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返洛杉矶〕〔天才赘婿〕〔无上正道〕〔国术大明星〕〔全球总监〕〔全能武修〕〔我能超级加倍〕〔生世恋:一笑倾尘〕〔清妾〕〔最强上门女婿〕〔地球求生指南〕〔我竟然是富二代〕〔娱乐有属性〕〔一号狂兵〕〔谁动了我的志愿〕〔嫡女嚣张:鬼王独〕〔宿主她专注种田〕〔衣手遮天〕〔我在抬头你在看〕〔顾太太又走桃花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84章 剑骨天成
    “这是……什么剑?”

    拿着苏越递过来的兵器,牧橙有些茫然。

    从触感判断,这不是来自地球的兵器。

    虽然她还没有用气血去驱使剑刃,但牧橙已经能感觉到剑刃里充沛又凌厉的波动。

    这应该是个宝物。

    而且剑体纤细修长,牧橙很喜欢这个造型。

    “惊袅城打仗的时候,我爸弄死四臂族的九品,从他手里抢来了这柄造化剑,可惜功能有些受损了。

    “岳父,用您的权限,打开科研院的数据库,把造化剑的催动方式,下载到牧橙手机里。”

    苏越稍微解释了一句,他又转头朝着牧京梁说道。

    激活这种超级兵器,需要一些特定的方法,当初墨铠赠剑的时候,也没有详细说明炼化方法。

    之后苏越就去了竹林,苏青封将造化剑给了科研院,让战法科去研究具体炼化方法。

    其实也并不算复杂,而且科研院已经成功。

    苏青封告诉苏越,让他回来后去趟科研院,就可以把熔炼方式下载到手机里。

    当然,如果是大将的权限也可以。

    在地球就是方便,这些数据根本就用不着辈树皮来书写。

    “造化剑?

    “这不是四臂族仇锋海的成名兵器吗?

    “在东区战场,仇锋海一直和苍疾对抗,这柄造化剑功不可没。

    “原来苏青封不光杀了仇锋海,还抢走了造化剑。

    “苏越这东西太珍贵,你不能乱送人!”

    牧京梁知道造化剑的由来,急忙拒绝道。

    他以前听到过一些传言,据说这造化剑还牵扯着一个大机缘。

    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甚至仇锋海也一直没有得到什么重宝,但空穴不来风,这东西还是太贵重。

    “岳父,牧橙是我未来的老婆,我的就是她的,都是一家人,您就别矫情了。

    “现在大家都急着消灭煞虱,没必要推辞,换了我也杀不了煞虱。

    “再说了,我有神兵你们也知道,只是在地球没办法用而已。

    “赶紧下载数据吧。”

    苏越苦笑了一声,连忙催促道。

    他知道牧京梁一定会推辞,确实这造化剑意义不同。

    可苏越自己用的话,也真的是暴殄天物。

    宝剑赠女友。

    这也是一段浪漫的佳话。

    “这……那我就先谢谢你,等有机会去再去找苏青封道谢。”

    牧京梁思考了一下。

    如果自己没完没了的推脱,到显得自己生分了。

    现在全神州都知道苏越是牧橙的男朋友,自己执意拒绝礼物,很容易被人想东想西。

    一家人,也不说两家话。

    牧京梁拿出手机,打开自己的权限,开始在军部的数据库搜索造化剑信息。

    几秒后,一个文件夹出现。

    “苏越,如果东西太珍贵,你就……”

    牧橙皱着眉。

    她虽然很喜欢这柄剑,但如果真的是九品的成名兵器,就太珍贵了。

    虽然是自己男朋友,但这种礼物,还是太贵重。

    “一直没机会在身边照顾你,这点身外之物你就别纠结了。”

    苏越捏了捏牧橙的鼻子。

    这小鼻子,小巧玲珑,和花蕊一样好看,捏上去触感滑嫩,绝对超过了最顶级的绸缎。

    “这个撒狗粮的狗贼,应该被判决无妻。”

    孟羊捂着脸上的伤,气的舌头都捋不直。

    班荣臣走过去,将雪阳拎起来,随便扔到角落里恢复伤势,他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他还要看看苏越的剑,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余同学们也没有离去,所有人都看着牧橙和苏越。

    这一次,可能牧橙手里的剑,会诛杀所有煞虱。

    如果是真的,那就是双喜临门啊。

    既打败了雪阳,又歼灭了煞虱,绝对是大喜事。

    但苏越撒的狗粮,还是令不少人气的呼吸不畅。

    那可是我们的女神啊。

    叮!

    这时候,牧橙的手机响了一声。

    她拿出手机,皱着眉头。

    内容太多了。

    可能是造化剑特殊的缘故,要炼化造化剑,得理解很大一篇奥义。

    牧橙估计了一下,这奥义的难度,绝对超过了普通的卓越战法。

    可能需要很久时间才能领悟。

    整篇都是晦涩难懂的文字,看着都让人头痛欲裂。

    “岳父,您让人去拿两幅耳机过来。

    “牧橙,我用口述帮你去理解这篇奥义,你敞开心扉,一边听,一边尽全力运转,如果顺利的话,咱们一次打通,你就可以熔炼了造化剑。”

    苏越朝着牧京梁说了一句,随后又和牧橙说道。

    造化剑的奥义和战法不一样,并不需要经常使用,其实可以看做是一次性奥义,其实牧橙根本就没必要费力气去理解。

    苏越可以用语言和牧橙的思维统一,他对奥义的理解速度快,这样也算是手把手替牧橙去完成功课。

    反正是一次性的奥义,最终以完成目标为原则。

    这也算一种取巧的作弊方式。

    “苏越,这种方式很难,你俩能行吗?”

    牧京梁瞬间就明白了苏越要干什么。

    他要用语言去引导牧橙运转奥义,如果顺利的话,全程牧橙都是无意识的状态,也可以说是一个人形傀儡,因为牧橙的所有思维都在剑上。

    这需要牧橙对苏越绝对信任。

    神州以前的催眠,其实和这种方式异曲同工。

    假如成功炼化了造化剑,牧橙甚至都不知道过程,她只会感觉做了一场梦。

    这属于捞偏门的方式,想认真学战法是绝对不允许的。

    而且也没有那么容易。

    首先。

    对苏越的要求特别高。

    一般情况下,是长辈帮后辈作弊的一种方式。

    但苏越是个怪胎,所以才敢试一试。

    另外,牧橙的压力其实也大的很,如果没有很高的天赋,哪怕苏越就是神仙都成功不了。

    “试试吧,牧橙,咱俩加油。”

    苏越点点头。

    这是最快速的办法。

    “嗯,我相信你。”

    牧橙知道苏越要干什么,所以也狠狠点点头。

    这是一次挑战。

    但她有信心。

    ……

    牧橙坐在煞灵断桥旁。

    苏越就坐在她身后。

    在牧橙的脑袋上,戴着一个大包围耳机,这是神州顶尖的科技,可以将降噪做到极致。

    而苏越的耳朵上不光有耳机,他嘴边还有麦。

    这些都是很成熟的科技,军用和民用唯一的区别,就是对信息的保密程度。

    苏越拿着牧橙的手机。

    对别人来说,这篇奥义很复杂,但在苏越眼里,也没有那么难,普普通通。

    而且这篇奥义应该是严东颜的书写风格,苏越更加熟悉。

    因为屠宗师链的缘故,苏越和严东颜也算是师生关系。

    嗡嗡嗡!

    嗡嗡嗡!

    几分钟后,牧橙的体表,漂浮出一层淡淡的青色烟雾。

    这是由牧橙气血所汇聚的罡气。

    与此同时,那柄被平放在地上的造化剑,竟然悬空漂浮起来,在空中嗡嗡颤抖。

    不远处,无数武大学生观察着这一幕。

    很多人不理解苏越和牧橙在干什么,他们只是本能的感觉两个人很厉害。

    但也有一些高手,或者博学的武者,知道两个人是在配合修炼。

    毫无疑问。

    这是最难的一种修炼方式,如果一方是宗师还好说。

    但苏越和牧橙,一个四品,一个三品,这画面简直像是在天方夜谭。

    但比天方夜谭还可怕的事情,是两个人竟然真的成功了。

    简直是在这讲故事呢!

    牧京梁微笑着点点头,他脸上的表情很满足。

    女婿这么优秀,还有什么可遗憾的。

    班荣臣却皱着眉。

    他听雪阳描述了碧辉洞的预言,据说地球人族是毁灭湿境的域外邪魔。

    最开始,班荣臣觉得雪阳是被鬼打的胡说八道。

    但看着这一辈年轻人的成长,班荣臣居然有些信了雪阳的鬼话。

    如果在武大就可以出现宗师,那神州以后的绝巅一定比现在多。

    彻底毁灭异族,绝对不是一句空话。

    起码这一代的年轻人,已经远远超过了湿境的年轻异族。

    这种差距现在看不出来,但越到后面会越明显。

    嗡!

    突然,在空中颤抖的造化剑,猛地转头,剑尖正对着牧橙的心脏。

    “呼,最关键的时刻要来了。”

    苏越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他现在用语言引导着牧橙的精神,容不下一点点的闪失。

    造化剑可以幻化成一根剑骨,就隐藏在牧橙的体内,关键时刻还可以当一件防御妖器来使用。

    炼化造化剑,其实就是炼化这根剑骨。

    最难的点,也就在这里。

    嗡嗡嗡!

    嗡嗡嗡!

    牧橙身上的气血波动越来越剧烈,造化剑也在疯狂颤抖。

    终于,造化剑的剑尖,触碰到了牧橙的衣服。

    嘶!

    全场到处都是倒吸冷气的声音。

    牧橙这是要自杀?

    不可能啊。

    牧京梁也在场,他怎么可能允许女儿自杀。

    但剑尖眼看着就要穿透胸膛,牧橙到底在干什么。

    呲呲呲!

    空中发出了一种类似于火炭入水的声音。

    不知不觉,造化剑的剑尖,已经刺入了牧橙胸膛一寸。

    对。

    彻底的没入。

    但却没有流血,其实不仅仅没有流血,牧橙的衣服都没有破。

    造化剑似乎斩入了一个黑洞里。

    学生们的议论也越来越剧烈。

    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一时间根本就理解不了。

    “都安静!”

    牧京梁就站在苏越和牧橙的身旁。

    他制止了全场的喧嚣,得让苏越安静下来。

    虽然有降噪耳机,但牧京梁要百分之一百的安全。

    同时他也得防止有心怀鬼胎的刺客。

    现在苏越和牧橙的状态都特别危险。

    唰!

    牧京梁话落,全场瞬间就安静了下去。

    ……

    不知不觉,十分钟过去。

    牧橙身躯上浮现的光华,已经不仅仅是单纯的气雾。

    如果仔细看去,那竟然是数不清的小剑。

    和绣花针差不多大小,密密麻麻如海中鱼儿族群在游动,可惜幻景不明显,似有似无,而且体积太小,否则还真有些壮观。

    而造化剑的剑身,已经只留下剑柄留在牧橙胸口。

    她虽然脸色惨白,但周身弥漫出来的气息,却给人一种恐怖的压迫。

    就连附近的地板都崩出了一些细密的裂缝。

    “马上就要成功了,这造化剑里竟然还蕴藏着不少灵气,牧橙的气血都可以暴涨一次。”

    苏越气环疯狂运转。

    他承受的压力也很大。

    全场武者屏息凝神。

    快了。

    虽然不知道那柄剑为什么会进入牧橙胸膛,但看上去就特别厉害。

    关键剑刃那么长,它如果穿透到牧橙体内,早就该透心凉,从另一头穿出来了。

    可现在的场景就是这么诡异。

    剑柄留在外面,剑刃和卷尺一样,似乎卷在了牧橙体内。

    当然,这也是学生们想象。

    他们很难理解这一幕。

    而在牧橙体内,一根多出来的剑骨,正在逐渐成型。

    她目前是丧失理智的状态,思维和做梦一样,只是下意识的听从着苏越的命令。

    ……

    “域外邪魔,果然厉害啊,这种场景在八族圣地都不可能发生。

    “这个苏越,以后绝对是域外邪魔的领军人物。

    “你够资格给本圣子当垫脚石。”

    角落里,雪阳犹如一个被遗弃的麻袋。

    他恢复了一些理智之后,就死死盯着苏越。

    可能这个邪魔身上,有一种克制天圣能力的东西。

    当然,也有可能是自己学艺不精。

    雪阳计划奋发图强,好好再研究几天闪避能力。

    他不服气。

    他还要和苏越战一场。

    至于这造化剑,牧橙一定可以熔炼成功。

    在天圣的预言中,这个时期的神州士气如虹,整个国家都被命运赐福,他们干什么都会很顺。

    雪阳甚至比神州人还对神州有信心。

    ……

    咻!

    众人眼睁睁看着一柄长剑消失。

    这时候,空中响起一声悠长的剑啸之声,虽然仅仅是声音,但却蕴含着一股嫉妒凌厉的锋芒。

    在场的一些二三品学生连忙捂着耳朵。

    这剑啸的声波,让他们耳朵疼的厉害。

    噗!

    雪阳疼的一口鲜血喷出去。

    原本他不应该受到剑啸的影响,但可恨他被苏越打的遍体鳞伤,呼吸都痛。

    露在外面的伤口,对剑啸声特别感敏。

    所以他是全场最疼的一个。

    “王子朋友,你没事吧。”

    这时候,孟羊跑过去,一脸关心的扶着雪阳。

    他虽然一脸关切,但嘴角却是皮笑肉不笑的冷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奕王〕〔他是病娇灰姑娘〕〔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超级巨星之头条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