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我才必有用〕〔罗马尼亚雄鹰〕〔捡个大佬成女王〕〔穷女婿继承千亿遗〕〔权臣贵妻〕〔陆先生的深情不负〕〔天下起风声〕〔玄门妖王〕〔嫁我不吃亏〕〔最强重生之学霸女〕〔一世兵王〕〔异大陆修仙记〕〔我有九个金丹〕〔未来兵王在都市〕〔清穿之四爷不规矩〕〔九品相婿〕〔神级狂婿〕〔老婆,你好甜:隐〕〔神级奶爸〕〔总裁的贴身邪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76章 不要你荣耀加身,只要你平安无事
    “封王?”

    苏越一愣,随后茫然的看着袁龙瀚。『→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他表情里没有狂喜,只是一种麻木和冰冷。

    苏青封也皱着眉。

    他没有想到,袁龙瀚竟然会用封王这件事情来诱导儿子。

    得确。

    封王,是一个武者的最高荣耀。

    一般情况下,武者都是在八品才会去考虑封王这个至高荣耀。

    当初自己七品封王,已经在神州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而假如苏越完成任务之后,大概率应该是五品。

    五品封王,这在神州历史上闻所未闻。

    以儿子一直以来的性格,或许……自己没道理强加干涉他。

    少年热血。

    这种封号名声,很容易让他头脑发热。

    可潜伏到八族圣地,那真的是十死无生的险境。

    苏青封不想让儿子去冒险。

    起码,不是因为这个封王的名声。

    不值得。

    “对,封王,最高荣耀。

    “如果任务完成,你将会成为神州第一个非宗师的封王者,你还会得到很多资源,以及封王后所带来的一系修炼便捷。

    “你爸之所以能从死刑改判为死缓,他封王的功绩,也是官府量刑的一个重要原因。

    “你现在还小,可能还体会不到封王的所有好处,以后你会明白!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封王,已经是神州所能给你的最高称号!”

    袁龙瀚一脸凝重的说道。

    封王这件事情,他甚至都不敢百分之百保证,他还得征得内阁的同意。

    这会牵扯到很多利益集团的对峙。

    “元帅,不谦虚的说,即便没有这次任务,我稳扎稳打,也一定会在宗师之后,成功封王。

    “说实话,封王这种事情,对我来说,没有任何说服力。

    “我以前拼死拼活,一副唯利是图的小气嘴脸,我斤斤计较着每一枚军部勋章,网上有很多辱骂我的帖子,骂我抢功劳,骂我爱慕虚荣。

    “我吃相这么难看,并不是多么爱慕那些虚名,也并不是我多喜欢抢功劳,我就是想用功勋,去换我爸的自由。

    “可我努力了这么久,连封王的称号都可以给我,却还是救不了我爸,我还有什么意义去玩命?”

    苏越很平静的笑了笑,他的表情甚至有些自嘲。

    他现在就像个攒钱去买乐高玩具的小孩子。

    玩具很昂贵。

    他积极做家务,替同学写作业,替同学跑腿买冰糕,替同学做值日,赚着几毛钱的微薄酬劳。

    终于,他一毛又一毛,攒够了钱。

    他兴高采烈,要得到心爱的玩具。

    可玩具店却告诉他,你没有买乐高玩具的资格,有钱也没用,这东西不出售。

    苏越现在就是这种心情。

    我攒够了钱,可买不到心爱的玩具,还玩什么,我不懂躺着舒服吗?

    以前我替人做值日,可以赚五毛钱。

    你现在告诉我可以赚一元。

    但我要这一元,又能干什么?

    “元帅,我现在大一,我还有三年时间才毕业。

    “大学期间,我可以经常来湿境做点简单的任务,我可以来深楚城找我爸,我可以和亲人在一起的同时,就把杀敌数量攒够,我八品之前,一定可以封王,我又何必这么早去争这些名利?

    “我爸在牢里受罪,还要替我这个儿子担惊受怕,我觉得这有些不孝!

    “所以,这次我决定听我爸的意见。”

    苏越摇摇头。

    哪怕袁龙瀚用保家卫国这个烂俗的理由来说服自己,他或许都会考虑一下。

    毕竟,苏越内心也不是个自私的人。

    而且系统在身,苏越也有能力去冒险。

    但这个封王的条件,就像是一张嘲笑自己的脸,让苏越心里有些恶心。

    “还有,我觉得神州对战斗武者有些太不公平。

    “我们在湿境出生入死,可气血武者却在神州内部享受着紫醉金迷的阔绰生活,他们所谓的强行兵役,就是花钱雇人,来湿境旅游一趟而已。

    “甚至,他们还要嘲笑战斗武者贫穷,嘲笑战斗武者傻。

    “白智庸哪怕犯了罪,他也只是被判刑,被判到深楚城战场参战而已。

    “如果这也能叫刑罚的话,那七大军团的所有武者,应该时时刻刻都在受刑。

    “甚至,武大的学生们,也已经在受刑。

    “酮信集团随随便便就可以承包竹林,就可以让一个刚刚才抓了黑页的功臣束手无策,甚至耽误他的修行,元帅您觉得公平吗?

    “一句让他滚去侦捕局受审,这公平吗?

    “酮信集团承包了竹林,他们为什么可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苏越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他心里真的是不服气。

    亲眼目睹白智庸这群人耀武扬威,他们最终下场,就仅仅是罚没了财产,然后被审判到湿境战斗。

    这算什么惩罚?

    “元帅,我知道洗星石对科研院很重要,哪怕没有我,军部也会想办法让其他武者去冒险。

    “我可以替去神州拿回洗星冰晶,这次我甚至可以放弃酬劳,放弃功勋。

    “但对白智庸的审判,我不服气。”

    竹林没有一丝风,死寂的可怕。

    袁龙瀚和苏青封都一脸意外的看着苏越。

    二人聆听着苏越的想法。

    袁龙瀚的眉头皱着很深。

    他发现自己好像低估了苏青封这个儿子。

    “苏越,你想要让我怎么惩罚白智庸?

    “按照神州律法,他虽然伪造密令,但属于未遂,还罪不至死。

    “我也没办法杀了他。”

    袁龙瀚问苏越。

    “我不知道,我就是觉得不公平。

    “他们连我爸都敢威胁,平时又威胁过多少战斗武者?

    “我们提着脑袋在湿境厮杀,我觉得不应该被气血武者肆意践踏尊严。

    “气血武者凭什么欺负他们?

    “神州律法不是气血武者手里的剑,他们也没有资格拿起这把剑。”

    苏越语气越说越冰冷。

    他性格其实有些偏执。

    他忘不了刚才白智庸咄咄逼人的嘴脸,也忘不了老爸无奈的一声叹息。

    你封王又如何?

    气血武者就可以让你英雄气短。

    白智庸这件事情如果不解决,苏越过不去这个坎。

    他也可以离开竹林,回西武继续学习。

    自己并没有任何义务和理由,去帮神州拿回洗星冰晶。

    按照律法,这和自己无关。

    “唉,关于白智庸这件事情,我和你道歉。”

    几秒种后,白智庸叹了口气。

    他看着苏越,表情有些无奈,也有些欣赏。

    袁龙瀚欣赏苏越对苏青封的维护,这才是一个儿子该有的脾气。

    他维护苏青封,就一定会维护神州。

    这是骨子里的性格,不可能改变。

    但袁龙瀚也无奈苏越的固执。

    这种人如果别住一根筋,就很难改变。

    “气血武者和战斗武者的矛盾,其实是困扰了神州很久的矛盾。

    “不仅仅在神州,在地球的各个国家,气血武者和战斗武者都有很深的矛盾。

    “但国家运转,是个很复杂的事情,很多事情没有气血武者又不可以。

    “你所看到的的气血武者,只是冰山一角。

    “白智庸是气血武者,炼丹师是气血武者,锻造师和科研院的研究人员,他们同样都是气血武者。

    “他们一样都很重要,很难分出什么高低贵贱。

    “商务部的事情,也不可以交代给普通人,那样的话,武者和普通人之间的矛盾会更加突破,更加尖锐。

    “在矛盾的旋涡中,神州官府也只能勉强寻找一个平衡的点。

    “我承认,这是我们这些掌权者的失职。”

    袁龙瀚又叹了口气说道:

    “其实,这些矛盾也有解决的办法,那就是等世界彻底和平。

    “等湿境异族彻底被铲除之后,战斗武者可以专心修炼,他们可以当神州的国防力量,但大概率不会有生命危险。

    “而气血武者,同样还会担任科研工作。

    “到了那时候,两种武者可能才会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谁都不吃亏,但现在没有任何人可以端稳这碗水。

    “所以,那些牺牲的战斗武者,值得被后代敬仰,他们是最无私的人。”

    袁龙瀚又解释了一句。

    “儿子,天下没有百分百公平的官府,以前在科技时代没有,现在武道时代更复杂,更不可能有。

    “别老想这些事情,容易抑郁。

    “律法必须得遵守,咱们也要有人的道德准则,否则神州就会和异族一样,那并不是咱们想守护的世界。

    “没事的!”

    苏青封捏着苏越的后脖子。

    这小家伙,连元帅都为难的一愣一愣,也是个人才。

    不过苏青封也被感动的够呛。

    儿子终于长大了。

    为了自己,连元帅都要争辩几句,是个好儿子。

    “我能理解神州官府和军部的难处,我也知道神州武者都得遵守律法,但我就是见不得我爸被白智庸羞辱。

    “元帅,我还是那句话,我可以帮神州去取洗星冰晶,但我一定要让这群人受到应有的代价。

    “否则,我念头不通达。”

    苏越依然是一脸固执。

    如果是羞辱自己,或许还可以先记账。

    毕竟来日方长。

    但老爸是苏越心里的一座山,没有任何人可以羞辱老爸。

    既然被自己看到了,这件事就不可能完。

    我不管是你什么背景,我心里就是过不去这道坎。

    “苏越,洗星冰晶对神州至关重要,你可以拒绝去八族圣地当卧底,但洗星冰晶的是事情,还真的要请你帮忙。

    “至于白智庸的事情,你可以说说你的意见,在律法许可的范围内,我可以给你一个交待!”

    袁龙瀚平静的说道。

    苏越现在有提条件的资格,袁龙瀚甚至更加欣赏苏越。

    这小子固执的有些可爱。

    而且比他爸精明。

    “酮信集团这群人既然来竹林,那就让他们深入竹林10里,就朝着那个方向。

    “他们喜欢叫嚣战斗武者,那就亲自去体验一下战斗武者的艰辛。

    “如果他们能成功从竹林里走出来,这笔账一笔勾销,我替神州去拿洗星冰晶。

    “其实白智庸也不冤,那条路,就是通往洗星冰晶的方向,我可以为了神州牺牲,他们同样也应该去冒险,更何况,是他们想方设法得到了封锁权,这是他们的义务。”

    苏越想了想,随后他指着洗星石的方向。

    在那个地方,聚集了密密麻麻的短捕猪。

    因为洗星石被破的原因,这群畜生已经发疯。

    白智庸虽然是七品,但其气血值薄弱令人发指,他甚至都不懂任何一部战法。

    他不惧一只短捕猪,但不可能不惧一群。

    至于其他气血武者,更是一群垃圾。

    我是神州公民,我遵守神州律法。

    但要弄死几个人,并不是只有拔剑这一种方式。

    神州判不了你死刑,那就用湿境的方式来进行。

    我去冒险,可以。

    你气血武者,也得去。

    公平合理。

    “唉,确实,我也无话可说,没什么可反驳的。”

    气氛凝固了几秒。

    随后,袁龙瀚苦笑了一声。

    苏越比他爸要更加聪明,也更加善于利用规则。

    如果是苏青封,他可能冲动之下,直接杀人。

    可苏越不同,他会利用规则。

    白智庸可以利用规则活下来,而苏越同样可以利用规则,剥夺白智庸活命的机会。

    这小子不简单。

    没错!

    白智庸拿到了封山的资格,他就必须得进去。

    至于是生是死,只能听天由命。

    在神州,一个武者死在湿境,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袁龙瀚有私心,他确实想让白智庸苟活着。

    但他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最擅长的就是懂得取舍。

    一个苏越,作用比一万个白智庸都要重要。

    “我去通知震秦军团,让白智庸和他的人,来竹林走一趟。”

    袁龙瀚答应了苏越的条件。

    虽然,白智庸很可能会死,但洗星冰晶对神州明显更加重要。

    “多谢元帅。

    “至于我可不可以去八族圣地冒险,我听我爸的。

    “我爸同意我去,我还会去。

    “我爸不同意,我也没有义务去送死。”

    苏越朝着袁龙瀚点点头,随后又说道。

    闻言,袁龙瀚看着苏青封。

    他眼神里出充满期盼。

    “元帅,抱歉。

    “如果是让我去冒险,我可以去,但我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

    “作为家长,我觉得苏越承担不起这种重任,他还是个孩子。

    “我拒绝这次任务。

    “对不起。”

    苏青封很郑重的朝着袁龙瀚鞠躬。

    对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他可以替袁龙瀚去死,但苏越不行。

    儿子没义务替自己还债。

    “儿子,我对你的期望,并不是荣耀加身,我只要你平安无事。”

    苏青封又捏了捏苏越的泥脸蛋。

    儿子承受的已经够多了。

    神州是大家的神州,不可能什么事情都让儿子去承担。

    “嗯,青封,我尊重你的意见,也理解你的想法!”

    袁龙瀚也没有生气。

    他上前拍了拍苏青封肩膀,表示赞同他的意见。

    苏青封是囚犯,苏越是学生。

    父子俩,没有军人职责。

    ……

    接下来的事情,没有任何波澜。

    在袁龙瀚的命令下,白智庸他们重新被押回湿境。

    虽然白智庸嚎啕大哭,疯狂喊救命,但酮信集团一群人,还是被强制驱赶到竹林深处。

    这群人的下场很凄惨。

    助理第一个被短捕猪群撕碎。

    是真的撕碎。

    没有任何活命的可能,短捕猪都是五品实力,而且实力比神州武者要强一些。

    最终除了白智庸,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但白智庸也废了。

    他被短捕猪撕碎了一条腿,一根胳膊齐根断裂,另一只胳膊虽然在,但手掌被短捕猪咬了半个。

    白智庸靠着七品的气血活了下来,但他成了一个残疾人。

    有时候,活着比死了还要凄惨。

    而苏越也信守承诺。

    他在苏青封和袁龙瀚的帮助下,最终成功拿到了那块透明的洗星冰晶。

    袁龙瀚和苏青封虽然发挥不出宗师实力,但他们毕竟是战斗武者,哪怕是低阶的气血强度,也可以绰绰有余的抵抗短捕猪族群。

    “苏越,好好修炼,争取以后成为一个强者。”

    事情结束,袁龙瀚拿着材料准备离开湿境。

    没有了洗星石,竹林的封印已经开始松动。

    临走前,他很真诚的鼓励着苏越。

    洗星冰晶在自己手里,虽然只有苏越可以拥有百分之百的契合度,但科研院也可以勉强让其他武者使用。

    他没有再勉强苏越。

    “嗯!”

    苏越点点头。

    “元帅,对不起!”

    苏青封依旧是一脸愧疚。

    他清楚,洗星冰晶儿子使用最合适,如果其他人用,会付出很大的代价。

    但他不能让苏越去送命。

    “没事,苏越年纪还小,还没有开始享受这个世界,他确实也不应该承受这种责任。”

    袁龙瀚拍了拍苏青封肩膀。

    随后,袁龙瀚离开了湿境。

    当然,他给苏青封留下了足够量的洗星石碎片,苏青封已经可以搭建起归神塔。

    “儿子,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父子俩朝着深楚城走去。

    修炼任务结束了,苏青封没想到速度会这么快。

    他看着苏越,儿子有些闷闷不乐。

    “老爸,我想休息一段时间,彻彻底底忘记修炼,忘记武道,就像普通文科生一样休息几天,放个假。”

    苏越说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疲惫感。

    很累。

    身体累,心里更累。

    虽然靠系统可以免去睡觉的需要,但苏越就是想狠狠睡一觉,睡个天昏地暗。

    他第一次对自己的人生有些茫然。

    拯救老爸,希望渺茫。

    甚至,这根本就是个不可能的任务。

    只要神州一直稳定,只要神州还需要法治治国,就很难释放老爸。

    所以他一时间没了目标。

    “嗯,休息休息也好,一直以来你绷得太紧。

    “回去吧,当个普通人,好好游山玩水,好好享受一下生活。

    “你们这代人虽然优秀,但所有人都活的太累。”

    苏青封点点头,很赞同儿子的想法。

    “老爸,你接下来准备干什么?继续修炼?”

    苏越问道。

    “嗯,我想尽快冲击九品。”

    苏青封点点头。

    “老爸,祝你成功,你一定可以成功!”

    苏越狠狠点点头。

    他相信老爸的能力。

    “放心吧,我可是你的老爸,再不努力,就被你追上了。”

    苏青封笑了笑。

    “老爸,那我回去了!”

    不知不觉,父子俩走到深楚城,苏越告别。

    “嗯,多休息休息,有空谈谈恋爱,别整天想着打打杀杀。

    “对了,造化剑检查过了,没问题,墨铠那孙子没有暗算我。

    “但我总觉得你熔炼这造化剑没什么用,在湿境,你有神兵战斧,在地球你有更好的合金武器可以使用,这造化剑有些鸡肋。

    “算了,你拿着自己决定吧,造化剑可以熔炼在你体内一根骨骼上,神出鬼没,和虚弥空间一样,也可以满足一下你的虚荣心。”

    苏越临走前,苏青封从虚弥空间里拿出造化剑扔给苏越。

    “呃,知道了爸!

    “我有空就来看您。”

    苏越捏着造化剑,挥挥手离开湿境。

    这剑……算了,先留着吧,不着急炼化。

    说实话,苏越不怎么喜欢这种细剑。

    砍起来没劲。

    ……

    可用酬勤值:90005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5500酬勤值)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6:耳聋眼瞎

    气血值:3415卡。

    ……

    离开湿境之后,苏越看了眼自己的系统。

    酬勤值九万多。

    气血值到了3400多。

    距离五品,还差整整600卡。

    黑页留在体内的药效还没有炼化完,但苏越现在看见气血这两个字,就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他突然很反感修炼。

    虽然体内的渣滓已经遍布全身,但苏越都没心思去买药祛除。

    没心情。

    反正现在也不修炼,渣滓留着也没有太多的副作用。

    从开始修炼开始,就一直在赶。

    苏越想彻底放松下来。

    放假了。

    去他麻的湿境,去他麻的阳向族。

    天塌下来劳资也不管,劳资放假了。

    离开深楚城,苏越连手机都没有回西武去拿,他关闭了所有联系方式。

    幸好临走前,苏越找一个熟络少将借了点现金,够挥霍几天。

    找了个宾馆,苏越先狠狠睡了一觉。

    醒来之后,已经两天过去。

    苏越先去自助餐厅,教育了一下年轻的老板。

    他又去了车站。

    到哪旅旅游呢?

    看着密密麻麻的城市,苏越一时间还有些迷茫。

    突然,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城市。

    余梁市。

    余梁市还有另一个称号。

    搏击之城。

    “也不知道花熊的生意怎么样了,反正闲着没事干,去吓唬他一下!”

    想起花熊,苏越心脏突然都悸动了一下。

    余梁市。

    那是他武道梦开始的地方。

    苏越都没有想到,自己从一个沙袋,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买票,上车!

    五个小时车程。

    路上也很精彩。

    有大妈在脱鞋晾脚,虽然味道辣眼睛。

    也有大叔在看着逗音里的魔幻美女傻笑,苏越视力惊人,他瞟了一眼,逗音里的美女也真是神奇。

    你腿两米长就算了,背景的街道和大楼都在跟着腰肢扭曲,这是怎么回事?

    空间魔法?

    这舞蹈动作也真是简单的发指,广播体操都比这复杂。

    前面两个熊孩子又哭又闹,吵的人心烦气乱,有个文科大学生已经表达了好几次不满,但都被一句话顶回去:想安静,就买私家车去,这是公共场合,律法没规定不让孩子哭。

    这就是人间百态啊。

    和湿境的凶险与打打杀杀相比较,车上的烟火味很浓。

    虽然大妈的脚味道歹毒,但大妈嗑瓜子起码没有扔在地上,素质还不错。

    大叔也没有外放音乐。

    大学生戴着耳机闭着眼,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欣赏音乐。

    这就是普通人的生活。

    唰!

    这时候,大巴车上的电视机打开。

    苏越无聊,也抬头看着电视。

    电视里播放着神州新闻。

    又有战乱。

    根据报道,这是三天前奇迹军团的一场小型战争。

    神州战死两个宗师,低阶武者超过300人。

    电视里转播着祭英灵场景。

    武者家属在痛哭,奇迹军团的战友们端着骨灰盒,死死压抑着内心的悲痛。

    牧京梁亲自主持着这场祭奠仪式。

    在最前方,有几个穿着小西服的小男孩,他们是死者的儿子。

    这种场景很熟悉,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在各个城市的英灵陵园出现。

    但似乎又很陌生。

    苏越看着一张张的黑白照片,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牺牲。

    到底为什么。

    到底凭什么。

    凭什么是我?

    电视屏幕里,正在播放着一个小男孩讲话。

    他说出了自己的梦想,他想用自己的能力,保护神州和平,他想继承父亲的遗愿。

    苏越苦笑了一声。

    小小年纪的他,可能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重担。

    “妈妈,我以后也要成为这样的英雄。”

    这时候,后座位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子说道。

    “为什么?当兵多危险。”

    孩子的母亲皱着眉说道。

    “因为我想保护您,保护爸爸,保护姑姑,保护表弟表妹,保护邻居家的姐姐,我还想保护咱家的狗。

    “只有武者才能保护你们。”

    小男孩很真人的看着母亲。

    而苏越却不留痕迹的看着小男孩。

    ……

    每次看到大家要弃书,都不知道该咋办!

    修修改改,磨蹭了一天。

    字数写到这里,难免有些瑕疵,感谢大家能理解,作者君也只能做到不太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日渐崩坏的地球〕〔逆世腹黑灵魂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