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军爷溺宠狂〕〔斗破之斗罗仙帝〕〔魔中仙之我的道姑〕〔生死禁主〕〔海贼之文斯莫克家〕〔第七王权〕〔打造诸天万界〕〔开天录〕〔你是我藏不住的甜〕〔重生为王〕〔盛世娇宠:这个娘〕〔农家小甜妻:腹黑〕〔重回99年〕〔最佳上门女婿〕〔踏天龙皇〕〔千千世〕〔快穿攻略:黑化BO〕〔神级兵王混花都〕〔麻衣相师〕〔梅府有女初成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81章 牧橙师姐的作用
    “赶紧走,别耽误时间了。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苏越连忙催促道。

    “要去你就赶紧买票去,别看我俩,我俩开车去!”

    孟羊很平静的看着苏越。

    咱们不同路。

    “我有车,双门小跑车,很帅的,速度也很快。”

    白小龙也说道。

    “对啊,白小龙你有车,那咱们开车去!”

    苏越想起了第一次见白小龙的场景。

    那时候小跑车接自己入校,一路上太拉风,他羡慕的一批。

    “双门,双座跑车,没有第二排座位,坐不下!”

    孟羊提醒苏越。

    这娃智障吗?

    “对啊,坐不下,除非你躺后备箱里!

    “我的是跑车,后备箱在前机盖的位置,地方也挺宽敞,不过有点闷。”

    白小龙道。

    “对啊,孟羊可以躺后备箱里,咱们赶紧走!”

    苏越一拍脑门。

    差点忘记了后备箱。

    “不对,凭什么我躺后备箱?”

    孟羊一脸纳闷。

    我同意了吗?

    “唉,石头剪刀布吧。”

    苏越一脸不耐烦。

    孟羊一肚子怨气。

    原本兴高采烈去南武,谁知道出门就遭遇个煞星。

    竟然让自己躺后备箱,简直是过分。

    石头剪刀布也好,起码还有50%的胜率。

    最终结果出来了。

    苏越剪刀,孟羊锤子。

    孟羊胜利。

    “孟羊,结果出来了,你去后备箱,别浪费时间了。”

    说话间,苏越就要坐上副驾驶。

    “你讲道理吗?

    “我赢了,大哥。”

    孟羊的脸都绿了。

    “对啊,赢者去后备箱,我没有占你便宜啊。”

    苏越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不是,你讲不讲道理,我觉得……”

    孟羊刚要反驳。

    “停,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听我的ok?”

    苏越直接打断。

    哐啷啷。

    孟羊拔剑。

    劳资这辈子最讨厌霸道总裁,今天非要和你拼个玉石俱焚。

    “都行了,别吵了。

    “车是我的,怎么坐我来分配,你们全部都得听我的,我算了算。

    “每个人坐一小时,轮流坐。”

    白小龙大手一挥。

    谁都别占便宜。

    小小学弟,竟然敢挑战我霸道总裁的威严。

    最终,苏越叹了口气。

    没办法,吃人的嘴软,谁让自己没车,也没有驾照呢。

    “苏越,说好了,你去南武,得先乔装打扮,戴口罩戴帽子,在我没有打败雪阳之前,不能被人认出来,否则我就不带你。”

    白小龙又交代道。

    “为啥?”

    苏越就不明白了。

    我去找我女朋友,为什么还得鬼鬼祟祟。

    “你人气太高,和练习时常两年半的练习生一样,脑残粉也多,如果你出现,就没有人关注我了,我不要面子啊!

    “说好了,等我打败雪阳,你才可以出场。”

    白小龙再次强调。

    “好,给你面子,你能不能快点走,磨磨唧唧。”

    苏越着急上火。

    他得赶紧处理雪阳的事情。

    “咦,苏越你这是准备去哪啊?陪姐姐喝杯咖啡呗!”

    就在这时候,东武上帝冯佳佳驾驶着一辆崭新跑车过来。

    酒红色漆面,在太阳下反射着血浆一样的颜色。

    流线特美。

    虽然大白天,但深蓝色的激光灯一闪一闪,就如两颗星星,让人挪不开眼睛。

    “冯佳佳,你在西都市干什么?”

    苏越一愣。

    这也太巧了,怎么到处都是熟人。

    “抓几种虫子,路过而已。

    “听说你女朋友被歪果王子拐跑了,怎么样?姐姐给你买aj,和姐姐谈恋爱不?”

    冯佳佳推了推太阳镜,牙齿很白。

    最近很多人都知道雪阳在纠缠牧橙,冯佳佳当然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姑娘你自重,我对爱情很专一的!”

    苏越一头冷汗。

    他现在看见冯佳佳就肝颤,特别是挡着牧橙的面。

    “你们这是准备去哪?

    “白小龙,我听说你要让我男朋友坐后备箱,我觉得你是皮肤有点痒痒。”

    冯佳佳下车,一脸威胁的说道。

    “我不是你男朋友,最多是个男同学。”

    苏越连忙纠正一下。

    “坐不下啊,我们要去南武打雪阳,要不你也一起来看看?”

    白小龙挠着脑袋。

    他还真惹不起这个上帝。

    这崭新的跑车,最新款,限量版,估计得9000万往上。

    果然。

    东武上帝,就是土豪。

    “我没那么多时间,但可以绕路送送苏越。

    “走吧!”

    冯佳佳招呼苏越上车。

    “如果不顺路就算了,孟羊可以躺躺后备箱。”

    苏越连忙客套了一下。

    这容易闹误会。

    “如果是送你,我东南西北都顺路。”

    冯佳佳挑了挑眉。

    “要不让孟羊坐你车?”

    苏越试探着问道。

    “我对基佬过敏。”

    冯佳佳已经上车,拍了拍身旁的车座。

    “苏越,大事当紧,大丈夫不拘小节。”

    白小龙点点头,孟羊已经坐到副驾驶,安全带都扣好了。

    还好有人载苏越,虚惊一场。

    不过说起来,同学情谊也真是虚伪。

    当初冯佳佳还是自己提携的。

    人走茶凉。

    自己卸任了学生会主席,现在就成了个死基佬,人情淡漠啊。

    都怪白小龙这牲口,败坏自己名声。

    白小龙也不含糊,他一脚油门已经一掉头,再一眨眼,跑车已经行驶在道路尽头。

    轰!

    一分钟后,一道马达轰鸣声从后方响起。

    白小龙再一看,冯佳佳的跑车已经一马当先,他连尾气都看不到。

    这就是一道红色闪电。

    “追啊,你这车不是小钢炮吗?”

    孟羊急的直拍车门。

    吃尾气的滋味不好受。

    “我这确实是小钢炮,可上帝的车,那是激光大火箭,我尽力了啊。”

    白小龙也着急上火。

    油门明明踩死了,为什么不走啊。

    气死人了。

    “废物开着一辆蜗牛车,我艹。”

    孟羊一脸绝望的骂道。

    追不上了。

    你尾气都闻不到。

    ……

    南都市。

    “过了这个路口就是南武大门,姐姐我还有事情,就先撤了。

    “如果牧橙真的被拐跑了,记得来找姐姐啊。”

    下车前,冯佳佳摘下眼镜,朝着苏越挑了挑眉。

    “大姐,你这种女神,我配不上啊。

    “谢谢你专门来送我。”

    下车后,苏越连忙道谢。

    “客气!”

    一踩油门,冯佳佳掉头离去。

    “这车怎么就这么帅呢!”

    看着跑车离去的影子,苏越似乎看到了一头咆哮的巨兽。

    突然,苏越又想起了杨乐之。

    跑车再帅,可在湿境,几分钟就会成为一堆没用的废铁。

    但杨乐之的摩托车不一样。

    冒着黑烟,还可以在空中飞翔。

    我什么时候也能搞一辆玩玩啊。

    一肚子郁闷的苏越,一个闪烁,就到了南武大门口。

    可能是因为煞灵断桥的原因,南武已经成了全国各个武大学生的聚集地。

    教育部承诺过,等煞灵断桥真正可以投入使用的时候,会向所有武大开放。

    虽然现在还有点技术问题,但很多武大学生已经按奈不住激动,早早来瞻仰煞灵断桥的风采。

    据说,这以前可是道门的宝贝。

    “对了,鸭舌帽和口罩,真麻烦!”

    学生们都在南武校门口来来往往,由于苏越改了发型,走路低着头,暂时还没有人发现他。

    随后,苏越又戴上了鸭舌帽和口罩。

    这下,就没人认识自己了。

    藏头露面,搞得自己真和练习时常两年半的流量明星一样。

    “白小龙和孟羊磨蹭什么呢,赶紧来南武。”

    苏越看了眼马路尽头,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说什么自己是白马赫,简直就是吹牛比。

    南武校园很大,起码比西武要大两倍。

    论整体的学生实力,南武在四大武院,处于垫底水平。

    但论学校的面积,南武可以秒杀所有武大,甚至东武和西武加起来,都不是南武的对手。

    南武培养武者,擅长的方向是敏捷系。

    以前也有人打趣过,说南武的学生快,是因为学校太大,学生们生生跑出来的敏捷系。

    校园面积确实大。

    虽然人来人往,但根本没有感觉到一点拥挤。

    啪!

    突然有人拍了一下苏越。

    速度很快,和一阵风一样。

    苏越虽然也有所警觉,但他附近人有点多,他一时间还没有躲闪开。

    这就是在地球城市的桎梏。

    如果是湿境,苏越肯定不惜一切代价的闪开,管他身边是谁,自己的命重要。

    但在城市里不行,得遵守规矩。

    “周云粲?”

    一转头,苏越惊讶的说道。

    很久没见这小子了。

    由于擅长跑路,周云粲高考完报考了南武。

    上次见面,好像还是去支武当卧底。

    “真的是你,我就看背影有点像。”

    周云粲一脸惊喜。

    说起来,和苏越也好久没见了。

    当初潜能班一群人里,弓菱和廖平已经是教育部的中流砥柱,好几次在战场斩杀宗师,他们是公认的一代天骄。

    苏越就更别说了,他已经是武大神话。

    可他和廖吉就惨了很多。

    他们在小城市资质可能顶尖,但扔到武大,也就中游水平。

    虽然拼了命的修炼,但依旧被伙伴们越甩越远。

    “嘘,我答应白小龙得隐瞒着点身份,咱们边走边聊。”

    看到有人看向这里,苏越连忙小声说道。

    随后,他拽着周云粲走到一边。

    “怎么还神神叨叨的。”

    周云粲一脸茫然。

    你又不是来干卧底,公明正大多好。

    说起干卧底,周云粲心里就又是一股辛酸。

    回想起当初,王路峰和苏越都是自己的伙伴。

    可一眨眼,王路峰也到了科研院,而自己还在南武修炼。

    虽说靠着不怕死的劲,他也突破到了二品。

    但现在的武大,早已经进入了大一三品时代。

    如果在去年,周云粲也是出类拔萃的绝对天骄。

    但在今年,大一二品,真的不算什么逆天成绩。

    前段时间廖吉约着他,和廖平他们吃了顿饭。

    只要自己也能在大一突破到三品,还有机会去科研院当备胎。

    廖吉也拼命突破到了二品,他俩都在疯狂努力。

    可希望不大。

    “你二品了,不错啊。”

    苏越观察了一下周云粲,发现对方也已经二品,真心替他开心。

    和王路峰、杜惊书那些挂比比起来,周云粲可是实打实靠毅力突破的二品。

    放眼整个武大,那也是凤毛菱角的存在。

    “哈哈,你可别开我玩笑了,你现在一口唾沫都能弹死我。”

    周云粲苦笑着摇摇头。

    “可别捧杀我。

    “武道修炼是一场马拉松,我和王路峰他们不过就是起跑快了点,现在只是赛程的前半段,后半段谁发力猛还不知道呢。”

    苏越看到周云粲眼睛有些不自然,连忙说道。

    “武道这东西,一步慢,步步慢,你不用劝我,我也没那么脆弱。

    “虽然我跑的慢,但也会尽量追上去,如果有机会,咱们再并肩作战。”

    “对了,廖吉也突破到二品了,他一直把你当假想敌,可别真被他给阴了,哈哈。”

    周云粲拍了拍苏越的肩膀。

    回想起曾经的岁月,还真是令人怀念。

    “哈哈,你俩都加油,咱们一定还有机会一起上战场。”

    苏越也狠狠拍了拍周云粲的肩膀。

    “苏越,你来南武,是不是也要看牧橙师姐点杀煞虱。

    “对了,牧橙师姐是你女朋友吧?

    “漫笛国有个什么王子,天天没事干骚扰牧橙,据说还要娶回漫笛国当王妃。”

    周云粲一直在南武,也知道雪阳的事情。

    “白小龙和孟羊已经来对付雪阳了,朋友想出风头,我也没必要抢,让他们解决吧。”

    苏越笑了笑。

    他对白小龙还是很有信心的。

    “没那么容易。

    “如果白小龙和孟羊联手,或许还有可能打败雪阳,但如果是单打独斗,应该是没有什么希望。

    “根据分析,这雪阳修炼过一部绝世战法,这战法是躲闪一类的秘术。

    “据雪阳自己说,宗师之下,没有人可以触碰到他的衣角。

    “而且雪阳战了这么多场,所有与其对战的五品武者,全部都是完败,没有一个例外,他们确实连雪阳的衣角都摸不到。

    “有人说过,雪阳修炼的战法,应该是料敌先知的能力。

    “反正很厉害,也很棘手。”

    周云粲叹了口气,一张脸说不出的凝重。

    “没事,如果孟羊和白小龙都败了,那我就亲自出手,我就不信他的绝世战法能一直用。”

    苏越冷笑了一声。

    哪怕自己沾不到雪阳的衣角,也可以用庞大的气血量耗死他。

    在神州,不允许有这么不要脸的舔狗活动。

    “对了,煞灵断桥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非得牧橙来?”

    苏越又问道。

    好不容易抓到一个南武的地头蛇,周云粲了解的应该比白小龙多。

    “这就说来话长。

    “当初苍疾的准星阵落在南武,道门利用这股灵气,好不容易将煞灵断桥穿送过来,而且靠着这股庞大灵气,道门也成功激活了煞灵断桥的所有能力。

    “这本来是件好事,在煞灵断桥上修炼几天,可以让年轻武者的根基更加坚固,对以后的修炼有很大的益处,当下也可以突飞猛进。

    “可问题就出现在了苍疾的灵气里。

    “这灵气不纯净,特别邪性,听强者们说,应该是形成了一些煞虱。

    “如果不除去这些煞虱,武者修炼的时候经脉容易中毒,有个南武学生甚至被废了气环,特别危险。

    “煞虱只有芝麻粒那么大,而且移动速度很快,科研院尝试了很多方法,也没有歼灭煞虱的办法,最后还是西武让牧橙师姐来试试。

    “她出剑速度特别快,也特别精准,宗师没办法踏上煞灵断桥,她是出剑最准的低阶武者。师姐的办法也确实管用,她灭了不少煞虱。”

    周云粲道。

    “能灭了就好。”

    苏越点点头。

    没想到牧橙还有这种能力。

    说起来,自己面对那些虫子,除了用吸尘器,也没有其他办法。

    神兵战斧去砍跳蚤,累死自己也没用。

    “唉,你太乐观了。

    “虽然师姐可以杀了煞虱,但由于武器的限制,师姐却没办法一次性全部歼灭。

    “只要停下来休息,煞虱就会再次繁衍一批,必须要一次清除,一只都不剩。

    “可神州的剑都无法在煞灵断桥里支撑太久,很快就会断裂,师姐的节奏被打乱之后,哪怕换了剑,也没办法再进入状态,很麻烦。

    “今天科研院又送来了一柄全新长剑,但愿耐久度可以再强一些。、

    “这么多天,也确实难为师姐了。

    “对了,还有雪阳那个讨厌的玩意,天天变着花样给师姐送礼物,今天是个宝石,明天是个口红,后天还有亲手做的酸菜便当,简直和牛皮糖一样。”

    周云粲又骂道。

    “他蹦跶不了多久了。

    “煞灵桥在哪?咱们去看看。”

    苏越捏了捏拳头,一肚子火气。

    他有点后悔让白小龙他们先上,应该自己先送他回老家才对。

    可惜,已经答应了白小龙,不能出尔反尔。

    “跟我来吧,正好牧橙师姐要再次杀煞虱,你来的正好及时。”

    周云粲点点头,领苏越朝着煞灵断桥跑去。

    二人穿梭的速度很快。

    “不愧是武大神话,速度真快。”

    路上,周云粲已经用了全力,可苏越依旧是游刃有余的跟随着,而且呼吸匀称,竟然没有一点点吃力的表现。

    这根本就不是苏越的极限。

    周云粲很挫败。

    要知道,人家苏越的职业可是个辅助。

    ……

    煞灵断桥的位置到了。

    苏越在周云粲这个地头蛇的带领下,找到了一个不错的位置。

    他惊愕的发现。

    牧京梁竟然也在南武,可能是顺路看看女儿。

    在牧京梁身旁,还有个陌生的九品。

    这应该就是赵千恩的同学,那个参谋部的新成员班荣臣。

    两个九品的附近,还有南武校长,以及一些南武领导层。

    而在他们不远处,那个小白脸,应该就是雪阳。

    ……

    “牧橙,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你嫁给我吧,我带你看漫笛国的日出日落。”

    冷不丁,雪阳就是一句大声表白。

    苏越都愣了。

    这是什么场合,你特么不知道含蓄吗?

    脸都不要了。

    苏越又看了眼牧橙。

    还好。

    牧橙不吃这一套,她一脸厌恶,似乎都不屑去看雪阳。

    太丢人了。

    “谁是雪阳,滚出来领死。”

    也就在这时候,人群突然朝着两边散去。

    白小龙和孟羊,隆重登场。

    他们虽然看到了雪阳,但还是淡漠的问了一句,表现的像是个绝世高手。

    再有一股风就完美了。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真君大道〕〔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悲喜鉴定师〕〔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