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姜少,宠妻不太晚〕〔从今天开始做女婿〕〔快穿之醋王系统总〕〔我能打造神器〕〔抛弃一切只愿换你〕〔重生之逆世时光〕〔时光情书〕〔掌家小农女〕〔抗战之重生李云龙〕〔我爷爷是迪拜首富〕〔鉴宝黄金手〕〔我在星际开花店〕〔穿梭时空的侠客〕〔上门狂婿〕〔医婿〕〔张玄林清菡〕〔顶级强者张玄〕〔重生三国当皇帝〕〔顶级强者〕〔猎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青云端 第八十六章 地魂登岸
    衡英回到碧霄宫,喜忧参半,皇帝来看她时,见她也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

    “今日怎么了,看着这般愁苦?”

    姬繁生很少见到衡英这个样子,每次来见她,总觉得碧霄宫是昊京王城最舒服的所在。

    不仅是布置的富丽堂皇,让人如在仙境,最主要的是衡英总是气定神闲,何时有这样的愁苦过?

    宫中最忌给皇帝脸色看,都是各个打扮的花枝招展,拿出最靓丽的一面来,但衡英从来不取巧。

    她就是本来的面目,装扮也是图个自己开心,不装扮的时候,也自有林下风致。

    这一点真的是别人比不得的,但谁又有她的家世,她的美貌呢?

    更不用她那一颗玲珑婉转的七窍心,总是把皇帝的意思摸的透透的。

    今日,她却这样不开怀起来,定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

    衡英见皇帝过问,认真地想了想,方开口道:“陛下,可相信魂魄之说?”

    皇帝摇摇头,笃定的说“我不信,虽然古籍中说,随神往来者,谓之魂。

    但究竟有没有,谁也没见过,我只活在当下,不去想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事情。”

    皇帝即使自己受到了火神的祝福,但他对魂魄这些东西,依然不肯相信。

    “在青城山的时候,我听师父说,魂者,神之初气,故随神而往来;

    阳气生发,则魂变而为神。

    人的精神会分成三魂,一为天魂,二为地魂,三为命魂。

    天魂管人的智慧,地魂管人的情感,而命魂管人的阳寿。”

    皇帝听着觉得新奇,点点头道:“这样说来,可能真的有吧,民间常说三魂七魄,也有叫魂的仪式,但我一直以为是骗钱的玩意。

    既然有人力不到的地方,自然会有这些神秘的东西。

    但我的云妃,治理国家也要靠这些吗?”

    皇帝随手剥了一个金黄的枇杷,酸甜的口感,让他口中生津。

    他又剥了一个递给衡英,衡英接过来却塞进皇帝口中。

    “陛下说的是,这些都不是正道。

    只是,我想着,如果有一天,我失魂落魄,你会去寻我吗?”

    皇帝见这话说的突兀,却又十分真诚,不像是戏言,便肃容站起,“衡英,若有一天,你魂魄有失,我定当寻访世外高人,帮你诊治。”

    “有陛下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衡英缓缓吐出一口气,仿佛真的放下了心事。

    等皇帝走出去的时候,日头正晒的猛,他不过是过来吃午饭休憩,还要返回观德殿去起草文书,宫学的事情已经准备开始在前朝议了,这两天得抓点紧。

    彩墨送皇帝出去,回来见云妃在窗下呆呆的。

    她的目光似乎是在追随着皇帝的英姿,又似乎没有聚焦任何人、任何事,空洞洞的显得怕人。

    画心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看着小姐的神情那样奇怪,只能去跟彩墨交谈两句。

    “彩墨,你能知道发生了什么吗?你可知道什么是三魂。”

    “三魂?”彩墨听到这个词,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没什么,修行的人,都会谈这些的,放心吧。”

    画心却不能放心,感觉一颗心从此提起来就放不下了。

    在遥远的达马蒂,若水一行人经历了数次的风浪,终于登岸了。

    她的古剑在登岸的一刹那,发出一声龙吟。

    那声音仿佛是寻找到故主的宠物的哀鸣,又仿佛是压抑许久,终见天日的呐喊。

    一群人都沉浸在登岸的喜悦中,只有若水听见了这不同寻常的动静。

    这柄剑,是父亲给她最后的礼物。

    她始终记得,父亲临终时,用颤抖的手把这把古剑交到她的手上。

    “这是苌虹剑,先祖在紫云山得来的,最能汇聚四方灵气,她能助你登上青云端。”

    “青云端?父亲,我不要什么青云端,我要你一直陪着我。”

    若水的眼泪仿佛断线的珠子,她眼睁睁地看着父亲的身体日渐得羸弱,终于到了告别的一天。

    “若水,你听我说,这是你的使命,苌虹剑会指引你去达马蒂的。”

    “我不想去什么达马蒂,我就在我们婆罗洲好好过日子。”

    若水眼泪汪汪,她真的不想去什么父亲心心念念的达马蒂。

    “跟那个隔壁的臭小子吗?傻闺女,他心里可从来没有你。”

    父亲仿佛早就看透了姬繁生那躲躲闪闪的眼神。

    那时候,他们还小,但如同预言一般,两个人的确是越行越远了。

    “历剑,练兵,斩妖,除魔,王天下。”父亲的话始终在耳环萦绕,一路行来,她似乎没有选择。

    今天,她已经踏上达马蒂的土地。

    她依然不明白,自己为何被选中要完成这个使命?

    为何自己的家族就要承接这样的使命?一代又一代,积攒着力量。

    直到自己,终于有了别样的天赋,可以真正承继苌虹剑,可以扬帆达马蒂。

    这个神圣的时刻,苌虹剑发出异响,这是在提示自己什么吗?

    白恒见她愣愣的,“若水,怎么不开心,我们终于登岸了,这是历史性的时刻。

    婆罗洲人,从来没有人真正来过这里,只有我们见证了历史。”

    白恒看着那巍峨的城市群,从岸边一直绵延到内陆去,那些传说中的繁华景象,虽然想象过很多次,但真的出现在眼前,他还是说不出的激动。

    曼殊也不出声,静静的看着苌虹剑。

    “分魂术,苌虹剑上有分魂术?”曼殊吃惊极了,她没有想过,师父提到过的秘术会出现在眼前。

    若水与她对视一眼,她们仿佛达成了什么默契,都绝口不再提苌虹剑的事情。

    “你们,怎么都这么镇定?这可是达马蒂啊。”白恒有点气馁,没想到这两个人都呆了。

    “山将军,那边有一队人围过来!”小邱慌张地跑过来。

    白恒顺着小邱的指示去看,一向和善的达马蒂人,却全副武装,朝这边冲过来。

    大约,从来没有婆罗洲的商船来过达马蒂。

    面对这种情景,他们也慌了。

    若水把苌虹剑握的更紧了一些,在这里,她要护着身后的一众人安全。

    她是他们的女王,是他们的生存的希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傲娇特警〕〔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夫子剑〕〔八零女医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