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文明之万界领主〕〔我的老婆是校花〕〔迟到魔王的奶爸人〕〔主宰之王在都市〕〔市井之徒〕〔从今天开始当首富〕〔都市妖孽高手〕〔最佳特摄时代〕〔我的体内住着恶灵〕〔我的光影年代〕〔出名太快怎么办〕〔非凡保镖〕〔重生军工子弟〕〔超神道术〕〔快穿之谁要和你虐〕〔陆先生:宠妻百分〕〔末世之我有仙源〕〔半神〕〔噬天录〕〔带着文臣武将混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89章 绝巅的墓志铭
    苏越陷入了沉思。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

    既然可以移动,为什么不去看看海面深处有什么?

    哪怕就是什么都没有,也就当观光旅行了。

    苏越抬着一只脚,大脑疯狂思考。

    这事情太诡异。

    最大的可能,或许因为阳向族的缘故。

    任何人都没有确切的结论,苏越也只能是猜测。

    煞灵断桥原本就是阳向族绝巅炼制的妖器,所以一开始就是为了阳向族武者的修炼而生。

    之后,各种机缘巧合下,道门拿到了煞灵断桥,再通过道门的一些努力,煞灵断桥终于可以让人族武者也能使用。

    但也有一些相应的制约。

    比如脚掌无法离开礁石,就应该是断桥对人族的制约。

    当然,这些也仅仅是苏越的猜测。

    他将气血汇聚在脚底,小心翼翼的迈出了一步,当然,他保持着阳向族的肉身。

    同时,苏越也做好了随时离开的准备。

    毕竟,自己是第一个冒死探险的作死者,小命不得不重视。

    很幸运。

    原本海平面汇聚起来的第二十二次潮汐,因为苏越踏上水面的缘故,竟然是诡异的平息了下来。

    苏越抑制着心里的紧张,小心翼翼朝着远处走去。

    这大海很怪异,看上去广袤无垠,但苏越又有一种根本就不大的错觉。

    没过了多久,苏越就看到了一座小岛。

    他咽了口唾沫,就冒死踏上了小岛。

    其实这小岛就是一块巨大的礁石,上面寸草不生,光秃秃一片。

    果然有古怪。

    在小岛的中间,盘坐着一个很矮小的骷髅,这骸骨竟然丝毫没有腐朽的痕迹,反而还很洁白。

    这是阳向族的骷髅。

    苏越在湿境也斩杀了不少异族,所以可以很轻松的分辨出来。

    在这骷髅上,苏越感觉到了一股很精纯的气血波动。

    很强。

    也很熟悉。

    对……是类似于袁龙瀚的那种可怕气息。

    这骷髅的主人,应该是个绝巅阳向族。

    还好死了,否则苏越现在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可他为什么会死在这里?

    这明明是一件妖器啊。

    苏越根本想不通。

    但毕竟关系到了绝巅,苏越也没有太执着的分析,世界上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很多,钻牛角尖太难受。

    也就在这时候,小岛上亮起了一阵很淡的氤氲。

    随后,海平面波涛汹涌,陡然间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光幕。

    苏越转头看着光幕,心脏疯狂跳动。

    他已经预想到会可能会出现什么异象,但依然被吓了一跳。

    可能是阳向族强者留下的什么遗言吧。

    这些有能力的强者,都喜欢干这些事情,好让后代可以铭记他们。

    和碧劫洞一个德行,阳向族可能更热衷这种事情。

    可能也算是一种绝巅的墓志铭吧,人族也喜欢在墓碑上留下点内容,苏越都已经习惯。

    果然,光幕里出现了一个身形伛偻的阳向族绝巅。

    他低着头,看上去更像是个小僵尸。

    苏越眉头一皱。

    光幕的背景,是在湿境,但和苏越现在看到的湿境又有些不同,好像在打仗。

    又好像在打雷。

    天空中一闪一闪,扭曲的雷电练成了巨大的网,似乎连天空都可以炸开,这才是真正的雷霆万钧,隔着光幕苏越心里都有点害怕。

    这个绝巅在雷光的闪烁下,整个身躯也在一闪一闪,就像是要从光幕里爬出来一样。

    而在绝巅的身旁,就是煞灵断桥。

    不对。

    应该是完整的煞灵桥,那时候还没有断裂。

    “我的后代,你看到这段影像的时候,我已经替阳向族战死。

    “我碧赟洞弃圣地族人不顾,并不是临阵脱逃,我是想从域外虚空,去寻找对付雷世族的办法。

    “不管阳向族如何唾弃我,我碧赟洞不是逃兵。

    “你们根本不知道雷世族的可怕,依靠现在八族的实力,下场就是八族全灭,你们都是蠢货,碧辉洞更是蠢货,他根本不可能找到千年洞世棺,那个传说是个谎言。”

    碧赟缓缓洞抬起脑袋。

    通过碧赟洞的几句自我介绍,苏越就已经可以确认,这是个千年前就已经死亡的悲剧货色。

    虽然苏越知道碧赟洞是个亡魂,但依旧被吓了一跳。

    简直和看恐怖电影一样。

    碧赟洞一张脸已经被彻底撕裂,遍布着纵横交错的伤痕,就连两颗眼珠子都已经被伤疤覆盖。

    再加上天空中雷光闪烁,这简直是迄今为止,苏越见过最惊悚的画面。

    苏越也是见惯了死人的武者。

    可碧赟洞的这张脸,却真的吓到了他。

    关键这种伤痕,出离了苏越对伤痕的认知,放眼湿境,任何兵刃都不可能造成这种样子的伤疤。

    况且碧赟洞可是绝巅啊。

    绝巅肉身,理论上已经可以断肢重聚,更别说一些伤痕。

    他留着满脸疤,不可能是专门来吓唬人,应该是没能力恢复。

    同时,苏越对老姐以前的雷世族,也深深佩服。

    能将这群绝巅残害到这种地步,也是狠毒的一批。

    苏越仔细观察过,在天空中的那些雷网里,确实依稀看到了一些似有似无的人影。

    这些一定就是雷世族。

    “后代,你看到老祖我的脸了吗?

    “这就是我替阳向族付出的代价,我的伤痕,是域外邪光所伤,绝巅的气血都无法恢复,你现在信了吗?我碧赟洞心里只有阳向族,我没有逃。

    “当然,你看到这些疤,就代表老祖我失败了。

    “我很惭愧,我失败了。”

    碧赟洞又低着头,他似乎很沮丧。

    苏越皱了皱眉。

    这个碧赟洞似乎是有点憨。

    谁会在意你是英雄还是狗熊,失败者哪有什么话语权。

    不把你鞭尸就不错了。

    “我虽然失败,但我也在一颗枯寂的星球,找到这异海,然后用我毕生气血,炼制出了这件妖器。

    “阳向族年轻后代在桥上修炼,根骨就可以得到净化提升,我会让你们修为突飞猛进,会让你们人人都有九品的机会。

    “这座桥有我的骸骨驱动,再加上异海的力量,理论上可以永恒不朽,只要阳向族还有一个族人活着,你们就有可能得到这座桥的力量。

    “老祖我眼睁睁看着雷世族灭世,根本阻挡不了这群邪魔,这是宿命。

    “但我却可以让阳向族幸存的族人再次崛起,我功德无量,我才是阳向族最有远见的天圣。

    “后代你放心,为了防止其他七族抢夺这座桥,老祖我根据七族的气血特征,专门设置了禁锢,他们的勇士无法启动异海。

    “如果其他七族的绝巅来抢桥,这座桥就会粉碎。

    “后代,你佩服我吗?

    “嘿嘿嘿,我知道你佩服,我碧赟洞值得你佩服。”

    碧辉洞头颅摇晃,没有来的开始了傻笑,笑的还很自信。

    苏越盘腿坐下,一脸的无奈。

    好自恋的一个绝巅。

    老叔说的对,绝巅其实也只是普通人,他们不过是实力强大一些而已。

    袁龙瀚有七情六欲,会偏袒亲人。

    这个碧赟洞,同样爱慕虚荣,喜欢别人崇拜,甚至还自我崇拜,看上去特别蠢。

    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圣人。

    不管是袁龙瀚,还是阳向族的碧辉洞,都是人们根据自己的希望,幻想出来的人设罢了。

    “这个碧赟洞其实也算聪明了,他为了防御其他七族,还专门设置了针对七族绝巅的禁锢,可他唯独没有算到,最终这煞灵断桥,会落到神州手里。”

    苏越笑了笑,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碧赟洞虽然是绝巅,但他根本没有预料到死后的事情。

    他没有想到,碧辉洞真的开启了千年洞世棺。

    他没有想到,势如破竹的雷世族,最终还是被碧辉洞灭了族,他如果能跟着碧辉洞战斗,最终也会成为被后代敬仰的英雄圣人。

    在碧赟洞的思维里,根本就想不到后世还会有人族崛起,他没有,也不可能去设置针对人族的禁锢。

    但即便这样,煞灵断桥还是只剩余了一半。

    如果没有意外,这应该是道门开启的时候,触动了碧赟洞的机关。

    面对人族绝巅,这妖器虽然不会自毁,但毕竟也是被暴力开启,损伤在所难免。

    根据碧赟洞所说,煞灵断桥的巅峰状态,应该是可以帮每一个阳向族都逆天改命,彻底修正根骨,以达到人人天才的地步。

    人人九品,多么可怕的事情。

    幸亏,这断桥被人族抢回来,并且损坏了一半,否则阳向族还能了得?

    九品多如狗,绝巅遍地走。

    地球可能早没了。

    那样的话,阳向族的征途可能已经是星辰大海。

    可惜,被人族暴力开启之后,煞灵断桥的能力丢失了一多半,最终也只能帮武者祛除一下渣滓。

    而且人族还得被禁锢在礁石上,根本见不到碧赟洞的骸骨。

    苏越心里又是后怕,又是遗憾。

    “后代,你是第一个见到老祖我的幸运儿,老祖我可以赏赐你一颗域外的水滴。

    “这水滴具体是什么,老祖我也不清楚,但我研究过,它可以融在血液里,且坚硬无比,绝巅都无法摧毁。

    “在你想要使用的时候,水滴可以出现在你身体任何部位,可以当一柄最世界上最坚硬的暗器来使用。

    “水滴并不是湿境的东西,也不是气血和灵气,在湿境任何绝巅都无法察觉到水滴,任何禁锢也无法制约到水滴,这可以当做是你最后的保命手段。

    “如果见到雷世族,老祖我允许你跪地求饶,你可以给雷世族为奴为仆,甚至主动要求雷世族废了你的气环,你哪怕成了一个废人,你的水滴还能用,你要想尽办法,刺杀一个雷世族强者。

    “水滴可以无视任何防御,哪怕是绝巅的防御。

    “唯一的遗憾,是水滴太小,而且不可以离体。”

    光幕里,碧赟洞话音落下,他的眉心闪烁出一团黑色光泽。

    这时候,苏越身旁的骸骨,头颅中央也闪烁出一团光泽。

    苏越口干舌燥。

    果然,骷髅骸骨的眉心,出现了一颗黑色的水滴……姑且就叫水滴吧。

    其实苏越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碧赟洞说是水滴,其实水滴更像是一颗可以流动的黑水晶。

    根本就无法描述这滴黑水。

    这已经出离了苏越对物品的基础认知。

    说它是水,它看上去很坚固。

    说它是固体,可明明可以流淌。

    很小。

    差不多也就牙膏盖子那么大,还没指甲盖大,甚至都无法去刺,只能割喉咙。

    随后,黑水滴就飞到了苏越眉心,直接钻了进去。

    他甚至都没有选择权。

    苏越被惊了一下,等回过神来,他分析到,可能自己踏上小岛的刹那,就已经没有选择。

    这代表了碧赟洞的认可。

    没有疼痛,没有异常,黑水滴就到了自己体内。

    苏越感知不到黑水滴的具体位置,但又确定它在自己身体里,这种感觉很怪异。

    心念一动,苏越的指尖,出现了一个圆锥形的小凸起。

    大概一厘米长,很坚硬,也很锋利,但距离只够割断一个人的脖颈。

    苏越只需要弯曲着手指,这小凸起就可以完美掩藏。

    他甚至还企图去变化成丝线的状态,这样可以长一些,但可惜,失败了。

    水珠可能是被碧赟洞炼制过,只能以小圆锥的状态出现。

    其实这管锥的样子,很像是阳向族的一种图腾,可能也是碧赟洞的私心吧。

    苏越又尝试了一下。

    他只需要思维一动,水滴就会消失,再次用意念驱动,就又可以瞬间出现。

    而且水滴很灵巧,它可以出现在身体的任何部位。

    额头、眼皮,膝盖,后脑勺。

    随心所欲。

    可惜,水滴面积还是太小,根本无法当做是盾牌使用。

    “果然,和任何已知的能量都没关系。”

    苏越还仔细感悟了一下水滴。

    没有气血波动,没有灵气波动,完全是另外一种全新的东西。

    未知,神秘,无法理解。

    “后辈,希望你能靠着这滴域外黑水,在湿境所向睥睨,最终也走上绝巅大道。

    “等你成功之后,切记要给老祖我铸造祠堂,也要将老祖我的事迹流传下去,让我成为传说天圣。

    “你走吧,在这片异海里,时间是定格状态,外界不会察觉到异常,你也不会被碧辉洞的爪牙抓走。

    “希望阳向族可以战胜雷世族。

    “可笑的碧辉洞,我碧赟洞一辈子看不起你。”

    留下了这句话,碧赟洞的光幕消失。

    苏越看了眼骷髅。

    虽然和之前还是一模一样,但苏越总感觉少了一些阴气。

    可能,撑开光幕,又将黑水滴给了自己,笼罩在小岛上的一口绝巅灵气也就散了。

    唏嘘啊。

    苏越孤零零望着海面,突然感觉自己特别渺小。

    宇宙荒洪,岁月变迁。

    在时间的长河里,不管是谁,都是一只浮游,只能留下一段旅程。

    强如碧赟洞,他最终依旧活成了一个笑话。

    他根本不会想到,阳向族会打败雷世族,会制霸湿境很多年。

    他更不会想到,一个武道基础为零的种族,突然就逆势崛起,成了阳向族下一个千年劫的域外邪魔。

    他更不可能想到,他呕心沥血的唯一传承,最终却给了一个域外邪魔。

    嗡。

    苏越心念一动,黑水滴又一次出现在指尖。

    他运转气血,浮现出一块气血盾牌。

    撕拉。

    果然,苏越只是轻轻一划,盾牌犹如废纸一样,被直接割裂。

    根本就无视任何防御。

    除了特别小,需要足够的攻击范围外,这黑水滴简直是堪称神器。

    不。

    它应该比神兵战斧还要好用。

    毕竟,黑水滴并不需要气血去催动,你可以将它当成是一件普通兵器来用,而且神出鬼没。

    神兵战斧很酷炫,但也由于太炫酷,自己容易被地方集火。

    收起水滴,苏越突然笑了笑。

    没想到,竟然还有一场意外收获。

    而且碧赟洞还很贴心,自己来海里的时间,是定格状态,所以也不会出现迟迟没有离开的场景。

    在外面看来,他们可能还在等待着自己引动下一次潮汐。

    但没必要了。

    二十一次的记录足以。

    苏越转身回到岸边,重新踏在礁石上,同时切换回了人族状态。

    这时候,他惊讶的发现,黑水滴没了。

    对。

    人族的肉身里,根本没有黑水滴的气息。

    苏越不信邪,他又切换到阳向族状态。

    果然,回来了。

    “唉,应该又是碧赟洞布置的小机关,人族气血根本就无法催动水滴。

    “这样也好,人族状态,我可以召唤神兵战斧。

    “阳向族状态,我可以使用黑水滴。

    “每种状态,我都有利害的武器,以后在湿境也可以安全一些。

    “等有机会,得去学习一下近战的战法。

    苏越嘀嘀咕咕。

    一寸短,一寸险。

    说起来,苏越还从来没有研究过匕首暗杀类的战法。

    其实这类战法也比较生僻。

    现在最流行的大热门战法,依然是战刀长枪一类的群攻战法。

    轰隆隆!

    这礁石似乎是个什么开关,苏越一口气还没有缓过来,远处的巨浪再一次翻滚过来。

    赶紧走!

    心念一动,苏越眼前一黑,便离开了煞灵断桥。

    他的记录,是二十一次潮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