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最强中间商〕〔我在异界有座城〕〔封神之我要当昏君〕〔日娱之花未眠〕〔诸天万界捡属性系〕〔三圣石〕〔相亲美女博士〕〔惊世魔妃,买一送〕〔十方乾坤〕〔篮坛紫锋〕〔卫勤尖兵〕〔这个牧师是剑圣〕〔全民四技能〕〔异思维猎人〕〔猛兽博物馆〕〔奶爸遇上辣妈〕〔魔装请留下〕〔御天武帝〕〔山海经之三子传说〕〔我真的只想跟个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86章 造化剑的秘密
    ps:抱歉,出了点差错,牧橙原本是四品,刚刚突破五品,记错了。

    ……

    潮汐声响起的频率,差不多是一分钟一次,每次持续20秒左右,犹如一声声雄厚的龙吟,在长空久久不散。

    而苏越也通过一个南武副校长的解说,大概了解了一点关于煞灵断桥的常识。

    潮汐声的次数,代表着一个武者的潜力。

    理论上,和气血的品阶无关。

    但这也仅仅是理论上的说法,并不是绝对。

    毕竟,武者在成长的过程中,还会得到各种各样的机缘,高阶武者的资质,有可能被一些机缘巧合提升。

    教育部最开始,计划规定四品以上武者才可以踏上煞灵断桥。

    但最后又经过几次开会研究,觉得四品的门槛有些高。

    最终,教育部下方文件。

    三品也可以踏上煞灵断桥,但条件是大三以上。

    原则上,科研部建议武者都在大四的时候再去煞灵断桥,那时候正好可以卡在年龄的时间点上。

    这很容易解释。

    大四学生不管修炼到哪个阶层,对气血的需求和身体状态,都更加适合用煞灵断桥净化一次。

    如果大三就迫不及待,就有些浪费机会。

    毕竟,大三还在成长阶段,还有无限可能。

    万一大学期间还有什么特殊机缘,或许资质提升一点,还可以多引起一次潮汐。

    根据道门的经验,能多引起一次断桥潮汐,对武者有着巨大的好处。

    当然,更年轻的武者上去,其实也有些优势。

    但道门研究过,除非你可以比别人早两三年就提前踏上断桥,形成绝对的领先优势,否则差距不大。

    早一年的性价比,并不如用这一年再搏一把。

    ……

    空荡荡的煞灵断桥,只有一层很薄的青色雾气在缭绕,就如一层似有似无的彩色丝绸,虽然断桥下无水,但这里的空气似乎都湿润不少,凉爽的温度,令人们心旷神怡。

    轰隆隆!

    不知不觉,这已经是牧橙引起的第十次潮汐。

    牧橙目前大三,还没有大四,理论上她没必要这么着急去煞灵断桥。

    但牧橙已经突破到五品,便也就没必要再继续拖延时间。

    她这种情况,就可以利用早一年上桥的微弱优势。

    牧橙不傻,这是一种出于性价比的考虑。

    “牧将军,您女儿牧橙果然是人中龙凤,根据道门的资料,咱们武大武者如果能超过7次潮汐,就理论上有宗师的可能。

    “牧橙现在已经超过了10次,宗师想必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南武校长感慨一句。

    牧橙已经引起了十次潮汐声,可她还没有出来的迹象。

    “你说的简直是废话,如果大将的女儿都没有突破宗师的资格,那整个神州还有谁有资格?”

    班荣臣不客气的打断。

    这校长拍马屁的功力,简直和开玩笑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羞辱牧京梁。

    堂堂一个九品的女儿,人家以后的目标是突破九品,甚至是冲击绝巅。

    你在这说什么宗师?

    这些天骄的目标,可能在武大毕业前就想破宗师。

    “抱歉,抱歉,牧橙应该是有冲击九品的能力,抱歉!”

    南武校长连忙苦笑。

    好险,差点不小心得罪了牧京梁。

    “没事,别大惊小怪,年轻人的未来,得他们自己去拼搏,也不可能全靠一件圣器去预判。

    “哪怕你能引动20次潮汐,可自己不努力,这天赋也就是个笑话。”

    牧京梁笑了笑,化解了南武校长的尴尬。

    苏越眉头皱了皱。

    岳父不愧是奇迹军团大将,情商很高,一句话就化解了南武校长的尴尬。

    如今煞灵断桥落在南武,用膝盖想都知道,未来的武大,南武一定会逆势崛起。

    奇迹军团的掌管北区,下一个垫底的武院,很可能就是北武。

    和南武校长搞搞关系,以后北武学生来修炼,也不至于被刁难。

    “哈哈,牧将军可真会开玩笑。

    “目前引动潮汐的最高纪录,是道门白字辈首徒白字青在保持着,这记录是17次潮汐,距离您说的20次还差很远。

    “算算年纪,白字青应该是大四的年纪,和白小龙孟羊差不多大,可他三洗压气环,修炼速度简直快如妖孽。

    “放眼神州,也只有苏越可能会打破这个记录。”

    说话间,南武校长看着苏越。

    其他人也转头看着苏越。

    面对一群老家伙的炽热目光,苏越有些不自在的低着头。

    白字青。

    据说是道门这一代的大师兄,他出生地就在道门山,在婴儿时期,就被道门强者用气血和草药蕴养经脉。

    和武大学生这帮半路出家的武者相比,白字青的成长环境是格外的超然。

    “苏越你别压力太大,白字青虽然和你一样,都三洗,并且压着气环到了五品,但他和你不是同一条路。

    “白字青没有修炼过任何战法,他一生的所有时间都在修炼,其实你不比任何人差,毕竟你年纪还小。”

    牧京梁道。

    他怕苏越会沮丧。

    毕竟,一路走来苏越都是领头羊,他心里可能会出现落差。

    “放心吧,我没那么脆弱!

    “不管是道门还是武大,亦或者是军部,神州能多一个强者,我心里总归是高兴的,我巴不得白小龙和孟羊现在就能突破到宗师,那样在战场,咱们神州又能少点牺牲。

    “有个比我强的大哥,也可以给我修炼的动力。”

    苏越苦笑着。

    他虽然心里有些微微的酸楚,这是人之常情。

    但苏越还不至于妒忌到面目全非,那样吃相就太难看了。

    况且神州的敌人是湿境,根本就不是内耗。

    “苏越同学小小年纪,没想到格局却不错,比青王的性格要沉稳一些。”

    班荣臣也夸赞到。

    这时候,他又看了眼那个没出息的应劫圣子。

    你看看人家苏越的素质,再看看你这个没出息的憨样。

    就你也配当圣子?

    什么东西嘛。

    而雪阳还在角落在瑟瑟发抖,他不怕被苏越殴打,但他是真的怕了孟羊的辣手。

    真的是辣手摧花啊。

    雪阳悄悄服用了丹药,目前伤势也在疯狂恢复。

    他有碧辉洞开辟的虚弥空间,里面存放着一些常备的疗伤丹药,效果很好。

    但雪阳规矩了很多。

    主要是菊花受不了。

    ……

    轰隆隆!

    轰隆隆!

    不知不觉,又是两次潮汐声结束。

    “白小龙,12次了,牧橙的资质被造化剑提升了不少。”

    不远处,孟羊嘀嘀咕咕。

    在来南武之前,他们早已经将煞灵断桥的事情研究了个透彻。

    能超越15次,其实就有能力冲击九品。

    但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白字青三洗压气环,也只有17次啊。

    大家对牧橙的预估,其实是九次到十次。

    12次,已经是超水平的发挥。

    “我西武的同学,15次都有可能。”

    白小龙一脸骄傲。

    牧橙是他当初一手带出来的学妹,虽然这朵花被苏越这头猪给拱了。

    但白小龙还是将牧橙当妹妹看待。

    牧橙能走到今天这一步,白小龙打心眼里开心。

    “想什么美事呢?凡事都有个度。”

    “应该要结束了,牧橙没理由能超过13次……我艹……”

    孟羊原本一肚子不服气。

    可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牧橙竟然完成了第13次的潮汐。

    打脸太快。

    白小龙口干舌燥。

    不怨孟羊失态。

    其实白小龙都不认为牧橙能引起13次潮汐。

    这真的不符合常理。

    “牧橙还不出来吗?”

    对比于13次潮汐声,孟羊还发现了一个更加令人震撼的事实。

    牧橙的身影,竟然还没有从煞灵断桥里出来。

    她到底要干什么?

    该不会还要继续引起潮汐吧。

    还让不让别人活命。

    ……

    聚在一旁的宗师们,也一个个诧异的看着牧京梁。

    他们也不理解,为什么牧橙可以引起13次潮汐。

    而她竟然还没有出来。

    他们是宗师,分析的结论要更加精准,之前在第11次的时候,人们就觉得牧橙该结束了。

    “大家别急,可能是造化剑的缘故,以牧橙的资质,她应该无法引动13次潮汐。”

    牧京梁也皱着眉分析道。

    同时,他心里更加愧疚。

    这次苏越送来的礼物,真的太珍贵,他有一种坑了晚辈的感觉。

    “大将军,您说,牧橙会不会引动第14次的潮汐声。”

    南武校长咽了口唾沫。

    理论上,能引动15次潮汐声,就已经有了突破九品的资格。

    对他们这些宗师来说,这个资格要用很久的时间去拼搏,但牧橙这才多大。

    人比人气死人啊。

    哪怕就是修炼环境得天独厚的道门,也不过一个白叶青天赋逆天。

    剩余的十大弟子,也只有三个能引动15次潮汐。

    关键牧橙才大三,比他们年纪要小一岁啊。

    “14次的几率不大,但即便能成功,也应该只有一次。

    “我感知不到煞灵断桥内部的气息,但能感觉到空气中的灵气有些微妙的波动,牧橙该出来了。”

    牧京梁道。

    作为九品大将,他可以通过一些其他细节分析煞灵断桥的状态。

    但这已经是他的极限,成功率可能都没有20%。

    不远处,武大所有的武者已经被震撼到哑口无言。

    经过口口相传,谁都能明白13次潮汐声是什么概念。

    那可是无限接近九品资质的天赋啊。

    学生们羡慕着牧橙。

    女神不光长相完美,资质都是神州的顶尖水准。

    孟羊太紧张,下意识抓住了白小龙的手腕。

    “如果这爪子不想要,你可以捐给饲料厂。”

    白小龙冷冷盯着孟羊的脖颈,瞳孔里杀念弥漫。

    “不好意思,习惯。”

    孟羊连忙那开手。

    呸。

    这个不争气的爪子。

    这时候,全场不知不觉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牧橙的结果。

    每个人心里都无比焦急。

    ……

    轰隆隆!

    终于。

    伴随着一道震耳欲聋的潮汐声响起,属于牧橙的第14次潮汐,终于出现。

    全场下意识出现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与此同时,煞灵断桥上青色光华冲天而起,牧橙娇瘦的背影,也有出现在了煞灵断桥之上。

    结束了。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虽然牧橙没有创造15次潮汐的记录,但她的成绩依旧是令人震撼。

    和道门武者比起来,牧橙是纯粹的战斗武者。

    她还要修炼战法,去湿境杀敌,修炼环境没办法和道门比较。

    “域外邪魔,果然非同凡响。”

    角落里,雪阳的有些皮外伤开始结痂,随着气血的逐步恢复,伤口恢复的速度也在加快。

    对苏越他们来说,雪阳毕竟是漫笛国的王子,他们也没有下死手,大部分是皮外伤,很容易复原。

    只要不被辣椒摧菊,雪阳恢复的速度很快。

    他现在已经恢复了70%的实力,同时也可以再次施展闪避能力。

    但他不敢找苏越麻烦。

    雪阳认为是自己学艺不精,他要再好好修炼修炼,然后才能回来报仇雪恨。

    当然,牧橙的14次潮汐,对他也是一次震撼。

    ……

    “尽力了。”

    牧橙从断桥上走下来,看着苏越说道,她途中还吞服了一颗丹药。

    体内渣滓没有留下一星半点,而且气血又一次大幅度暴涨,这煞灵断桥名不虚传。

    牧橙服用丹药并不是气血枯竭,而是趁机再巩固一下。

    “尽力就好,你很厉害。”

    苏越捏了捏牧橙的手,又刮了一下她的鼻尖。

    “咳,咳……身体没异常吧。”

    看着女儿和另一个男人含情脉脉,牧京梁心里不是个滋味。

    “气环倒是没有什么异常,但……嘶……”

    牧橙突然后退一步。

    她的额头出现了一团青色的氤氲光华。

    苏越愣了一下。

    难道牧橙被什么东西给害了?

    他心里紧张的要命。

    也就不到两秒,牧橙额头的光散去。

    牧京梁刚要去看看女儿什么情况,事情已经结束了。

    这时候,苏越和牧京梁同时皱起了眉头。

    在牧橙的眉心,有一个剑形的印记。

    很小。

    和瓜子差不多。

    形状也很简洁,但却很有美感。

    在印记的衬托下,牧橙比之前还要显得英气。

    “女儿,这是?”

    牧京梁一把抓着牧橙的手掌,连忙用气血检查着女儿的气环和身体。

    千万别出什么毛病。

    “爸,这不是什么坏事。

    “我在煞灵断桥里修炼的时候,好像揭开了造化剑的一些封印,同时我得到了一部绝世战法。

    “这印记,应该就是绝世战法的剑招。”

    牧橙任由牧京梁检查着气环,同时解释着。

    “绝世战法?”

    苏越一愣。

    竟然还有这种意外收获。

    但再想想,其实也在情理之内。

    作为九品异族的兵器,不可能是简单货色。

    “苏越,对不起吧,这战法本来该是你的。”

    牧橙也一脸愧疚。

    苏越付出的太多了。

    “再客气,我就可就生气了。

    “牧橙你也别高看我,假如我熔炼了造化剑,可能这辈子都领悟不到绝世战法。

    “这应该和天赋感应有关系,就像弓菱能感应首席玄弓一样,这是一种天赋。”

    “我的风格你也知道,我就喜欢用斧头去犁地,霸气的那种。”

    苏越笑了笑。

    他并不是客气,这是前车之鉴。

    如果让他去领悟首席玄弓,可能下辈子也不可能成功。

    “弓菱是不是挺喜欢你的。”

    然而,牧橙的下一句话,打了苏越一个措手不及。

    他还以为牧橙要在客气几句,谁知道直接就洒了醋瓶子。

    女孩的脑回路,有时候山路十八弯。

    “别误会,我们只是同学。”

    苏越又连忙说道。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坐着冯佳佳的跑车过来的。

    “她的车香不香?”

    牧橙眯了眯眼睛。

    刚才有人将苏越下车的照片,发在了自己手机上。

    “我这不是没有驾照嘛,刚才急着来看你。”

    苏越笑容越发僵硬。

    都怪白小龙的车太小,什么跑车嘛,一点不实用,还不如买个七座的五菱面包车,在车上都可以打麻将。

    “哼,敢给我沾花惹草,最好给我老实点。”

    提起这些火大的事情,牧橙心里的歉意都少了一些。

    关键她是真的怕了这个冯佳佳。

    那就是个绿茶。

    不对,绿茶还含蓄点,冯佳佳就是个卖茶的。

    对,她是卖茶小妹!

    你应该回去继承你外公的茶庄,去手撕抢你茶庄的后妈,你敢招惹我男朋友。

    气人。

    牧京梁也只是笑了笑。

    他相信苏越的人品,更相信自己女儿的魅力。

    苏越不是三心二意的人。

    这时候孟羊和白小龙也凑过来,一脸羡慕的看着牧橙。

    嫉妒如火,熊熊燃烧。

    牧橙都有了绝世战法,而他们俩却还得配合。

    “对了,你的绝世战法需要献祭什么?”

    苏越又连忙问道。

    绝世战法和厉害,这毋庸置疑。

    但同样有很沉重的副作用。

    杨乐之催动远超自己的力量,直接是永久性的献祭了自己一根胳膊,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恢复过来,哪怕他就是突破到绝巅都没希望。

    这不是开玩笑。

    而自己的妖惑同样得献祭,如果不是系统,苏越都不敢碰。

    “献祭……脂肪!”

    牧橙舔了舔嘴唇,随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是献祭?还是福利?”

    旁边一个小肚子微微隆起的油腻副校长惊呼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圣源武祖〕〔踏天神王〕〔重生六零之空间俏〕〔进化的四十六亿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