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为君〕〔女主有个鉴渣系统〕〔赵洞庭颖儿〕〔我是都市医剑仙〕〔江颜林羽〕〔总裁爹地请温柔免〕〔陈惜雯余远恒〕〔重生之神级召唤系〕〔唯有真心换真情〕〔我可能跟了假宿主〕〔林帘湛廉〕〔顾西冽宋青葵〕〔爱情似火你如冰〕〔农民工玩网游〕〔七爷家的人鱼姬〕〔长河逆流〕〔陆军〕〔回到过去变鹦鹉〕〔情归陌路爱已尽〕〔时光能缓故人不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82章 邪性的雪阳
    “你是个谁?”

    眼看着白小龙走过来,雪阳满脸嘲笑。

    又来一个送死的。

    可惜啊。

    这里是神州,乱七八糟的规矩太多,否则自己可以杀很多人。

    现在却只能点到即止,别说杀人,连见血都不允许。

    不过眼前这家伙的实力,好像还不错。

    但也仅仅是不错而已。

    宗师之下,没有人可以触碰到自己衣角。

    说起来。

    苏越这个畜生还要藏到什么时候。

    雪阳心里一声感慨。

    他之所以疯狂追求牧橙,并不是因为牧橙的美貌。

    在阳向族眼里,人族武者再漂亮,也和没毛的猴子一样,他根本提不起任何兴趣。

    雪阳只是要通过牧橙,逼迫苏越现身而已。

    当初的一斧之仇,雪阳时时刻刻都想着报仇雪恨。

    他要杀人诛心。

    他要在神州先抢了苏越的女朋友,然后去湿境再找机会杀他。

    可雪阳却郁闷。

    任由他心里鬼点子一堆,可苏越这个懦夫根本就不出来啊。

    能怂到这地步,也是个人才。

    “我是西武白小龙,是来送你上路的白无常,让漫笛国给你准备好棺材!”

    白小龙走到一片空地,和雪阳瑶瑶对视。

    顿时间,附近的学生们纷纷散开,给他俩留下了足够的打斗空间。

    白小龙那可是第一个突破到五品的武大学生,他亲自出战,或许可以浇灭一下雪阳的嚣张气焰。

    孟羊站在人群的第一排。

    风头又特么被抢走了。

    你白小龙是白无常,那轮到我只能是黑无常。

    我不想这么黑啊。

    煞灵断桥旁的牧橙,也诧异的看着白小龙。

    终于还是来了。

    最近这几天,雪阳到处战败神州五品武者,闹的满城风雨,同时他也向白小龙和孟羊下了战书。

    果然,白小龙还是沉不住气。

    可能赢吗?

    其实,希望不大。

    牧橙亲眼见过好几次雪阳出招,和他对战的神州武者根本不弱,甚至还步伐速度流武者。

    可哪怕再强,你根本连对方的身躯都触碰不到,根本没用啊。

    老爸分析过,雪阳的腾挪躲闪能力,在宗师之下,那就是神级。

    也就是说,他是无敌状态。

    白小龙可能也要丢人了。

    到底谁才能制服了这个妖怪,简直和苍蝇一样,无比的讨厌。

    “原来你就是那个白小龙,我就站在这里,你出招吧!

    “不是我小看你,你的剑只要能触碰到我,我就算输。”

    雪阳背负着双手,一派高手寂寞的从容。

    “以前神州也有和你一样狂妄的脑残,现在他们上厕所都得让人扶着。

    “今天我就教教你做人的基本礼貌。”

    唰唰唰!

    劲风呼啸,犹如长鞭在抽打空气。

    白小龙耍了几个漂亮的剑花,显得很有观赏性。

    虽然切磋对战用的是木剑,但白小龙气势不输人。

    其实如果是一些特殊的剑,可以用剑鞘去对战,但这种剑的剑鞘必须有开关,得保证剑刃不会跑出来。

    很明显。

    白小龙的长剑并不高挡,没有锁死剑鞘的功能,所以他只能拿了一柄木剑。

    “你们神州一个又一个的武者都败在我手下,简直是无趣啊……牧橙,我爱你。”

    雪阳嘲笑了白小龙一句,紧接着就表白了牧橙一句。

    白小龙气的手掌都在颤抖。

    这畜生说话怎么没头没尾。

    前一句还在嘲讽自己,下一句就骚扰牧橙,简直不要脸到了极致,这脸皮怎么修炼的,比孟羊都厚。

    不远处,苏越也在观察着雪阳。

    看不出什么很特殊的地方,可能是歪果仁的缘故,雪阳的瞳孔有些邪性。

    这种感觉,只有经常泡在湿境的武者才有。

    雪阳不简单。

    起码,他应该在湿境战斗过很久。

    看气势,是个难缠的对手,就是不知道白小龙的水平怎么样。

    “苏越,赢的希望不是很大,没有见过雪阳战斗的人,根本不相信天下还有那样神乎其技的躲闪战法。

    “这家伙很难缠。”

    周云粲嘀嘀咕咕,提前给苏越打预防针,免得他一会失望。

    ……

    “你们的恩怨先等一等,先办正经事。”

    剑拔弩张的气氛一触即发。

    这时候,南武校长站出来,先制止了两人的争斗。

    科研院的工作人员刚刚才抵达,大家都在等着牧橙用新武器点杀煞虱,和煞灵断桥比较,白小龙和雪阳的战斗,简直就是小孩子过家家。

    牧京梁大将日理万机,他专门在南武耽误一天,就是为了见证牧橙点杀煞虱。

    “牧橙同学,这是科研院最近研制的一柄长剑,以源石为主,里面添加了71种合金!

    “这柄剑应该是目前世界上,最轻最坚固的剑。”

    工作人员将一个木匣子给了牧橙。

    他是锻造科的一个副科长,因为煞灵断桥,他们锻造科已经连续加班了好几个日夜。

    其实硬度,并不是什么问题。

    如果仅仅是硬度,科研院早就能解决问题。

    牧橙是要斩煞虱,她对剑的重量和体积,有着极度苛刻的条件,否则根本做不到精准,更别说游刃有余。

    换句话说。

    牧橙要用一根方天画戟的材料,打造成一柄剑,而且这柄剑的重量,还要达到匕首的水准。

    简直是天方夜谭。

    也就是神州科研院还能尝试一下,毕竟这里是全球最顶尖的科研机构,其他国家根本都不敢想。

    但即便是锻造成功,这柄剑的耐久度也是大问题,合金添加的多了,硬度能上去,但密度终究是不稳定。

    别说下湿境用,就是在地球,也不可能太持久。

    劳民伤财的买卖。

    “多谢!”

    牧橙向工作人员点点头。

    虽然这是神州派遣下来的任务,但科研院的人确实也累,她很同情。

    可自己也没办法。

    煞虱那么小,如果剑太重或者太粗,都会影响自己的发挥。

    “牧橙师姐加油。”

    一个女生喊道。

    “老婆加油。”

    不远处,雪阳紧随其后。

    众目睽睽下,他声音最响亮,甚至有些哗众取宠的感觉。

    “雪阳,你闭嘴,别影响牧橙!”

    班荣臣差点被气的吐了血。

    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难道阳向族根本就没有礼义廉耻吗?

    这个节骨眼还不忘嘴贱,也不怕被牧京梁一掌拍死你。

    班荣臣转头看了眼。

    果然,牧京梁一张脸比锅底还要漆黑。

    如果不是念着两国邦交,牧京梁早就出手了。

    班荣臣也郁闷啊。

    雪阳手上有自己的把柄,他只能用九叔这个身份硬撑着。

    起码,不能让雪阳捅娄子。

    这护道者,到底是个什么丧气的买卖,快坑死自己了。

    断桥前,牧橙根本就没有理会雪阳,之前几天她还动怒过,但逐渐也就习惯了,就当是狗在叫。

    煞虱聚集的地方,就在煞灵断桥的入口处,应该是有什么限制,这些煞虱根本不会到里面去,它们只是阻拦着必经之路。

    方圆两米的范围,也给了牧橙方便点杀的机会。

    哐啷。

    嗡!

    木匣子落地,空中闪过一道银芒,就如一道闪电闪过。

    唰唰唰唰!

    唰唰唰唰!

    牧橙并没有浪费时间。

    她二话不说就开始点杀煞虱,尝试了很多次,她已经轻车熟路。

    众人只能看到银光疯狂闪烁,却根本找不到牧橙的剑刃轨迹。

    太快。

    在苏越眼里,剑刃简直和加特林机关枪一样,一直在疯狂的输出,甚至剑刃还有些发红,牧橙附近的空间都有些扭曲,温度正在升高。

    这应该是剑刃和空气摩擦的次数太多,也急促太快,最终被烧红了剑刃。

    这得多块?

    “牧橙也快突破四品了,看来她这段时间也在疯狂修炼,并且得到了一些机缘!”

    苏越心里嘀嘀咕咕。

    应该就是一步之遥,几个星期内可以突破。

    不光自己在进步,其他小伙伴同样有自己的机缘。

    孟羊和白小龙的基佬挂比剑法。

    杨乐之的沙雕战法。

    弓菱的首席玄弓。

    杜惊书和王路峰一定也有家族的狗大户传承。

    来南武的路上,冯佳佳告诉苏越,她很快就可以到四品。

    而且冯佳佳说过,她和别人不一样,宗师之后修炼的速度会更快。

    就是周云粲和廖平,也在拼了命的追赶。

    有心之人天不负。

    苏越相信,每一个刻苦修炼的伙伴,都可以得到属于自己的机缘。

    天道酬勤。

    命运一定会狠狠犒赏那些顽强拼搏的人。

    不光是人。

    神州这个不断拼搏的国家,也会国运滔天。

    “好快啊,简直和放烟花一样。”

    周云粲的一声感慨,打断了苏越的胡思乱想。

    确实。

    就是在放烟花。

    在牧橙的面前,已经出现了一团赤色的光团。

    长剑的剑尖彻底被烧红,而且每斩杀一个煞虱,都会爆炸出一颗火星子。

    在神州有一种古老的活动,叫打铁花。

    牧橙现在就像是在打铁花。

    不得不说,自己这个女朋友太美了,在火花的照耀下,她侧脸一闪一闪,简直和下凡的仙女一模一样。

    数不清的学生已经看痴了。

    苏越心里竟然还有点点醋意。

    “快了,煞虱已经被消灭了一多半!”

    那团似有似无的昆虫,已经被消灭了五分之三。

    如果顺利的话,牧橙一定可以成功。

    她的剑特别精准。

    “苏越你太乐观了。

    “其实真正的考验,就在后面。

    “即便牧橙学姐的气血能支撑的住,那柄剑的耐久度也很快会被消磨完。

    “上次就是在五分之三的地方剑碎。

    “但愿,这次可以持久一些吧。”

    周云粲目睹了很多次失败,从一开始就没抱希望,他苦笑一声,看上去已经麻木。

    “这么难吗?”

    苏越皱着眉。

    那柄剑的材料应该很不错,但确实好像又有些短板。

    耐热性太差了。

    全场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等待着激动人心的一幕。

    在场最数南武校长紧张。

    煞灵断桥能早一天投入使用,他南武近水楼台,学生们实力也可以有一次暴涨的机会。

    “失败了!”

    不知不觉,牧橙已经点杀了五分之四的煞虱。

    眼看着胜利在望,突然,牧京梁叹息了一声。

    蹦!

    还不等南武校长他们诧异,伴随着一根金铁崩裂的声音响起,牧橙手里的剑,果然是崩裂成了无数碎片。

    就如一团凋零的铁花。

    死寂!

    全场陷入了死寂的状态。

    牧橙面前仅存的一部分煞虱犹如在嘲讽她一样,不断在其脸庞附近飞舞。

    失败了。

    人们已经知道了煞虱的套路。

    一分钟后,煞虱的数量,又会恢复到之前的水平。

    它们都是最原始的灵气,所以繁衍速度快的可怕。

    当然,由于一些特殊规则,这群煞虱的数量,也不会太多,永远保持着一个恒定的数量。

    全场鸦雀无声。

    没有人去责怪牧橙,这不怪她。

    这是所有人都该承受的挫败。

    “对不起。”

    走下煞灵断桥,牧橙一脸愧疚的拿着剑柄。

    又一次失败,她心里特别难受。

    “不怪你,是我们锻造科水平不够,再等一个星期,我们再尝试一下其他的合金组合。”

    科研人员捡走了长剑碎片。

    他似乎都苍老了不少。

    官府天天在催促,可他们花费着天价科研费用,却根本研究不出一柄好剑。

    这种感觉很难受。

    “哼,简直是一群垃圾!”

    不远处雪阳嘀嘀咕咕。

    当然,他基本的智商还在线,并没有真正发出声来。

    这里毕竟是神州,敢在这个节骨眼公然嘲讽,那就是找死。

    但以雪阳的眼界,确实也早知道了结局。

    他出生在八族圣地,见惯了各种各样的妖器,要对抗煞灵断桥上的东西,根本原因的妖器,而不是去茫然的堆砌材料。

    神州科研院的方向就错了。

    但其实也能理解。

    这里又不是湿境,他们根本就无法炼制妖器。

    班荣臣盯着雪阳,被吓的够呛。

    他看到了雪阳眼里的不屑,生怕这畜生口无遮拦,公然嘲讽科研院。

    幸亏还有点脑子。

    “问题应该不在材料上,可能是锻造属性除了差错。”

    苏越皱着眉分析道。

    想破苍疾留下来的气血煞虱,得用湿境的妖器来对付。

    可科研院只是一味的增加硬度,根本不是办法。

    这就是像是用筷子去火焰里面夹蚊子。

    哪怕是再硬的木材,也不可能挡得住火焰的焚烧。

    属性就是错的。

    “没错,问题根本不在材料上,我们老师也是这么说的。

    “其实科研院也知道,但没有搞研究的土壤,他们就只能用笨办法。

    “妖器破煞气,道理很简单,科研院也想驻扎在湿境研究妖器的锻造,但湿鬼塔堡垒里根本没有灵泉,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我的导师说,地球对护甲和武器的研究,已经到了瓶颈,想要更进一步,就只能去湿境,去有灵泉的城池开展研究,否则神州现在就已经触碰到了天花板。”

    周云粲叹了口气。

    “神州的护甲和武器,还可以进步?”

    苏越好奇的问题。

    “对,我导师的妻子,也就是我的师母,就是科研院的一个副科长。

    “上次吃饭的时候,师母说过,假如神州能够占领一个拥有灵泉的湿境城池,神州科研院的水平,可以在一年内就领先地球10年。

    “以科研院现在所掌握的资料,他们只要有合适的土壤,立刻就可以研究出比霜藤甲还要厉害的战甲,兵器和战靴也要比之前进步10年,那样一来,神州武者的牺牲率,将减少50%。

    “可惜,这目前只能是个幻想,地球武者根本就没有操控灵泉的能力!

    “这个能力也被湿境八族当最高机密封锁,咱们人族连一点点的机会都不可能有。

    “遗憾啊。

    “神州的武道科技已经触碰到了天花板,美坚国紧跟在后面,师母分析,可能再过3年,神州科研院领先全球的优势,将彻底消失。

    “等到了那时候,神州出口全世界的很多产品将没有垄断优势,咱们神州的财政也会断崖式下跌。

    “这是很严峻的问题。

    “美坚国一直在想办法窃取灵泉的使用方法,但他们和神州一样,目前也没有什么办法。

    “这也算是一种军备竞赛,关系到下一个时代,谁才是地球霸主。

    “这个雪阳之所以这么嚣张,也是因为美坚国不断朝着漫笛国抛出橄榄枝,漫笛国有恃无恐,所以他才敢在神州骚扰牧橙师姐。

    “咱们现在还是学生,根本不知道社会上的事情多么复杂。”

    周云粲说了不少内幕。

    如果不是师母的原因,他都想不到神州现在的处境其实也很危险。

    大国竞赛。

    只要有一方拿到了尖端的研究成果,短短几年就可以弯道超车。

    这不是危言耸听。

    “原来是这样!”

    苏越沉沉吐出一口浊气。

    怪不得。

    袁龙瀚那么偏袒白智庸,但为了让自己帮忙去取洗星冰晶,还是不惜让白智庸被短捕猪撕咬成残废。

    原来灵泉牵扯的事情这么多。

    但苏越还是不准备趟这趟浑水。

    老爸也一定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但老爸坚持不让自己去,可能他知道这任务的难度。

    而且苏越心里的坎还是有些过不去。

    “我的爱人,你不要气馁!

    “这株粉面花,是湿境靠近八族圣地的特产,能炼制出很神奇的丹药,我将它送给你。

    “这枚黑玉石,也是八族圣地附近的东西,我冒死才抢回来,这也代表我对你的爱。

    “还有这三颗丹药,同样是来自八族圣地的珍贵丹药,我自己都舍不得服用。

    “如果按照神州的货币计算,这三件东西,价值已经超过了9000万。

    “拿着我的礼物,你应该可以开心点。

    “忘了你的前男友,我去湿境偷宝贝养你。”

    牧橙正在生闷气,偏偏这时候雪阳拿着一些宝物上前。

    远处,班荣臣真想弄死雪阳。

    这比玩意,就不能消停点。

    宝物是真的,童叟无欺。

    价值9000万也是真的,特别是那根草药,炼制的丹药八品都能用。

    可能9000万的估价都是少的。

    毕竟雪阳就来自八族圣地,他想弄来这些东西,也没有太大的难度。

    这畜生倒是大手笔。

    班荣臣想阻拦雪阳。

    但来之前他们已经说好,只要在合理的范围内,雪阳可以尽情追求牧橙。

    现在雪阳也没有越界。

    “我今天弄死你!”

    还不等牧橙发怒,白小龙已经忍无可忍。

    好不容易等到点杀煞虱结束,白小龙终于有了对战的机会。

    唰唰唰唰!

    二话不说,白小龙的剑芒,已经笼罩在雪阳身上。

    全场咋舌。

    年轻人都是暴脾气,说打就打,速度也快的惊人。

    嗖嗖嗖嗖!

    顿时间,人们给白小龙和雪阳腾开了足够宽阔的对战空间。

    劲风呼啸,剑光闪烁。

    虽然白小龙用的是木剑,但凌厉的气息还是如长鞭一样,不断在空中破开一道道音爆。

    唰唰唰唰!

    这时候白小龙的剑已经像是一把大扫帚,剑身残影一个覆盖着一个,看上去犹如一个剑刃鸟笼,格外的恐怖。

    哪怕是附近观战的武者,都有一股可怕的窒息感。

    白小龙的剑很快。

    同时,也很准。

    牧橙瞳孔闪烁,心里也是惊骇。

    这才多久没见,白小龙的实力简直是暴涨。

    如果照这样的速度突破下去,他真的很可能在武大毕业前,就突破到宗师。

    武大宗师。

    多可怕。

    南武校领导们也纷纷惊愕。

    白小龙的实力也太恐怖了,这简直就是个妖孽。

    苏越也有些意外。

    以白小龙现在的实力,已经可以和当初那个李多智战一场,可能还不会输。

    在五品武者里,白小龙绝对可以排名到前十。

    “哈哈哈,我以为白小龙有多么厉害,原来也是个水货。”

    正在人们惊骇白小龙实力强劲的时候,战圈内却传来一阵狂笑,说不出的嚣张。

    没错。

    是雪阳的狂笑。

    白小龙是很厉害,他的剑也特别的块,快的人眼花缭乱。

    但即便是这样的剑,依然还是奈何不了雪阳。

    他背负着双手,身躯犹如一条没有骨头的泥鳅,每次都能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闪开白小龙的轰击。

    有时候人们明明看到白小龙刺到了雪阳,但对方一个闪烁,原来刺中的仅仅是残影而已。

    雪阳的闪避能力,再次以刷新了人们的眼界。

    牧京梁都诧异的看着雪阳。

    说实话,他都有些看不透雪阳躲闪的轨迹,可能是绝世战法的加成吧,简直快的有些邪性。

    可对方毕竟是漫笛国王子,他一个军部大将,也没办法去多问,比较没礼貌。

    这家伙,有些水平。

    班荣臣虽然面无表情,但心里也很无奈。

    他倒是希望白小龙能打残雪阳。

    可他心里也清楚,雪阳的能力,来自于1000年前的老怪,据说是天上地下,最强绝巅碧辉洞。

    不管在地球还是在湿境,根本就没有一个人能够打中他。

    这是一种规则。

    不对。

    苏越破例了一次,但也可能是雪阳有些大意。

    这家伙就是个怪物。

    ……

    对战还在持续。

    白小龙已经被气的肝疼。

    这到底是个什么畜生,为什么自己明明刺中了他,却最终根本就无效。

    这根本就不可能啊。

    不合理。

    随着战局僵持,白小龙体内的气血也开始枯竭。

    而雪阳依然还是那副不屑的笑容。

    终于,雪阳找到了白小龙一个破绽。

    轰隆!

    雪阳抓住千钧一发的机会,一拳轰在了白小龙的心脏。

    嘭!

    白小龙被一拳轰飞,他一连后腿了十几步,最终才勉强站住。

    咳,咳……咳……

    随后,白小龙一阵猛咳,虽然没有吐血,但白小龙已经受了一点点轻伤。

    自己败了。

    该死。

    白小龙气的肝疼。

    从前到后,对方仅仅出了一招,自己竟然就这么败了。

    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垃圾!”

    雪阳在远处轻蔑的藐视着白小龙。

    其实说心里话,雪阳也佩服白小龙的实力。

    天圣预料的没错。

    地球的域外邪魔确实有些能力,如果不是天圣赐予的能力,他根本就不是白小龙的对手。

    在五品这个境界,其实无纹族武者的实力,已经超越了八族圣地的五品。

    这些域外邪魔进步的很快,对战法的领悟能力也很强。

    “听说还有个叫孟羊的,一起来吧,我对付神州的五品武者,从来都只会用一招。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们,咱们点到即止。”

    随后,雪阳又吐出一口浊气。

    就喜欢看域外邪魔这些无可奈何的嘴脸。

    很爽。

    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苏越那个畜生不敢出来。

    对付别人自己可以下手轻点,但对战苏越,他一定会下黑手。

    畜生。

    但砍自己。

    ……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苏越也一直在观察雪阳。

    他根本没有猜到,雪阳就是应劫圣子,毕竟是碧辉洞的伪装,真实性堪比系统伪装,所以苏越根本没往应劫圣子的方向去想。

    而且雪阳的身份也很妙。

    漫笛国王子,身旁还有个九品的叔叔,这很难让人怀疑。

    是速度?

    是残影?

    到底是什么?

    苏越心里也没有什么头绪。

    他和白小龙的感觉一样,明明已经看到剑刃刺穿肉身,但每次都是残影。

    这就邪性了。

    可五品真的可能有那种速度吗?

    别说五品,哪怕七品宗师都不可能那么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六宫凤华〕〔圣源武祖〕〔踏天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