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擎天仙路〕〔重启修仙纪元〕〔我在月亮湾〕〔总裁的贴身邪医〕〔五零之穿成极品他〕〔悠悠笛声沁沐阳〕〔进化之超越星辰〕〔地球最后一条龙〕〔农家小福妃〕〔江少你的戏精上线〕〔一世兵王〕〔这爱妃有毒〕〔快穿之反派改造计〕〔我的萌妃是大佬〕〔启晗〕〔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道术话语〕〔穿越农女不缺田〕〔茵魂不散〕〔重生之先声夺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78章 苏越肚子里的迷茫
    “苏越,你怎么会来余梁市?

    “来就来,还乔装打扮,在这当卧底呢?”

    办公室里,王南国给苏越倒了杯水,同时他打趣了一句。

    说实话,苏越现在的样子也真狼狈的够呛。

    标准的劳改犯平头,眼睛里还有些沧桑,王南国干了一辈子侦查,所以能感觉到,苏越心里应该是藏着一些事。

    他压力似乎很大。

    “最近有点累,给自己放个假,彻底休息休息,正好,有几个老朋友在这,所以来转转!

    “没写到,竟然被侦捕局给抓了,怪丢人的。”

    苏越笑了笑,也打趣了自己一句。

    他也在观察王南国。

    虽然王叔突破到了宗师,也升了官,但苏越却感觉王南国比以前还要疲倦。

    他眼窝里的红血丝很重,而且头发都白了不少。

    “放放假也好,你在湿境杀的太快,也确实太累了。

    “惊袅城一战,我看过你的视频,你小子,真棒!”

    提起惊袅城,王南国就忍不住走过来,拍了拍苏越肩膀。

    这一批的年轻人,一个个,简直都是妖怪,都可以当楷模。

    当初屠魔坛即将开启,他王南国统帅侦捕局,他是唯一的防线,所以是压力最大的一个。

    如果大批异族传送过来,神州得死多少人。

    不管是苏越,还是白小龙和孟羊,还有自己儿子,和他们那一批同学,这些小家伙们,可以说都对自己有恩。

    神州未来有他们,王南国吃饭的时候,都能多吞两片肥肉。

    安心啊。

    “王叔,突破宗师之后,你很累吧!”

    苏越突然问道。

    “哈哈,当然累!

    “以前干侦捕局局长,还能时常回去陪陪家里,最近王路峰他娘天天打电话,都快给我闹离婚了。

    “偏偏最近又侦捕了几个跨省市的大案子,好几天都没有在床上睡觉,如果不是宗师身体硬朗,我都快猝死了。”

    王南国大笑一声,随后开始吐苦水。

    自己是领导,在侦捕局当然不能说这些话,但苏越和自己也算是忘年交,吐苦水再合适不过。

    “王叔,值得吗?

    “我是说,您工作这么累,值得吗?

    “您是全国侦捕员里最大的头,您完全可以不用这么累。”

    苏越又问道。

    他表情很认真,似乎是一个求学问的求学者。

    他是真的不理解。

    “嗯?”

    闻言,王南国坐回到椅子上,随后沉沉皱着眉。

    办公室的气氛陷入了凝固。

    一分钟后,王南国看着苏越,叹了口气:

    “你要问我值得不值得,那当然是不值得,别看这个部长风光,可侦捕局这点薪水,仅仅够养家,王路峰的生活费都不够,全靠那小子自己去赚。

    “可再想想我自己的职位,也就一边抱怨,又一边干下来了。

    “宗师能得到地位和名誉,但你肩上的胆子同样也重了很多,手下那么多张嘴要吃饭,那么多人要立功,我这个头,哪里敢偷懒,不拿出点成绩,官府不拨款啊。

    “侦捕局的责任重大,哪有时间想乱七八糟的。

    “多干点案子,等老了退休了,也好给孙子讲讲当年的辉煌,哈哈!”

    王南国也没有什么精准的答案。

    “王叔,你迷茫过吗?

    “比如,有些宗师每天可以什么都不干,就活的很滋润,而你却要顶着黑眼圈工作,到头来还没有多少薪水。”

    苏越又问。

    “其实,有时候也会迷茫,但也不至于太当回事。

    “付出多少,收获多少。

    “我虽然苦点,累点,可能还不如那些干企业的气血武者,趟家里赚的多。

    “但一个人生活在世界上不到100年,一切的价值不仅仅是金钱来衡量。

    “比如说我吧,我对金钱没有什么太强的感觉,够花就行,吃喝住行官府都给报销,我总不能躺着当僵尸吧?

    “我每次破个案子,就觉得特别满足,每次看到某个城市的犯罪率下降,就有一种被世界需要的感觉。

    “我到现在都记得,在我年轻的时候,那会我刚刚毕业,也只是个普通侦捕员。

    “那是我亲手破的第一个案子,我破了一个电信诈骗集团,帮一家三口追回30万赃款。

    “如果没有这30万,这一家三口的日子将坠入地狱,我帮他们追回款项,就拯救了一个家庭,所以我很有成就感。

    “就是这种被人需要的感觉,他特别有意义!”

    王南国皱着眉,讲述了一些关于自己的经历。

    说起被他拯救的一家三口,王南国的脸上依然还有骄傲。

    虽然以现在的眼光来看,价值30万的案件,根本不值一提,毕竟只是经济案件,不涉及生命。

    但王南国永远忘不了那一幕。

    “苏越,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有点迷茫?”

    王南国又问道。

    “呃……也算不上吧。”

    苏越尬笑了几声。

    “哈哈,年轻人正是世界观开始塑造的时候,迷茫期很正常,我当初还羡慕犯人来钱快来着。

    “我是个大老粗,可能也教不会你什么。

    “但我觉得,有些人确实能躺着,就掠夺到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财富,但他们同时也会失去一些自我认同的价值,有些人飞的太快,也可能会错过很多沿途的风景。

    “还是那句话,人一辈子很短,钱这玩意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一辈子能活的精彩,活的心安理得,就是最大的价值。

    “积攒财富只是个游戏,咱们这一辈子,游戏的方向有很多。”

    王南国给苏越重新倒上水,继续说道:

    “就说你吧!

    “你看看窗外,当初就在那个小区,就有一个异族降落的传送阵,如果不是你力挽狂澜,那个小区可能会沦为人间炼狱。

    “你救的人命,值多少钱?

    “没有人可以估算出来,官府没法给你,老百姓更没办法给你,甚至你自己都可能不需要这笔钱。

    “但你确实又拯救了很多的人,那个小区每家人的喜怒哀乐,都有你的参与。

    “再想想这些,你当初的辛苦与冒险,难道没意义吗?

    “这样的小区,你拯救了成千上万个,可能那些百姓不知道是你救了他们的命,但你知道,天知道,你的良心也知道!

    “如果是我,我觉得这就够了。”

    王南国和苏越站在窗前,瑶瑶望着一个老校区。

    小区很热闹,又推着孩子的老人,也有送外卖的电动车小哥,还有几个贴贷款传单的业务员,他们被保安活捉,正在递烟求饶。

    这是一幅生活画卷,很生动,烟火气息浓郁。

    咚咚咚!

    有人敲门。

    “部长,有个紧急文件,您……”

    一个侦捕员走进来,看着苏越,又看着王南国。

    他知道不该打断部长谈话,但这个文件又特别重要。

    “王叔,和你聊天很愉快,我先去找朋友,有时间再聚。”

    苏越站起身来告辞。

    “我这乱七八糟的事太多,就不留你吃饭了,等放假了,你和路峰来家里玩,让你伯母给你们包饺子。”

    王南国笑了笑。

    他希望可以给苏越点启发,让他快速走出迷茫期。

    但时间不允许继续闲聊。

    很遗憾。

    “嗯,好!”

    苏越转身,准备离开。

    “那个,等等……

    “您真的是西武苏越吗?可以给我签个名吗?

    “您在战场救过我哥的命,他一直想当面谢谢您,可您的地位非比寻常,他也没有机会,所以我想要个签名,让他裱起来挂墙上,当成个纪念。”

    这时候,侦捕员鼓起勇气问苏越。

    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哪怕被部长骂都来不及了。

    “嗯,可以!”

    苏越愣了愣,随后点点头。

    他找王南国拿了根笔,找了张空白的纸,字迹潦草的写满了一张纸。

    这么大的两个字,龙飞凤舞,又特别潦草,也不可能被不法分子用来诈骗。

    “谢谢,太感谢了!”

    侦捕员连连道谢。

    “没事!”

    苏越点点头,随后离开办公室。

    原来有不少人还记得自己。

    可惜,自己救过的人太多,根本不知道是谁。

    ……

    烧烤摊。

    苏越和花熊还有老赵,大口痛饮。

    他俩喝啤酒,苏越可乐和雪碧混着来,他喝不惯啤酒的味道,况且武者不宜饮酒。

    “苏爷,没想到你竟然能回来,高兴,哈哈!”

    花熊拍着胸脯。

    老赵苦笑着,一阵头疼。

    他最怕花熊高兴。

    这家伙一高兴,就爱免单。

    特别是武道网出现一些关于苏越立功的消息,花熊不光免单,临走还要送食客一瓶饮料。

    如果不是食客们给面子,这大排档都快支撑不下去了。

    但老赵也真的高兴。

    这么长时间没见,苏越变得成熟了,当初的青色少年,已经逐步成熟,有了男人味。

    “你们这生意也正是风生水起啊。”

    苏越嚼着肉串,也替花熊开心。

    “还不是沾了你的光,不少武者专门驱车几百公里,来坐坐你曾经吃饭的板凳,说是要沾一点武气,这群封建迷信的货。

    “但一来二去,咱家的大排档,就成了余梁市的一个地标。”

    花熊的腰胖了三圈,巴掌拍上去,肥肉还在颤抖。

    “可惜啊,我已经残废了,否则我一定跟着你,去战场杀异族,唉……气死我了!”

    花熊吞了一杯冰啤,随后一肚子郁闷。

    “你现在赚这么多,朋友也多,日子过的悠然,何必去湿境受那罪。”

    苏越笑了笑。

    这也是个愣头,左手戴着金手表,一天三顿小烧烤,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生活。

    “人活着如果为了悠然,那个一头猪有什么区别。

    “我就是想上战场,当初在搏击场,也是想赚够了钱,然后突破,这样就可以去战场建功立业。

    “可惜,点背。”

    说起伤心事,花熊气的肝肠寸断。

    “苏越你不是不知道,花熊老大每次提起战场,都要发牢骚,有几次还嚎啕大哭,拦都拦不住,非要给军部捐款。”

    老赵取笑着花熊。

    “老花,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上战场呢?替别人拼死拼活,有意思吗?”

    苏越突然一脸疑惑的问道。

    “当然有意思。

    “回想起和战友出生入死的岁月,热血激昂,保家卫国,那才是生命的意义。

    “我现在的生活,就像是一头等待下棺材的猪,真的没意思。

    “如果有选择,我宁愿死在湿境,这样英灵陵园还能有我个名字。”

    花熊真的是一脸郁闷。

    “替别人死,值得吗?湿境真的会死人,不是开玩笑。”

    苏越一脸自嘲的笑了笑。

    “不为国家牺牲,好像这辈子不会死一样!

    “你不想死,我也不想死,那结局就是大家一起死。

    “而且神州对武者的待遇也普遍很不错,哪怕是下湿境做任务的武者都有福利待遇,既然要当武者,谈什么享受。

    “当猪最享受,可没有人想当猪。

    “苏爷,我真羡慕你,可以在战场那么风光,你是英雄,注定要被神州铭记的英雄。”

    花熊大手掌狠狠拍着苏越肩膀。

    他眼眶里有泪花闪烁,瞳孔里是很真诚的崇敬。

    “哈哈,羡慕什么,运气好而已!”

    苏越又尬笑了一声。

    ……

    告别花熊,苏越又回了趟层岩市。

    李星佩格外开恩,准了苏健军一天的假期。

    家里又重新回到了当初的热闹。

    苏健州和苏越在客厅看电视,苏健军在厨房杀鱼。

    “老叔,谢谢您的东西,否则我也拿不到神兵战斧!”

    苏越说道。

    “谢什么谢,我只是给了你个机会,真正去拼命的是你。

    “苏越,你这次回来,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苏健州问道。

    “没,也没有!”

    苏越很无所谓的笑了笑。

    “哈哈,别人可能不了解你,但我知道,你最近一定有苦恼的事情。

    “如果方便的话,和我说一说,不方便就算了,我相信你能调节好心情!”

    苏健州也看着苏越笑了笑。

    “老叔,确实,我最近有点迷茫!”

    苏越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承认。

    “我不知道自己拼搏和付出的意义在哪里。

    “我无意冒犯,但还是想问问,您的腿成了残疾,您后悔吗?”

    苏越紧接着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给我一张复活卡〕〔奕王〕〔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隔墙追到时先生〕〔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