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国首席的盛婚夫〕〔追求永生路迢迢〕〔最废女婿〕〔异度生存指南〕〔诸天万界神龙系统〕〔早好霍同学〕〔遇见你我无路可退〕〔英雄之诗〕〔鸽力无穷〕〔别把牧师当奶妈〕〔全息DNF之神级辅助〕〔次元墙破碎的世界〕〔深渊公寓〕〔我的枪战梦想〕〔猎魔逆天录〕〔车神代言人〕〔我的岁月待你回首〕〔美女总裁的极品兵〕〔承包大明〕〔神圣罗马帝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74章 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儿子,这些东西哪来的?”

    苏青封看着满地的洗星石,一张脸铁青的像是一块大石头。『→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随后,他盯着苏越,瞳孔异常凝重。

    白志庸酮信集团一群人,早已经被震撼到哑口无言,那些专家团队连忙上前,拿出了用源能石制造的仪器。

    经过一番探测之后,果然是洗星石的特殊波动,没有一点点的意外。

    甚至这些洗星石内部的能量波动,还要超过科研院现存的那些。

    其他的玉菱竹也一切正常。

    白志庸瞳孔一闪一闪。

    该死!

    计划有变啊。

    白志庸费尽心机,拿到了封锁竹林的权限,他甚至还狐假虎威,用到了袁龙翰的名号。

    可现在成了无用功。

    苏青封的归神塔就差两种原材料,现在已经齐全了,甚至还有大量的超出。

    为什么会这样。

    苏青封这个儿子,哪来这么多玉菱竹和洗星石,简直难以置信,白志庸想破脑袋都想不到这一步。

    这下,可以威胁苏青封的东西,就全没了。

    失去苏青封的气血帮助,失去黑页的冠名权,自己突破八品的事情,就会被无限搁浅。

    起码,三五年内,根本没有任何希望。

    如果运气一直不好,这辈子都可能桎梏在七品,再也无法突破。

    白志庸脸色发白,他不甘心啊!

    助理狠狠捏着拳头。

    相比白志庸,助理更加气的肝疼。

    白志庸吃肉,他同样可以喝口汤。

    这次针对青王的逼迫计划,就是助理通过各种资料分析而来,所以他才有资格当白志庸的心腹。

    如果这次计划失败,助理的地位将一落千丈。

    输不起啊。

    助理因为自己突破的事情,欠了一屁股高利贷,如果没有巨额的薪酬和奖金,自己的下场就只剩下去湿境厮杀。

    毕竟,助理只是个高级打工仔,只是个狗腿子。

    “哈哈哈,苏越,你果然不愧是被称为奇迹之子的家伙,这种情况都能力挽狂澜!

    “你可是帮了你爸大忙了!”

    少将哈哈一笑,随后也轻蔑的看了酮信集团的人。

    他没有阻拦酮信集团去测试,毕竟他也想看看真伪。

    真实无误。

    看着白志庸现在的嘴脸,少将甚至想放一挂鞭炮。

    可惜,湿境没有鞭炮。

    “苏越,这些东西哪来的?”

    苏青封表情凝重,又沉着脸问了一遍。

    “额,我在追杀一只短捕猪,无意中看到一块大石头,本能的感觉到不正常,就潜伏过去劈了一斧头,谁知道那石头硬的可怕!

    “没想到真能帮了老爸!”

    苏越心里还有些激动。

    他全程偷听了酮信集团这群人说话,没想到这群贱货竟然想用洗星石来威胁老爸。

    苏越以前阅读过一篇文章,主要讲述战斗武者替气血武者消化气血丹的事情。

    这种事情吃力不讨好,对战斗武者的伤害特别高。

    甚至,是永久性伤害。

    酮信集团之所以威胁老爸,就证明这件事情对老爸至关重要。

    还好!

    专治牙疼。

    吱吱吱!

    猪智慧在苏越的掌心里吱吱了两句,表示抗议:明明是本猪冒死带路,你竟然磨灭了我的功劳。

    吱!

    结果在苏越狠狠一抓以后,猪智慧一声尖叫,再不敢乱叫。

    “苏越,你这运气,还真是逆天!

    “不过也只有你能把握住这种机会,如果是别人察觉,可能都劈不开。

    “但如果是宗师斩开,洗星石也就失去了本来的效果。”

    少将狠狠捏着苏越的肩膀,眼睛里是抑制不住的欣赏。

    他和苏青封年纪相仿,甚至在懊恼,为什么自己却没有这样的好儿子。

    如果上苍能给自己一个这样的儿子,他宁愿不要自己的宗师资格。

    太让人羡慕。

    “诸位,我可以打断一下吗?

    “专家先生我问一句,这些洗星石和玉菱竹,您可以判断出大概的出土时间吗?”

    这时候,助理跑上前去,连忙问道。

    “很杂乱,但大概都是在三天以内!”

    专家说道。

    “那就对了!

    “苏越同学您好,虽然东西是您在竹林找到的,但可惜,在一周前,这片竹林的所属权已经属于酮信集团!

    “按照神州律法,您现在从竹林里拿出来的任何物品,都属于不合法所得。

    “酮信集团没有罚没物资的权利,但咱们也得经过神州官府的宣判。

    “很抱歉,这些物资,现在青王不可以拿走!”

    助理终于找到一线生机。

    他是白志庸培养的讼棍,从中学开始就在研究神州的各种律法,最善于寻找律法的小漏洞。

    助理并没有说玉菱竹和洗星石属于酮信集团,他只是表明了物资归属有纷争。

    既然有纷争,就涉及到打官司。

    十年漫漫官司路。

    只要神州开庭,酮信集团有大量的时间可以将诉讼时间拉锯到一两年。

    对酮信集团来说,这已经是一种胜利。

    青王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他就是着急用归神塔。

    战斗武者和气血武者不一样。

    气血武者的突破可以等待,可战斗武者不行,他们分秒必争,容不得耽误。

    这批物资会被官府封存。

    而以后竹林的归属权属于酮信集团,苏青封迟早还会求自己的老板。

    还有得救。

    不管是苏越,还是苏青封,亦或者深楚军团,他们都必须得遵守神州律法。

    “对啊!

    “我一周前就拿到了资格证,现在这批货物有争议,咱们得等神州判决!”

    白志庸瞳孔猛地一闪。

    随后,他又一脸赞许的看着自己的手下。

    不错。

    不是个废物,没有枉费自己大价钱去培养。

    这一周,他一直在试探苏青峰的底线。

    “你们……简直是在找死!”

    少将狠狠瞪着白志庸。

    这群不干好事的吸血鬼,永远都找到漏洞。

    偏偏从律法上来说,竹林确实已经属于酮信集团,严格意义上讲,苏越现在越界了。

    神州以前也有过类似的纠纷。

    站在第三者的角度看,其实是酮信集团占据了上风。

    “我并没有说这批物资属于酮信集团,我只是觉得有争议,请求神州官府开庭审理而已!

    “我不知道这句话,为什么会让我死?”

    白志庸平静的看着少将。

    他好歹是个七品武者,少将只是六品。

    咔嚓!

    咔嚓!

    咔嚓!

    大地突然开始龟裂,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股令人窒息的杀气,蔓延在每个人头顶。

    苏越掌心里的短捕猪瑟瑟发抖,差点被吓得断了气。

    酮信集团的一群专家团队,已经一个个都坐在地上,浑身都在颤抖。

    助理虽然没有摔倒,但也脸色发紫,给人一种正在溺水的感觉。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苏青封。

    太可怕。

    以前老板和苏青封交易,助理只能看到苏青封的底线一点点在降低,他根本没想到青王的实力这么强。

    现在,他有一种下一秒就可能下地狱的感觉。

    “青王,请你三思。

    “我来开采竹林,得到了我老舅的允许,你杀人之前最好想清楚。”

    白志庸被压迫到骨骼都在嘎嘣脆响。

    他第一次感觉到生死危机。

    所以,白志庸搬出了袁龙翰这座靠山。

    虽然,袁龙翰根本就不知道竹林的事情。

    “青王,冷静一下!”

    少将更是被吓得魂飞魄散。

    他到不是担忧白志庸这群吸血鬼,他们死在湿境也死不足惜。

    少将是担心苏青封。

    万一他控制不住脾气再次杀人,事情就不可收拾了。

    白志庸的身份特殊,关键他真的是大元帅的亲戚。

    一旦杀人,苏青封以后的身份,就是一个逃犯。

    他这辈子再也没有资格踏入神州的土壤,哪怕是深楚大监狱都不行。

    关键苏青封没办法和元帅交代。

    袁龙翰可是苏青封的救命恩人啊。

    嘎嘣!

    苏青封狠狠捏了捏拳头,随后收敛了杀气。

    他到不是愤怒酮信集团的咄咄逼人,他是见不得儿子受委屈。

    至于什么逃犯,苏青封才懒得在乎那些。

    他收敛杀气,第一不想对不起袁龙翰,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同时也是授业恩师。

    第二,苏青封不想耽误了苏越的前程。

    虽然苏越可以在湿境生存,但自己没资格剥夺苏越回地球的权利。

    所以,苏青封冷静了下来。

    呼!

    少将狠狠呼出一口气。

    他很欣慰。

    看来,青王的脾气确实被改造了不少。

    如果在以前,苏青封一定会杀人。

    酮信集团这群人欺人太甚。

    “将军,你账户里有现金吗?”

    这时候,一直一言不发的苏越,突然开口问道。

    “呃……有……”

    少将一愣。

    他一肚子好奇,苏越要现金干什么?湿境又没办法去花钱。

    而且以苏越上次的功劳,他功勋发放下来,最少都有十个亿。

    “够300万吗?”

    苏越又问。

    “差不多吧!”

    少将思考了一下。

    好惭愧。

    苏越年纪轻轻,资产过十亿,而自己账户里还不知道够不够300万。

    人比人气死人啊。

    我这个少将简直像是纸糊的。

    “借我用一下,顺便转到酮信集团的账号里,就算……医药费吧!”

    轰隆!

    苏越话音落下,身躯已经如猎豹一样闪烁出去,因为速度太快,地面泥浆飞溅,甚至出现了一连串的残影!

    “按照神州治安律法,打架斗殴,我照价赔偿,按一拳3万处理,我先打你300万的!”

    轰隆!

    苏越话音落下,白志庸身旁的助理,已经被苏越一拳高高轰飞在天上。

    “喜欢玩律法是吗?

    “我现在是西武学生,我还是神州军部功臣,如果你敢辱骂我,或者对我动手,那你就是羞辱神州功臣,我可以让侦捕局逮捕你,最少都判你一年。”

    轰隆隆!

    还不等助理身躯坠落,苏越又是一脚将他踢飞。

    当然,苏越也没有专门去踢他的要害部位,只是纯粹的让他疼痛。

    “白总,救命!”

    轰隆!

    助理一个低阶的气血武者,他根本就没有躲闪的能力。

    别说躲闪,他连落地的机会都没有。

    轰隆!

    轰隆!

    轰隆!

    几秒时间,助理已经被殴打到鼻青脸肿,浑身疼痛,他觉得自己要死。

    “苏越,住手,你太过分了!”

    白志庸挥挥手,他身后几个战斗武者立刻就要上前阻止苏越。

    他甚至还带了一个六品的佣兵。

    “我儿子正在打架,如果谁敢动我儿子,我会让你们浑身没有一根完整骨头。”

    苏青封也没有移动,他只是淡淡说了一句话。

    “谁敢在深楚大监狱的地盘动武,休怪我以劫狱的罪名处理你们。”

    少将也杀气腾腾。

    只要酮信集团敢出手,他就有理由出手。

    “你……

    “苏越凭什么可以殴打我的手下?”

    白志庸气的浑身颤抖。

    深楚军团纯粹是在欺负人。

    “苏越一个西武的学生,不过是在打架斗殴而已,我是深楚军团的少将,又不是侦捕局的人,我哪能管了这么多闲事!”

    少将冷笑道。

    这时候,助理已经被打到和猪头一样。

    “凭什么我们动手就是劫狱,苏越动手就是打架斗殴!”

    白志庸咬牙切齿的问道。

    这特么简直就是双标。

    还有王法吗?

    还有法律吗?

    “因为这是我说的!

    “对了,既然是打架斗殴,你也可以让你的手下去打苏越啊,我又没有拦着!”

    少将轻蔑的笑了笑。

    “他根本打不过,你……太过分了。”

    白志庸看了眼不远处。

    助理即将被打到生活不能自理。

    指望还手?

    开什么玩笑。

    别说你只是个四品的气血武者,你就是五品巅峰的战斗武者,都不可能是苏越的对手啊。

    他特别着急。

    在神州聘请一个律师不难。

    但聘请一个愿意为了自己不惜得罪人的律师,那就难了。

    而且因为要下湿境的原因,这个律师还必须得是武者。

    这个助理,可是他大价钱培养起来的人才。

    如果被打成哑巴,自己损失大了。

    关键以后谁来给自己出谋划策。

    轰隆!

    轰隆!

    轰隆!

    “可惜啊,只有300万,借别人的钱不好意思挥霍,否则我能打成你植物人!”

    终于,苏越打完了300万的拳头。

    而助理浑身疼痛,他想昏迷,但根本就做不到。

    成也气血,败也气血。

    助理也想过去状告苏越。

    可惜,自己是武者,有一定的伤势恢复能力,偏偏苏越打的力道还很精准。

    自己可能告他伤害,但这种事情可以花钱解决。

    偏偏苏越是学生,还是功臣,官府也会向着他。

    指望用重伤害来拘捕苏越,那根本就不可能。

    该死!

    今天遇到对手了。

    “我苏越拿出来的东西,就是我苏越的,谁要是敢使坏心眼,我就要打残谁。

    “我苏越也不是威胁任何人,这湿境到处都是九品妖兽,到处都是横行霸道的九品异族,神州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开采队全军覆没的记录。

    “你们可以拿走竹林的开采权,但这里到底有多安全,可就不是你们说了算了。

    “我苏越已经阴死了不少八品,连黑页我都能活捉,我还真没把你们放在眼里。

    “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如果你们谁敢踏入竹林半步,我会让你们这辈子都走不出来。”

    撒撒撒!

    撒撒撒!

    也就在苏越话音落下,竹林内部出现了数不清的声音,淅淅索索,应该是竹叶相互摩擦的声音。

    这时候,人们才看清楚。

    原来是短捕猪。

    铺天盖地的短捕猪,一只只腥红的猪眼睛,即便是苏青封都有些头皮发麻。

    数量实在是太多,而且戾气冲天。

    这群短捕猪恨透了苏越,所以他只要释放出一点点自己的气血,就可以引来猪群的仇恨。

    用来吓唬别人,也最合适不过。

    果然。

    酮信集团的开采团队齐刷刷后退了好几步,生怕自己会惹祸上身。

    他们已经被猪群吓破了胆。

    “将军,帮我用源像石做个证,证明酮信集团并没有能力开采竹林。

    “我苏越代表西武学生会,可以去竞标这次开采资格。

    “一群废物,该滚哪就滚哪去。

    “和我一个大学生玩律法,你简直就是个孙子!”

    苏越一脸不屑的藐视着白志庸。

    律法是一柄剑。

    你能拿起来伤我,我同样可是用来反击你。

    老爸之所以吃亏,可能是因为他没文化吧。

    “对啊,其他单位可以竞标,西武完全有这个资格!

    “白志庸,酮信集团现在封锁了竹林,如果你们的专家团队再不进去,我就会把这段资料当做证据,让官府撤去你们的开采资格。

    “给你们10秒时间考虑!”

    少将举着源像石,一脸解气的表情。

    果然,大学生是祖国的希望。

    对付这种无赖,还是年轻人的手段多。

    让你们再嚣张。

    酮信集团一群人面面相觑。

    他们把助理扶到白志庸身旁,现在也只有等助理出主意了。

    “总裁,放大招吧。”

    助理看着白志庸,狠狠点了点头。

    白志庸咬咬牙。

    他思考了一下,权衡了一下。

    黑页和苏青封,自己必须要拿下,哪怕没有苏青封,黑页也必须要拿下。

    这关系到自己的八品命脉。

    不仅仅是实力,还关系到寿命。

    白志庸要不惜一切代价。

    随后,他从自己的择兽腰包里,拿出一个全新的文件。

    “你们鼠目寸光,我封锁竹林,除了想和青王谈判之外,还有我老舅交代的一项秘密任务。

    “因为这个秘密任务,所以竹林里的一切东西,都不可以拿走。

    “青王,我知道你厉害。

    “苏越,我也听说过你的霸道。

    “但你们难道要违抗大元帅的秘令吗?”

    白志庸深吸一口气,以一种很凝重的口吻说道。

    “是大元帅的亲笔签名!”

    少将走上前去。

    他仔细辨认了一下,是袁龙翰的笔记无误。

    深楚军团保存着不少袁龙翰下达的文件。

    “这难办了。”

    苏越也死死皱着眉。

    如果真的是袁龙翰的密令,自己就争辩不过,哪怕是老爸都没办法说什么。

    这不是简单事情。

    苏越看像老爸。

    然而,苏青封依然看着那些洗星石,面无表情。

    他甚至有些走神,似乎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事情。

    白志庸转头,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助理。

    这密令当然是伪造的。

    这是助理的最后一个办法,毕竟是逼大名鼎鼎的青王就范,途中的波折必然很多。

    果然,白志庸最终还是拿出了最终底牌。

    没有人敢去找袁龙翰求证。

    这是密令。

    而且袁龙翰日理万机,也没有机会来监狱找苏青封见面,绝巅更不可能下湿境。

    至于苏越,那更是没有机会。

    所以,这伪造的密令,不可能被人知道。

    “这位少将,希望你保护好大元帅的秘密,免得被异族知道,这是军令。

    “还有苏越,你也不可以泄露一点点信息。

    “青王,还是那句话,我知道归神塔很重要,但我也很需要黑页,我答应你,我不会让黑页有危险!

    “冤家宜解不宜结,咱们的合作,真的是双赢啊。

    “我是大元帅的亲人,您看在他老人家的面子上,也该帮帮我。其实关于黑页这件事情,我老舅也已经默许,他只是没办法公然说出口而已!”

    白志庸走到苏青封面前,语重心长的说道。

    他说话的语气,难免像是一个胜利者。

    对。

    每次谈判成功,白志庸都是这种语气。

    无往不利,战无不胜。

    咦!

    好像有点不对劲。

    苏青封的表情不正常,他太平静。

    以苏青封的脾气,他应该很愤怒,并且很无可奈何才对。

    可现在,苏青封的眼神里有些戏谑。

    他好像在看戏。

    对,

    他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小丑。

    ……

    “白志庸,我什么时候给你的密令,我怎么不知道?

    “还有,我默许过什么?黑页要用来研究丹药,我什么时候答应过给你。”

    ……

    就在这时候,在竹林深处,有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

    “大元帅!”

    深楚军团少将一愣,随后立正敬礼,他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沙哑。

    大元帅,竟然来了湿境?

    “老舅,您……您怎么……”

    白志庸看清楚袁龙翰的身影之后,吓得后退一步,差点一屁股坐在泥浆里。

    他被吓得魂飞魄散。

    “我怎么会在湿境?

    “我如果不来,又怎么知道你已经犯下这么大的罪!

    “白志庸,我很失望!”

    袁龙翰摇摇头。

    ……

    对不起大家,家里真的有点事情,并不是偷懒。

    再给我几天时间,我现在只能抽空去网吧写几千字!

    我一定保证不断更!

    真的对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圣源武祖〕〔重生六零之空间俏〕〔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