一般,轻松极了。

    分魂术,发明这个秘术的人,一定是对尘世有太多眷恋,即使身体已经不能支撑,也依然想多看看这个世界。

    千百年来,真正能承受,并能成功的,琅嬛阁有记载的也不过数名,各自有着幽微的心事,不足为外人道。

    那还是安烈帝的治下,一切还没有纷乱的迹象,谁知道他们命运的转角就要出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