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书后她成了万人〕〔国民的岳父〕〔飞越泡沫时代〕〔我是幕后大佬〕〔快穿守则:黑化男〕〔伏天氏〕〔豪门盗情:她来自〕〔都市少年兵王〕〔仙途剑君〕〔我在江湖当大侠〕〔超凡黎明〕〔广告天王〕〔山泉客栈有点仙〕〔北平说书人〕〔猛兽直播间〕〔从今天开始捡属性〕〔龙魂帝尊〕〔重生六零农媳有空〕〔金粉〕〔赘婿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80章 有些故事,不可以被遗忘
    苏越刚刚踏上西都市,还没走出车站,就遇到一个熟人。 . .co

    杜惊书!

    “你,你……你你……”

    见到苏越,杜惊书和见到鬼一样,夸张到嘴唇都在颤抖。

    在杜惊书身后,还有一个西武的学生。

    苏越看了一下,应该是刚刚突破三品。

    “你个屁,没见过这张帅脸吗?”

    苏越没好气的锤了杜惊书一拳。

    真是小惊喜。

    “你是……叫什么来着?抱歉,我给忘了!”

    苏越又看着身后的同学。

    他印象中见过这个人,但应该是没有说过话,不算熟悉。

    “我叫张伟伟,大二的学生,咱们在学生会办公室见过,那时候我还是二品。

    “咱们西武的同学,都以你为傲。”

    张伟伟上前,连忙和苏越握手。

    “不敢当,不敢当,都是运气。”

    苏越也连忙客套了一下。

    常言道,老乡见老乡,俩眼泪汪汪,在外面流浪了这么久,突然见到两个同学,苏越心里竟然还有些暖意。

    “苏越,你现在怎么和个劳改犯一样,这发型!”

    杜惊书捏了捏自己飘逸的长发,随后有些诧异的看着苏越。

    这小子以前不是挺在意自己发型的嘛。

    “剪短了清爽,这才是硬汉的状态。”

    苏越摸了摸自己的发岔子。

    当初离开湿境,心烦意乱之下,下狠心给剪了。

    后来发现,短发其实也挺帅的。

    反正五官底子优越,那个角度看都帅,无所谓。

    “你不好好修炼,这是要去哪?”

    苏越又问。

    “我呸,我还不好好修炼?科研院整个阵法班,就数我最刻苦,都修炼到吐血了,你以为谁都和一你一样啊。”

    杜惊书不满的瞪了眼苏越。

    他眼神里充斥着各种郁闷。

    “杜惊书真的够努力了,如果没意外,三五个月后,他或许可以突破到四品。”

    张伟伟一脸羡慕的说道。

    这一届的大一新生,真的已经是逆天了。

    “四品?你小子可以啊。”

    苏越也有些诧异。

    “我们也是运气。

    “因为屠宗师链,所以科研院不惜一切代价的往我们身上砸钱,再不突破,连国家对我们的资源都对不起。

    “等弓菱和廖平也突破到四品,咱们的屠宗师链,就可以远程诛杀七品异族。

    “怎么样?兴奋不兴奋?

    “可惜,屠宗师链对武者的要求很苛刻,必须要同一境界,年龄也不可以有误差。

    “等我们都突破到四品,你还可以回来当中压位。”

    杜惊书越说越激动。

    “王路峰什么品阶了?”

    苏越又问道。

    “别提他,来气!”

    原本兴高采烈的杜兄,突然一张脸寒冷下去,就像是在用茄子皮敷面膜。

    “王路峰三天前刚刚突破到四品,所以科研院才让我来当个替补。

    “真厉害啊。

    “又一个大一的四品,你们这一届的新生,简直让老生颜面无存。”

    张伟伟苦笑一声。

    一个苏越。

    一个王路峰。

    目前已经出现了两个大一四品。

    这一届的武者,一定会有别人在校破宗师。

    多可怕。

    “四品了,我靠!”

    苏越倒吸一口凉气。

    前几天见王南国,他竟然都没有提起王路峰四品。

    咦。

    好像不对。

    自己见王南国的时候,王路峰应该是刚刚突破,还没来得及通知他爸呢。

    要是被王叔知道了,还不激动到脑梗啊。

    “张伟伟你也别气馁。

    “王路峰那孙子是个官二代,他爸是神州侦捕局的最高探长,而且他还有个宗师师傅,呕心沥血的教导,手里有不少宝物。

    “他能第一个突破到四品,是靠了他家里的关系。

    “小王八,不公平。

    “气死我了!”

    现在王路峰这三个字,已经成了杜惊书的禁忌。

    “王路峰是第二个突破四品的学生,我是第一!”

    苏越及时纠正了一下。

    第一是你眼前这个大帅哥。

    “我……唉……”

    杜惊书再看一眼苏越。

    他有一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悲壮。

    从高考开始,自己就被苏越压着。

    现在竟然都被压习惯了,对手都成了王路峰。

    悲哀啊。

    “你爸是青王,你干爹和师傅,都是神州的九品,我们不和你比,没趣!”

    杜惊书最终还是找到了自我安慰的理由。

    你背景深厚,我惹不起你这种大佬。

    “谁不知道你杜惊书是土豪,你别给我装!”

    苏越也嘲讽了杜惊书一句。

    大家都是水,凭什么你装的那么纯。

    “说起来,张伟伟才是励志的典范。

    “他可是一家子普通人,货真价实的草根崛起,整个西武,我第一佩服的人,是我自己,第二就是张伟伟。”

    杜惊书拍了拍张伟伟肩膀。

    “我以为你第一个佩服的是我!”

    苏越摇摇头。

    “他对你应该是羡慕嫉妒恨,反正和佩服无关。”

    张伟伟也插嘴打趣了一句。

    随后,苏越有问了一些有关于屠宗师链的问道。

    其实这是神州的机密,但在允许的情况下,杜惊书也简单说了一些东西。

    至于更细的细节,得苏越自己去科研院了解,想必科研院也不会隐瞒他,毕竟苏越才是一代目的开创者。

    但碍于纪律,杜惊书也没有说太细。

    这时候,王路峰他们的车准备触发,已经开始检票。

    “杜惊书,我想问你个问题。”

    临走前,苏越问道。

    “快问。”

    杜惊书站起身来道。

    检票口排着队,还有几分钟时间。

    “你是个富二代,为什么要执着去战场拼命呢?不愁吃不愁喝的。”

    苏越一肚子疑惑。

    这是个富二代,比黄金还纯的富二代。

    他对酬劳应该看的很淡。

    “你这也能叫问题?

    “我去战场拼命,当然是为了保卫国家。

    “我保卫国家,还敢要什么理由?我爷爷都能抽断我的腿。

    “没有国家,就没有杜家,干就完事了,屁话多。”

    杜惊书诧异的看着苏越。

    这孙子在战场跑的比狗还要快,生怕丢了一点点功劳,最爱和宗师硬扛。

    今天怎么矫情开了。

    “张伟伟,你呢?

    “你为什么在湿境拼命?”

    通过刚才的聊天,苏越也了解到,张伟伟在战场上,也是个拼命三郎,每次从湿境回来,都是医院的常客,刚才还说有几个小护士在追他。

    “他呀……他为了升官发财!”

    杜惊书抢答了一波。

    “放屁!

    “如果为了发财,我蹲街上手机贴膜都不少赚,除了城管,根本没什么威胁。

    “升官发财请走它路,贪生怕死莫入此门,我张伟伟上战场,是因为身上流淌着神州六千年的传承鲜血。

    “既然选择武道,就绝对不怕牺牲!”

    张伟伟还有些急!

    “开玩笑而已嘛,敢上战场的武者,没有一个怕死的。

    “这方面苏越是楷模,这小子号称作死小能手!

    “我们走了啊,有时间请我吃饭!”

    临走前,杜惊书和苏越勾肩搭背了一下。

    别说。

    好久不见,还有些亲切。

    “我觉得你这话有瑕疵,应该是你请我吃饭,你有钱!”

    苏越苦笑了一声。

    自己这些朋友,怎么一个个脸皮都比较厚。

    “你算了吧,谁不知道惊袅城一战,你得到的军部酬劳,绝对可以超过八亿。

    “快走,快走,我怕太嫉妒,一会忍不住打土豪!”

    杜惊书和张伟伟跨过检票口。

    苏越摇摇头。

    他从之前对牺牲的疑惑,又进入了另一个疑惑。

    对啊。

    神州其实也不欠自己什么。

    每次战争结束,神州都会给自己大笔的奖励,而且每次都达到了上限。

    其他人也在搏命,其他人也在牺牲。

    一场场战争,也不是自己一个人的胜利。

    是不是真的有点矫情了。

    因为一个白智庸,自己是不是有些魔障。

    苏越舔了舔舌头。

    原本想趁着休息给自己找个答案,却没想到越来越乱。

    离开车站,苏越计划走回西武。

    手机还在宿舍留着,身上的现金也差不过花干了。

    大清早阳光很明媚。

    街道上人来人往,学生也不少。

    原来是个周末。

    苏越选择了一条不经常走的小路,就这样慢慢悠悠朝着西武方向溜达着。

    一个道路比较狭窄的胡同里,苏越看到一家书店,门口有几个学生在舔着雪糕看书。

    还津津有味,不知道是书精彩,还是雪糕甜。

    苏越原本也没当回事。

    在各个武大,都有图书馆,别说西武这种顶级武大,即便是b类高武,图书馆都比这间豪华几百倍。

    书店敞开着大门,苏越用余光看了几眼。

    咦?

    没有一本关于武道的书籍。

    也没有数理化等文科书籍。

    好像都是21世纪那个年代的故事类书籍,还有一些很有历史感的书。

    四大名著什么的。

    “看书不要钱,买根雪糕,我要交房租的!”

    苏越无意识的走进来。

    这时候,带着眼睛的老板说道,他低头看着一本书,头都没有抬起来。

    “额,不好意思!”

    苏越连忙将身上所有现金都放在箱子里。

    老板也没有抬头,箱子就在那里,他也不怕被偷走钱。

    苏越有一种感觉,这老板似乎钻进了书里面。

    没人理会自己,苏越就在书架上漫无目的的扫视。

    最终,他找到一本很陈旧的书,翻阅的痕迹很重。

    找了个小板凳,苏越开始看书上那些故事。

    不知不觉,他竟然着了迷!

    这本书其实并不是故事书,是记载一些历史片段,都是真实历史事件。

    应该是20世纪初,神州一段很灰暗的历史。

    有几个片段,给苏越的触动特别大。

    狼牙山上,有五个壮士。

    还有飞夺泸定桥,上甘岭,英雄炸碉堡,向我开炮,等等等等……

    还有很多事迹,有些只是寥寥几笔,但故事里的那些牺牲和悲壮,却不知不觉令苏越泪眼模糊。

    那到底是个什么年代。

    没有武道,只有*凡胎。

    面对强于自己几十倍的豺狼虎豹,神州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神州人万众一心,没有人畏惧过牺牲,靠着最简单的热武器,最终还是拿下来一场史上最伟大的胜利。

    之后几十年,神州又勒紧裤腰带,以短短时间,再次屹立在世界之巅。

    不管是经济,还是科技。

    我们将热血洒在战场,只因一颗不愿意做奴隶的心。

    我们前赴后继,只因不让一寸山河失守。

    我们万众一心,向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故事里一个又一个的英雄,谁在乎过得失,他们连自己的生命都可以看淡,更别说什么荣誉和金钱。

    这才是楷模。

    这一刻,压抑在苏越心中的郁闷,突然间就烟消云散。

    神州六千年历史,那些英雄的魂,才是神州的魂。

    那些英雄的傲骨,铸造了神州这个巨人的脊梁。

    你白智庸算什么东西?

    你只是一块丑陋的皮癣,你蹦跶不了几天,迟早会自食恶果。

    我苏越活这一辈子,为的到底是什么?

    我当初踏上武道,又是为什么什么?

    合上书籍,苏越小心翼翼放回到书架,他自信又从容的离开了书店。

    神州的脊梁与灵魂,终究要有人来捍卫。

    “咦,现在的大学生,还有愿意看这些故事的!”

    苏越离开之后,书店老板看了眼书架。

    他对每一本书的位置都了如指掌,所以看到了苏越看过的那本书。

    “喂,刚才那个大哥哥,是不是西武苏越?”

    一个初中生问他身旁的同学。

    “有点像,但不敢确认。”

    同学嘀嘀咕咕。

    “原来是西武苏越,怪不得,他可能有共鸣吧。

    “神州文明在地球上,6000年屹立不倒,这些年轻人才是根基啊。”

    书店老板点点头。

    ……

    苏越看到了西武大门。

    终于回来了,苏越心脏缓缓跳动着,还有一点点激动。

    但愿牧橙别乱跑。

    然而,下一个呼吸,苏越脸上出现皮笑肉不笑的微笑、

    白小龙,孟羊!

    这对苦命鸳鸯竟然从西武大门口走出来。

    他们秀恩爱的样子,让苏越有一种正在油炸辣椒的感觉。

    太辣眼睛。

    “呦呵……我的小学弟回来了。”

    白小龙加快步伐走过来,显得很热情。

    孟羊紧随其后。

    “苏越,听说你小子到现在都没有领取惊袅城一战的奖励,是不是嫌钱太多,花起来枯燥啊。

    “我和孟羊筹划着,开设一个龙羊基金会,你可以捐款,我帮你消费,免除所有有钱人的枯燥与烦恼!

    “我俩很快就要突破到六品,现在负债累累,正需要一个有眼光的投资人。”

    白小龙嬉皮笑脸。

    同时,他还不经意的炫耀了一下雄厚的气血波动。

    “六品?这么快?”

    苏越皱着眉。

    他真的被白小龙震惊了一下。

    如果记得没错,白小龙突破到五品也没有多久时间。

    孟羊更晚,还是在武大交流会才刚刚突破。

    五品是最难的一个阶段,他俩怎么可能修炼的那么快。

    “就许你开挂啊。

    “我俩有鸳鸯剑法,在湿境那是无往不利。

    “五品武者不敢去的地方,我俩敢随便闯荡,如入无人之境。

    “六品去不了的地方,我俩同样可以去,依然是没有对手的状态,高手寂寞啊!”

    白小龙一脸嘚瑟。

    闻言,苏越陷入了沉思。

    也对。

    白小龙和孟羊的鸳鸯剑法,简直就是开挂神技。

    在湿境,有很多妖兽丛林,对六品以下的武者,根本就不设防。

    毕竟宗师级妖兽很懒惰,睡觉是比天还要大的事情。

    在没有宗师气息的时候,他们会一直保持的沉睡状态。

    但这些丛林对低阶武者,又有着致命威胁,同样的境界下,妖兽往往比武者数量多,而且不管是速度,还是防御,总会有一项超群。

    这就造成了一个困境。

    宗师不能去。

    低阶武者去了也是找死。

    很多珍贵的宝物和材料药品啥的,眼睁睁看着就在那里,可偏偏就是拿不到手。

    这时候,白小龙和孟羊俩个挂比,就可以彰显出可怕的性价比。

    他们可以施展出宗师的杀招,却有保持着五品的弱气息。

    他们可以碾压一切低阶,甚至越一阶杀六品。

    偏偏又不会惊动宗师级妖兽。

    这种修炼方式,简直安逸到不要脸啊。

    令人羡慕啊。

    该死的挂比。

    不对。

    这句话好像连我自己都在骂。

    “白小龙,这基金会的名字有瑕疵啊,为什么是龙羊基金会,而不是羊龙基金会,我的名字要排在前头!”

    孟羊被压了一头,格外的不满意。

    “因为我是总裁,你是员工!

    “你不要再说了,都听我的,必须得听我的。”

    白小龙的理由让人无法反驳。

    “你……”

    孟羊怒目圆瞪,企图刺杀白小龙。

    装你麻痹的霸道总裁。

    “好了,别吵了。

    “你俩都是男人,分什么攻和受,在这秀恩爱呢?”

    苏越连忙制止。

    这场面,简直是催吐的神药。

    开挂就算了,还敢秀恩爱。

    苏越话音落下,白小龙和孟羊也没有多辩解。

    被误会的次数太多,想解释已经没用了。

    他俩突然齐刷刷的盯着苏越,两个人眼睛里的情绪很复杂。

    甚至,还有些同情。

    “你俩看什么呢?我的帅脸上长皱纹了?”

    苏越摸了摸自己的脸。

    两个人和僵尸一样,看得人后脊梁都发冷。

    “苏越,你小子别嘴上逞英雄,我告诉你,你如果再回来的晚几天,老婆都要被别人抢走了。”

    白小龙突然阴森森的说道。

    “就是,等你失恋了,可别哭爹喊娘的让我们陪你喝酒消愁,我们根本就没空。”

    孟羊也同情的看着苏越。

    “到底出了什么事?”

    苏越心脏没由来的一跳。

    失恋?

    难道是牧橙出事了?

    我才给自己放了几天假,怎么就出了这么多事。

    “漫笛国来了个交流学习的王子,叫雪阳,比你大两岁,没我俩大。

    “这家伙鼻子高,眼睛深邃,实力强的同时,还帅的一批。

    “几天时间,雪阳就挑战遍了神州的所有五品武者,被挑战者有五品导师,有侦捕局的局长,还有一些企业的社会武者,甚至连军部的统领都不是这个雪阳的对手。

    “我俩现在准备去南武,去迎接雪阳的挑战。

    “这小东西太嚣张,动不动就是高手寂寞,神州一个能打的都没有,简直欺人太甚,今天我就去教他做人。”

    白小龙越说越火大。

    “王子?漫笛国?”

    苏越皱着眉。

    漫笛国是个小国,但和江元国那种小国的概念不一样。

    漫笛国虽然小,但却不弱。

    这个国家还是神州的战略合作伙伴,他们国家有一种很特殊的钢材,是神州武者锻造兵器的重要材料,两国常年保持着友好的贸易关系。

    漫笛国不弱。

    其实他们国家出来一个实力强劲的王子,也没有什么可意外的。

    但打败神州所有五品,还故意挑衅这种事情,就太没礼貌了。

    白小龙和孟羊能搞定吗?

    应该可以吧。

    他俩靠着鸳鸯剑法刷金钱,刷气血,目前都已经是五品后期的修为,眼看着就要巅峰,去冲击宗师。

    对付一个歪果仁,应该问题不大。

    但假如他们也败了,是不是该我上场了?

    可我是四品,有必要参和五品的恩怨吗?

    更何况,我放假了,要心平气和,不可以打打杀杀。

    但我的手为什么在颤抖。

    不行,不可以有打架的想法。

    心态放平和。

    阿弥陀佛。

    心态要平和。

    “苏越,咱们都是神州的大好男儿,哪能咽下这口气,如果换做是你,你早就忍不住了。”

    白小龙瞳孔里似乎都燃烧着火焰。

    “不不不!

    “你们可能不了解我,我最近这段时期在修身养性。

    “看到了吗?我最近的兵器都文质彬彬。”

    说话间,苏越从背上接下修长的造化剑。

    “除非天塌下来,我不会再轻易的拔剑,这是一个神州顶级剑客的诺言。”

    “白小龙,你和孟羊杀心太重,有时候也要冷静一下,这样才能保持平静的心态!”

    苏越凝视着剑鞘。

    他甚至还教育着这两口子。

    必须要平和下来,必须要保持冷静的头脑。

    “白小龙,你说话永远都没有重点,扯什么呢!

    “苏越我警告你,这个王子来神州,还要娶一个神州的老婆回去。

    “你别说,这歪果仁脸皮厚,和咱们神州的内敛不一样,追女孩子简直是死缠烂打,不惜一切代价,我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舔狗。

    “雪阳舔的女神,就是你女朋友牧橙!”

    孟羊说话的时候,附近空气似乎都有些下降。

    “而且雪阳背景很深厚。

    “他九叔是神州参谋部的九品大将班荣臣,刚刚从漫笛国回来的功臣,据说和赵千恩大哥是一届的同学,实力强,背景也很深。

    “这个雪阳论地位,论背景,论颜值,论实力,对你都构成了绝对威胁。

    “你竟然还在这佛系呢!”

    孟羊恨铁不成钢。

    苏越的脸,逐渐漆黑了下去。

    你打神州武者就算了,竟然还敢扰骚我女朋友。

    “牧橙是什么态度?”

    苏越寒着嗓子问道。

    “牧橙当然是爱你的,她根本就不理会那只舔狗。

    “但事情还是有些失控。

    “你也知道,漫笛国是神州的合作伙伴,地位不言而喻,而雪阳的九叔,已经找了牧京梁将军好几次。

    “我专门找大哥打探了一下,班荣臣去找牧京梁将军,是带着漫笛国国王的信函。

    “追求牧橙这件事情,可以说是漫笛国全国上下的国策。

    “你继续吊儿郎当,真的有危险!”

    孟羊又说道。

    他真的和赵千恩打听过。

    毕竟赵千恩和班荣臣是同学,知道的内部消息比较多。

    “我岳父不会同意的!”

    苏越瞳孔越来越冷冽。

    “我知道不会同意,但事情就怕有万一!

    “即便牧京梁将军不同意,牧橙不给雪阳好脸,可你这个牧橙的男朋友,能不表态吗?

    “多丢人啊,我都害臊!”

    孟羊也是越说越气。

    这个雪阳太让人生气,这次去南武,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他。

    我兄弟的墙角,没有人有资格挖。

    “对付一个小畜生,为什么不让他来西武,咱们何必去南武!”

    苏越舔了舔嘴唇。

    他说话的时候,唇边甚至还有一些寒气。

    “这就说来话长了。

    “当初极道生灵炮启动,道门利用苍疾布置的灵气,给南武传送过去一个大宝贝,叫煞灵断桥。

    “原本这煞灵断桥可以帮低阶武者修炼,可却一直有点问题解决不了,听道门说牧橙的剑可以解决问题,所以最近一段时间,牧橙都在南武。

    “作为一条绝世舔狗,雪阳就住在了南武。

    “听说牧京梁将军这几天在南武也有点事情,雪阳的九叔班荣臣也在南武!

    “我就是要在众目睽睽下,打败这个雪阳,让他见识一下神州武者的厉害。”

    孟羊又解释道。

    桄榔!

    寒光一闪,似乎虚空都已经被割裂。

    笼罩在脑袋上的杀气,简直比剑刃还差凌厉。

    “苏越,你拔剑干什么?不是要佛系吗?”

    白小龙后退了一步问道。

    差点被苏越的剑给划道,这杀气来的也太突然了。

    “我去特么的平静,但愿漫笛国的骨科能救了这个王子,否则神州要发生一件严重外交事件。”

    嗡嗡嗡!

    苏越说话的时候,造化剑剑刃嗡嗡颤抖,就像是一条饥饿的银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悲喜鉴定师〕〔真君大道〕〔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