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超级医生〕〔我的佛系田园〕〔总裁爹地超凶的〕〔第一侯〕〔黎隐传奇〕〔炎少宠妻上瘾〕〔天后的绯闻老爸〕〔隐形学霸超A的〕〔我的光影年代〕〔我的1982〕〔重生之神极兵王〕〔万兽朝凰〕〔鉴宝直播间〕〔重生之苍莽人生〕〔盛世娇宠之名门闺〕〔福满农门〕〔绝望与希望的轮舞〕〔美人娇悍〕〔超级医婿〕〔第一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75章 霸道副总裁的新任务
    “元帅,您怎么?”

    白智庸还没有开口,深楚军团的少将已经失声道。Δ书阁ん.『k→shu→.co

    袁龙瀚和湿境八族有协议,由于绝巅的实力太强,简直就是同归于尽的核弹,所以绝巅们都不会轻易越界。

    如果被湿境八族察觉到大元帅来湿境,这又会引起一场纷争。

    虽然不知道绝巅们的具体谈判内容是什么,但绝对对神州不利。

    所以,少将特别担心。

    他甚至都懒得顾及白智庸这蠢货。

    “这里有道门布置的大阵,我不会暴露!”

    袁龙瀚平静的点点头,他现在就如一个很普通的退休老干部。

    闻言,少将才长吁一口气。

    随后,他又转头看着白智庸。

    这脑残是摊上事了。

    伪造的。

    原来那封大元帅密令,竟然是伪造的。

    白智庸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连神州军部最高司令官的密令都敢伪造。

    这简直是无法无天。

    这是极大的罪名,白智庸这次应该是栽了。

    同时,少将心里也有些后怕。

    如果不是大元帅亲临,他们都已经信了这封密令。

    好险。

    不得不承认,白智庸的胆子太大。

    随后,少将又看了眼苏青封。

    怪不得。

    白智庸拿出了密令,但青王却一脸冷漠,根本就没有担心的情绪。

    原来是这样。

    青王一定知道了大元帅已经抵达竹林。

    再回想起来,白智庸刚才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也确实是可笑的厉害。

    “小鬼,干的好!”

    袁龙瀚走到苏越面前,微笑着摸了摸苏越脑袋。

    他和元古子都没有找到的洗星石,没想到被苏越找到了。

    这小子还真是个福星。

    竹林被元古子布置了隐匿大阵,这大阵封外也封内,由于要隐藏身份,他们不可以暴露绝巅的力量,所以哪怕绝巅都和低阶武者一样,只能靠肉眼去寻找,他们没有找到洗星石的下落。

    谁能想到,竟然被苏越这小子给找到了。

    “运气,运气!”

    苏越一脸谦虚的笑了笑。

    竟然连袁龙瀚都惊动了,看来这洗星石又是大功一件。

    同时,苏越也佩服这个白智庸大兄弟。

    真的是楞。

    敢伪造大元帅的密令,放眼整个神州都找不出一个。

    厉害。

    这种找死的方式,别出心裁。

    “老舅,我……”

    白智庸被吓的直接跪在泥浆里。

    他大脑空白,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说什么,舌头甚至都捋不直。

    完了。

    伪造军部密令,这可是天大的罪名。

    他想破脑袋都没有想到,袁龙瀚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该死。

    这可怎么办。

    “我听说,最近神州商务部要收购酮信集团股份,你狮子大开口,提出数不清的无理条件,甚至你还要当副部长,原本我就想和你谈谈,想让你低调点。

    “没想到啊,你已经病入膏肓!

    “这么多年,我对你太纵容,也不知道你打着我的名号,干了多少坏事。

    “伪造元帅密令,应该是15年至20年的有期徒刑,稍后你自己去侦捕局自首吧。

    “至于酮信集团,全部股权归商务部国有,你有没有其他异议?”

    袁龙瀚表情淡漠的说道。

    “老舅,我知道错了,我也没有假传军令,我是和青王开玩笑呢。

    “真的就是开玩笑,老舅,您看在我死去的父母面子上,饶了我这次吧。

    “我回去就签字,我同意商务部的收购条件,我同意他们收购酮信集团60%股权,我没有一点点异议。

    “老舅,饶了我这一次吧。”

    白智庸越说越语无伦次,最终竟然是嚎啕大哭。

    坐牢15年。

    这简直是要自己的命啊。

    关键自己是武者囚犯,百分百会被派遣到深楚城参战。

    白智庸又不是战斗武者。

    他舍不得自己这条命,更舍不得酮信集团这个商业帝国。

    “你因为一己私欲,就企图独吞了黑页,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名吗?

    “你知道黑页对神州的意义吗?

    “白智庸,最近几年你真的是膨胀了,你已经膨胀到连你自己都不认识。

    “如果你不去侦捕局自首,那我就让震秦军团去调查酮信集团的所有合同,我倒要看看,你打着我的旗号,还干了多少好事。

    “如果再被我查出其他事情,死刑都有可能执行!”

    袁龙瀚一脸失望的摇摇头。

    事已至此,白智庸这个蠢货竟然还在想着自己的财产。

    这个人目光短浅,也真是没救了。

    “老舅,我……”

    白智庸还想争辩。

    这时候,助理拼着满身伤痕,连忙上前拉住他。

    “白总,别说了,元帅是在保护您,千万别说了。”

    助理说话的时候,已经是哭腔。

    还敢争辩?

    还能争辩什么?

    震秦军团和侦捕局不一样,那可是神州最强的密探军团,几乎是六亲不认,杀人不眨眼,理论上任何事情都瞒不过他们。

    以前酮信集团坚不可摧,是因为有大元帅这个靠山。

    可现在靠山要亲自查你,你还狡辩什么?

    酮信集团有多大的问题,你自己不清楚吗?

    如果真的细致的查下来,你白智庸可能不会被判死刑,可自己,那绝对是无期。

    玩不起啊。

    助理承认,这次自己是玩崩了。

    谁能想到,袁龙瀚竟然会亲自来湿境。

    人算不如天算。

    输了。

    一败涂地!

    “老舅,外甥不孝啊。”

    在助理的提醒下,白智庸也回过神来。

    他连忙给袁龙瀚磕头。

    事已至此,大势已去。

    这时候,白智庸突然大彻大悟。

    酮信集团这个超级堡垒,原来这样不堪一击。

    他和商务部官员在谈判桌上你来我往,甚至占尽上风。

    神州上上下下,只要是个宗师,都要给酮信集团三分薄面。

    他虽然是个气血武者,但连青王都可以驱使。

    一切的一切,不过都是袁龙瀚这张虎皮的作用罢了。

    如果老虎亲自问罪自己,自己还能说什么?

    失去了财富。

    失去了自由。

    起码,这条命暂时留下了。

    “滚回去吧,三小时内,你把酮信集团的所有手续交接给商务部,之后你必须出现在侦捕局。

    “对了,还有你手下的那群狗腿子,只要有问题的,自己去自首,别让我亲自去查。

    “如果被我查到什么问题,全部从重处罚,刑达上限。”

    袁龙瀚不耐烦的挥挥手。

    真的是丢人现眼。

    “老舅,外甥不孝,等外甥在湿境战场建功立业,再出狱来伺候您!”

    白智庸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随后,他率领着浩浩荡荡的专家团队,狼狈不堪的离开了湿境。

    来之前,酮信集团浩浩荡荡,意气风发。

    走之时,这群人犹如残军败将,所有人都在忧愁着之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酮信集团这尊商业大厦,彻底坍塌。

    “白智庸,你服刑的时候,千万不要落到我的手下!”

    少将远远叫道。

    闻言,白智庸被吓的一个踉跄。

    前几天,他利用宝物驱使苏青封的时候,故意是当着深楚军团所有人的面。

    那时候,他认为自己很拉风。

    可谁能想到,现在风水轮流转,他即将沦为阶下囚。

    当初装出去的逼,现在该是偿还的时候了。

    回想起监狱里那些恐怖的传说,比如捡香皂,白智庸就瑟瑟发抖。

    他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这么点背。

    ……

    白智庸的事情算是结束了。

    袁龙瀚也得自我反省。

    白智庸的父母都是神州功臣,甚至还是力挽狂澜的大英雄,这没有任何怀疑。

    但谁能想到,白智庸竟然会走上这样的歧途。

    袁龙瀚心里只想着补偿两个英雄,却没有想到,英雄的儿子,却不一定无私。

    他完全可能是一个狐假虎威的纨绔。

    甚至在某些时候,还会闯下滔天大祸。

    关于英雄后代的安置,一直都是神州的大问题。

    起码,在现在还没有什么可行的好办法。

    袁龙瀚也头疼。

    “你去附近警戒一下,暗中封锁竹林,不允许任何人靠近,这是我的最高军令!”

    袁龙瀚拿出一张辈树皮,给了少将!

    “是!”

    少将一个标准的军礼,随后很郑重的双手接走军令。

    唰。

    少将身形瞬间消失。

    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

    现在,整个竹林就只剩下了袁龙瀚、苏青封,还有苏越三个人。

    当然,远处还有一群虎视眈眈的短捕猪。

    在苏青封的杀气压迫下,这群短捕猪根本就不敢过来。

    “苏越,有没有兴趣当一个霸道副总裁?”

    袁龙瀚突然问道。

    “这个……

    “霸道总裁就是霸道总裁,为什么是副的?

    “副总裁,那能霸道起来吗?”

    然而,苏越一脸郁闷。

    霸道总裁,苏越确实想当一当,体会一下霸道总裁的语录: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所有问题都不可以商量,都要听我的。’

    ‘一切都我说了算,听我的。’

    可副总裁,明显霸道不起来啊。

    “你小子,也是个贪心鬼!

    “酮信集团被商务部收编,总经理必须由商务部官员来负责运营,你这个副总裁,就是纯粹领工资的肥差,名利双收,还不用忙前忙后,你爸这辈子都没有这种好机会。”

    袁龙瀚被苏越气笑了。

    “副总裁可以一瞪眼就把员工派遣到非洲吗?

    “我想让员工去非洲,替我打下商业帝国的江山,这样他就可以倒一杯散装白酒,炒几个拿手小菜,和儿孙回顾商场的峥嵘,我想要人生充满意义。”

    苏越又问道。

    “不可以,你这个副总裁没有权利,只有名誉,相当于官府奖赏的一种官职,不过是没有实权的文职。”

    袁龙瀚被苏越气的眉毛都颤抖。

    “唉,那就勉为其难的答应吧!”

    苏越叹了口气。

    白来的职位,不要白不要,起码有工资领。

    副总裁的工作,不可能太低。

    “那就这样说定了。”

    袁龙瀚皮笑肉不笑的轻抚着苏越的小脑袋,表情有些小僵硬,显得很有阴谋感。

    “老爸,我的修炼结束了,这些东西够您修炼了吧!”

    苏越连忙将两个包裹给了苏青封。

    千万别再出什么幺蛾子了。

    “老爸,您怎么心不在焉?”

    苏越眉头一皱。

    收拾了白智庸,而且归神塔的材料也已经就绪,老爸应该高兴才对,可为什么却一脸忧心忡忡的表情。

    这不正常。

    “苏越,除了你爸需要的材料外,其他的你拿回你的公司吧,至于酬劳怎么分配,你们董事会到时候开会解决吧!”

    袁龙瀚又笑了笑。

    “不是……

    “我拿回这么多洗星石,合着不算军功吗?”

    苏越一脸茫然。

    “你的公司,一周前已经承包了这片竹林,你是总裁,你拿回来的东西,和军功有什么关系?”

    袁龙瀚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我……”

    苏越哑口无言,他心里一急,只能下意识掐猪智慧。

    果然。

    自己踏入了袁龙瀚的陷阱。

    吱吱吱!

    猪智慧有苦不能说。

    你被强者算计,你掐我干什么。

    “算了,不和你开玩笑了。

    “以后,可能军功对你来说,也就没什么太多的意义了。

    “所以这次的洗星石,没必要算军功!

    “至于金钱,通过酮信集团分红,比军部给的要多!”

    袁龙瀚逗了一下苏越,随后脸庞又一脸郑重。

    “我不需要功勋?为什么?”

    苏越彻底摸不着头脑。

    到底是自己理解能力不够,还是袁龙瀚的表达能力不够。

    “元帅,我不同意!”

    这时候,从前至后都面色忧愁的苏青封,突然抬头,看着袁龙瀚说道。

    他语气很坚定。

    “爸,什么同意不同意?你们说什么呢?”

    苏越也深深皱着眉。

    他本能觉得,这件事情和自己有关系。

    甚至,和洗星石有关系。

    “苏越,有些事情,现在也该告诉你了。

    “神州一直在研究一件叫离灾鼎的圣器。

    “离灾鼎的主要功能,是可以吞噬异族城池里的整个灵泉,最终汇聚成一只泉鲸,而神州只要将泉鲸布置在湿境,就可以在任意地点,修建成全新的城池。

    “泉鲸蕴含的灵气,将比之前灵泉还要浓郁,这样一来,神州大军,就可以在湿境安营扎寨,最终让武者们和阳向族一样,拥有安逸的修炼环境。

    “而且神州再破湿境城池的时候,也就用不着去被动破坏灵泉,咱们可以存储在离灾鼎内。

    “至于野生灵泉,神州武者同样可以用离灾鼎拿回来。

    “可能再过十几年,神州在湿境布置的城池堡垒愈来愈多,咱们还可以反攻八族圣地。”

    “可惜,离灾鼎已经耗费了神州三万亿的资金,目前研究陷入了瓶颈,这个项目还有被搁浅的风险!”

    袁龙瀚叹了口气,一脸怅然的说道。

    “离灾鼎打破瓶颈的办法,和洗星石有关联,对吗?”

    苏越皱着眉问道。

    同时,苏越内心也有些震撼。

    离灾鼎。

    如果这玩意真的能成功,那神州,甚至整个地球的武者,真的会如野火一样,彻底点燃整片草原。

    等阳向族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可能面对数不清的城池堡垒,面对海浪一样滔滔不绝的人物武者。

    没错。

    碧辉洞的预言似乎还挺准。

    神州武者真的犹如域外邪魔一样,开始侵占湿境的土地。

    一旦开始,再想驱逐,就难如登天了。

    其实神州科研院的实力,那可是如黑洞一样深不可测啊。

    “对。

    “在洗星石内,有一块洗星冰晶。

    “这洗星冰晶,可以被科研院打造成一只冰晶手套。

    “只有带着冰晶手套,才可以从阳向族拿走宝贵的泉火。

    “这泉火就是地球武者无法使用灵泉的原因,只要有泉火,离灾鼎最后一步,就可以成功!”

    袁龙瀚凝重的盯着苏越的瞳孔。

    他似乎在看着一团希望之火。

    “我要从洗星石内拿走洗星冰晶,然后被科研院制作成冰晶手套,然后我再戴着冰晶手套,去八族圣地,偷走阳向族的一枚泉火,对吗?”

    几秒后,苏越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泉火这东西,苏越并不陌生,在一些关于阳向族历史的文献上,有详细记载。

    在湿境八族内部,这泉火都是规格很高的圣物。

    一般来说,这东西都是由绝巅,或者绝巅的亲传弟子守护。

    苍疾就守护过一段时间泉火。

    异族要占领灵泉的时候,就会去取走一团泉火。

    但手续很繁复。

    而人族之所以只能摧毁灵泉,却无法建立城池的根本原因,就是没有泉火,所以无法激活灵泉。

    神州想过无数办法盗取泉火,但全部失败。

    “对!

    “你砸开了洗星石,所以只有你可以发挥洗星冰晶的力量,对别人来说,洗星冰晶没有任何特殊能量。

    “冰晶手套是唯一可以解除泉火封印,并且完整拿走一团泉火的宝物。

    “这个任务,也只能你来做!

    “虽然很危险,但……”

    袁龙瀚看着苏青封,一脸愧疚。

    潜入八族圣地,那简直就是步步惊险,十死无生的地步。

    “我不同意!

    “元帅,我知道自己自私,但这次的任务,几乎没有活下来的希望,我不可以让儿子去送死!”

    苏青封斩钉截铁的拒绝。

    “元帅,我可以提条件吗?”

    然而,苏越却皱着眉,很珍重的问道。

    “可以!”

    袁龙瀚一脸意外的看着苏越。

    “我要我爸出狱,我要我爸恢复自由!”

    苏越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他现在终于承认,自己想靠军功拯救老爸,是多么幼稚。

    等自己攒够了军功,老爸都不知道坐了多少年的牢。

    他必须得想其他办法。

    至于当卧底,苏越反正已经习惯了。

    “抱歉。

    “你爸当初造成的轰动实在太严重,神州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我没办法让他无罪释放。

    “你想想刚才的白智庸。

    “如果苏青封开了这个头,会带来极坏的影响。

    “神州很庞大,也很复杂,鱼龙混杂,很多人都想拿你爸做文章,这会引起社会混乱。”

    袁龙瀚苦笑着摇摇头。

    苏青封的问题之严重,可能以苏越的年纪和阅历很难理解。

    “那我不同意。”

    苏越也很坚定的摇摇头。

    就一些军功和金钱,苏越现在也不怎么在乎。

    反正他只是西武的学生,也没有必要去承受太危险的任务。

    他并不是职业军人。

    “嗯,不同意!”

    苏青封很赞同的点点头。

    “释放你爸不可以,但我可以给你个其他奖励……

    “如果任务成功,我可以让你提前……封王!”

    袁龙瀚道。

    ……

    明天可能就会恢复更新了,这几天对不住大家,抱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