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道独尊〕〔最强黄金眼〕〔厉少有喜,二婚甜〕〔这爱妃有毒〕〔豪门妻约:我老婆〕〔奶爸至尊〕〔黑夜里的荧光〕〔盛世余生只为遇见〕〔伯府庶女要翻天〕〔八七暖婚之肥妻逆〕〔这个王妃莫得感情〕〔九品相婿〕〔女总裁的特战兵王〕〔转生眼中的火影世〕〔我在异界是个神〕〔都市全能奶爸〕〔最强近身保镖〕〔拯救女神系统〕〔三国处处开外挂〕〔我真要逆天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88章 收起你们的傲慢和偏见
    巨浪拍打在身上虽然剧痛,但来的快,去的也快。

    等海平面恢复风平浪静的时候,苏越身体的状态,简直是上升了一个台阶。

    滞留在身体内的黑页丹药效,被狠狠消化了一大截,理所应当,苏越的气血也暴涨了一波。

    其实最重要的,还是体内的渣滓被大量祛除。

    要知道,苏越从踏入竹林开始,就一直没有服用过祛除渣滓的丹药,他体内淤积的渣滓,已经到了不得不清楚的地步。

    由于被白智庸影响了心情,所以苏越还没来得及买丹药。去专门去清除渣滓。

    一浪打多来,就像是给苏越狠狠搓了一次背。

    神清气爽。

    而且煞灵断桥也名不虚传。

    这种用巨浪祛除杂质的办法,是直接在肉身里洗涤,比用丹药强效了不惜一星半点。

    理论上,想用丹药彻底祛除杂质,是一种理想的状态。

    哪怕服用再多的丹药,也不可能清楚到一尘不染。

    没办法。

    任何丹药都会形成一些灵药残留,哪怕是专门祛除渣滓的丹药都不例外,它本身也是一种丹药,也有残留。

    但这巨浪不同,这属于物理祛除,没有任何副作用。

    轰隆隆!

    简单休息了几秒,第二轮的巨浪再次扑面而来。

    潮汐声依旧震的人心脏窒息。

    可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苏越对第二次的剧痛,就从容了许多。

    一路走来,苏越一直也没有离开疼痛的折磨。

    他其实早已经习惯了。

    ……

    轰隆隆!

    轰隆隆!

    ……

    第八次!

    第十次。

    第十二次!

    第十五次!

    第十六次。

    ……

    苏越在断桥的世界里,依旧在承受着痛苦的冲刷。

    而在南武,所有人都屏气着呼吸的,等待苏越来创造一个奇迹。

    十六次已经成功。

    如果他再能坚持一次,就可以平了道门白字青的记录。

    在坚持两次,道门的记录,就被苏越破了。

    孟羊虽然一脸平静,但心里说不出的憋气。

    教育部潮汐次数的排行,自己竟然被甩到了第四。

    郁闷啊。

    牧橙紧紧握着手掌,她由衷的替苏越开心。

    白小龙瞳孔一闪一闪。

    以他对苏越的了解,起码十七次问题不大。

    十六次潮汐,已经结束了一会。

    果然,苏越根本就没有要离开断桥的迹象。

    牧京梁用气血感知了一下,煞灵断桥也没有任何异常波动。

    他暗中松了口气。

    道门的记录,应该是被苏越破了。

    轰隆隆!

    果然。

    随着苏越引起第十七次潮汐,全场到处都是松了口一起的声音。

    西武的学生满脸激动。

    给力啊!

    苏越又创造了一波奇迹,他从来都没有让人失望过。

    “咦,苏越还不出来吗?”

    十七次潮汐结束后,南武的一个副校长疑惑道。

    “你低估了苏越的资质,他虽然是四品后期,但年纪比白字青小三岁,他能多引起一次潮汐,也理所应当。”

    南武校长微笑了一声。

    可能是苏越创造的奇迹太多,南武校长内心已经没有任何波动。

    苏越是在给整个教育部争光,关于名校的荣誉争锋,他也就不在乎了。

    ……

    煞灵断桥内。

    苏越面对下一次潮汐,一脸无畏。

    “黑页丹滞留的药效终于被耗尽,没意外的话,我应该还能承受两次潮汐。

    “最后两次,还可以再净化一下渣滓!”

    一连引动了十七次潮汐,其实苏越也疲惫的够呛。

    但他还没有到极限。

    十九次潮汐,才是苏越的极限。

    ……

    可用酬勤值:91101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5500酬勤值)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6:耳聋眼瞎

    气血值:3908卡。

    ……

    距离4000卡的境界壁垒,只剩下不到100卡。

    虽然耗尽黑页丹,看上去并没有太大的进步幅度,也没有一步登顶,但苏越清楚压气环的四品后期多困难。

    这已经出乎了自己预料。

    剩余不到100卡气血,其实并没有让他太绝望。

    惊袅城一战的赏金还没有领取,等拿了这笔钱之后,苏越就可以疯狂采购最昂贵的灵药。

    他甚至还可以从国外进口一些灵药,用来对冲抗药性。

    更何况,苏越还可以用酬勤值兑换气血。

    这种事情急不来。

    ……

    轰隆隆了!

    第十八次潮汐。

    酬勤值涨幅了7卡。

    目前是3915卡。

    “继续!”

    苏越站在礁石上,眼前发黑,有些摇摇欲坠。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也并不是苏越的意志力不够,好像是一种强制的极限制约。

    就像是普通人通宵熬夜。

    并不是意志力不够,你只要超过了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身体就会出问题,甚至猝死。

    哪怕不怕死,身体也会强制你晕过去。

    潮汐到了极限,就是这种状态。

    苏越现在面临的情况,就是即将进入强制状态。

    但他还可以勉强支撑到十九次。

    ……

    南武校园。

    所有学生都瞠目结舌的盯着断桥。

    十八次了。

    苏越不仅平了白字青的记录,甚至还刷新出一个新的恐怖成绩。

    但令人不解的是,苏越竟然还没有从断桥里出来。

    没有人能理解苏越的能力到底多么深不可测。

    牧京梁时时刻刻用气血监察着煞灵断桥,可十八次结束,苏越暂时还没有出来的迹象。

    “牧将军,苏越不会是要创造十九次潮汐的记录吧。”

    南武校长舔了舔嘴唇问道。

    其余的副校长们面面相觑。

    可能吗?

    能破了白字青记录,其实已经是一场壮举。

    要知道,白字青曾经是被誉为神州最完美的武者,他从小到大的资质,都被道门拔高到了极致。

    可苏越超越他两次潮汐,这就令人费解了。

    “如果没意外,苏越确实是在冲击第十九次,但不一定成功!”

    牧京梁皱着眉分析道。

    之前孟羊也冲击过十一次潮汐,但他失败了。

    苏越同样也可能失败。

    牧橙牙齿咬着下嘴唇,紧张到连呼吸都已经忘记。

    孟羊和白小龙也紧张的盯着煞灵断桥。

    苏越这家伙,还能再破一次记录吗?

    十九次潮汐,这到底是个什么牲口。

    没有真正经历过潮汐的武者,根本就没办法理解每一次潮汐到底有多难。

    ……

    “大师兄,你的记录被破了!”

    南都市一座摩天大楼的顶层,落地窗前,站着一个身穿运动服的国字脸青年。

    他就是道门这一届的大师兄,白字青。

    浓眉大眼,鼻梁高挺,看上去就给人一种正气凌然的感觉。

    相由心生。

    白字青从小生长于道门,秉承天地浩然正气,内心没有任何阴暗,可谓坦荡面对人世间。

    “这是好事,我是个气血武者,其实并不是什么正面案例,也没办法给神州的战斗武者当成是榜样。

    “苏越能超越了我的记录,我真心替他开心。

    “苏越,孟羊,白小龙,靳国堑,还有现在的牧橙,以及冯佳佳,还有跟着姚晨卿将军去修炼的杨乐之,这群人才能称得上是战斗武者的楷模。”

    白字青道。

    他站在窗户旁,脊背挺的笔直,正好窗外有一缕余光印在他脸上,显得这张老脸有些圣洁。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我们心里总是有些不开心呢。

    “您从小背负着比别人多好几倍的疲惫和痛苦,甚至都没有真正休息过,好不容易创造的记录,说破就被破了,不开心啊。”

    在白字青身后,还有四个道门弟子。

    他们身上的服饰虽然不一样,但给人的气质却有些相似。

    “别想这些没用的,有时间多刻苦修炼,长辈们还指望咱们这一代弟子能执掌道门大旗,和官府一起守护神州苍生,咱们不能让长辈失望。

    “我这次来南都市,原本只是想看看靳国堑的表现,没想到苏越却出乎了我的意料,还真是一代更比一代强。”

    白字青道。

    “据说靳国堑一年前在军校的时候,还不如白小龙,这短短一年时间,他真的能追上您吗?

    “孟羊和白小龙还不是浪得虚名,仅仅引起10次潮汐。”

    一个道门弟子疑惑着脸问道。

    靳国堑。

    战*校这一代的最强者,但一年前他就去湿境闭关。

    当初他离开时立下誓言,不破五品,不回神州。

    半个月前,靳国堑从湿境回来,他不光突破到了五品后期,甚至还带回来一些大机缘。

    根据道门长老推断,靳国堑很可能会平了白字青十七次潮汐的记录,甚至还可以超越一次。

    但道门的弟子们心里其实不怎么相信。

    毕竟这太荒谬。

    他们甚至还调查过靳国堑的资料。

    确实。

    在去年这个时候,靳国堑根本不是白小龙和孟羊的对手。

    刚才孟羊和白小龙的水平,人们也看到了。

    距离白字青十万八千里。

    “你们呀,真的该去面壁,正好修身养性一下。

    “咱们道门清心寡欲,最忌讳偏见与傲慢,还是道门对你们的管理太松懈。

    “我虽然创造了十七次潮汐的记录,但我从小到大,花费了道门多少资源?我可以告诉你们,比你们想象中的多的多,天文数字都不过分。

    “而靳国堑是军校的武者,理论上高考完就是一名职业军人,所以军部对靳国堑的培养,也是不惜代价,竭尽全力。

    “我和靳国堑一路走来,只需要专心修炼就可以,我们身后有军部和道门这两个巨擘在支撑着。”

    白字青转过头来,眉头微微皱在一起。

    见大师兄有些怒意,其他道门弟子连忙站好。

    要知道,大师兄轻易不发脾气。

    白字青摇摇头,继续道:

    “而白小龙和孟羊,他们什么都没有,哪怕是一颗丹药,也得用钱买,也得去湿境赚学分,甚至还得贷款,他们承受的危险与困难,是我和靳国堑的十倍以上。

    “我不允许你们小看任何武大学生,特别是白小龙和孟羊。

    “还有,他俩联手以后,可以诛杀六品的异族妖孽,而靳国堑却根本做不到,至于我……那更是个笑话。

    “你们应该为自己的无知而忏悔。”

    白字青的眼睛继续盯着落地玻璃外的天空,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来自南武的影像资料,已经显示苏越创造了第十九次潮汐记录,他成功了。

    “靳国堑,你承载着神州崛起的希望,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随后,白字青又喃喃自语。

    苏越和白小龙、孟羊是一类人。

    他们一路成长起来,并没有得到神州不惜余力的培养,所得到的一切机缘,都是用军功来交换,他们本质是自由的。

    所以,苏越可以拒绝潜入八族圣地的任务。

    但靳国堑却不可以。

    他是职业军人,哪怕军部让他去死,他都得毅然去赴死。

    这就是责任。

    同时,他白字青也一样。

    得到了什么,就要相应付出一些代价。

    ……

    潮汐断桥内。

    苏越成功承受了第十九次潮汐。

    很顺利,也很圆满。

    ……

    可用酬勤值:91101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5500酬勤值)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6:耳聋眼瞎

    气血值:3922卡。

    ……

    距离五品,还剩下78卡气血。

    而且苏越心里很清楚,他想在煞灵断桥里在得到什么好处,已经是痴人说梦。

    这是资质的桎梏,哪怕自己拼命坚持二十次潮汐,也没有任何意义。

    其实十九次潮汐,对苏越的作用已经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他现在体内没有一点点的渣滓,回西武之后,可以肆无忌惮的服用一批气血丹。

    苏越有把握,两个月内达到4000卡大圆满。

    至于什么时候能突破到五品,那就得看运气和时机了。

    突破的太快,就有这一点点的瑕疵。

    该离开了。

    苏越眺望着一望无际的海平面,波光粼粼,说不出的壮观。

    “也不知道海的深处有什么!”

    等待离开的时候,苏越喃喃自语。

    由于脚掌被陷在礁石上,苏越的身躯根本就没办法离开一步。

    理论上,用气血包裹在脚掌上,苏越可以在海里奔跑一段距离。

    可惜了。

    轰隆隆隆!

    第二十次的潮汐,已经酝酿起来,而苏越离开断桥的规则,也即将生效。

    也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苏越大脑突然亮了一下。

    我还可以切换阳向族身份啊。

    要不尝试一下?

    阳向族肉身的体内,同样淤积着不少渣滓,苏越大部分时间都懒得理会。

    虽然没有丹药,气血不可能增幅,但可以尝试着清除一下阳向族身体的渣滓。

    反正断桥外的宗师们,也根本感知不到自己的情况,根本就不可能露馅。

    退一万步说。

    哪怕对阳向族肉身无效,也没有什么害处,尝试一下又不会死。

    切换。

    苏越心念一动,系统瞬间让他成为阳向族美少年红锅。

    在地球待的时间久了,苏越下意识就忘记了阳向族身份这回事,更何况,刚才应对潮汐,苏越精疲力尽,所有精力都已经消耗一空,他差点忘了这个事情。

    与此同时。

    史无前例的第二十次潮汐,也扑面而来。

    切换肉身后的苏越,并没有被强制驱逐。

    熟悉的剧痛落下,狠狠撕裂着肉身。

    但苏越嘴角,却咧开一抹微笑。

    成功了。

    用阳向族的肉身,他再次承受了一次潮汐。

    这一次,潮汐直接清除了苏越体内七成的渣滓,效果之好,比人族状态不是一星半点。

    但可惜的是,苏越的气血并没有暴涨。

    只有1卡的涨幅,可能是由于渣滓被清除的缘故。

    “如果不能增幅气血,我就再承受一次潮汐,把阳向族体内的渣滓祛除完,然后就出去吧,留在里面也没意义。”

    苏越自言自语。

    他简单分析了一下,之所以阳向族的肉身更容易去除渣滓,可能是因为煞灵断桥原本就是阳向族的宝贝,所以亲和度高一些。

    但也没什么额外效果。

    而且第二十次的潮汐,也没有之前那么痛苦,不知道是自己习惯了,还是因为阳向族肉身的缘故。

    苏越也不想引动太多潮汐。

    数据太离谱,容易被人怀疑,徒增没必要的麻烦,破纪录又没有什么额外赏金。

    “再来一次,就二十一次吧。”

    第二十次的潮汐即将结束,苏越已经下定决心。

    ……

    南武广场。

    苏越根本不知道自己引起了多么大的轰动。

    第二十次潮汐啊。

    这已经超越了白字青三次,简直是堪称神迹。

    南武校长他们百思不得其解,他们知道苏越根基雄厚,但却没想到会强到这么不讲道理。

    就连牧京梁都有些怀疑世界。

    之前自己明明已经可以确认,苏越确实是要出来,他甚至已经感觉到了苏越的气息。

    但突然一个瞬间,苏越的气息又消失了,他就像是又重新踏入了一次断桥。

    很古怪。

    “大家别大惊小刚,可能苏越身上有什么宝物吧,牧橙也沾了造化剑的光。”

    牧京梁又分析道。

    他目前也只能这样分析一下。

    “如果是有什么宝物,就说得过去了。”

    南武校长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一定是宝物,否则根本解释不通。

    牧橙压抑着自己的狂喜,如果不是怕丢脸,她甚至想跳起来欢呼一声。

    太激动了。

    苏越竟然创造了二十次潮汐的记录。

    史无前例啊。

    近十年,恐怕武大没有人可以破了这个记录。

    白小龙和孟羊板着一张脸。

    习惯了。

    他们最开始也震惊了一下,但随后就一脸麻木。

    别说二十次潮汐,哪怕就是二百次,他俩也可以当做在做梦。

    反正苏越这个妖孽是朋友,并不是敌人。

    也就在这时候,一辆战*校的吉普车,驶入了南武大门。

    车辆停下,靳国堑从驾驶室下来,远远看着热闹的广场。

    “西武苏越,果然是个奇迹,我都有点惭愧。”

    靳国堑身穿战*校校服,满脸的苦笑。

    他留着平头,虽然看上去并没有多么凶狠,但瞳孔里似有似无的凶光,足以证明他的凶悍。

    “第二十一次潮汐,简直是让人绝望,我的水平,也就和白字青比一比了。”

    这时候,又是一道潮汐声落下,靳国堑苦恼的叹息了一声。

    和白字青的清心寡欲截然相反。

    在军部,比拼氛围很浓烈,平时各种比武也是层出不穷,更别说还要比功勋,争战功,夺荣誉。

    所以,靳国堑的性格特别不服输。

    但面对苏越,不服输也没办法,只能接受。

    ……

    断桥内。

    苏越承受了第二十一次潮汐。

    他已经没有任何继续下去的意义。

    气血值也最终定格在了3924卡,体内的渣滓,比武道网的账户还要干净。

    别浪了。

    再浪下去,纯粹浪费时间。

    “咦,我的脚,怎么可以动了?”

    就在苏越彻底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原本被禁锢在礁石上的脚掌,竟然可以抬起来。

    对。

    阳向族的状态下,苏越的脚掌,完全可以自由的抬起来。

    ……

    ps: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重生六零之空间俏〕〔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