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绾绾萧夜凌〕〔林义陈婉婷〕〔都市弃少〕〔灵气逼人〕〔龙血神帝〕〔地下城玩家〕〔神医嫡妃:邪王宠〕〔修罗战帝〕〔一剑斩破九重天〕〔提前两万年登陆洪〕〔冷艳总裁的贴身狂〕〔烟雨江南,无你何〕〔九龙拉棺〕〔法医狂妃,别太凶〕〔我是幕后大佬〕〔齐欢〕〔魔帝归来〕〔快穿白莲花系统升〕〔悍妻当家有福田〕〔总裁强势爱:染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83章 贱气冲天
    “虽然你速度快,闪避能力一流,但我还是得会会你!”

    苏越眯着眼睛,瞳孔一闪一闪,犹如一根银针的针尖。 .kshu.co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亲眼看着这畜生骚扰牧橙,苏越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他答应白小龙的事情已经兑现,该让的风头也让了,是时候出手了。

    苏越不信这个邪。

    自己气血超越五品,可以给自己速度增幅,还可以用玄冰掌令他降速。

    最不济,苏越还可以试试灵魂痛击。

    慕容诀也可以尝试着复制一下能力。

    并不是没有一点胜算。

    哪怕战到最后,自己也不可能和白小龙一样,被一章轰开,以他的气血和防御,双方最多是个平手。

    苏越有这个把握。

    “孟羊也要上了,可惜他应该也是白小龙的结局。

    “到底谁才能对付这个雪阳呢,真是火大。”

    周云粲唉声叹气。

    目前在南武的所有武大学生,都气的肚子疼。

    被一个外国人压着打,谁能受得了。

    眼看着孟羊上场,众人再次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虽然赢的希望不大,但总归是得期盼一下。

    “你就是孟羊?”

    见孟羊走上来,雪阳嘴角淡淡一笑,眼神里是说不出的轻蔑。

    “一会你就笑不出来了。”

    孟羊虽然一脸冷酷,但心里也慌的一批。

    论实力,他和白小龙不相上下,甚至剑法还不如白小龙快一些。

    白小龙输了,自己下场八成也是输。

    但现在不上也得上。

    真是苦恼。

    “孟羊同学你好,我觉得你很丑,一会我可以扇你的脸吗?我手痒痒。”

    雪阳的下一句话,彻底激怒了孟羊。

    他语气虽然说不出的客气,但一张嘴却贱到了天上。

    劳资这么帅,到底哪里丑?

    你特么还想扇我的脸?

    不杀你,我泄心头之恨。

    嗖!

    孟羊的剑,也携带着滔天愤怒,狠狠笼罩在雪阳身上。

    ……

    “周云粲,最近的公共厕所在哪里?”

    孟羊已经和雪阳战在一起。

    但苏越懒得再看,结局已经注定,孟羊一定输。

    他转身问周云粲。

    “干什么?你要尿遁?”

    周云粲一愣。

    白小龙和孟羊都输了,接下来苏越一定得去维护自己的女朋友,这样一来,就难免和雪阳战一场。

    这家伙这么鸡贼,这个时候选择尿遁。

    “遁个屁,我去找兵器!”

    苏越想一脚踢飞周云粲。

    都这个时候了,我哪里还能尿遁。

    “兵器?

    “我看你的剑,好像剑鞘可以卡死,你可以用剑鞘去打雪阳,江湖规矩允许的。”

    周云粲一头雾水。

    公共厕所有什么兵器?

    这家伙不是计划灌一瓶屎,去泼雪阳吧。

    虽然方法别出心裁,但味道有些重口味,而且容易被人笑,太卑鄙了。。

    不行。

    自己得拦住他。

    “别废话了,快告诉我公共厕所在哪。

    “放心,我不用屎泼雪阳。”

    苏越似乎看透了周云粲的担忧,随后漆黑着脸说道。

    你不嫌脏,我还嫌恶心呢。

    “你可千万别冲动,做事情前三思。

    “你现在还是四品,打不过他也正常,别太纠结胜负。”

    思考了几秒,周云粲还是给苏越指了一个公共厕所的位置。

    可能,苏越确实是想尿遁吧。

    算了,大家都是兄弟,还是别戳穿他了。

    谁还没个要面子的时候呢!

    苏越应该是不想在女朋友面前丢脸罢了。

    咻咻咻咻!

    空地中央,孟羊的剑,气贯长虹,还在疯狂吞吐着剑芒,似乎连空间都被抽的支离破碎。

    剑法不错,速度也快,堪称赏心悦目。

    可惜。

    雪阳还是那副德行。

    “你可以快一点吗?这种速度连蜗牛都杀不死。

    “你注意,我要抽你的脸了,为什么会长这么丑。

    “我刚才骗你的,我现在才要抽,你不光丑,还笨。

    “你看你,你又上当了,你反应慢的同时,原来智商也不高。”

    雪阳背着手,似乎在一只老猫逗耗子一样,故意戏耍孟羊。

    里三层外三层的学生们,一个个气的肝颤。

    简直是欺人太甚。

    而与此同时,苏越一溜烟,已经跑到了公共厕所。

    可能是都在观察孟羊和雪阳的战斗,所以厕所空荡荡没人,但味道还是很熏人。

    苏越转了一圈,终于找到了拖布房。

    “这个墩布湿哒哒,味道也冲,不错!”

    苏越拎起墩布,皱着眉。

    一股骚味,还混合着一些腐烂的馊味。

    很上头。

    “呔,哪里来的毛贼,敢道歉南武的墩布,咱们侦捕局见。”

    这时候,门口一声怒喝。

    苏越被打扫厕所的大妈活捉,对方正气凌然的指着他。

    “呃,姐姐,我借墩布用用。”

    苏越提着墩布,连忙说道。

    “你说什么?”

    大妈眯着眼,瞳孔格外凌厉。

    “借用您一下墩布。”

    苏越又重复道。

    “不是这句。”

    大妈道。

    “哦,明白。

    “姐姐,您保养的真好,我不光要借墩布,还得学学您的保养小窍门,您到底多大了,这皮肤,我猜还没30岁吧,太年轻了。

    “我的天呐!”

    苏越一拍大腿,顿时反应过来。

    “你这个小伙子乱讲话,我都已经50多了,别人都说我像40岁,在你这怎么还不到30岁,你就是乱讲话。”

    大妈虽然在抱怨苏越,但眼神里的狂喜,已经出卖了她的小虚荣。

    “谁说您像40岁,简直是胡说八道,纯粹是嫉妒。

    “这种人应该受到社会的谴责,胡说八道是要谢罪的。”

    苏越义愤填膺。

    “小伙子,就冲你敢说真话这份劲,我这里所有的墩布,你想偷哪个就偷窃哪个,姐给放风!”

    大妈大手一挥,说不出的豪气。

    “姐,我是借。

    “您这里哪个墩布最湿,最粘,味道最陈?”

    一排墩布,有干的,有湿的,还有半干半湿的。

    “小伙子,你的要求有点重口味。

    “这是姐刚刚用过的墩布,铝合金的墩布棍子,格外坚固,刚换的墩布头,吸水量足,而且今天公厕人流量大,你们男厕所的学生都不愿意上前一步,味道很重,我还没来得及洗。

    “能满足你不?”

    说话间,大妈拎出来一根湿漉漉的墩布。

    味道熏天。

    “完美!”

    苏越谢过大妈,拎着墩布离开打扫间。

    这味道足够辣眼睛。

    好像连苍蝇都能熏死。

    ……

    “牧橙,你注定是我雪阳的王妃,这些礼物,是我给你的定情信物,你必须要拿走。

    “东西我已经放下了,你拿或不拿,它就在那里,不离不弃。

    “牧橙,你看看你们神州的学生,一个比一个废,跟着我当王妃多好。

    “你是不是还惦记着苏越那个懦夫?

    “让他滚出来,我让他一只手,他能碰到我,我就再也不纠缠你。

    “他根本就不敢。

    “我给他机会,他不争气啊。”

    煞灵断桥旁,是雪阳价值9000万的宝物。

    他已经打败了孟羊,现在正在纠缠牧橙。

    “班荣臣,你管好你的侄子。”

    牧京梁实在看不过去。

    虽说年轻人恋爱自由,但雪阳也太没皮没脸了。

    你追女孩,好歹考虑一下女孩的感受吧。

    没脑子?

    “漫笛国比较浪漫,年轻人的爱情,大部分都热情而奔放,再说了,牧橙小姐也没有结婚,恋爱自由嘛。”

    班荣臣虽然不想得罪牧京梁,但他和雪阳有协议,也只能放任不管。

    看着牧京梁漆黑的脸,班荣臣也一肚子苦水。

    为什么就没个狠人出来,直接把这畜生打成植物人,自己也就解脱了。

    “雪阳,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纠缠,到底有完没完?

    “你到底要怎样才能不纠缠我?”

    牧橙深吸一口气。

    她已经被雪阳骚扰到即将奔溃。

    没完没了。

    和苍蝇一样,自己走到哪,这家伙就跟到哪。

    现在武大所有人都知道雪阳在纠缠自己,脸都要丢尽了。

    关键她不想让苏越误会。

    “除非你前男友能打败我,否则他没资格染指我的王妃。

    “让那个懦夫滚出来吧,他到底要藏到什么时候?”

    雪阳也郁闷。

    传说苏越不是挺刚猛的嘛?

    为什么这么惧怕自己?

    难道是因为自己的王霸之气?

    可能吧。

    强者寂寞,或许这就是绝世天骄的宿命。

    有点枯燥。

    “你们神州放弃煞灵断桥吧,没有合适的妖器,根本破不了这些煞虱,别挣扎了。

    “如果靠这些地球兵器能破了煞虱,我雪阳吃了这柄剑。”

    雪阳嘲讽完苏越还不解气。

    一直以来,他对神州是有恨意的。

    以前不方便来,但现在自己有碧辉洞天圣的伪装,绝巅都找不到自己的破绽,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嘲讽。

    至于什么邦交,和他雪阳也没个屁关系。

    苏越不出来,总得个泄愤的地方。

    “雪阳,慎言!”

    班荣臣黑着脸训斥道。

    他快忍不住了。

    他怕自己一冲动拍死这个玩意,可恨自己中了碧辉洞的诅咒,会同归于尽。

    果然。

    神州上下,在场所有人都一脸愤怒的盯着雪阳。

    这家伙是要替的祖国,把神州得罪死吗?

    一个王子,就这情商?

    ……

    “咦,什么味?”

    周云粲还在庆幸苏越尿遁的巧妙,否则这一轮嘲讽下来,他难免要上台挨打。

    突然间,一股刺鼻的味道飘过来。

    不少学生开始骚乱。

    这味道,犹如厕所爆炸了。

    “我艹,苏越?”

    周云粲转头,再定睛一看,味道的源头,竟然是苏越。

    这货提着个湿漉漉的墩布,正不急不缓的走过来。

    边走,他便摘了帽子和口罩。

    这下,藏不住了。

    “苏越?”

    “没错,是西武苏越。”

    “刚才那个戴帽子的人,竟然是苏越?”

    “他提着墩布干什么?”

    看清楚苏越面容之后,所有学生开始议论纷纷。

    太令人惊讶。

    苏越竟然还敢出现在这里?

    人们甚至忘了拖布的味道。

    远处。

    牧橙也看到了苏越。

    说实话,她心里一阵感动,自己一直等的人,终于来了。

    可她又特别担忧。

    苏越实力虽然强,但也根本不是雪阳的对手啊。

    那家伙太强大。

    “哈哈哈,苏越,你终于来了。”

    雪阳心脏狠狠一跳。

    等了你这么久,你终于来了。

    今天我就要一雪前耻。

    班荣臣也皱着眉。

    他也一直在等苏越出现,可苏越还能再创造奇迹吗?

    上次一斧头劈到雪阳大出血,班荣臣开心了很久。

    苏越,你可千万别掉链子啊

    看到女婿,牧京梁也微笑了一下。

    总算是回来了。

    他隐约听说苏越最近心情不好,似乎在散心。

    看来是没事了。

    “咦,孟羊你怎么成了猪头?新造型?”

    苏越朝着雪阳走去,沿途如天王巨星一样,两旁的学生不断给让路。

    也不知道他们是震撼于苏越的气场,还是被墩布熏得。

    路过孟阳的时候,苏越一愣。

    这家伙头肿的和猪一样。

    “你是在羞辱我吗?”

    孟羊气的要奔溃。

    先被白小龙一顿嘲笑,现在苏越也来嘲笑。

    如果不是为了你女朋友出头,我至于破相吗?

    雪阳。

    劳资和你不共戴天。

    雪阳言出必行,说打他的脸,就打了他的脸。

    “放心,我给你报仇,让他尝尝墩布的滋味。”

    苏越拍了拍孟羊的肩膀。

    太可怜了。

    这娃子是个悲剧。

    “苏越,你别上去,这家伙特别邪性,打不过的。”

    牧橙虽然想让苏越替自己出头,但她还是担忧苏越的安全。

    面对雪阳,太危险了。

    “没事的,相信我。”

    苏越点点头,给了一个让牧橙安心的眼神。

    “对了,想办法把气血恢复满,一会送你个礼物。”

    苏越交代了一句,也没有浪费时间,他直接走到雪阳面前。

    “听说你的嘴很臭,从小喝泔水长大的。

    “你刚才说要吞一柄剑?可惜你不配吞剑,神州作为东道主,今天让你活吞了这根墩布。”

    苏越长吁一口气。

    好久没有这么火大了。

    雪阳给自己的愤怒,和白智庸不一样。

    白智庸让苏越开始质疑拼搏的意义,属于成长路上的困惑。

    而雪阳,纯粹就是个贱货。

    不打他手痒痒的难受。

    “哈哈哈,苏越你真是个幽默的蠢货。

    “你是想用单口相声笑死我?还是想用厕所的味道熏死我?

    “我雪阳也算是开了眼界。”

    手提墩布,一脸严肃,现在的苏越,怎么看都像是个小品演员。

    太滑稽。

    雪阳说话的时候,其实苏越没闲着。

    他在研究雪阳的破绽。

    这家伙闪避能力太可怕,自己得循序渐进的战斗。

    唰。

    苏越大臂一甩,墩布犹如一根巨大的笔,湿漉漉的墩布头,就朝着雪阳笼罩而去。

    第一招,苏越有所保留。

    他既没有用速度增幅,也没有用灵魂痛击,甚至连玄冰掌都没有用。

    苏越想先试试雪阳的深浅。

    没必要刚上手就亮底牌,反正自己气血雄厚,不怕浪费。

    ……

    “唉,又是徒劳。”

    远处,周云粲摇了摇头。

    没意义的。

    墩布虽然攻击范围大,而且还附带生化属性。

    可还是不可能碰到雪阳。

    但苏越的战斗方向还是给人以启发。

    太阴了。

    白小龙和孟羊也叹了口气。

    没意义。

    苏越这一招的速度,连自己一半快都没有。

    而且苏越用的是墩布,虽然攻击面积大,但也会牺牲一定的速度。

    不怎么聪明。

    附魔生化攻击,这到是个两点。

    这小子花里胡哨的小把戏不少,一天天不干正经事。

    牧橙一脸焦虑。

    她只是担忧苏越的安全。

    同时,她也听苏越的话,服用了一颗珍贵的丹药,目前气血在疯狂恢复。

    没有意外的话,几分钟就会恢复满。

    虽然不知道苏越要干什么,但她还是听苏越的话。

    牧京梁眯着眼。

    他已经绝巅,如果雪阳敢伤害苏越,自己哪怕拉下老脸,也要制止了这场打斗。

    雪阳虽然厉害,但100个他,也抵不上苏越一个。

    班荣臣心里在疯狂祈祷。

    打中啊。

    苏越你一定要破了他的功。

    一定要打中。

    ……

    万众瞩目下,二人的第一次交锋,即将要落下帷幕。

    面对横扫而来的墩布,雪阳微微歪着嘴,满脸嘲讽。

    “苏越,我就站在原地让你打,如果我脚动一步,就算我输。

    “这些味道,我根本就不在乎。”

    墩布的味道,雪阳不怕。

    他毕竟在湿境长大,什么味道没闻过。

    雪阳的目标,是一雪前耻。

    他掌心里甚至还酝酿着一道杀招,这杀招同样是来自碧辉洞的传承,只要苏越出现破绽,他就可以轰出去。

    虽然杀不了苏越,但可以悄悄重伤了他。

    噗!

    然而。

    谁都没有预料到的一幕,惊呆了所有人的眼球。

    湿湿的墩布,狠狠拍打在雪阳的脸上。

    粘稠的浑浊液体,也在雪阳脸上炸开。

    由于抽打的力道太猛,雪阳被抽的原地转了三圈,和陀螺一样。

    幸亏这墩布是铝合金的柄,否则刚才那一下就断了。

    但即便这样,拖布还是被折弯。

    全场震撼。

    每个人都瞠目结舌,每个人都目瞪口呆。

    开什么玩笑。

    打中了?

    竟然打中了?

    战刀长剑都能躲闪的雪阳,闪不开一个臭墩布?

    这怎么可能?

    人们看的很清楚,苏越的墩布,论速度和角度,甚至都不如白小龙和孟羊。

    周云粲浑身僵硬,他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白小龙和孟羊面面相觑,他俩羞愧到想死。

    “这雪阳不是苏越请来的托吧?”

    孟羊提出一个大胆的假想。

    “他俩是不是有什么py交易?故意给苏越送人头的?”

    白小龙也分析道。

    牧京梁也诧异。

    他知道雪阳的躲闪能力,那并不是速度快,而是一种类似于绝世战法的规则。

    刚才规则明明已经启动,可面对苏越的墩布,似乎失效了。

    对。

    就是失效。

    班荣臣虽然面目冷漠,但他心里已经笑开了花。

    贱货。

    让你再笑,让你再狂,让你再给我找麻烦。

    上次因为你,劳资吃了一嘴泥浆,这次轮到你吃墩布了。

    嘴贱的代价。

    牧橙狠狠咽了口唾沫。

    她根本想不到,苏越真的可以命中雪阳。

    这可是雪阳到神州以来,第一次被打中啊。

    雪阳转了三圈,一脸懵逼。

    由于是墩布,并不是什么武器,所以他也没有受伤,再加上苏越只是试探而已,力道也不算太重。

    可他内心却承受不了啊。

    为什么!

    我为什么又被打中了?

    躲闪能力竟然又失效了。

    为什么。

    这是为什么?

    苏越也诧异。

    没那么邪乎啊。

    很平常的一个五品,稍微比白小龙弱点。

    有那么厉害?

    孟羊和白小龙是不是故意输的?

    可也没道理啊,他俩那么虚荣。

    苏越根本没往应劫圣子那方面去想,如果是伪装的阳向族,根本不敢这么光明正大的嘲讽整个神州,况且还有九品在场。

    理论上,牧京梁就可以分辨出伪装。

    由于先入为主的思想,苏越根本就没想过是应劫圣子。

    正因为这样,苏越更郁闷。

    “再来!”

    雪阳咬牙切齿,他站在原地,还要让苏越来攻击。

    他就不信这个邪。

    轰隆!

    又一招,又一次抽飞了雪阳。

    “你怎么这么贱,非要让我打你。”

    苏越叹了口气。

    真是贱气冲天。

    这次雪阳被抽飞,他不敢置信的爬起来,还不等回过神来,苏越的墩布又一次从天而降。

    第三招,他还是没能闪开。

    这一次苏越加持了速度和力量。

    既然雪阳是个水货,那苏越就不客气了。

    殴打!

    接下来就是无休止的殴打。

    苏越心里本来就不痛快,雪阳这时候蹦出来,简直就是往枪口上撞。

    ……

    十分钟后,雪阳被打的鼻青脸肿,整个人浮肿了一圈。

    为了防止这畜生求饶,苏越打肿了两瓣嘴唇,他现在开口都做不到。

    “不是要吞剑吗?先把墩布吃了。”

    苏越也是个狠人。

    他说到做到,真的把墩布塞在了雪阳嘴里。

    呜呜呜……呕……

    雪阳能忍受臭味,但不代表能咽下墩布的布条。

    太恶心。

    “我让你嘴贱。

    “我让你骚扰牧橙,我让你不要碧莲。”

    轰隆隆!

    轰隆隆!

    “敢把孟羊打成猪头,我让你连猪头都做不成。”

    一脚又一脚,苏越专门往雪阳脸上招呼。

    失去了闪避能力,雪阳的速度在苏越面前,简直就是个笑话。

    他连逃跑都做不到。

    “苏越,往死里打。”

    孟羊加油助威。

    如果不是嫌丢人现眼,他都想冲上去报仇。

    大快人心啊。

    “班荣臣,你怎么还在笑?”

    眼看着雪阳已经被打的没了人样,他还想着该不该阻拦一下苏越。

    虽说雪阳嘴贱,但毕竟是漫笛国王子,打死了就会闹出外交事件。

    幸好苏越下手有分寸,让雪阳疼的同时,又不会让他重伤。

    虽然看上去凄惨,但大部分都是皮外伤。

    可班荣臣的表情,就让牧京梁费解了。

    他怎么在笑?

    打的不是你侄儿吗?

    “唉,让他受受苦也好,从小被惯坏了,别闹出人命就行。”

    班荣臣想建议苏越打残雪阳,但再一想,好像有点不合适。

    反正只要不死,自己就绝对不会阻拦。

    “你真是个合格的家长!”

    牧京梁点点头。

    ……

    又过了几分钟,雪阳嘴里塞着一团拖布,四平八稳的躺在地上,一脸生无可恋,他在怀疑人生。

    浑身的痛苦,他可以不在乎。

    咽下肚子里的墩布,他也可以不在乎。

    但为什么,自己的躲闪术会失效。

    这到底是为什么?

    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

    “苏越,差不多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牧京梁摇摇头,终于开口。

    他一直在等班荣臣阻拦,没想到这小子是个奇葩。

    墩布也吃了,又被打的亲妈都不认识,差不多也能出了气。

    继续打下去,会出人命。

    “雪阳,你连我一半的实力都不配,我对你很失望。”

    苏越用脚掌踢了踢雪阳的脑袋,随后一脸无趣的离开。

    真的很无趣。

    没有了闪避能力,雪阳毫无还手之力,就是个弱鸡。

    “既然漫笛国王子执意要送礼,这点东西我就卖给科研院。

    “卖出来的钱,我捐给教育部,给武大每个学生都发点福利,你们都得感谢牧橙。”

    苏越想了想,又将雪阳放在煞灵断桥旁的礼物拿起来。

    不要白不要。

    但留在身旁也恶心,还不如做做慈善。

    “西武苏越,果然大格局。”

    科研院那个副科长满脸佩服。

    远处所有同学都在欢呼。

    9000多万的东西捐出去,他们每个人都可以得到一些善心。

    苏越威武啊。

    “这个坏蛋。”

    牧橙也忍不住笑了笑。

    也就苏越能想出这种鬼点子。

    “苏越,干得好。”

    牧京梁走过来,捏着苏越的脑袋。

    这小子,每次出现,都能带来点奇迹。

    “爸,我选的男朋友,能是凡人吗?”

    牧橙笑的很开心。

    “苏越,我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一步了,有空再来找你们,好好修炼,别懈怠,湿境还未平息,咱们任重而道远。”

    牧京梁捏着苏越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嗯,放心吧。”

    苏越点点头。

    说起来,他第一次见牧京梁,这个九品就准备自爆,要与异族同归于尽。

    他可是大将啊。

    自己这岳父,满脑子都是家国天下。

    “可惜啊,煞灵断桥的事情解决不了,也只能慢慢来了。”

    临走前,牧京梁叹息了一句。

    煞灵断桥可以帮低阶武者修炼,如果能成功,军部会有很多年轻人补充进来。

    “您等会再走,让牧橙先试试这柄剑吧。”

    说话间,苏越从背上解下了造化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给我一张复活卡〕〔极品赘婿苏允〕〔奕王〕〔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