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殿〕〔你是我以墨书写的〕〔戏闹初唐〕〔农家小福妃〕〔雪落关山〕〔电音时代〕〔豪门龙婿〕〔鉴宝直播间〕〔天国情缘劫〕〔久别重逢时〕〔前妻难追,周少请〕〔在平行世界当精灵〕〔陌上花开青禾伴薇〕〔塔防大雪地〕〔诸天帝影〕〔穿越之妙手医仙〕〔尾生女子约〕〔巅峰都市强少〕〔仙尊重生林君河〕〔一世之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79章 一则小故事
    “当然后悔,别说腿残疾,我手指头破个皮,我都不舒服。Δ.『ksnhu『.co

    “但这么多年,不知不觉也就过来了。

    “虽说经历了没有腿的一生,但起码脑子里还能留下点记忆。

    “当初我们营的兄弟全死了,只有你爸把我救出来,比起我的战友,我其实还是幸运的。”

    苏健州道。

    “老叔,如果您从来都没有上过战场,您一定会过的很好!”

    苏越平静的点点头。

    他看着苏健州的轮椅,打心眼里替苏健州不值。

    “不,你错了,我一定会上战场!

    “十几年前的湿境,和现在根本不一样,那时候湿鬼塔时不时就会破开,异族见人就杀,逃避的武者,都是懦夫。

    “如果战线失守,所有人都会死,你根本连自私的机会都没有。

    “其实我有时候痛苦,有时候又很骄傲。

    “我这一辈子,起码守住过一座城,拯救过千千万万的百姓,我哪怕是死之前,我也觉得这辈子不冤。

    “有时候后悔,有时候不后悔,我很矛盾,其实我也没有确切的答案!

    “武者不是圣人,没有人会真正的无私,但我能保证,如果再次面对灾难,我自己不自私!”

    苏健州道。

    “您能保证自己不自私,却保证不了别人不自私啊。”

    苏越嘴角有些嘲弄。

    “到底遭遇了什么事情,说说呗!”

    苏健州认真的问道。

    以前苏越回来,意气风发,一副要荡平八族圣地的模样。

    可这次他的瞳孔里,闪烁的光泽都有些暗淡。

    不正常。

    “在以前,我特别崇拜袁龙瀚元帅,他是神州的军神,也是神州的战神,更是老爸的救命恩人,也算是老爸的半个老师,我就差将大元帅当神仙了。

    “可这一次,我特别失望……

    苏越冷笑了一声。

    随后,他将袁龙瀚故意轻判白智庸的事情,和苏健州简单讲述了一下。

    老叔也不是外人,这些事情说了也没事。

    苏越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

    白智庸那副嘴脸,其实苏越一点都不生气,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不奇怪。

    甚至白智庸扯袁龙瀚的虎皮,去狐假虎威都不奇怪。

    可苏越却失望袁龙瀚的态度。

    他明明全程目睹了白智庸的所作所为,他应该当场击毙这个畜生才对。

    战斗武者在湿境浴血奋战,随时可能会死,能活下来都得靠运气。

    他一个气血武者,他凭什么耀武扬威,凭什么敢肆无忌惮的欺负功臣。

    苏越想不通。

    既然连一个欺负自己的气血武者都对付不了,我要这功勋干什么?

    我仗剑天涯,行侠仗义,想杀就杀,想睡就睡,我又何必去卖命?

    虽说白智庸已经自尝恶果。

    但神州还有多少个白智庸?

    自己可以用洗星冰晶和袁龙瀚谈条件,可其他战斗武者呢?

    他们面对不公平,又能怎么样?

    苏越想想战斗武者忍气吞声的模样,心里就像是有一团火焰在燃烧,他气的肝疼。

    这几天,苏越一直想找个答案。

    他念头一直不通达。

    我可以和湿境异族厮杀,可以受伤,可以冒险,甚至可以死亡,将热血洒在战场上。

    但我受不了这种屈辱。

    哪怕你白智庸是个品性不好的战斗武者,苏越也就认了。

    他曾经也三番五次被李多智欺负。

    但李多智好歹在湿境厮杀着,他明明可以在东武安全的当老师,但他还在湿境厮杀。

    苏越即便被打的遍体鳞伤,但他心里没有那种失望。

    即便被李多智打死,那也是我技不如人,我能承认失败。

    可白智庸不行。

    他不配。

    袁龙瀚对白智庸的处理方式,苏越真的失望透顶。

    话落,客厅寂静了几分钟。

    说来也是巧合,新闻里正好播放着袁龙瀚讲话的片段。

    他还是那样老态龙钟,精神抖擞。

    袁龙瀚依然还是神州的那柄绝世神枪,即便外国的记者,都有很多人将元帅的头像印在t恤上,一脸的崇拜。

    “苏越,你幻想一个场景。

    “假设一个朋友,为了救你,死在湿境,他留下一个婴儿,拜托你抚养长大。

    “你成功将这个婴儿抚养成人,可这个婴儿无心武道,但你为了报答恩情,所以让他成为气血武者,甚至还在不犯错的情况下,让婴儿活的更好一些。

    “可这个婴儿最终犯了错,但也不是死罪,你会二话不说杀了他吗?

    “脑海里虚构一个人,可能有些空洞。

    “假如这个婴儿是苏健军,你能下得了手吗?

    “在律法的许可内,你肯定也想留着苏健军的命吧。”

    苏健州叹了口气。

    “道理我懂,但我就是过不了这道坎!”

    苏越固执的摇摇头。

    “其实,你对袁龙瀚的期望值太高了!

    “他和咱们一样,本质上只是个普通人而已,而且还是个护短的老人。

    “元帅曾经也是个普通人,他一路走到这个位置,虽然最强,活的也最长久,但同时,他也欠下了数不清的生死债。

    “没有人可以完美无瑕,你将元帅当成个神仙,这本身就是错误的。”

    苏健州苦笑了一声,继续道。

    “白智庸这种人不少,可他们也不会是神州武者的主流,神州官府也在慢慢解决这些事情,但总不能二话不说就一刀切,否则会出现更大的乱子。

    “水至清则无鱼,你不也利用手里的便利,提前将幼蛟原液给了苏健军吗?

    “我和你,谁都不知道苏健军以后会是什么品性,咱们其实和元帅一样,都想给亲人最好的。

    “苏健军和白智庸,本质上是一类人,他们都得到了额外的好处。

    “以后高考,肯定会有人嫉妒苏健军,他们也会觉得不公平,也会怒骂官府偏袒你。

    “这是个无法解决的悖论。

    “想开点,别因为这些牛角尖的事情,太压抑自己的心情。

    “人是个很复杂的动物,很多事情并没有绝对的善恶,只是立场不同而已。”

    苏健州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苏越。

    年轻人,一腔热血。

    在他们的思维里,这个世界只存在善恶,只有黑白。

    可社会远比想象中复杂的多。

    哪怕是和异族战争,也没有什么对错,只有立场而已。

    苏越小小年纪,就得到了太超前的实力,所以很多事情容易钻牛角尖,这种事情得慢慢消化。

    这同样是一堂课。

    “老爸,大表哥,吃饭了。”

    这时候,苏健军准备好了四菜一汤。

    三个人开始吃饭。

    关于白智庸的讨论,也就告一段落。

    “苏健军,你修炼这么辛苦,有什么理想吗?”

    吃饭的途中,苏越问道。

    “保家卫国,除掉异族。”

    苏健军不假思索的说道。

    “为什么你要保卫国家?”

    苏越又问道。

    “神州是我家,她也是我的母亲,我保护养育我的母亲,我还要什么理由?”

    苏健军宛如在看一个智障。

    “吃饭,吃饭!”

    苏越一脸郁闷。

    被一个小盆友给教育了。

    苏健州哑然失笑。

    果然。

    年纪越小的朋友,心思越单纯。

    ……

    第二天,苏越又来探望了一下丁北图,趁着有时间,否则又不知道猴年马月才有空。

    丁北图要研究阳向族语言,每天都很繁忙。

    但自己的得意门生到来,他还是抽出了宝贵的时间,专门和自己的学生谈谈心。

    丁北图也能看得出来,苏越心情好像不怎么好。

    闲聊了一会之后,苏越终于还是问出了那个问题:

    “老师,我一直在湿境厮杀,最近对自己的目标,有些迷茫,我不知道自己拼搏的意义所在。”

    问出了问题之后,苏越心情又好了一些。

    或许老叔说的对。

    这种事情根本就没有绝对的善恶。

    多倾述一下,对心情有好处。

    丁北图和战斗武者不一样。

    他已经得到了社会地位,原本可以在办公室看报喝茶,悠然的完成任务。

    可老师经常挑灯夜战,加班起来根本不怕猝死。

    战斗武者拼命,苏越理解。

    但老师在安全的地带也这么拼,苏越就真的费解了。

    “苏越,你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其实却很复杂,这也是很多武者内心的疑惑。

    “关于拼搏的意思,我虽然无法给出一个详细的答案,但却可以给出你一个绝对结论……

    “武者之所以拼搏,绝对不是因为想升官发财,地位和荣耀只是附加的价值。”

    丁北图想了想,看着苏越说道。

    “不一定吧,我就是为了功勋,为了救我爸,所以我才去拼搏的。”

    苏越有点不理解。

    不为升官发财,那就真成傻子了。

    保家卫国,报效国家。

    这是口号,也是信念。

    但武者也是要吃饭的啊。

    “我给你讲个科技时代就流传下来的段子吧。”

    丁北图也没有和苏越辩驳,他直接转移了话题:

    “在没有武道的时候,神州人人爱买房子,崇拜金钱,崇拜富豪,那时候整个地球的氛围都是金钱至上。同时,有些职业很吃香,社会地位也很高,比如教师,比如医生,比如察警……

    “一个大家族聚会,爷爷奶奶问孙子外孙们,他们未来的理想是什么……

    “有的孩子说是察警。

    “家长们很开心,纷纷说道:察警好,铁饭碗,威风凌凌,以后家族有些什么事,走走关系什么的,也很方便。

    “有的孩子,说想当医生。

    “家长们也很开心,他们说:以后挂号可以插队,看病可以找到专家,买药都能便宜点。

    “也有女孩子相当教师。

    “家长们依然开心,女孩子当教师,旱涝保收,工作稳定,可以嫁一个好人家。”

    丁北图讲述着小故事。

    “嗯,家长们说得对,确实,这些职业很不错!”

    苏越点点头,表示赞同。

    “唉,可惜,孩子们自己的话,却和家长们的想法不同。

    “想当察警的孩子,他只是想除暴安良,抓小偷抓强盗,让城市没有罪犯。

    “想当医生的孩子,他心里是想救死扶伤。

    “想当教师的孩子,她想培养很多有用的人才,未来报效祖国。

    “我虽然给不了你什么具体答案,但关于付出的意义,你可以参考一下这个小故事。

    “多问问自己的本心,别被外在的一些事情影响直觉。

    “我唯一可以帮你确定的事情,就是那些所谓荣耀和金钱,根本就不是主要目标,他们只是你追求本心路上的一些回馈而已。”

    丁北图拍了拍苏越肩膀。

    这种迷茫的感觉,真的不好受。

    外人以为苏越风光无限,立功无数。

    其实所有人都忘了,苏越其实也只是个在普通不过的大一学生而已。

    “嗯,谢谢老师,我好想明白了点!”

    苏越点点头。

    老师不愧是老师,苏越虽然还是迷茫,但总归是有了点解开心结的方法。

    否则压抑着太不舒服。

    “多想想最初的自己。

    “还有,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是老祖宗留下的祖训,没有人可以逃脱这个定律。

    “你可能觉得自己付出的没有任何意义,甚至很不公平,但假如此时此刻这个城市的湿鬼塔被破,你能袖手旁观吗?

    “你会眼睁睁看着城市生灵涂染,你却作壁上观吗?

    “你根本就做不到,所以你纠结那些得失,其实自己自己给自己增加烦恼罢了。

    “我了解你,哪怕没有军功,没有军部奖励,以也会依然的踏上战场。”

    丁北图鼓励着苏越。

    “嗯,谢谢老师,心里好受了很多!”

    二人又聊了几句,苏越起身告辞。

    丁北图的电话一直在响,他途中也接了几次电话,确实办公室很忙碌,苏越也就不再耽误。

    ……

    “接下来该去哪呢。”

    告别丁北图后,苏越站在大街上,还有些茫然。

    “回西武吧!”

    有些故人都在战场,苏越也没有等待。

    不知道牧橙在不在西武。

    苏越从宾馆拿回造化剑,踏上了回西都市的车。

    这剑,其实最适合牧橙。

    可以藏在骨骼里,神出鬼没,也可以当成是一种暗器。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